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告别仪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这段时间,江楼宇是越发的疯狂了。提个鸟笼溜市井啦,带一票小弟逛青。。。咳,逛酒楼啦,学校里大的小的,老的少的挨个儿整啦什么的,都做便了。气的吕老头头上的地中海区域逐渐呈扩张趋势。

    顾玉绾莫能助的叹了一声。这小子的叛逆绪太高涨了,她也劝不了啊。最多跟在后面给他善个后。

    猫女自从上次认完爹后,也失踪了。害的顾玉绾每天无聊的玩起了伤感的小资绪。一个人坐在山洞里回忆一下啦,半夜在屋顶晒晒月亮啦。总之,就是过的很闲,又很懒,能趴着绝不坐着。

    子一天天过着,就在顾玉绾闲的快长毛的某一天早晨,下雪了。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顾玉绾又想起以前跟小姐妹们一起在雪天吃冰激凌,虽然冷的鼻涕都快流出来了,但吃的可是很畅快。那滋味终难忘。想着,就起往外面走去。路过假山,钻进山洞里又瞄了一眼,跟以前一样,两个软垫,一个小矮几。在软垫上坐着发了一会呆,顾玉绾觉得这种子太悠闲了,有点不适合自己。就想着出去走走,当然,现在是不需要再钻狗洞了,可以轻松的翻出去。顾玉绾从墙上下来,拍了拍手上的灰,整了整上的大氅,一抬头,看见一张熟悉的狐狸脸。一个激灵,向后闪了一下,脚下一滑,险些跌倒。卖糕的,一定是她最近闲的天怒人怨了,所以老天把赵立轩这只狐狸派来给她了。眼瞅着就要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了,顾玉绾认命的闭上眼睛。没有预想中的冰凉触感,到闻到了一丝淡淡的梅花香。顾玉绾只觉得有人揽上自己的腰,然后扶着她站稳,才松开手去。顾玉绾有点不确定,那梅花香真是赵立轩上的?她有点想不通一个大男人上居然是花香。后来一想到这个男人是狐狸赵立轩,就想通了。

    顾玉绾站稳,嘿嘿笑了两声,“吟庄主,好久不见。”

    赵立轩依然是用那把玉骨扇子遮着嘴巴,一脸狐狸笑。

    “小徒儿,见了为师还是那么激动啊。”

    顾玉绾龇着牙笑笑,也不反驳,上前挽上赵立轩的胳膊,“吟庄主,相请不如偶遇。况且外面这么冷,不如你请我去酒楼吃酒吧。”说完,也不等赵立轩答话,拽着他就向前面的酒楼走去。这次意外的相遇,顾玉绾是开心的。虽然赵立轩平时没个正形儿,不过也还算个值得信赖的人。和他过了那么多招,她就不信他没发觉她给他下毒的事儿。他赵立轩精的跟狐狸一样。却从来没跟别人说过。说是体罚她,其实也就是加大训练强度,这样的体罚对她的好处也是不小的。所以,可以说,赵立轩是护她的吧。再见赵立轩,只感觉像见了老友一样亲切。

    赵立轩也不反抗,任顾玉绾拉着,

    “小徒儿,再叫为师吟庄主,为师就又要回去给你代课了。”说完,笑眯眯的看着顾玉绾。

    顾玉绾嘿嘿笑了两声,“赵师傅说什么呢,学生没听懂。”装傻充愣,她会。

    赵立轩闻言但笑不语。上次是奉了长平王之命跟踪玄门门主结果跟到这就跟丢了,所以他就留在这儿想打听一下。后来没什么结果,又赶上家里老爷子病了,就回去了。不久后长平王获罪,他只得留在山庄避避风头。前段时间出来散心,不知道怎么又走回这里。而逗顾玉绾纯属是觉得有趣。当时这小丫头一双明亮的眼镜盯着他,他刚介绍完自己,她就在那憋笑憋到内伤。别的学生都没反映过味儿来。其实他一早就对这名字不满了,奈何是太爷爷创的庄子,家里老头子说死说活不让改。看她憋的那么痛苦,他就解散了学生们,追着那小丫头追到假山。没想到这小丫头一开口,就来了句吟庄主。便忍不住想逗逗她。前一刻还因为高强度练习而苦着一张小脸,后一刻就贼笑着给他的茶水,饭菜里下毒。看她那得逞后的贼笑,自己也被感染了,觉得很开心,完全忘了她因何而笑。

    顾玉绾拉着赵立轩进到酒楼选了一处靠里的位置坐了下来。还很自觉的点了一些她喜欢吃的菜,顺便叫了一小坛女儿红。一旁的赵立轩眯眼笑着,端起酒坛给二人分别斟满酒。也没招呼顾玉绾,就喝了起来。顾玉绾也学着赵立轩笑的像只狐狸,端起碗抿了一口。嘶,这酒不错嘛。不过比大伯的桃花酒差点。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一坛酒很快见底了。顾玉绾也有点醉了,就说要回去。然后赵立轩笑了笑,起付账,扶着有点脚步不稳的顾玉绾往武院走去。回到武院,赵立轩却是说什么也不进去了。顾玉绾嘿嘿一笑很仗义的拍怕脯,叫赵立轩以后有难处来找自己。赵立轩闻言,笑的一脸诈,说,那就劳烦徒儿了。她看着他的笑,忽然一个激灵。酒也醒了不少。干笑两声,就翻墙进去了。

    喝过酒有点兴奋,顾玉绾是一路蹦跳着回到屋子的。关上房门,解下大氅挂在门后的衣帽架上,正倒到上,就见边坐着一个人。顾玉绾低呼一声,条件反的一拳砸去。那人轻巧的一闪,抓住顾玉绾的手,有点生气的说,

    “玉绾,你怎么一见我就打啊。”听着熟悉的声音,顾玉绾的脑子慢慢运转起来,再眯着眼一瞅,原来是江楼宇。这臭小子,又进她屋子。刚想叉腰训他一顿,就看见他怀里抱着一个圆柱形的东西,怎么那么眼熟呢?

    看她盯着公仔看,江楼宇索举起来叫她看个仔细,还一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是谁啊,真丑。”

    顾玉绾怒了。这小子又不经过自己同意进自己的屋子,还坐在自己上,更是拿自己的公仔玩,最后还说她画的端木景丑。哪丑了,这叫Q 好不好。真是混蛋。

    “还给我。”顾玉绾一脸怒气。

    江楼宇却像没看见一样,嬉皮笑脸把公仔藏在后。就是不给。顾玉绾急了,猫着腰探向江楼宇后,江楼宇又改变姿势,仗着高优势把公仔高高的举过头顶。顾玉绾就抓着他的袖子往下拽他的胳膊。这么一来一回的,两个人就滚成一团。

    顾玉绾只觉得唇上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然后便觉得的有温温的气息吹过脸颊。有点僵硬的抬起头,看见同样僵硬的江楼宇的大脸。尼玛,初吻没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没了。顾玉绾撑着手臂从江楼宇上起来,趁着他失神的功夫,轻功的夺回公仔坐到一边。瞅瞅旁边的江楼宇,还在那呆呢。看着他失神的样子,顾玉绾鬼使神差的说了句,

    “对不起,我不是有心想占你便宜。”说完,又觉得不妥。这不是让气氛更尴尬么,这种况,她应该装着什么事儿也没发生才对么。又看一眼,就见江楼宇捂着嘴脸红了。顾玉绾抹了把冷汗,这厮反弧太长了。用脚尖踢踢还倒在上的江楼宇,这厮要不要这么纯啊。那也是她的初吻好不好。“大不了我负责好了。”说完,顾玉绾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了。今天一定是撞邪了。嘴像不受自己控制一样。

    江楼宇听完,终于有反应了。从上坐起来,脸更红了,东抓抓西挠挠,直抓的顾玉绾浑不对劲儿才停下来,又别扭了一阵。咬了咬下唇,恢复了语言功能。

    江楼宇说,玉绾,再有半月,我就要离校了。说完又开始别扭。顾玉绾看着他别扭,眼角抽了抽,差点就忍不住脱鞋去抽他。又一想自己刚才才占了人家便宜,此时打人不合适遂又放弃。只得上前用鼓励的眼光希望他能尽量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江楼宇又犹豫了一阵子,咬咬牙,继续说,

    两年后,他16岁生辰,家里会宴请一些武林人士,希望顾玉绾到时候也去。

    顾玉绾一想,便了然了。说是生宴会,怕是相亲的成分多点吧。那江楼宇希望自己去,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想着可能是自己想的那层意思,不由得脸红了红。可转念一想,就江楼宇这不开窍的子,怕是根本不知道他爹给他办的是相亲会吧。于是叹了一声答应下来。江楼宇这才腼腆一笑离开了。

    送走了江楼宇,顾玉绾蹲在门口又看了会儿雪。回忆了一下,才发觉江楼宇今天是来找自己告别的。心里暖了一下,算这小子还有点良心。同时又有点期待两年后的相会。不知道到时候江楼宇会长成什么样子。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第一次写文,前面写的比较渣,后面会稍微好一点,希望亲们别看了前面几章就给《桃之》判死刑哇。呆妈在此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