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章 我来接你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云紫歆走了,在某天的早晨。像从没出现过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没留下只字片语。只带走了顾玉绾给她编的中国结。

    顾玉绾站在门口,望着村口发了一会呆。想着云紫歆还真是不坦率,明明接受自己了不是么?不然为什么给她买了那么多东西她都不看上一眼,确唯独带走了自己亲手编给她的中国结?在心里默默祝福了一下。刚想转,就见从村口方向飞驰而来两匹骏马。顾玉绾揉揉眼睛,没错,是冲着自己家来的。再看一眼马上渐渐清晰的轮廓,哦卖糕的。转,关门,插上门闩。放大毛。

    居然是他,那个该死的不开窍的江某某。自己还没从他给的打击中复出呢,他居然找到家里来了。门还没关紧呢,就听见一声急切的唤声,“玉绾,别关门啊。是我。”

    哼,知道是你才关的。

    “玉绾,快开门啊。”江楼宇拍的院门啪啪作响。边拍边叫门。

    顾玉绾忽然就想起小兔子乖乖的童谣。这小子还真有点像狼外婆。一脸郁卒的走出房间,站到院门前。

    “把你的尾巴伸进来给我看看。”

    江楼宇抓抓头,“什么尾巴啊。我哪来的尾巴?”

    “哼,不伸出来也知道你是狼外婆。”

    顾玉绾一脸不愿的打开院门,放进江楼宇。后者则是一脸不解,怎么又来狼外婆了?几天不见她怎么神叨上了。莫不是中邪了?

    顾玉绾可顾不上给他科普关于狼外婆的故事。拦住正往屋里溜的江楼宇,“你来干嘛来了?”

    江楼宇一脸受伤的表,“玉绾,你好冷淡啊。明明看见我了,还关着门不让我进来。现在又问我干嘛来了。还不许人想你来看你么。”说道最后,越说越小声。就差蹲到墙角去画圈圈了。等了一会不见顾玉绾说话,抬起头来,就见顾玉绾插着腰站在自己对面,脸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

    好吧,他承认,他在家待的好闷。闷到给老爹找麻烦,而被赶出来了。

    低叹一声,又看了一眼顾玉绾才慢吞吞的问顾玉绾记不记得离校前的那个早晨。并赶在顾玉绾咬牙切齿脱下鞋子要抽他的时候及时补完下面的话。重楼门的少门主,也就是江楼宇,正月十三的生辰,据今天也就只有几天的时间了。想邀请顾玉绾去重楼门拜个寿顺便做个重楼门三游。上次问顾玉绾也没得到个什么答案,所以今天就亲自来了。看看,他是很有诚意的。

    顾玉绾表淡漠的听他说完,没说去也没说不去。江楼宇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他来找她,邀她去门里做客,她不应该开心么?怎么冷冷淡淡的。

    顾玉绾心里犹豫了。其实是有点想去的,但是又感觉有点不妥。哪里不妥又想不出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女人的直觉?现在去合适么?自己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还是再等等吧。万一留个坏印象就得不偿失了。刚想开口拒绝,就听见一个沉稳内敛的声音,有一点低哑。但听起来还不错。

    “敢问姑娘,令堂可是姓柳?”一直盯着江楼宇,还没发现他后居然跟着一个人,是不是也从侧面说明,这人也太没存在感了?顾玉绾想着这人的话,令堂,她母亲?啧,这厮还真敢一见面就堂而皇之的问候自己的母亲啊。顾玉绾在记忆里搜索了个遍,也没找出关于这句体的任何信息,只除了朦胧中的那几句呢喃。该怎么回答呢?难道说她不知道?那不是找抽么。听对方的口气好像认识自己的娘亲,认不认呢?认了?没记错的话,她可是正被人追杀着呢。而且连对方来历都不知道,还是不认了吧。想到这里,对着来人温婉一笑,“先生许是认错了吧,家母姓方。”

    来人楞了一下,似是没想到顾玉绾会否认。轻轻一笑,“是在下唐突了。”说完便站在一旁再没言语。顾玉绾趁着空档打量了一下。四十来岁的样子,长发整齐的扎在脑后。神稍显淡漠。顾玉绾看了一会,还是决定让他们先进屋。这一折腾,把正在搞研究的席凉若折腾出来了。见院子里站着两个陌生人,便以眼神询问顾玉绾。顾玉绾接收到大伯的无线电后,给席凉若简单介绍了一下江楼宇。江楼宇则是礼数周到的和席凉若见了礼。介绍完江楼宇,顾玉绾迟疑了一下,指向江楼宇后的男子,“这位是。。。”

    男子微一拱手,“在下刘浩初。”说完就退回江楼宇后,再没言语。

    介绍完,席凉若将二人让入屋中。顾玉绾撇了一眼刘浩初,见他也正看向自己,一副言又止的样子。心中不由得腹诽了一句,大叔啊,一大把年纪了就别学年轻人玩言又止那了。但仍是慢下脚步,等他走上来。

    刘浩初犹豫了一下,快走几步赶上,张了几回嘴,终是问了出来,“令堂可安好?”得了,还是问候她母亲。顾玉绾有点无语。想了一想,还是觉得不告诉他实。谁知道他是谁派来近乎的。便敷衍了一下,说家母尚好,劳烦先生挂心了云云。可对方却是松了口气的样子,脸上多了丝笑容。

    顾玉绾看他脸上的笑不似作假,这就奇怪了,难道真是她母亲的故友?想了想,还是先看看再说吧。自己现在学艺未精,贸然相认,万一认错了,可不保证能全而退。而江楼宇正和席凉若聊的正欢呢,啧,自己还真是小看这小子了,彬彬有礼的样子,还真有点少门主的范儿。正感慨着呢,就见江楼宇趁着席凉若添茶的空档给她飞了个媚眼儿。惊得一激灵,赶忙抖掉上的鸡皮小粒子。转过头再没看江楼宇一眼。

    两人在那聊的酣畅,顾玉绾插不进话,索转头看大毛在雪地里刨坑。刘浩初更是没说什么话,也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就在顾玉绾实在无聊的想尿遁的时候,江楼宇适时的说出了来意,并询问席凉若的意思,席凉若考虑了一会,决定还是听顾玉绾的。好吧,终于有她顾玉绾的事儿了。

    顾玉绾在心里排了一遍措辞,委婉的拒绝了。江楼宇听顾玉绾说不去,有点着急,正想再劝劝,旁边的刘浩初开口了,说了在问候顾玉绾母亲的两句话后的第三句。

    “楼宇,不好强求。”

    出乎意料的,江楼宇竟然真的再没说了。又坐了一会便和刘浩初起告辞了。

    顾玉绾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失神了一会。刚才江楼宇跟她告别的时候,眼角余光瞥到刘浩初也在看她。当她转眸看他的时候,确匆匆移开目光。但顾玉绾还是看见了,但她却没读懂,那一眼里包含了太多的绪。她理不出来。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第一次写文,前面写的比较渣,后面会稍微好一点,希望亲们别看了前面几章就给《桃之》判死刑哇。呆妈在此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