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试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俗话说,年怕中秋,月怕半。中秋一过,年就不远了。天气也冷了下来。不久前还下过一场雪。顾玉绾每天陪大伯做做药丸,陪小爹爹练练武。闲的时候照着秘籍手札上的做几种,过的好不惬意。因为到了天要去武院,习武便占了大半时间。总得打些基础才好。顾玉绾惊喜的发现,原来自己对习武还是有点天分的,例如扔个飞镖什么的,命中率还是比较高的。

    这天,顾玉绾突然想吃雪芳缘的云糕。雪芳缘的糕点是比较出名的,每天限量贩卖,很受镇上夫人小姐们的推崇。顾玉绾很喜欢他们家的云糕,松松软软的,有点像海绵蛋糕。去求了端木景,端木景无悬念的答应了。顾玉绾又说的会更好吃,端木景便带上她一起。她才不会说其实是闷了,想出去走走。

    来到雪芳缘,店里人头攒动,闹的紧。端木景轻皱了下眉。刚想进去给顾玉绾买云糕,确被顾玉绾拦下了。她说想去隔壁的喜泰楼吃四喜丸子。顾玉绾其实是怕端木景吃亏。雪芳缘的里面买糕点的女眷看着端木景眼睛都放绿光了。让他进去不是送羊入狼口么?摩肩接踵的,被摸个小手,捏个小脸,掐个小腰什么的。她可不想小爹爹给别人染指。端木景确也真的不习惯这么多人的,便顺了顾玉绾的意调转马头。就在这时,不远处确传来一片惊呼声。尘土飞扬,路上行人纷纷避让。然后便看见一匹高头大马飞驰而来。就在端木景准备避让一下的时候,顾玉绾看见离他们三步远的地方,有个小孩呆愣的站在原地,许是没来得及躲避,看着迎面冲来的马吓的失神了。

    “爹爹,那有个孩子!”顾玉绾当即喊出了声。这可不闹着玩的,对面的马速度那么快,一蹄子下来,这孩子小命可就不保了。眼见马蹄就要踏到孩子上,街边的血案即将酿成。顾玉绾只觉得后一空,便见一个人影一手拉起小孩,一手拉住冲来的白马缰绳。白马由于惯,上半向前冲着,突然被拉住缰绳,前蹄高高抬起,发出一声嘶鸣。终是停了下来,不耐的打着响鼻。顾玉绾刚提起的心才放了一半,刚想问问爹爹有没有受伤,就见一条马鞭扬起,照着端木景的背就抽了下来。顾玉绾刚想喊出的话就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心头的火腾的烧了起来。

    端木景刚停下白马,就感觉背后一阵劲风。条件反抓去,入手的是一条马鞭。还没等看清马上何人,就见顾玉绾连滚带爬的跌下墨云,向自己跑来。清脆的童音有点颤抖,听的他心紧了一下。

    “爹爹,没事吧?”急急冲过来,拉着端木景仔细检查。好像没受什么伤。再抓来他的手,确是看到两条红痕。一定是刚才抓马缰的时候擦伤的。顾玉绾心疼的小脸都皱起来了。赶忙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瓷瓶,给端木景上药。端木景摸摸她的头,告诉她没事。上完了药,顾玉绾又检查了一下旁边的小孩子,确认他只是稍微受了点惊吓,并无大碍,就把他交给来寻他的大人。刚想抬头看看始作俑者,马鞭又一次抽了下来,伴随着马上的一声喝。无意外的,端木景又一次抓住了马鞭。顾玉绾看着,突然就乐了。这么恶俗的桥段,还真上演了。如果挨鞭子的是别人,她一定会买一包瓜子蹲在旁边,边嗑边努力诠释何为人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劣根。可这个挨鞭子的,偏偏她在乎的不得了,愤怒的小火苗越烧越旺。顾玉绾抬头,看见马背上坐着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柳眉杏目,面容白皙。穿绛紫色劲装。眉梢高高的挑起,眼里闪着蔑视的光。顾玉绾嗤笑一声。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蛇蝎美人,一看就是给家里宠坏了。小魔女一个。

    顾玉绾笑笑,“姐姐出门是忘带东西了吧。”

    小魔女一脸不解。“你什么意思?”

    顾玉绾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姐姐是忘了带眼睛吧。不然看见有人怎么不停马?”旁边爆出一阵哄笑。小魔女因为愤怒而小脸涨红。从牙缝里挤出俩个字,发音确是异常清晰。连路边围观的人都清楚的听到,她说的是奴俩个字。顾玉绾很是佩服这种类似于腹语的发音方式。怎么不张嘴就能说话呢,还说的这么清楚。

    还没待顾玉绾再开口,端木景却拽了一下手中的鞭子,马上的小魔女一个重心不稳,险些掉下马来。如果说刚才她的脸是红的,那么现在已经有渐渐变紫的趋势。咬牙切齿的瞪着端木景。端木景沉着脸,冷冷的说,“我不打女人,注意你的言辞,我不想为你破例。”迫人的寒意把小魔女冻的一个激灵。

    顾玉绾扯扯端木景的袍子,叫他冷静。然后看着执鞭的一只嫩白小手,“刚才是这只吧。”

    小魔女楞了一下,看着顾玉绾没有言语。

    顾玉绾甜甜一笑,接着说道,“是这只手想打爹爹来着。对吧?”看见顾玉绾笑的这么甜,云紫歆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前面的男子面如寒霜,她却没有很害怕,而这个小丫头满脸笑容,却让她不寒而栗。她是真的想杀了她吧?竟然一瞬间产生这样的念头。再看看她的眼睛,那丝杀意已经不见了。云紫歆眯起眼,呼出一口气,

    “知道我是谁么?不怕掉脑袋?”

    顾玉绾没忍住,嗤笑了一声。转头拉着端木景走了。

    一直看着他们走远,云紫歆才觉的右手一片冰凉,然后就酥麻的连鞭子也要握不住了。抬起手来,不倒吸了口凉气。手上已经呈现出中毒的紫黑色。又痒又疼。眼底一,眼泪就掉了下来。连忙向着来时的方向奔去。

    顾玉绾小心的牵着端木景受伤的手,又觉得自己报复的不够,让她试毒太便宜她了。应该让那丫头断手断脚才好。心疼的拿手绢给端木景包扎。

    “玉儿,你刚才用毒了。”注意,这是一个肯定句。

    顾玉绾无所谓的耸耸肩。“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药啦,3天无药自解。谁叫他弄伤爹爹的。”嘟起嘴,不满的嘟囔。“她就是任霸道了一点,所以小惩应该够了。”

    端木景会心一笑,他的玉儿在保护他。这种感觉居然出乎意料的好。

    “爹爹只是想说,以后遇到这样的事儿,爹爹会解决的,玉儿还是不要出手了。”

    顾玉绾忽然停住脚步。委屈的扁着嘴,“爹爹是在怪玉儿么?”

    端木景看见顾玉绾泫然泣,慌了,连忙解释起来。“爹爹不是这个意思。爹爹是不想玉儿沾染上这些事儿,想玉儿一直开心无忧的。”

    顾玉绾听罢低下头,等再抬起头的时候,又是一脸笑容了。笑话,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是看见小爹爹的手心疼的想哭呢。等心平复下来,发现肚子饿了。都怪那个小魔女,四喜丸子和云糕都没吃到。不由得又在心里问候她了一遍,以后最好别被自己见到,不然见一次收拾一次。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