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章 来我家玩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第二天一早,顾玉绾还睡的昏天黑地的时候,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摸醒了。是的,是摸醒。顾玉绾用尽十二分力气撑开眼皮,就看见一张放大的俊彦。

    浑散发着黑色的怨气坐起来。她这是招谁惹谁了,昨儿熬了半宿,天快亮了才睡着,被子都没捂呢,就给人弄醒了。顾玉绾瞪着面前的江楼宇,咬牙切齿的说,“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好点的理由,不然我不保证你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江楼宇龇着一口小白牙,双手支着下巴,蹲在顾玉绾前。

    “玉绾,我听说你今天要回家了是吗?”

    沉默。

    “我怕赶不及,一早就来找你。”

    用眼神询问,找我干嘛?

    挠挠头,憨憨一笑,“正月是我的生辰,我想约你去我家玩。”

    顾玉绾呛了一下,去他家不就能见到有望成为未来公婆的人?唔,这个得考虑考虑。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了?”顾玉绾面色缓和了一些。双手环,依然瞪视着江楼宇。

    江楼宇眨巴眨巴眼睛,见顾玉绾没有提醒的意思,又眨巴眨巴眼睛,

    “应该没了吧。”

    顾玉绾愤怒了。“江楼宇,这是女孩子的闺房。你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成何体统?而且,你还摸我的脸!”这个臭小子,真是把他宠坏的了,虽然顾玉绾是接受着光明的社会主义教育长大的,心中并无什么男女之防的想法。但眼前的这小子可是地道的受着封建社会荼毒的小青年,今天这么随意的闯进来,摆明了是没把她当女的!更是可恶至极的把她的脸当暖炉使了。

    江楼宇一脸的无辜,“人家是着急么,一时没想那么多,而且,咱们不是好兄弟么,讲究那么多做什么。”开始画圈圈。

    顾玉绾内流满面了。看吧,好兄弟。她就知道。

    于是,悲催的江楼宇被顾玉绾踹出屋去,伴随着一句怒嚎,“老子是女的!”

    摸摸被踹疼的股,江楼宇还是不明白顾玉绾怎么就会发这么大的火。自己不就是一时着急,闯她房间了么。不就是清晨太冷,手有点凉,看她睡的那么暖和,没忍住,把她脸当暖炉了么。至于么,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小气了。垂头丧气的回自己卧房收拾东西去了。老爹派来接他的人中午就到了。估摸着下午就该动回家了。可是,还没得到顾玉绾的回复呢,嘶,真麻烦。

    对于一早上就来给自己找麻烦的江楼宇,顾玉绾当真是无语又无力。被这么一吵还怎么睡得着?索穿衣洗漱了。等到吃过早饭,小满来寻她一起回村子。然后一行四人就在顾玉绾黑着脸,诡异尴尬的气氛中回到云兰乡。

    见到顾玉绾,席凉若很是开心,像个慈父一样事无巨细的问着顾玉绾在武院的生活。顾玉绾享受着席凉若给的亲,幸福的笑眯了眼睛。不过,她偷偷溜出学院的事儿是不敢说的。就大伯那一板一眼的子,她要说了,今天一天估计都得上思想道教育课了。所以,她只说了关于牛皮糖江楼宇的事儿,其中自然包括李凤和藏青色的插曲。

    席凉若边听边笑的好不开怀。顾玉绾用手指戳戳席凉若,“大伯,不带笑的这么诈的。快赶上赵立轩内只老狐狸了。”

    席凉若点了一下她的额头,说她没正行。顾玉绾嘿嘿笑笑,说要是有正行,就难博美人一笑了。说完,就摇头晃脑的走出去找大毛玩了。后的席凉若看着明显又长高了的顾玉绾,摇头笑笑。

    回家这段子,顾玉绾也没懈怠功课,每天照常练武。自从发现轻功的好处后,就着重向这方面发展。腿上的沙袋也换成了铅块。又央求着小爹爹给她买了一飞刀。原因很简单,以后自己可是要去闯江湖的,光有轻功怎么行?所以,飞刀什么的是必须的。既避免了搏,又美观大方,简直就是为她顾玉绾量定做的啊。可是似乎天分还是少了点,不过没关系,俗话说勤能补拙,她顾玉绾的目标可是某只姓李名寻欢的,咳咳,大帅哥。

    子一直平平淡淡的过着,直到大年二十八,顾玉绾以为小爹爹不会回来过年的时候,端木景踏雪而来。顺便也带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顾玉绾看着从端木景后走出的,一下人装扮的小魔女。脸绿了。上前几步把端木景拉到一边开始咬耳朵。

    其宗旨大意大约可以概括为三点,一,为什么带她回来。二,我不同意她住这里。三,综合以上两点。

    端木景听罢,第一次无理由驳回了顾玉绾的上诉。并用行动告诉顾玉绾反对无效。然后,这个名为云紫歆的不速之客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宿在了席凉若家,而且很过分的宿在了顾玉绾的屋子。顾玉绾敢发誓,这绝对是她两辈子过的最憋屈的一个年。就连当年顾舒童跟野女人跑了她也没这么痛心疾首过。

    到了年三十守岁的时候,和端木景冷战了三天的顾玉绾爬上屋顶。盯着天上的星星发呆。想到自己也会有无聊到靠数星星打发时间的时候,自嘲一笑。当她数到三千五百七十一颗的时候,边突然多了一个人。思绪一断,就忘了数到哪了。叹口气,撇了一眼旁边的肇事者。

    端木景眉头紧锁,看着顾玉绾的侧脸,开口却是淡淡的愁绪和无奈。他说,她跟你一样。顾玉绾楞了一下。和她一样,也就是说,也是一个孤儿?所以,他才会动了恻隐之心,就像当年收留她一样?原来,她对于他来说不过如此,并不是不可或缺的。顾玉绾深吸了一口熟悉的冷香。强迫自己压下喉头的酸涩。淡淡的应了一句。

    “这里是大伯和爹爹的家,玉绾不过是暂住。又岂敢多有不满。全凭爹爹做主。”其实,动了恻隐之心又如何,收留一个孤女又如何。她在意的是云紫歆曾经伤了他,她怕那是只喂不熟的野猫,哪天爪子锋利了,会再伤了他。淡淡的说完这句话,起准备回屋。

    端木景听着她话语里的疏离,心狠狠揪了起来。伸手拉住想遁逃的她,她是误会了吧。本来有些事不想让她知道,可是不说的话,他怕她会离他越来越远。直到远离他的世界,再也找不到她为止。想到此,一种莫名的恐慌袭便全

    “不一样,玉儿,你和她是不一样的。”端木景急急的解释着,“她弄成今天这样,全是因为爹爹。”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