四十章 暴走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端木景起跟江父告别完后,就带着顾玉绾准备离开。江父又挽留了一下未果,也起相送。就在顾玉绾跟在端木景颠想遁走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顾玉绾看着江母慈眉善目的脸,觉得这意外又好像不是意外。江母说看着顾玉绾很合眼缘,希望可以留下陪她聊会儿天。说是希望,可捉着顾玉绾的胳膊的手可一直没松过。甚至透过厚厚的衣物能感觉到那只手在微微颤抖。顾玉绾有点纳闷,不就是聊个天,要不要这么激动啊,还抖上了。

    端木景和江母推辞婉拒,周旋了半天,最后江母完胜。顾玉绾不在心里给江母竖起了大拇指。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端木景显然不是对手。犹豫了一会,他只能把她留下了,并说下午会来接她。

    于是,顾玉绾就这样被留在了重楼门。江母亲的挽着她的胳膊,把她带到后院正厅坐下,又细细端详了一会,客了几句,开始盘问起家世。

    “顾姑娘,家中可还有何人?”

    “爹爹和大伯。”

    点头,“不知令堂可安好?”

    皱皱眉,“家母。。。已过世多年。”

    江母似是有点吃惊,很快掩下绪,宽慰了几句。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令堂。。。可是姓柳?”

    顾玉绾在心里无语了一下,看吧,她就知道是有事儿要问。不过,这一家人还真奇怪,刘浩初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也是问她妈。这是家族习惯还是怎么地?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照着跟刘浩初说的回答,

    “家母姓方。不知江夫人可是识得家母?”顾玉绾抬头看了眼江母,发现她眼里闪过一些复杂的绪,视线转下,又看见她捉着帕子的手使劲儿的绞着,似在极力忍耐些什么。顾玉绾觉得不对劲。想遁走,一个江字刚刚吐出,门外就传来江楼宇兴奋的声音,

    “娘,客人都送走了。”一脸灿烂笑容的奔进来,冲到主座上的江母边。江母宠溺的拍拍他的手,责怪了一句。江楼宇嘿嘿笑着,跟江母说了几句家常。这才转头看了眼顾玉绾,以江母看不见的角度飞快的眨了下眼。

    顾玉绾有点无语,这行动摆明了就是个小孩子。开始有点后悔,要不要这么早跟他结婚了。要不等几年,等他成熟点再说?刚一想到结婚,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赶忙借着咳嗽掩饰了一下。看见她脸红,江楼宇笑的更开心了。拉着江母的手撒了会儿,直看的顾玉绾起了一鸡皮粒子才说了一句让厅里两个女人都紧张万分的话,

    “儿子有一个请求,希望娘亲能成全。”说完腼腆的笑了。

    江母担心的是,怕江楼宇在这儿说出要娶顾玉绾的话,人多眼杂,万一提出来她再拒绝,保不定会传成什么样子。玄门不是他们能开罪的起的。

    顾玉绾担心的也是江楼宇会当众说出要娶她的话,她总觉得江母的态度有点奇怪,现在显然不是说这件事的合适时机,而且,虽然很喜欢他,但结婚这样的事儿,还是需要慎重考虑一下的,最少得证得小爹爹和大伯的同意吧。江楼宇这冒失鬼,做事儿从来不想后果。

    正想说些什么阻止江楼宇继续说下去,这傻小子居然快她们一步,红着脸说了出来,

    “孩儿想娶玉绾,爹爹已经同意了。让孩儿来征求娘亲的意见。”

    江母急了,大声训斥了一句,转而又脸色有些难看的冲着顾玉绾笑笑,希望她不要介意。顾玉绾眯了眯眼,觉得自己好像不甚得这江夫人的欢心呢,温婉的笑笑,起告辞。

    江楼宇看见顾玉绾要走,也急了。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急着想把亲事定下来,虽然他也知道这么做不妥,但心里还是存了一丝侥幸,娘亲从小就疼他,顾玉绾又同意了自己的求婚,呃,最少没拒绝吧。所以,或许能趁这时机让娘亲也同意。很显然,他只往好的方面想了,完全没想到如果有任何一人拒绝的话,这场面会变成什么样子。叫停了顾玉绾,转头跟江母又表白了一遍他非顾玉绾不娶的心意。

    顾玉绾尴尬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又见江母抬手挥退下人,脸色更难看了。顾玉绾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先回避一下好,毕竟当面被拒绝不是什么好事。虽然自己皮厚,可不证明自己百毒不侵。就起想往外面走去。发现她要走的江楼宇赶忙快跑几步,上来拉住她,还没等开口,顾玉绾就觉得后一阵杀气,紧接着,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

    惊呆了,绝对的惊呆,这江母原来也是个武林高手啊。5-6米远的距离转瞬即到,会瞬移咩?顾玉绾呆愣的咋咋舌。见江母又举起了手想打,条件反的拦了下来。拦下来又后悔了,人家教训儿子关她什么事儿?可护了江楼宇这么多年,给他挡枪挡刀挡暗器挡成习惯了。这下可真的把江母得罪了。自己这事儿做的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没等她懊恼完,就看见眼前一花,然后左肩一阵钝痛。面前江母的嘴动了动,从牙缝里挤出人两个字。

    顾玉绾凌乱了,就因为拦了她打儿子就成人了?那这人的标准还真低啊。而且,这女人也太无耻了,居然偷袭她,偷袭一个晚辈,偷袭完还意犹未尽的想再补上一脚。意识到江母想再来一脚的顾玉绾连忙拖着受伤的肩往旁边躲了一下。

    这一掌来的太突然了,她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旁边的江楼宇终于回过神,拦住他想再补上一巴掌的老娘。顾玉绾看着面前拉扯的母子,一种无力感顿生。一个儿子不按路出牌就够她受的了,现在又来一个老娘,她要真嫁过来还不给他们娘儿俩玩死。刚才一直处于震惊状态,现在回过神来,才觉得肩膀像断了一样,怕不是骨头给拍碎了吧。吸了口凉气,这女人真狠。手在衣襟旁划拉了半天,最后也没能摸出一把飞刀。好吧,她没用,给人打了也不敢还手。老贼婆,你最好祈祷你是江楼宇他亲娘,不然,迟早回来把你扎成刺猬。又看了一眼江楼宇,才忍着剧痛跑出去。

    一出门就撞进了一个怀抱,顾玉绾气息不稳的抬眼,看见是刘浩初,一脸的担忧。

    “怎么了?怎么受伤的?”

    缓了口气,才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了几个字,“发狂了,暴走了,快去制住她。”算是回答。刘浩初看了一眼屋里,便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垂着眼睑道了声歉。把顾玉绾扶到墙角坐下,转进去。

    厅里传来了吵闹声和哭声,可顾玉绾什么也听不清。脑子里也混沌一片,只觉得疼的想哭,事实上,她是真的疼哭了。刚才就一直忍着,输了武功也不能输了气势。所以,在敌人面前是绝对不能哭的。想到自己把江母划到仇人的范围里,不苦笑了一下。这前途还真是多灾多难啊。等江楼宇扶起坐在墙角的她时,只看见满脸的泪水。

    慌乱的给她擦擦眼泪,可越擦越多。急的江楼宇一个劲儿说不疼,顾玉绾咬咬牙,

    “你让我拍一掌试试。还不带我块走,想等你娘来了拍死我么?”江楼宇这才恍然大悟的抱起顾玉绾往外冲。顾玉绾心里的无力感更强烈了,江楼宇,你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吧?是吧啊?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第一次写文,前面写的比较渣,后面会稍微好一点,希望亲们别看了前面几章就给《桃之》判死刑哇。呆妈在此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