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古代也有染发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凉若大伯的发明创造时间又到了。选材料,制药,试药,制解药。。。。。。无奈,顾玉绾只有独自上山去找小灰阿花,大毛他们去玩了。轻轻走在树林里,斑驳的阳光从参差的树叶缝隙之间照下来,午后的阳光带着一种淡淡的柔和的光晕,照在上,像是披上一层淡金的外衣。顾玉绾在一片较为开阔平坦的斜坡坐下来,发现了她的小动物们都聚集过来。

    狐狸大毛用头拱了拱顾玉绾的脚踝,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躺了下来。阿花跳到她的肩上,叽叽喳喳的开始八卦。小灰是一头小野猪。本来是和大毛相处不来的,奈何大毛喜欢顾玉绾,顾玉绾又喜欢小灰,只得上演这种透着诡异的和谐三角关系。咳咳,谁叫小灰是一只猪呢,这可是储备粮食呢,怎么能不喜欢?

    顾玉绾听着听着便觉无聊了。本来么,这林子快跟自家后院一样了,那么熟悉,能有什么新奇的事儿值得八卦呢?顾玉绾躺了下来,双手枕在脑后。天青色的天空,嗯,像小爹爹。这么久没见还真是想念呢。阳光照在上暖暖的,顾玉绾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像只贪睡的猫儿。

    耳边传来脚踩树叶的沙沙声,是谁呢?小青?小黑?还是四毛?算了管它呢,反正不关自己的事儿。顾玉绾继续发扬淡定的风格,依然假寐的有滋有味。脚步声忽然停止了。然后就听见小动物们四散奔逃的声音。玉绾不乐意的撇下嘴角,微眯着眼睛打量遮住她阳光的这个高大物体。

    旁的修长男子逆光而站。约莫二十出头。阳光洒在烟灰色的长发上,形成一种近乎透明的光泽。不粗不细的两撇淡眉轻轻舒展,一双狭长的凤眼弯成好看的弧度,同样烟灰色的眸子清澈透亮,立的鼻子,淡色的嘴唇,正浅浅笑着。片刻的失神过后,玉绾开始腹诽:魂淡,男人长这么好看干嘛。还染发,哼,虽然颜色是很好看啦。等一下,好像有那里不对。染发。。。。。。这里居然这么先进,染发剂都有?顾玉绾张大眼睛,再仔细瞧了一遍,没错,是烟灰色- -。。。这么正的色儿,高级美发沙龙都不一定做的出来,这小子怎么弄的?

    “你头发哪儿做的?”没头脑的一句就这么蹦了出来。待回过神来,发现烟灰男呆住了。脸上还是那温婉的笑,跟刚才一样,可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像知道自己吃了一只苍蝇,又吐不出来那么别扭。

    尴尬的搔搔头,顾玉绾咧嘴笑笑,“我随便问问。。不方便就不用说了。”然后站起来抬手在烟灰男面前晃了晃。

    “回魂!”

    男子忍不住轻笑出声。好的,终于回魂了。

    “你是哪来的小娃娃,怎么这么有趣?”轻轻浅浅的声线,像溪流潺潺,温温糯糯的,顾玉绾差点没招架住。好一招美男计啊!差点害自己一失足坦白从宽了。稳住不受控制轻颤的小心肝,龇牙一笑,露出开始换牙,参差不齐的一嘴儿小碎牙。

    “山脚下齐家的女儿。你是谁?”

    “呵呵。。 我叫夜子溪。”天哪,他又笑了,还笑的这么勾魂夺魄,上辈子是黑白无常吧,笑一下都勾魂。停下对烟灰男的腹诽,不敢再看他的脸,视线只得转下。嗯,着黑色宽锦袍,腰围白璧玲珑带。等等,腰带上系着的玉坠怎么那么眼熟。碧绿通透,色泽莹润。呈满月形。上面刻着一个蛇一样的东西。居然还有两个头。玉佩一般都会雕刻一些喜庆的图案,寓意吉祥如意。刻蛇的确不多见,还是两头蛇。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似曾相识,可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又没见过什么玉佩。小爹爹穿的多数是劲装,很少带饰物,而凉若大伯是带了一块玉,确是雕成简单花型的玉坠。那这奇怪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见她盯着自己前的玉佩,夜子溪便轻轻解了下来。

    “小姑娘喜欢这个?”

    “嗯。”脱口而出。汗,这烟灰男不按路出牌。趁人不备,也不对,人家又没做什么坏事。顾玉绾烦躁的扯扯发尾。

    “那送你如何?”

    抬头瞅瞅他明丽的笑颜,奇怪,无事献殷勤,非即盗!哼,当老娘是小孩子啊?(某作者:亲的玉儿,你现在可不就是小孩儿?)顾玉绾蹙蹙眉,

    “我爹爹说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而且玉儿也只是因它好看而多看了几眼。好看的东西并不一定适合,玉儿还是觉得哥哥带着合适。”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