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03章 非分之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儋耳蛮花 书名:误诱警色
    第03章

    要说江队长做人还实在的,不喜欢就当着你面直说,也省得你再猜东猜西了。

    嘉茵活了二十几个年头,从没主动接近过男人,实际上就连她的恋经验也趋近于零,岁月青葱那会儿她与班上男生也早恋过,可恋着恋着也就这样了,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没再联络。

    在南法市念的美术学院,之后与学长学姐们一起组建了滕龙团队,从未分心游戏以外的感生活,期间有过互生好感的对象,可她却疲于应付,错过不少机会。

    如今遇上就住在对门儿的这么一个特警队长,虽说一、二次挫折也不算什么,可真要她主动扑上去,鉴于格等种种问题,她铁定是做不到的。

    一晃几天,估摸江淮放回警队训练出任务了,嘉茵觉着生活也没啥变化,管阿姨在她上班时又替她收了快递,这回是爷爷从家里寄来的一大堆零食。

    正好晚饭还没着落,嘉茵寻思拆一包锅底汤料,煮个麻辣香锅应付了。

    多年的刑侦经验把江淮放的鼻子练得比警犬还灵,爷们刚踏进楼里闻着味儿就不对,可不就是他夜惦记的味道么!

    倒不是南法市买不着火锅锅底,而是陵安县特产的麻辣味儿,它还真就不一样。

    江淮放眼巴巴往对门瞅着,恨不得变成X线,偏巧嘉茵每天这个点要去垃圾口,一开门她愣住了,薄唇紧抿的江队长,站屋外闭门思过呢还是咋的?

    江淮放扯不来谎,索直问:“咳,你这煮的什么?怪香的。”

    这男人眼神带着一股子觅食的野味,轻颤喉结让嘉茵不免多看了一会儿……立马明白过来。

    “江队长你还没吃饭呢?要不过来一起,反正我煮多了,再说多个人闹。”

    小客厅的一张矮桌搁着电磁锅,边上是粉丝、羊、牛……红的绿的搭配也好看。

    嘉茵没来得及收拾那一箱吃食,沙发上四处散着一大兜子,什么辣鸭脖子、手撕牛、泡脚凤爪、辣味鸡翅……

    江淮放看得那叫一个嗷嗷得,他平队里忙得陀螺般直转儿,回家就只管睡个安稳觉,难得放假也懒得出门,单子清简惯了呗。

    小妮子瞧这大老爷们眼睛放光,好笑:“你也喜欢吃这些零食?”她随手拿起一包递给他,“家里两老整天心,隔段子就给我寄,你随便拿,吃不下打包带走。”

    江淮放又不是丫头片子,哪里会客气,他索就往她擦得呈亮的地板一坐,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扯。

    嘉茵心说,还真是她犯糊涂,给一男的送啥甜食,要是那天直接上的辣鱿鱼丝,还能有尹蕊那妖精毛事?

    不过,也真没想到他俩好相同,就重口味。

    “我老家在陵安县龙城乡那块儿,家里烧菜就狂撩油盐酱醋,特别是辣椒……”

    “难怪找对人了,以前我也住过陵安,养叼了这张嘴。”

    别人都嫌他们吃口太重,可他们的就是这味儿,嘉茵乐呵:“你也算半个老乡咯。”

    要不怎么说中国人最吃,大伙儿凑一块儿吃饭是最有利于联络感的一种休闲活动。

    嘉茵想起冰箱里还有上回同事留得一罐冰啤酒,起去拿,江淮放早想找机会好好再给赔个不是,他盯着姑娘曲态毕露的段儿:“那啥,那天事儿你真别介意。”

    “我早不记得了。”嘉茵嘟哝。

    江队长接过啤酒,道了谢,又咂了咂嘴:“嗯,其实吧,你像素高的。”

    嘉茵一怔,这是他的夸奖吗?她还没想明白呢,江淮放已经把眼神儿移开了,指着她电视柜点赞:“这是《无主之境》吧?你也玩儿这游戏?”

    嘉小妞暗喜,想了想还是没把他长得像那支人形立牌的事儿说出口,省的吓着人家。

    “江队长你也老大不小了,工作质又特殊,还有心思玩这些?”

    “那是你小瞧了,以前在部队爷玩的都是高强度‘战拟’真人游戏,现在工作环境没这待遇,只好买两盘电脑游戏过过瘾。”

    “你还待过部队?什么兵种?听你吹得倒是牛。”

    “就这么牛,怎么着。”

    江淮放一脸的爷牛大发了,嘉茵觉得这男人还贫的,也猜不着他说的到底真不真。

    江淮放声称他以前是海军陆战队的,后来被某军区的特种部队挖了过去,嘉茵打断他:“你们哪里的特种部队,还能从陆战队要人?”

    江淮放得瑟了,说他在特种部队怎么滴表现卓越,执行过不少高端任务,嘉茵被他唬得一愣一愣。

    至于忽然退伍去干特警,他没说原因,前阵子又有调动,才会来南法市特警总队,担任突击队队长,还兼任分局的擒拿格斗以及警械使用教官。

    “你一个人还得干那么多活?”

    江淮放灌了一口冰啤酒,被太阳晒得略显黝黑的脸泛起一层淡红,“小妹妹,现在人才紧缺啊。”

    特警的训练强度还是会让不少年轻人望而生畏,都是这些工资福利,谁吃饱了撑着,就喜欢天天被.的挥汗如雨,还拿命玩儿?

    再说特警也是吃的一碗“青饭”,一旦年纪到了总要走人。

    嘉茵觉得很有道理,已经空了的易拉罐被江淮放随手捏得喀拉喀拉直带响,她本想顺便接过来扔了,谁知俩人手指才刚一碰,就起了静电,痛得一齐收回胳膊。

    嘉茵呆呆地也不知该给什么反应,指尖儿还有点麻麻的,江队长豪气干云,摆着正经脸道:“都说上有静电的娃儿们,上辈子那是折了尾巴的皮卡丘。”

    嘉茵:“……”

    ******

    这几天嘉茵心靓丽,虽说自从那顿晚饭过后,江队长又忙着拯救人质,打击黑帮,拆除炸弹,作尖端武器……俩人也没啥进展,可要知道作为一个吃货,她对另一个吃货太有惺惺相惜之感了。

    更何况,嘉茵偶然发现,他们都对陵安抱有一种乡愁。

    老家毕竟是小地方,而南法市以政治为重心,一年四季都呈现着古都的厚重历史感,地大物博,商机自然也多。

    周末在正大会场就有一回动漫展会,滕龙网络也设立了展台,嘉茵特意早起去捧场,还买了不少战利品回家。

    在这些周边上花去不少钱,她也就舍不得打车了,横竖距离公车站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

    嘉茵怀里揣着一大包东西,哼哧哼哧路过一家高档珠宝店,就连门口站着的营业员都打扮光鲜。

    她不好这口,事实上也没那么多闲钱儿,所以从来没买过一件像样的首饰。

    陈列台里各种金饰、玛瑙、手镯……亮灿灿摆成一排,闪瞎人眼,嘉茵无意凑近看了一会儿,这就定住不动了。

    江淮放。

    里边正对着橱窗的一双男女,那个一黑色西装、冷硬的眼神又有点儿自负,人模人样的还能不是江警官吗!

    江某人脊背直、站如青松,边忒拉风地带着个黑长发姑娘,大方、温柔、还穿时髦亮眼的装。

    嘉茵正想她要不要随便打个招呼,这时候江淮放似乎察觉某处传来的目光,他视线镇静地看了回去。

    短短几秒,他俩彼此视线碰触、交织,就在嘉茵要咧开嘴巴冲他微笑的当口,江淮放淡漠英俊地像一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只是将视线转移,平静得像啥事儿都未曾发生。

    边的漂亮女伴不知对他说了一句什么话,江淮放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笑容。

    嘉茵顿悟了,她真傻啊,怎么没猜到他是早就名草有主的呢!瞧这俩人有说有笑的,女的小眼神儿甜得都能掐出水儿。

    可她又不知该对酸溜溜的心态作何解释,兴许是那晚他们谈得投缘,她又是他邻居,街上偶遇打一个招呼也不过分。

    话说回来,有这么一个媳妇儿在边,有啥不方便也正常的。

    嘉茵发现那女的大约挑中了一只翡翠镯子,她就算不懂行,也知道这里边最便宜的也要好几千呢。

    她撇了撇嘴,珠宝店的橱窗正巧倒映着另一张剪影。

    长发用黑发圈挽成省事的丸子头,干净利索一丫头片子,没特别漂亮可也不丑,打扮打扮还耐看的。

    嘉茵觉得有非分之想也没啥错。

    她以为他们是一个世界的,只是她搞错了,或许,他们是彻头彻尾的两种人,她没有那刺目的光泽。

重要声明:小说《误诱警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