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神魔劫龙族脱离 大战起神魔没落

    却说一道紫『色』的影,站立其上,冷冷的看着骨架下落的方向,如同高高在上的神邸,俯视天地众生。此人正是那帝江。

    “帝江,我银骨死也不让你好过,给我爆。”银骨看着自已伤痕累累的躯体,又看了看下方那因为不断陨落而所剩无几的凶兽,凶狠的对着帝江冲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从此处传出,瞬间传遍了整个战场,所有人都向着那爆炸声响起的地点看去。

    烟雾弥漫,看不清里面到底是怎么一种况。

    “咳咳。”几息之后,烟雾慢慢散去,里面传出了一阵咳嗽的声音。

    帝江慢慢地从烟雾中走出。

    “帝江,银骨呢。”裂魂瞬间到了帝江的面前,手持裂魂戟,冷冷地对着帝江说道。

    “咳咳,你说银骨,他自然是回归天道了,自爆,就凭他,还伤不到我。”帝江看着裂魂,亦是不落下风的说道。

    “你该死。”裂魂听到帝江如此言语,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哼,休得放肆,吾帝江莫非还怕了你不成,今天定要尔等混沌凶兽化为恢恢,回归天道,与你知道,吾等神族才是天敌主角。”此时的帝江亦是被大劫来到的煞气给冲昏了头脑,亦是忘了后世所有的仙神只存在于神话之中,一心只想着带领着神族成为天地主角。

    不只是帝江,所有的神族,兽族甚至是离火王朝,都想着灭掉对方,争着成为那天地主角。

    不说帝江与裂魂大战有多激烈。其他人亦是疯狂的杀戮了起来。

    大劫一至,任你修为再高,因果亦会自行寻你,无数的修士化为灰灰。

    “轰。”

    又是一声巨响。

    “沧海浪涛图。”只听到白招拒一声大喊。却是因为感受不到了叶光计的气息,转头一看,却是叶光计因为敌不过那凶兽,自爆,与那凶兽同归于尽了。

    “杀。”由于五人皆是那开天之后,五座山之灵所化,各自仿若亲兄弟,这下一陨,一伤,三人也是彻底的发怒了。

    又是过了百年,战况越来越激烈,三方的参战人数则是所剩不多了,除了十七位大罗金仙,剩下的就只有一些半步大罗的,而周天星斗大阵也早就因为人数的原因而被迫暂停,乾坤大阵亦是在帝江大战之时被帝江给收回了,那地水风火剑阵亦是被邪语收回用做御敌。

    “轰。”“轰。”“轰。”又是三声巨响,却是三只凶兽在白招拒,姬少典,灵威仰的不要命式攻击之下,渐渐地敌不过了,纷纷自爆,而三人也是没有好的防御武器,亦是在自爆之下陨落了。

    帝江一尺将裂魂开,快速的来到了给人的灵宝之前,迅速的收了起来。

    “轰。”这时,裂魂的攻击亦是到了前,帝江由于疏忽防备亦是被击退了数丈,嵌在了一座巨山之中。

    “我跟你们拼了。”又是一声怒吼响起。接着又是一声巨响,却是那陆压带来的那一大罗金仙在乾坤与阳的联手之下,处处受制,好几次都顶不住了。亦是自爆了。

    只见阳快速的展开一张画卷。好似山水画,又好似天地至理。上镌着那太极阳鱼。正是那开天斧斧所化的太极图。可定地水火风。

    只见阳带着乾坤快速的闪了过去,瞬间逃离了战场。

    又过了百年。

    渐渐地,战场之上只剩下了帝江、裂魂、陆压、苍天(陆压带来的二位大罗之一)、鸿钧、罗睺,还有扬眉。而皇天也在百多位太乙金仙的联手攻击下陨落了。剩余的都是一些半步大罗的境界的,而邪语也早就被帝江给收入了混沌珠中修养。

    众人看着原来无数的大军,只剩下了这点之后,也都知道了这天地主角是不可能再争下去了。

    帝江几人环顾四周,没有发现麒云、凤天的影,以为二人陨了。

    可是帝江却知道二人定是向那祖龙一般逃离了战场。毕竟帝江知道三族可是下一大劫的主角,肯定是逃脱了。

    “帝江,就让我们再战一次吧,最后一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裂魂看着帝江说道。

    “我正有此意,从今之后,要你兽族再也无人。”帝江亦是叫嚣着说道。

    而扬眉亦是对上了陆压,罗睺对上了苍天,鸿钧则是与几十余位半步大罗的修士战成一团。

    帝江与裂魂两人之间的战斗,没有什么花哨的招式,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两人只是用最基础的招式。 但是在外人看来。 这一招一式却是充满道的痕迹。

    “噗。”百招之后,帝江被裂魂击中 ,喷出了一口血。

    由于被那克制神族的兵器给击中,又硬生生的受了银骨的自爆,虽然帝江表面上装作没事,但是却还是受了不小的伤。

    “受死吧,帝江,魂变天裂戟。”裂魂抓住了这一个机会,使出了最强的攻击招式。

    而此时的混沌深处,一座宫慢慢的浮现。上书三个烫金大字“玄灵宫。”

    “绿玉,本宫要出宫。你去准备一下。”玄灵宫主我在云之上,对着站立一旁的一袭绿衫的绿玉童子说道。

    “诺。”绿玉童子到了一声喏。便缓步走下大

    片刻之后,绿玉疾步走进来,俯下道:“启禀娘娘,车架已准备妥当,是否马上出行?”

    “恩。”玄灵宫主应了一声,下了云

    “诺。”

    “星月,这么急着是要去哪啊?”就在玄灵宫主刚要迈出大之时,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

    星月闻声一顿,调转过头。

    那是一张什么样的面孔,白里透着粉红的面颊,紫色迷人的丹凤眼微微迷离,细看瞳孔却又泛些灰白,高的鼻梁,嘴角带着邪邪的笑,但是却不缺乏阳刚之气,齐腰的银白色长发,一袭白色的长衫,让人感觉窒息。

    星月尽管看了很多次,但是依然还是顿了一顿。但是毕竟是半步大道境界的强者,瞬间又恢复了过来。

    “你来干什么,不会是来看我的吧。”星月笑着说。

    “呵呵,别说得这样,算起来我们也算是兄妹。你还是忘不了他吗?”男子问道。

    “呵呵,你知道为何还是要问我。”星月望着他,不甘示弱的说道。

    “你,算了,今天你是出不去的,咱们坐下来论论道吧。也让我看看这些年你的修为长进了多少。”说完也不等星月说话就自顾自的讲起了道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我与鸿钧争洪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