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束手就擒吧

    所以鸿钧若救,是分,他会心怀感激,并图后报答。若不救,则是本份,他也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去指责什么。

    这是不带有一丝感的理!

    可是,谁没有七?除了传说中的天道,谁能做到真正的无

    很显然,没有!

    尽管造化已经是道果境界巅峰境界,也依然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对突然出现的鸿钧,造化辰只是冷眼相待,并没有哪怕一丝任何见到洪荒第一人的惊喜。

    天可怜见,若是鸿钧知道造化心中所想,一定会郁闷的吐血!

    他会早就隐藏在一旁,故意等到现在才出来?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虽然这场大战虽然不是三族大战量劫,但是白虎族还有麒麟族修士就算是死伤殆尽都没有任何关系。但是随着东王公出现,这场天地大劫已经完全变质,隐隐间成了洪荒所有生灵的战斗。

    所以,阻挡整个洪荒陷入战火,可都是代表着无数功德啊!

    试问,鸿钧怎么可能眼睁睁放过这个机会,让造化一人独自得到?

    这根本不可能!

    而鸿钧之所以看似现在姗姗来迟,可以说完全是因为造化!

    事实上,鸿钧的确早就推算好赶来的最佳时间,届时,正是两族大战落下帷幕,东王公出手偷袭之时,鸿钧出现恰好可以破坏掉东王公的谋划,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收复东王公的实力。这一切都是鸿钧精心算好的。

    但是,鸿钧千算万算,最终百密一疏,忽略了帝江这个超级变数。

    帝江这个怪胎,根本不是常理可以度之,因为他的缘故,东王公本来堪比天道的算计眨眼间便被他撕开一个缺口,紧接着是整片战场的崩溃。

    本来一场气势恢宏的生死大决战,就因为造化,几乎呈现一片倒的大好局面。

    可以说,这场大战因为造化,无形中速度不知加快了多少倍!也正是因为如此,鸿钧才会显得姗姗来迟。

    所以,当鸿钧出现之时,看这早已经满目疮痍的战场,一片片尸山血海,还有重伤奄奄一息的麒云以及死的渣都不剩的虎啸天的那把刀,先是一愣,紧接着嘴角猛地抽蓄不已。

    这不科学啊!

    鸿钧心头感到无比悲愤。失算了,他竟然失算了!虽然仅仅晚到片刻功夫,但是这里基本上没他多少事了。

    饶是鸿钧境界高深,此时也不由感到一阵阵痛。

    功德,那可都是功德啊!

    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刚刚那可是数以亿计的百族修士啊,若能救下,胜造的浮屠高度不知道能完爆多少座不周山!可以想象,这样的功德会有多么庞大。

    可是现在,这些功德全部被造化也就是地将不知不觉夺走了,他连半分都得不到,鸿钧只感觉心头像在滴血一般,要是被他知道造化就是地将的善尸分的话,估计能去撞不周山。

    顿时,鸿钧面色变幻不停,看向造化的目光也是恨交加。

    以鸿钧的境界和眼力,如何看不出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就是造化,他的心里不由怨念丛生。不过鸿钧也知道,这并不能怪造化辰,而且以目前形势,后对付罗睺,说不定还要仰仗造化。

    “哎,罢了罢了,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鸿钧仰天长叹一声,突然将目光转向东王公。对造化他是没有办法,但是对东王公这个大罗金仙,哼哼!

    鸿钧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冷哼一声,一件幡状法宝突然出现在手中,鸿钧随手一划,一道混沌剑气瞬间激而出,杀向东王公。

    造化目光一直冷冷的看着鸿钧,当见到鸿钧手中突然出现一件幡状灵宝,先是一愣,紧接着瞳孔骤然收缩。

    感受着鸿钧手中幡状灵宝上散发的那股苍茫玄奥气息,造化心中不由惊呼:“这是……盘古幡?”

    相传,当年盘古父神以无上法力在茫茫混沌中开辟一个洪荒世界,所用法宝叫做盘古斧,又被后人称为开天斧。

    此斧乃是四大混沌至宝之一,威力强大,几可湮灭混沌。但是最后却被盘古大神化作三件先天至宝,用来镇压涌入洪荒的混沌暴虐之气。

    其中盘古幡赫然在列。

    “这就是先天至宝的威力吗?”造化目光惊叹道。

    虽然鸿钧手持盘古幡那一划看似十分随意,但是造化却能清晰感受到那道混沌剑气的威力强大,隐隐间,几乎能将空间破碎。

    之前造化便见识过本尊那堪比先天至宝的弑神枪威力,现在再次目睹真正先天至宝的攻击,在震撼的同时,造化内心还是不自的感到一阵火

    “要是自己的本体造化鼎也是先天至宝该有多好啊!恩,有机会的,只要融合了乾坤鼎那样就行。”

    造化不无羡慕的想道,不过随即有些丧气。自己的本体造化鼎现在还是顶级先天灵宝,要是找不回乾坤鼎,自己就是一辈子也进化不了。

    不过很快,造化便恢复常态,目不转睛的鸿钧出的那道混沌剑气。

    说了这么多,虽然看似时间很长,但这一切几乎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东王公的枪还未刺到祖龙龙爪之上,鸿钧盘古幡发出的一道犀利混沌剑气便破空杀去。

    东王公虽然被刺激的状若疯狂,但在面临死亡的威胁,瞬间清醒过来。几乎不假思索,东王公立刻将中途变招,迅速凝聚一道凝实的血色枪芒,朝着混沌剑气而去。

    轰——

    枪芒剑气猛然碰撞,发出剧烈的爆炸声,震耳聋。同时一股骇人的气浪瞬间爆发,向四周急速扩散。

    鸿钧东王公同时向后退一步,初次交手,二人势均力敌。

    “什么,他竟然挡下来了。”不仅是造化、鸿钧,哪怕是东王公自己都感到惊讶。

    “道友,你暂且先退到一旁吧。”鸿钧这时轻声道。既然鸿钧已经来了,那东王公就交给他吧,他们在一旁观战就行了。

    造化一愣,目光疑惑的看了鸿钧一眼,接着轻轻点头道:“那好,便依道友所言。”

    话音刚落,造化见罢,立即抽后退,跑到远处,准备坐山观虎斗。

    鸿钧顿时哭笑不得,他来帮造化收拾烂摊子,可是没想到造化竟然一人跑了,这让鸿钧突然有种自己被卖的感觉。就连东王公也感到一阵莫名其妙,不明白造化这是在唱哪出。

    “哼,你们自己玩吧,小爷可不奉陪了。”

    造化对两人的目光不管不顾,自顾自的站在战场外围,一副我不插手,你们继续的表

    虽然他很痛恨东王公,恨不得亲自将其击杀,但造化很清楚这东王公再后世作为男仙之主,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杀了的。而造化同样很不爽姗姗来迟的鸿钧,自然不会出手相助。他巴不得两人斗个两败俱伤。

    鸿钧见造化似乎铁了心不帮忙,苦笑着摇摇头,将目光投向东王公,淡淡道:“东王公,我已经来了,你还不束手就擒吗?”

    “你来我就要束手就擒,凭什么?”

    东王公顿时不怒反笑,就连远观的造化也被鸿钧的这句话彻底雷的外焦里嫩目瞪口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我与鸿钧争洪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