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07章 裸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儋耳蛮花 书名:误诱警色
    第07章

    嘉茵没有想到会在这么一种况下重逢那个人。

    她回到房里,看着电脑里的一张照片琢磨。

    确切来说,是一幅人体素描作品,被拍成的照片。

    画上男子赤.体,那具活.色.生.香的躯保准能让女人在上称赞他的生猛,但作品基调却不香.艳。

    他的两道乌眉狭长,鼻梁直,神色漫不经心,就像深海中静止的一座雕像,每一丛波光都不需笔锋着力,已成匀称饱满的一幅画。

    那是她最拿得出手的作品之一,画上男模就是今天在楼下撞见的男人,Lawrence。

    那会子嘉茵即将从美院毕业,暑假里幸运考入一个进修班,她的导师凌祈是圈子里最富盛名的年轻画家,每年嘉茵就读的美院都会邀请他开办一个短期的暑期教学班,由他本人出题考试,亲自挑选看中的学生。

    嘉茵就是在凌祈大师的办公室,第一次撞见他的表弟Lawrence。

    姑娘忽然觉得恍惚,那这人怎么会出现在景泰公寓的呢?

    他脚上的一双黑色高档皮鞋,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与当初相比,更多了些考究。

    小妮子脑海里还在回忆当年,听见江淮放家的门铃被按响了。

    原本,她也没打算理睬,可这人忒么耐心真好,按了十来分钟都不带喘气儿的!

    嘉茵黑着脸,走出去看见是个穿蓝衣服的小伙,小眼睛黑黝黝地转,脚边有一只印“XX快递”字样的纸箱。

    她探出一脑袋:“他还没下班吧。”

    那快递小哥打量她,懒懒散散地开口:“要不您代收下吧?跑这趟不容易,我后边还有好几个单子。”

    嘉茵知道与江淮放的关系还没那么近乎,可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她帮忙收个包裹不算啥吧?

    这边又被小快递求得没辙,她签了字,接过箱子才发现轻的很。

    江淮放就在这时候从楼梯口拐了出来,估摸他有好几天没休息了,眼睛下边两块青青的,神气活现的脸庞也只剩几丝倦色。

    嘉茵心说没那么巧的吧,她指了指盒子:“喏,有你的快递,人才刚走的。”

    江淮放没来得及说话,他一查上边的快递信息,登时脸色就僵了,赶紧弯听里边动静,等排除嫌疑才谨慎地撕开胶带。

    四四方方的纸箱子,里面居然只放着……一支白蔷薇。

    花瓣上的水珠沿着根枝滑落,花蕾似还带着一阵阵扑鼻鲜气,盈盈动人。

    嘉茵微微撅嘴,觉得这事儿蹊跷的,谁会给一个汉子送花?

    江淮放整个人都不对劲了,那是一种被人戳到痛楚、抓住要害,无法摆脱也无法挣扎的暴怒,他像在一瞬间在全堆满了刺,必须全副武装才能抵御这波攻击。

    眼底的眸色冷硬如冰,没有丝毫温度,男人双臂一夹,搬起箱子,一个停顿也不带,抄起来就往窗户外扔下去,还朝楼下吼道:“滚你蛋的!.你们这帮小兔崽子,找抽呢!”

    那张摆在盒子里的纸条儿正好落在离嘉茵鞋尖几米之外,上边统共只印了一句话:

    “祝贺江先生,调任南法市特警总队突击队队长。”

    江淮放沉着脸走回来,嘉茵有种不详预感,下一个目标就该是她了。

    男人瞪住她,不过语气倒还冷静,端着警官架子:“谁让你替我收快递了?”

    嘉茵咬咬唇,因为太紧张,心跳开始加快。

    “你知道里边什么东西吗你忒么就收?万一是炸弹呢?万一是违品呢?你就这么交代了你对得起生你养你的爹妈吗?你要老子怎么办?以后做事用点脑子,老子死那好歹叫牺牲,你要死了那忒么叫傻缺!”

    一梭子唠叨那叫一个顺溜,连一个搁楞都没打,嘉茵被这男人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给惊住,好半天不知该给什么反应。

    楼梯口正巧是管阿姨和那群来视察的老板们,一群人站在墙边围观他俩。

    这当然也包括柯圳骁,他黑亮的双眸看过来,目光还认真的,俊脸微扬,似要试图猜解这是一出什么戏。

    她还能怎么办?

    嘉茵涨红了脸,语气硬邦邦的:“对不起,是我多管闲事了。”

    说完,利索转,“砰”地一声给关上门。

    江淮放杵在走廊,灰暗的灯光打在半边雪霜般的侧脸,他掏出一包烟,往嘴里塞了一颗,却没点燃,嘴唇微颤,眉头拧巴。

    英俊冷静的脸上扯出一个难看的笑,也不知想起什么,低低咒了个字:“……”

    ******

    有这么一种说法,你对每天朝夕相处的邻居究竟了解多少?那扇门后住着的人们,即使彼此认识十几年,你就真能说,是了解他的吗。

    嘉茵直到今天才发现她完完全全不能理解江淮放这个特警队长。

    第一次见着他,他是英俊神武的警官。

    之后,他来她家蹭过几次饭,她觉得他没想象中那么有距离感,亲切、爽利一爷们。

    那么,这第三种状况又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这货有精神分裂?江淮放压根儿不是小火龙,他忒么是喷火龙才对!

    嘉茵虚惊未定,捧着心口觉得好冤,不管三七二十一拉出藏在底下的那支人形立牌,接下来姑娘就对着那相似的轮廓开始一阵暴打!

    让你丫的嚣张!让你话唠!让你毒舌嘴

    饱受拳脚的立牌终于不堪重负,折成两半,嘉茵郁闷的心也总算略有好转。

    哼,可恶的警察,脾气这么差,到底怎么为人民服务的!

    她也是好心才会收下他的快递,再说一普通人谁会想那么多,难道整天还要疑神疑鬼去猜邻居家收不收炸弹?!

    嘉茵想着江淮放那一张讨人厌的嘴脸,突然闪过一丝疑虑,他反常的原因无非是为了这份快递,难道说他与这送白蔷薇的人有仇?

    她瞬间懂了,有点儿自作多地想,江队长的着急是出于关心她,可就算这样也不该凶成这副德行吧?

    嘉茵发泄了大半怨气,寻思着要不要继续蹂躏“替”,罪魁祸首就来敲她家的大门了。

    江淮放反省的倒快,站在门边上一脸服软,晕黄的顶灯下那冷硬的线条柔和不少。

    “是我不对,语气急了些,话也说得太重。”

    他以为他卖个萌、摇个尾巴,这事儿就算完了?靠,还笑还笑,真讨厌,她想掐他的脖子!

    嘉茵打心底不愿搭理这家伙,正想关门,却听男人又道:“想不想吃辣子鸡块?”

    “……”

    姑娘的动作顿了顿。

    “我在附近超市转了圈。”

    “……买作料什么的就该去菜场,江队长,你一个月能挣多少?”

    江淮放装样子叹气:“我就缺个人管内务。”

    嘉茵莫名地心软了,决定继续听他胡诌。

    “不过说正经的,这道菜是爷的绝活儿,一般不轻易出手。”江淮放的声音带着一种闷重的鼻音,还有他独特的口吻,“我自个儿好几天没升火灶了,放小的进您厨房,给赔个不是?”

    嘉茵被他逗乐了,摆摆手:“看你态度诚恳的,勉强同意,至于原不原谅……等我尝过这道菜的味道再说。”

    江淮放走进来,瞧了一眼客厅的地板,嘉茵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凌乱的一塌糊涂。

    哎呦妈呀,忘记把那一拆为二的立牌给收起来了!这回洋相出大了,天知道这人要脑补成什么德行,她恨不得当场挖个洞钻进去得了!

    好家伙,这纸牌上的人怎么长得忒眼熟,江淮放想象着先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切,实在太滑稽了:“哟嗬,嘉茵,这是恨我还是我?还特意做了个老子的形象来S.M?”

    “……”

    嘉茵觉得有必要该给这货解释一下了!她又不是变态,才不会无聊到去特意定做他的人形立牌!

    江淮放听这姑娘结结巴巴说了一通,整合信息后,重新打量眼前的她,笑着揶揄:“以前没瞧出来啊,你还是‘无主之境’的原画师?这充分说明了你有少女的外表和一颗汉子的心。”

    “你丫的少废话,给我麻利点儿做饭去!”

    这男人心甘愿给嘉茵当起首席大厨子,他穿上她给的围兜,还很有爷们范儿地拿起锅铲。

    嘉茵瞅着他痞痞的笑容并无异样,心里却始终惦记着刚才发生的那事儿。

    她实在没办法不问,纠结了半天,支支吾吾地用出迂回政策,“话说,现在快递还负责送炸药的么?哪有这么不安全。”

    江淮放头也没回,点拨这小榆木脑袋:“快递个,那人说不准是哪家夜总会的,以后要再撞上给老子送快递你就当没看见……离得远点儿。”

    嘉茵猜得没错,这里头的水应该还深的,她把地上已经作废的人形立牌拿个大袋子装起来,悄悄吸一口气,冷不防问他:“江淮放,你会不会觉得,有时候吧,你给自己压力太大了。”

    江警官简直就像个炸药,还一点就炸,她原以为他随和,待人也厚道,可其实他这人并不与人说心里话,大概往往遇上任何不顺心的大小麻烦,他都藏着掖着,根本不让别人碰。

    “我不是想打听你**,干涉你生活,只是你哪天想找人吐苦水,或者下班想喝灌啤酒,我乐意奉陪。”

    江淮放依然着脊背,从她的视线望过去,他的呼吸平静地起起伏伏,被长裤包裹的部有很翘的弧线。

    男人唇边浮出笑意,嘴上却依旧滚着刀子:“你这人奇怪的啊,还被我骂上瘾了?”

    嘉茵也算慢慢对这人的脾气有些知底,索与他抬杠:“要是每回你骂完了都来给我做菜赔不是,我不就赚了吗?再说了,被骂几句又不会少块。”

    就像是她当年拜入凌祈门下,那也是一路被老师骂出的成绩,师徒俩人在美术教室斗得昏天黑地,那叫一个过瘾!

    “你倒会打小算盘啊。”江淮放回过头,指了指丫头片子,“把盐递给我,赶紧的。”

    俩人的目光终于凭空对上,江淮放的眼神带着几分男人的野味儿,惊艳得嘉茵忽然就心跳慢了半拍,她把装盐的小罐子递出去,留意不再去碰他滚烫的指尖。

    江警官一边炒着大锅一边应道:“你别总瞎心别人,还是多关心自己吧。”

    江警官又道:“刚才偷窥咱们的男人,是你朋友吧?”

    他不知怎么的,突然冒出“偷窥”这么一个词儿,还带点酸味。

    嘉茵以牙还牙道:“关你毛事,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

    这时候就在景泰公寓最高那一层,几个穿黑西装的魁梧男人把行李箱放在早就打扫干净的一间房中央。

    男人慢条斯理地环顾一周,管阿姨在他后微笑:“这间屋子都给你留大半年了,可算来住了。”

    “麻烦你了,管姨。”柯圳尧的声色悦耳动人。

    “不麻烦,阿姨看着你长大的,在我心里边啊就跟亲儿子没差。”

    男人礼貌地回应,嘴角是慵懒的笑意:“我也记着,小时候你总给我买葱油饼当早饭吃。”

    “可不是,你一人能吃两大个,吃的整张小嘴油花花的……”管阿姨知道眼前英俊的男子早已不是那个内向的小孩儿,他现在是有品位上档次的标准上等人。

    “管姨,还有件事想问你。”男人好整以暇地侧过,站在宽敞明亮的落地窗前,询问:“住在三楼二室的嘉茵,是你介绍进来的?”

    “是阿姨熟人的女儿……你俩认识?”

    柯圳尧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重要声明:小说《误诱警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