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破阵而出

    “封天锁地大阵。”

    “呵呵,正是封天锁地大阵!这位大人既然知晓这大阵的名字,想必对其威力也略知一二吧!”不知何时,在造化的后方现出刚才那名女子。

    这女子现在已经穿戴整齐,不过那黑纱却也不再遮挡住面容。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绽放出无尽的魅力。

    让人觉得有着一股圣洁与魅惑的古怪气质,可是原本那不相容的两种气质却偏偏能在这女子(身shēn)上并存,展现出了一种独特的魅力。

    “哼,区区一个小阵还想困住贫道,真是不自量力。”造化只觉得眼前景色一遍,之后便是觉得陷入了一个封闭的空间之中,根本察觉不到任何灵气以及生命气息的存在。

    “大人,吓坏小女子了。呵呵。”那女子掩嘴轻笑,手扶(胸xiōng)口,装作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休要装模作样,贫道现已入阵,现在可以说了吧!那罗睺让尔引贫道到此,所为何事?” 造化丝毫不为眼前的没人所动,嘴里沉声问道,脸上好似布满了寒霜一般。

    “小女子名叫(欲yù)使,乃是魔祖罗睺大人帐下的七(情qíng)六(欲yù)使之一,至于为何事引您来此,当然是为了杀您喽!”女子说完,吐出(娇jiāo)小可(爱ài)的舌头,(诱yòu)惑(性xìng)的((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嘴唇。

    “杀了贫道?”造化嘴里不屑道:“在这洪荒世界中,还没有哪个妄言想要杀了贫道,即便是他罗睺在吾的眼中亦是如同蝼蚁一般!”

    (欲yù)使闻言,看着造化的神色似乎被震惊了一把,听闻造化这看似狂妄的语言。但是那其中的自信,却不可能作假。一个人可能说谎,但是一个人的气质是不可能说谎的。

    所以(欲yù)使心中也不知怎得,没来由的选择了相信了造化所说的话。

    不过相信归相信,嘴上功夫还是要做的:“哼,说得轻巧,先看看你自己能不能保住自己再说吧,这可是我家魔主罗睺大人亲自布下的先天大阵。”

    “本来是打算把那个银发修士给剿灭的,没想到却是将你给引了过来,这次定要让你有来无回。”顿了顿之后,这女修又说。

    “还有我家罗睺大人神通广大,就凭你也敢妄言想要击杀罗睺大人,我看你简直是痴心妄想,白(日rì)做梦!”(欲yù)使毫不留(情qíng)的打击道,原本心中已经相信了造化所说的话。但是到了嘴里,就是死撑着不肯服输。

    “你相不相信那是你的事,与在下无关。不过...!”

    “不过什么...!”(欲yù)使追问道。

    “不过你若以为凭借这区区‘封天锁地大阵’就想困住吾,那却是痴心妄想!”

    “哼,不试过又怎能知道!”(欲yù)使现在就像是一位和男朋友赌气的女生,而不是一名最少大罗金仙境界的强大修士。

    只见造化嘴角微微一撇,眼中的余光扫视着周围的空间。

    陡然,一指伸出。

    只见造化的手指轻点虚空,一道空间裂缝划过,瞬间此座阵法的威压陡然下降不少。

    在(欲yù)使惊讶的目光中,造化只是轻轻挪动脚步,随意一点,阵法便被破掉一部分。

    接着口中念道:“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给我破。”接着就感觉阵法的威压是一降再降,最终‘啪’的一声整个阵法就像是破碎的玻璃片一样,瞬间化作无数碎片消失。

    淡淡的看了(身shēn)边的(欲yù)使一眼,造化的嘴角微微翘起,(身shēn)形一闪瞬间消失不见,片刻之后,远处一道声音传来:“看在你(身shēn)上没有多少业力的份上,饶你一命!”

    (欲yù)使听到了这声音,瞬间清醒过来,左右看了看,最终带着复杂的心(情qíng)重重的叹息一声,(身shēn)形消失在黑暗中。

    “唉,这造化道友也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阴yīn)阳嘟囔道。

    “(阴yīn)阳道友无需担心,造化道友的修为强大,断然不会出什么事的!”鸿钧说道。眉宇之间充斥着自信。

    鸿钧坚信能够在虚空之中凭借自(身shēn)开辟一处亿万里大小的道场,这份修为,这份神通他鸿钧自问无法能够与之相比。

    而且造化道场之中无数先天灵根,天材地宝随处可见。就连那溪流河水亦是由无数先天灵气液化形成,而且造化的修为鸿钧至始至终都没有看透过,试问这样强大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事。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切的一切全是因为帝江的功劳。

    “希望如此吧!”(阴yīn)阳说道,陡然(阴yīn)阳双目一亮大声吼道:“在这西方之地行了不知多少路程,一个生灵都没碰到,现在终于让我逮着一个,哈哈这个是我的,谁都不许抢!”

    (阴yīn)阳刚刚说完,瞬间便向着位于东北方向的生灵冲了过去。

    “(阴yīn)阳道友...!”

    “算了,鸿钧道友,让他去吧!凭借着(阴yīn)阳道友的修为,以及两件先天至宝,除了罗睺的诛仙剑阵能够威胁到(阴yīn)阳道友,不然是无人能够伤害到(阴yīn)阳的!”天机说道,不过事实确实如此。

    想这(阴yīn)阳一(身shēn)修为已到道果境中期。除了是碰到了罗睺的诛仙剑阵,否则无人能够斩杀他,并且就算是落入罗睺的剑阵之中,罗睺亦是无法再短时间内诛杀(阴yīn)阳,而趁着这段时间,天机,鸿钧恐怕也是早就已经赶到了。

    所以说,对于(阴yīn)阳的安全,天机是放心无比。

    “哈哈...跑啊!你怎么不跑了,你给老道我再跑啊!”而(阴yīn)阳此时却是已经将那名引着(阴yīn)阳逃离队伍的修士给((逼bī)bī)到一处山涧的角落里,此刻正毫无风度的大笑着,那样子就像是一个老流氓在调戏一个‘柔弱’少女一样。

    不过反观这名修士的脸色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相反,这名修士面带不屑的望着(阴yīn)阳。

    (阴yīn)阳见此,瞬间大怒,正准备拍死这个蝼蚁,谁知面前的空间陡然生了巨变。

    “不好,落入阵中了!”(阴yīn)阳大惊,随即大怒。“蝼蚁,安敢算计我!”

    (阴yīn)阳大怒不已,抬起大手一道神雷瞬间向着那名修士(射shè)去。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我与鸿钧争洪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