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 江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到了门口,有两个着布衣高大男子在门口收请柬。顾玉绾风中凌乱了。果然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江楼宇那小子都不知道给她送个请柬,叫她怎么进去?难道翻墙?抬头看了眼门口强体壮的左右护法,又看了看三人高的围墙,默了。正在她纠结的时候,端木景从怀里摸出一个暗金色的请柬递了过去。看过请柬,两名男子便放行了。顾玉绾只听见一个中气十足,嗓音洪亮的男声响起,

    “玄门门主到。”

    顾玉绾有点不解的转回头去看端木景,却看见一个银色刻着暗纹的面具。楞了一下,小爹爹什么时候带上的,她居然都不知道。想来该是份特殊,不宜以真面目示人,便没多问。通传过后,就见对面快步走来一行人。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眉眼间和江楼宇有几分相似,应是江楼宇的父亲吧。往旁边一看,居然是刘浩初。刘浩初也看见了对面的顾玉绾。眉头轻轻蹙了一下。眼神里有些担忧。当初顾玉绾就觉得刘浩初的份不简单,现在看来,就更觉得不简单了。可他目光里包含的意思,她还是读不懂。再往另一边看,就看见江楼宇龇着一口雪白的牙齿看着她笑。嘿,这小子两年没见,可是又英俊了不少,褪去少年的稚气,看着沉稳了许多。顾玉绾冲他眨眨眼。悄悄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就听见江父向端木景介绍江楼宇。江楼宇上前一步行礼,见过端木景。端木景礼貌一笑,抬手虚指顾玉绾,给江父等人介绍了一下。江父这才笑呵呵的把视线转向顾玉绾。顾玉绾甜甜一笑,上前行礼。行过礼后,发现周围的气氛有点不对,抬头一看,就见江父瞪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表有欣喜,有不确定,有哀伤,有后悔。。。。总之这么多感挤在一张脸上,让人看着有点心惊。顾玉绾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躲到端木景后。迎面忽然吹过一阵冷风,也吹来了江父的一声低喃,顾玉绾听清楚了,他说的是“月华。”

    端木景轻握了一下顾玉绾微凉的小手,声线温度明显冷了不少。

    “门主可是识得小女?”

    恍然回神的江父连忙解释了一下。便请端木景进入前厅。

    顾玉绾躲在端木景后,打量着四周。看来这重楼门的声望不小啊,院子里前厅里挤满了人。装扮各异,这江父交友甚广啊。奇怪的是,没见什么年轻的姑娘。都是一些大老爷们儿。顾玉绾不怀疑自己误会江父了,或许人家只是想给儿子多介绍点江湖同盟,以后好多多帮衬些,而并不是想给儿子相亲。

    将他们二人引进前厅,在一处隔了屏风相对清净的空间坐定,匆匆交代了几句便告辞要去招待别的客人。端木景听罢,从怀里掏出一块巴掌大的牌子递到江楼宇手中,说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江父惊了一下,似是对端木景的贺礼有点意外。临走前还不忘告诉顾玉绾,说随行家眷都在后院由江母招待,说如果顾玉绾想去的话,便由江楼宇相送。还很自觉的把江楼宇留下了,叫他陪陪贵客。顾玉绾一听,乐了,感美人儿都给都招到后院去了。这傻小子也不知道有没有中意的。要没有,可真白费了江父的一番美意了。

    江父走了,顾玉绾自在了不少。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看样子应该属于内堂一类的吧。空间不大,暖炉烧的很旺,还布置了一些炭盆。把室外的寒驱赶的一丝不剩。红木的桌椅,雕工细致,桌上摆着一些水果糕点。地上铺着一张织着仙鹤祥云的毛毯。顾玉绾嘿嘿一笑,走到江楼宇边用胳膊拐了一下他,“你爹会享受啊?”

    江楼宇笑笑,露出一口白牙。问顾玉绾要不要去花园走走。坐在对面的端木景眯着眼睛看了会江楼宇。又见顾玉绾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便交代她晚宴快开始了,早些回来。于是江楼宇就带着顾玉绾走了出去。

    刚出了门,看见另一间堂屋的门口站着两个稍显壮硕的中年男子。正在说着什么,顾玉绾没甚在意,牵了江楼宇想绕过去。走到近前,一个熟悉的字眼跃入耳中。

    “哼,没想到江门主也是这般势利小人。居然和玄门那样的朝廷鹰犬熟识。早知如此,我呼啸山庄便不会来赴此宴。”一个彪形大汉面带怒容,一拳砸向面前的栏杆。

    旁另一个材稍矮的人赶忙制止,说小心隔墙有耳。后面又说了一些,顾玉绾却没没再注意了。心里一直在努力把两件事搭在一起。刚才进门的时候,那人通报的是玄门吧,她没听错吧?那刚才那个大汉所说的,鹰犬什么的,是说。。。。小爹爹?!想到这,便转往回走,那两个混账,居然敢这么说小爹爹,太混蛋了。她不介意让他们尝尝她的新产品。自从赵立轩走了后,她的珍藏可都没什么用武之地了。察觉到顾玉绾想做什么的江楼宇赶忙上前拉住顾玉绾,半拖半拽的拉着她往后院走去。直拖的顾玉绾忍不住咆哮起来才松手。

    顾玉绾因为生气而涨红着一张小脸,双手叉腰瞪着江楼宇。希望他给个解释。

    江楼宇有点无奈的笑笑,“玉绾,不可。那两人皆是的江湖上很有威望的庄主。又是家父请来参加我生辰的。你如果现在动了他们,会麻烦不断的。到时候我也不方便出面。”

    顾玉绾哼了一声,我不怕。江楼宇摇摇头,上前一步拍拍她的头,“放心,等他们离开我家,就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到时候,你想怎么样随便你好不好?”哄小孩似得捏捏她的脸。唔,手感真好。滑滑的像剥了壳的鸡蛋。

    顾玉绾拍开脸上的爪子,还是一脸不乐意。但好歹没想再冲回去。生了一会儿闷气,觉得还是问一下比较好,玄门什么的,鹰犬什么的。

    “楼宇,你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么?”

    江楼宇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顾玉绾。玄门在江湖上的名声不太好,是因为颇得皇上重用,会给皇上暗中铲除一些异己。而且行事颇为狠辣。所以,一般自诩武林正道的人是不太接受玄门的。顾玉绾想了想,上次端木景跟她讲云紫歆的事的时候,她就有些察觉。今天在这样的况得到了证实,心里难免有点不舒服。倒不是她觉得端木景和玄门的行事手段有什么不对,是因为她不想听到别人说她的小爹爹不好。

    见她脸色好了不少,江楼宇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跟。。。他是什么关系啊?”

    顾玉绾眨眨眼,他?谁啊?端木景?嘿嘿笑了两声,“刚才不都介绍过了么,是我爹啊。”江楼宇一脸你少来了的表,“爹,哪有那么年轻的爹,你少骗我了。”

    顾玉绾不自觉的皱了下眉。“是义父,满意了吧。”说完也不等江楼宇,一个人往前走去。走了几步才发现竟然处一片竹林。江父居然竹,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后面的江楼宇追了上来,嘿嘿笑了几声。一个人偷摸的说,“既然玄门门主是你义父,那就更好了。这次娘该没什么好说的了。”

    顾玉绾觉得他有点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拿手肘拐拐他,“你爹都给你招了些什么美人儿?”一脸的好奇摸样。江楼宇有点不满,自己老爹给自己安排的这个相亲会,他是今天才知道的。知道后就一直不爽,他不喜欢那些女孩子,叽叽喳喳的麻烦死了。可娘却让他在里面挑一个中意的,他怎么会中意。要叫他娶这些女人,还不如娶他的玉绾呢。虽然野蛮了一点,但很对自己胃口,又会做好吃的蛋糕。这么一想,就更觉得要娶就娶顾玉绾了。兴奋的跟娘说了,居然被泼了冷水。问对方家事,不知道。对方家中可有何人,唔,有个大伯吧。问对方品行如何,嘿,这个他知道,虽然有时会打他,但平常是比较温柔的。然后,就被一口否决了。接着就拉着他在一片脂粉香中穿梭,这位是XX庄的千金啦,这位是XX门主的女啦。这位是。。。。。。想起来就头疼。不过现在知道她是玄门门主的女儿,这个份可是能压倒一片了。边想还边偷偷乐着。乐了一会,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歪着头想了一会,还真给他想到了。他忘了征求顾玉绾的意见了!于是上前一步,拍上顾玉绾的肩。“玉绾,嫁给我吧。”

    顾玉绾一个趔趄,脚下一滑,往后倒去。尼玛,不带这么玩人的。虽然她是抱了不良目的接近江楼宇的,但这求婚来的也太突然了吧。怎么那不上道的傻小子突然开窍了?

    看见顾玉绾要跌倒了,江楼宇赶忙去拉她的胳膊,顾玉绾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支持物,便手忙脚乱的缠了上来,没控制好力道,硬是把江楼宇给带到了。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在某个喝了酒的午后,也上演过这么一段。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第一次写文,前面写的比较渣,后面会稍微好一点,希望亲们别看了前面几章就给《桃之》判死刑哇。呆妈在此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