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章 我爹要见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顾玉绾好笑的踹了他一脚,“你别扭什么呢,乱闯女孩儿闺房,拿鞋砸你都算轻的。”说完往后一仰,右手撑在上又补充了一句,“名节都给你毁了。”

    江楼宇一听,急了,连忙解释起来。解释了半天,才听见顾玉绾打了个哈欠,大有要去会周公的意思。感这丫头根本就是随便说说的,他就说么,她怎么可能拘这些小节。扶额低叹一声,上前拍了一下顾玉绾,

    “我爹想见你。”

    这句话成功的把顾玉绾的睡意赶跑了。揉揉还有点懵的脑袋,这是唱的哪出?江父见她干嘛?冲着江楼宇眨眨眼,又眨了眨。却被很不人道的拍了一下脑袋,

    “别眨了,再眨也还是要去见的。”

    顾玉绾不明就里的又指指自己,看见对面的江楼宇狠狠点了一下头,又开口问端木景知道么。江楼宇有点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说他爹说天晚了,最好别惊动门主。顾玉绾仰天长叹一声,“知道晚了还来找我,有事儿明天说吧。”说完起要把江楼宇推到门外。经过圆桌的时候,看见上面的锦盒,才想起来还没送他生礼物呢。就抓起锦盒递到他手里,“拆开看看吧,生礼物。”

    江楼宇联系了一下今天是什么子,大概猜到了这生礼物的意思。遂接过打开来。只见里面躺着一条坠着圆形碧玉的剑穗,又和外面卖的不太一样,用红色的粗线编成一个菱形的样子,有点奇怪,但很好看。拿在手里

    “是你编的?”一脸的期待。

    顾玉绾看了眼他手里的由中国结原型编的剑穗,点了点头。又见江楼宇一脸傻笑,笑着一拳打过去。却被他一把抓住想偷袭的小爪,顺势一带,就被带进他怀里。江楼宇拥着她,用下巴磨蹭着她头顶的碎发,觉得要是时间能停在这一刻就好了。

    顾玉绾又一次脸红了。听着他膛有力的心跳,觉得自己的心也快跳出来了。原来拥抱的感觉这么好。正陶醉着,江楼宇缓缓开口了,说他告诉他爹想娶她。然后他爹就说想见一下她。顾玉绾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去见一下江父,虽然半夜不太合适,但明天一早他们是一定要走的,不趁现在可就没什么机会了。既然明知道不合适还这么晚来找她,想必是有什么要事吧。想到此,便穿了外披了披风跟着江楼宇出了院子往前院走去。一直走了差不多一刻钟,才到了一座不大的院子。还没进门就听见刘浩初怒气冲冲的声音。

    “我不同意,弟妹的格你不是不知道,她不会同意的。如果硬要玉绾嫁给楼宇,他们不会幸福的。”紧接着就传来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

    “浩初,你不是不知道,我们现在需要。。。。。。楼宇,还不进来。”刚说道关键,就给掐停了,顾玉绾郁闷的瞪了一眼房门。这样的话,她可要琢磨一晚上江父‘需要’后面的内容了。

    还没进屋,就见刘浩初从里面冲了出来。愤怒的一甩袍袖,连推带拽的拉着江楼宇和顾玉绾往外走。边走还边嘱咐江楼宇,叫他明天一早就送顾玉绾走。顾玉绾趁着空档扫了眼屋里,只见江父一脸愁容的站在一地狼藉的屋中看着她言又止。而一旁的江楼宇则一边把她护在怀里,一边脸色有些难看的说着他对她是认真的,想娶她为妻。听到这句话,刘浩初顿了一下,脸色有些苍白的看了一眼江楼宇,声音有点苍凉,有点无奈,

    “楼宇,如果你真的玉绾,就听刘伯的话。这世上可是没有卖后悔药的。”说完,也没再管他们,就大步向外走去。再没回头看一眼。二人对视一眼,各有所思的往来时的路上走。此时江楼宇想的是莫不是刘伯不喜欢顾玉绾,所以不同意他们成婚?可是不对啊,在武院的时候明明还有送礼物给她的。关键是刘伯处事向来稳妥,今天这么激烈的反应,他还没见过,心里有点不踏实,还是先送走顾玉绾,在慢慢和家里沟通吧。顾玉绾想的却是,江父看起来极度纠结,貌似便秘的脸好恐怖,她不敢进去和他促膝长谈了,还是等个好天,好心的时候再来拜访吧。

    于是,各怀心思的两人又回到顾玉绾暂住的客房。坐在上呆了一会,顾玉绾忽然回魂,一脚踹飞江楼宇,说她要休息了。江楼宇一脸心事的样子,上前抱了一下顾玉绾,叫她别担心,说他会摆平家里的。然后,就转出去了,还第一次细心的给她带上房门。

    躺在上的顾玉绾脑袋有点蒙。不由的感叹一句,还真是多事儿的一天啊。其实,她真的很在意江父未说完的那句话,到底是需要什么呢?好纠结啊。纠结着纠结着,就纠结的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就有侍女来伺候顾玉绾起,洗漱,以及去前厅吃早点。

    顾玉绾就迷迷糊糊的依着别人给她穿了衣,挽好发髻,擦脸洗漱,然后半眯着眼睛被带到前厅。听见沸腾的人声,才稍微清醒了一点,环顾了一下四周,却没见端木景的影,不自觉的蹙了下眉。询问了引路的侍女,才知道他被请到昨天晚宴时的那个堂屋了,便颠往过走。正走了一半,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徒儿,别来无恙啊?”

    顾玉绾的往前迈的腿顿了一下,脑袋反应了三秒。转头兴奋的扑向桌前的赵立轩,

    “吟庄主,别来无恙啊。”说完还学着赵立轩一脸狐狸笑。赵立轩依然以扇掩唇,微眯着眼睛看着她。看了一会,笑的更灿烂了。

    “小徒儿长大了,为师可是老咯。”顾玉绾拉了把椅子坐下,嘿嘿一笑,“吟庄主,风姿不减当年啊。还是那么花哨。”

    赵立轩呛了一下,又翘起了嘴角。“徒儿还是那么牙尖嘴利。”顾玉绾笑的比他还开心,正想说些什么,就听见端木景在叫她。抬头看了眼,就见带着银色面具的颀长影,嘴角又翘高了一些。回头叫赵立轩别老乱跑,说她有时间去吟剑山庄见识一下。便冲着端木景跑去。本来想钻进他怀里蹭蹭的,最后碍于人太多而放弃了。

    跟着端木景回到堂屋,意外的发现昨天席上的人居然都到齐了。江父,刘浩初,江楼宇,还多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坐在江父边,想来应该是江母了吧。顾玉绾礼貌的点头笑笑。就听见江父又客了一遍才落座。撇了眼一旁乖宝宝状的江楼宇,见他给她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便跟着端木景坐下了。因为总感觉有视线盯着,顾玉绾这一顿吃的那叫一个难以下咽,味同嚼蜡,食不知味啊。又来了,顾玉绾抬头去看,又没发现什么,却和江母的视线撞到了一起。扯起嘴角冲她笑笑,江母也礼貌的点头微笑。

    好不容易吃完这顿让人闷的早点,顾玉绾终于松了口气。端木景早就发现她不对劲儿,借着起的时候,轻轻握了一下她的手。虽然很快就松开了,但还是让她觉得很温暖,一下子精神了不少。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第一次写文,前面写的比较渣,后面会稍微好一点,希望亲们别看了前面几章就给《桃之》判死刑哇。呆妈在此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