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05章 老子的小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儋耳蛮花 书名:误诱警色
    此后的一段时间,嘉茵在医院养病,她确诊没有急肺炎引起的其他并发症,疱疹也结了痂,上还留着浅粉色的凹陷。

    同事来了,朋友来了,幸好老家那边瞒住了,毕竟她爷爷年事已高,要是知道孙女这事儿肯定糟心,万一一紧张,来个高血压什么的毛病,这不添乱么。

    江警官这边的保卫工作终于撤离,他从警局顺道开车来看嘉茵。

    这姑娘由镜子里发现脸上还有几个水痘留下的红印儿,赶紧往被子里缩了缩,虽然,更丢脸的都已经被这人看见过了!

    江淮放鼻子忒灵,又有眼力劲儿,这招呼都还没打呢,他先拉开姑娘柜子上的小抽屉,搜出一罐辣酱。

    辛辣鱼虾什么的全都要忌口,江警官没收赃物,指着她:“你脑瓜子里装的都什么?大脑小脑和脑干都被烧没了是吧,只剩正负电极了是吧?”

    “我才没吃,就是馋的时候闻闻……”

    闻闻?听她瞎扯!

    嘉茵抓着江淮放的手臂想拿回属于她的东西:“这周我肯定能出院了,可管阿姨不让,我公司还有要紧事儿呢,你能不能瞒着她,帮我办个出院手续啥的……”

    江淮放没丝毫警察叔叔应有的耐心,嫌弃地甩开她:“不行。”

    嘤嘤,用得着对一个病人这么凶吗!

    “那要不你帮忙把手绘板带来,我工作落下太多。”

    游戏公司忙起来那也是昏天黑地的,加上滕龙网络如今挤进国内一线水平,单机、网游同时开发,嘉茵除了是人物原画师,还是单机版块的美术组小组长,她不能只设计几个人物就完事儿。

    要根据游戏策划要求,设计项目中角色的武器、装备、道具、服装和发型等等……

    更别提还有那些海报、插画之类的宣传图片。

    江警官懒得搭理,直接拿眼神儿瞪著她。

    俩人正说到这儿,江淮放手机响了,他接来一听,脸色发黑,跨着大步子走出病房,才对那边道:“别给老子把人带来!你们这群兔崽子别太过分啊!好不容易把那老头儿送走,他女儿是你们负责的,懂不懂啥叫特别守纪律、特别能奉献、特别能吃苦?”

    嘉茵已经不住单间的病房,这时临的病友对她说:“那是你男朋友吧?长得Man的!”

    她正想解释自己还想多活几年,那头江淮放气势汹汹回来了,他二话不说众目睽睽之下,忽然拉上帘子。

    “帮个忙,当我媳妇儿!”

    ……什么什么?要她帮什么忙?

    嘉茵傻眼,对着他瞪大两只眼睛:“那什么,我没听错吧?”

    “没听错,事成之后重重有赏!”

    其实事是这样的。

    原先,江警官是被派去负责柏木康的女儿——柏木由美的安保,后来他被这女的给缠上了,对方先是含蓄,给他送了一个又一个亲手制作的精致便当。

    等他婉转拒绝了她,没想到柏木由美非但没死心,还开始变着方儿来扰他,下班之后还给他发短信、打电话。

    江淮放只好给上司提意见,金队长做过一番了解,这才把他调去保护柏木康,他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在机场送走那位岛国要员,本以为两不相欠,就此别过,结果他们队里的小黑打电话来说:“柏木由美把航班延后了,她非要再来见你一面。”

    见你二姥姥的!有什么好见的!

    江淮放总不能被一群兄弟围观他和一本女人牵扯不清吧!忒么太丢爷们的面子了,何况这种事还得快刀斩乱麻,他要直截了当找一女的来彻底断绝柏木由美的念想。

    嘉茵就这么被江特警赶鸭子上架了。

    当那位黑发飘飘、可人、温柔的白富美出现的时候,她还穿着病号服,一脸大病初愈的惨样儿,浑上下没一丝敌该有的气势。

    江淮放演的倒像,搂着她给俩人介绍:“这是我未婚妻,嘉茵。”

    几个突击队的黑衣人还伫在门外把守,医院里的病人、医生、护士们全都看不懂了,他们这是在拍警匪大片?

    柏木由美中文讲得非常流利,她曾经下功夫学过好几年,“你之前不是说,工作太忙,没时间交女朋友吗?”

    “他这人就这死样儿,对有美女追求这种事忒陶醉了。”嘉茵口齿伶俐,立刻就把话接上了。

    柏木由美观察着眼前的嘉小妞。传说中江队长的媳妇儿,与江队长有有义的姑娘。

    她有些疑虑,可却又说不上来,眼神里充满警惕与试探。

    江淮放知道那丫头是逮着机会故意损他,警官淡定地剥了一根香蕉,递到她嘴里,那漆黑炙的眼睛,含脉脉。

    嘉茵没料到还有这出戏,脸红得像飞上一片小红霞。

    结果这位最擅长耍横毒舌的特警说:“宝贝儿,你体虚,要好好补一补,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多月的孕。”

    噗——!嘉茵就差没把一根香蕉直接戳他脸上了!

    她的清白名誉贞洁姻缘就如浮云般离她而去了!妈的,吃根香蕉有什么补不补的!他才应该补一补!俗话说吃哪儿补哪儿!

    “江警官,你不带这么毁人名誉的!”

    “我还没担心自个儿呢,你有什么好计较的。”

    “你那些同事都是警界精英,个个都帅小伙儿,万一我和谁谁谁看对眼儿呢?”

    “就你现在这样儿?”江淮放哈哈笑了两声,意思是她完全想多了。

    柏木由美眼看他俩亲亲我我地说着悄悄话,完全没有插嘴的余地。

    嘉茵笑眯眯地在心里打着鬼主意,哼,她才不是好惹的,士可杀不可辱!

    丫头片子滴滴地挽住男人的胳膊,那声音杀出所有人一鸡皮疙瘩:“柏木小姐,是他又惹事儿了?回头我好好说他。老公~~~你又想回家跪主机板了是吧?嗯?你说嘛,是不是,是不是?”

    江淮放忍下汹涌沸腾的胃酸,想膈应他?奉陪到底!

    “媳妇儿,我哪敢啊,要是有的话别说跪了,就是要我睡那也都成啊!”

    柏木由美显然也受不了这对痴男怨女的麻劲儿,她哪里会听不懂他的潜台词。

    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咬了咬后牙根,不,如果不是今天亲眼看见,她一定会以为他在敷衍。

    “江先生,我该回国了……我、我祝你婚姻美满,也祝你妻子早康复……”

    柏木由美语气酸溜溜的,望着江淮放的小眼神儿满含不舍,字字都带着心酸。

    虽说感上过不去,可毕竟柏木小姐份特殊,加之这么几个南法市特警还在尾随,强求来医院一趟已经给他们添了太多麻烦,实在不得不走。

    嘉茵暗自吸一口气,没想到这女的还真!她哪里是在祝福啊,根本就是在诅咒吧,回家都该扎稻草人了。

    柏木由美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没说话,不算友好地看了嘉茵一眼,侧过子挡住她的视线,才对江淮放小声道:“我不会就这么放弃,你结了婚还可以离呢,中国有句话叫做‘来方长’。”

    江:“……”

    嘉茵以局外人的眼光看着那道倩影慢慢离开,她忽然觉得奇怪,照理说这么一个窈窕动人的岛国美女,家世好、素质高,无论哪样儿看着与江淮放都般配的,那这男人到底哪里不对劲儿,非得拒绝大美人呢?

    还是说,这男的就是,倒贴上来的死活不要,就专挑硬柿子捏?

    江淮放斜睨不怀好意的某姑娘:“这眼神什么意思?”

    “我是怕你眼光太高,人家都成家立业了,就你七老八十还单。”

    男人失笑:“那您就甭心了。”

    嘉茵着实不会替他心的。

    她知道,到处都是用倾慕羞涩的目光仰视咱江警官的女粉丝们,他也就只缺时间。

    至于江淮放要怎么糟蹋人家那是他的私事,她怎么样也管不着。

    嘉茵只管自己数着子,一天天吃药打针,总算熬到病愈出院。

    公司并不意外地堆积了满满当当的活儿等着她去干,她连续加足一个星期的班,连才刚养好的小子板都快又被折腾出毛病。

    至于江淮放,对她来说他又失踪了,不知在忙什么任务,嘉茵连着好些天没见着这人,那个说好的重赏果然只是随口一句空话,可她居然还会惦记。

    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没有任何联络方式,说到底他们还不算朋友吗。

    结果又到一个周,江警官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口袋里还装着两张下午F1大奖赛的票子。

    “请你看比赛,去不去?”

    嘉茵有个问题很想问,可又知道不该问,她憋着憋着,没想到江淮放倒说出了口:“你要没兴趣也成,下回听你的,我那帮兄弟忒么靠不住,临时找不着别人。”这帮特警都难得放假,江队长的哥们不是在轮班,就是在陪媳妇儿。

    原来江淮放还真是又拉她临时来当垫背的,嘉茵明知不该失落,可心里控制不住地唾弃这家伙,“位子不好我可不去啊。”

    “朋友送的票,主看台铂金专区,怎么样?”

    嘉茵正想答应,却从楼梯口跑来一个搅局的女人,大大方方加入他们的话题。

    “在聊什么呢?哟,帅哥,这是什么票子?”尹蕊凑过来,她着低领亮片毛衣,整个丰部都快贴住江淮放的胳膊肘,“F1?……那敢好,我最喜欢舒马赫了。”

    “可他都已经退役……”嘉茵还没说完,被尹蕊的一句“帅哥你等着”拉到边上。

    尹蕊拿修长动人的芊芊食指点着她,问:“你现在给我说老实话儿,到底稀不稀罕这警察,不喜欢就让给我。”

    “……可你脚踏两只船吧?”

    “我前几天和那男的彻底吹了,玛丽苏小姐,现在可以追他了吗?”

    你才玛丽苏呢,你二舅舅三婶婶全家玛丽苏。

    嘉茵拿不定主意似地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江淮放,男人两手插在兜里,眼神玩味地正朝这边观望,嘴角帅气地向上微扬,露出白白的几颗牙齿,拔有力。

    她匆忙垂头,也不知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虽然与江队长说不上亲密,可也不讨厌啊。

    那么,她真的有认真将他当做一个好对象吗,还是这一切都不过是自己一种妄想罢了。

    尹蕊做人霸道,到底也算是“朋友”,既然她想追求江淮放,那于于理应该撮合,何况自己能有一个好的理由阻碍他们吗。

    逻辑观点全都没什么不对的,可到底觉得哪里有问题?

    ……她喜欢他吗?

    嘉茵一时糊涂了,只得走回某人面前,装作不在意地笑了:“尹蕊她也想去看比赛的,那啥……我也没她这么喜欢,而且我想起来晚上还得交稿,还是你们去吧。”

    男人的表一如既往,一丝丝变化也看不到,他随和友善地看向尹蕊,“也成,那我一会过来找你。”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搭配的天衣无缝,别提多登对了。

    尹蕊特别俏可人地展颜一笑,还冲嘉茵使了一个小眼色。

    嘉茵的心重重地沉下去,噗通一声,然后湖面上的涟漪消缺,再看不到一丝丝的风吹草动。

    到了傍晚,嘉茵如同往常对着电脑制作她的手绘图,忽然,楼上尹蕊的房间发出一阵阵闷哼与激烈的叫唤。

    景泰公寓的隔音设施向来都不好,上边住户的走路声、挪动声、碰撞声,不经意间都会传到嘉茵的卧室。

    她已经不止一回因为尹蕊香艳重口的戏失眠,苦地搬着凳子挪到走廊里画画。

    “亲的,我想要……”

    “嗯……干嘛这样儿……重一点……就是那里……”

    “啊……啊……怎么这么舒服……不行了……”

    富有韵律的冲撞连续不断,女子沉溺地呻.吟喘息,就像有人将那具媚饱满的酮体狠狠压在木质地板,肆意掠夺,煽的要命。

    嘉茵目瞪口呆,这是什么况,他俩要不要发展这么神速啊?

    ……上帝,你忒么不是在耍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误诱警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