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丛林险境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蜡笔小小兜 书名:兽妃当道
    接连几个跳跃,根本逃脱不出这道沼泽地兽妃当道。

    脚下鳄鱼却似乎是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已经开始动不安起来,在沼泽中来回游动,让人根本无法落脚。

    夏七七凌空抽出短笛,既然是野兽,那就无需担心。她御兽的本领还在,这些家伙肯定会乖乖听话。

    空气中越发沉闷的腥臭,夏七七低低吹奏短笛,连带着海之巫女的血脉天赋,这一曲如歌如泣,足以控制百兽。

    她的笛音向来是从未失灵过的,所以按理说对付这些鳄鱼自然不在话下。

    只是没想到,直到一曲完毕,那些鳄鱼却仿若未闻,对笛音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非得没有乖乖的听话,反而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样发狂起来!

    一只只无比庞大的家伙疯狂的涌向他们,有力的尾巴甩过来,尖利的獠牙咬下去,再坚硬的东西都可以碎成粉末。

    见笛音都没了效果,墨执也诧异的挑了眉梢,但是眉眼间却不带一丝担忧,“怎么?”

    夏七七放下笛子,冷哼一声,“怕是变异的品种。”

    真是稀奇,她当年沦落到无人的荒岛,见到过各种各样的野兽,都没有见过这种鳄鱼,看来是稀奇东西。

    这古代没有核辐,竟然会有变异品种。

    恐怕是因为常年累月生活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中,才引得这些鳄鱼变成这副模样。

    既然无法从精神上控制,那就只得选择强硬攻击了。

    夏七七没有丝毫犹豫,刷的一下抽出匕首,凌空一个翻,吹弹可破的匕首便已经狠狠的扎在了鳄鱼的背上。

    这一击,她绝对是用了全力的,再加上是使了巧劲,特地将薄如蝉翼的刀片斜斜刺入,基本是可以穿透十厘米的铁板的。

    只是扎在那鳄鱼坚硬的后背上,竟然像是刀枪不入一般,连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被攻击的鳄鱼似乎根本就没有因为背上的挠痒痒而愤怒,反而继续疯狂的向着夏七七张大了血盆大口。

    而墨执早就已经将手中的长剑舞的密不透风,同时拉起夏七七快速的躲避。

    他虽然见过很多的东西,但是这些,根本是在这个时代闻所未闻的,他见识过夏七七的厉害,所以就连她都没办法的这些野兽,他心里也已经有了个底。

    匕首不行,她还有音律。

    夏七七眉头紧皱,笛音轻奏,不带一点的留,完完全全的是杀招。

    一曲十面埋伏蓬勃大气,杀气迎面而来,如若此刻光线大好,绝对会看到,这荒芜的沼泽地里,大片大片的无色音刃密不透风的在空中舞动,凌厉强势狠狠的穿透一切!

    -----------------------------------------------------------------------------------------------------------------------------------------------------------------    接连几个跳跃,根本逃脱不出这道沼泽地兽妃当道。

    脚下鳄鱼却似乎是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已经开始动不安起来,在沼泽中来回游动,让人根本无法落脚。

    夏七七凌空抽出短笛,既然是野兽,那就无需担心。她御兽的本领还在,这些家伙肯定会乖乖听话。

    空气中越发沉闷的腥臭,夏七七低低吹奏短笛,连带着海之巫女的血脉天赋,这一曲如歌如泣,足以控制百兽。

    她的笛音向来是从未失灵过的,所以按理说对付这些鳄鱼自然不在话下。

    只是没想到,直到一曲完毕,那些鳄鱼却仿若未闻,对笛音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非得没有乖乖的听话,反而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样发狂起来!

    一只只无比庞大的家伙疯狂的涌向他们,有力的尾巴甩过来,尖利的獠牙咬下去,再坚硬的东西都可以碎成粉末。

    见笛音都没了效果,墨执也诧异的挑了眉梢,但是眉眼间却不带一丝担忧,“怎么?”

    夏七七放下笛子,冷哼一声,“怕是变异的品种。”

    真是稀奇,她当年沦落到无人的荒岛,见到过各种各样的野兽,都没有见过这种鳄鱼,看来是稀奇东西。

    这古代没有核辐,竟然会有变异品种。

    恐怕是因为常年累月生活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中,才引得这些鳄鱼变成这副模样。

    既然无法从精神上控制,那就只得选择强硬攻击了。

    夏七七没有丝毫犹豫,刷的一下抽出匕首,凌空一个翻,吹弹可破的匕首便已经狠狠的扎在了鳄鱼的背上。

    这一击,她绝对是用了全力的,再加上是使了巧劲,特地将薄如蝉翼的刀片斜斜刺入,基本是可以穿透十厘米的铁板的。

    只是扎在那鳄鱼坚硬的后背上,竟然像是刀枪不入一般,连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被攻击的鳄鱼似乎根本就没有因为背上的挠痒痒而愤怒,反而继续疯狂的向着夏七七张大了血盆大口。

    而墨执早就已经将手中的长剑舞的密不透风,同时拉起夏七七快速的躲避。

    他虽然见过很多的东西,但是这些,根本是在这个时代闻所未闻的,他见识过夏七七的厉害,所以就连她都没办法的这些野兽,他心里也已经有了个底。

    匕首不行,她还有音律。

    夏七七眉头紧皱,笛音轻奏,不带一点的留,完完全全的是杀招。

    一曲十面埋伏蓬勃大气,杀气迎面而来,如若此刻光线大好,绝对会看到,这荒芜的沼泽地里,大片大片的无色音刃密不透风的在空中舞动,凌厉强势狠狠的穿透一切!

    -----------------------------------------------------------------------------------------------------------------------------------------------------------------    接连几个跳跃,根本逃脱不出这道沼泽地兽妃当道。

    脚下鳄鱼却似乎是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已经开始动不安起来,在沼泽中来回游动,让人根本无法落脚。

    夏七七凌空抽出短笛,既然是野兽,那就无需担心。她御兽的本领还在,这些家伙肯定会乖乖听话。

    空气中越发沉闷的腥臭,夏七七低低吹奏短笛,连带着海之巫女的血脉天赋,这一曲如歌如泣,足以控制百兽。

    她的笛音向来是从未失灵过的,所以按理说对付这些鳄鱼自然不在话下。

    只是没想到,直到一曲完毕,那些鳄鱼却仿若未闻,对笛音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非得没有乖乖的听话,反而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样发狂起来!

    一只只无比庞大的家伙疯狂的涌向他们,有力的尾巴甩过来,尖利的獠牙咬下去,再坚硬的东西都可以碎成粉末。

    见笛音都没了效果,墨执也诧异的挑了眉梢,但是眉眼间却不带一丝担忧,“怎么?”

    夏七七放下笛子,冷哼一声,“怕是变异的品种。”

    真是稀奇,她当年沦落到无人的荒岛,见到过各种各样的野兽,都没有见过这种鳄鱼,看来是稀奇东西。

    这古代没有核辐,竟然会有变异品种。

    恐怕是因为常年累月生活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中,才引得这些鳄鱼变成这副模样。

    既然无法从精神上控制,那就只得选择强硬攻击了。

    夏七七没有丝毫犹豫,刷的一下抽出匕首,凌空一个翻,吹弹可破的匕首便已经狠狠的扎在了鳄鱼的背上。

    这一击,她绝对是用了全力的,再加上是使了巧劲,特地将薄如蝉翼的刀片斜斜刺入,基本是可以穿透十厘米的铁板的。

    只是扎在那鳄鱼坚硬的后背上,竟然像是刀枪不入一般,连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被攻击的鳄鱼似乎根本就没有因为背上的挠痒痒而愤怒,反而继续疯狂的向着夏七七张大了血盆大口。

    而墨执早就已经将手中的长剑舞的密不透风,同时拉起夏七七快速的躲避。

    他虽然见过很多的东西,但是这些,根本是在这个时代闻所未闻的,他见识过夏七七的厉害,所以就连她都没办法的这些野兽,他心里也已经有了个底。

    匕首不行,她还有音律。

    夏七七眉头紧皱,笛音轻奏,不带一点的留,完完全全的是杀招。

    一曲十面埋伏蓬勃大气,杀气迎面而来,如若此刻光线大好,绝对会看到,这荒芜的沼泽地里,大片大片的无色音刃密不透风的在空中舞动,凌厉强势狠狠的穿透一切!

    -----------------------------------------------------------------------------------------------------------------------------------------------------------------

重要声明:小说《兽妃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