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爱情季候风(云傲越特辑)

    原本应该让温月瑾大放异彩的新人见面会,被洛晨抢尽了风头,新人的绪也因此前所未有的激昂,梦想自己终有一站在国际大舞台上,为国人扬眉吐气。

    一时间,新人口中议论最多的,便是洛晨这个名字。

    某一位新人备受其他新人推崇,而不是被羡慕或者嫉妒,在风云传媒是前所未有的,因此,在传播消息迅速的风云传媒,洛晨这个名字,第一次被众多超级明星瞩目。

    首先对这件事颇为好奇的是号称“国民初恋”的任双双。

    三天后,超级明星大楼的会议室,任双双支着美丽的下巴,清纯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经纪人谈冰和国际大品牌范思哲的广告部总监杀得火朝天。

    “如果贵公司不能让双双作为这次代言的第一女主角的话,那很抱歉,贵公司今年的广告代言恐怕我们是不能答应了。”经过一轮砍杀后,谈冰终于下了一剂猛药。

    说得比唱歌还好听叫什么第二女主角,其实还不是让她家艺人去给甄红漪做布景,开玩笑,她家艺人作为超一线明星,需要给卫凤家当花瓶吗?

    范思哲的广告部总监也没想到谈冰这么难缠,本以为自己公司出这么高价邀请任双双搭档甄红漪,对方肯定会摇着尾巴答应的,怎么会想到被人一口拒绝呢?所以广告部总监的脸色也不好看了。

    在一轮砍杀无果后,他愤然起离开。

    谈冰并不在意,收拾着自己散落在桌子上的文件,却听到了任双双不解的话传来,道,“谈姨,凤姨惹你生气了?”

    搭档甄红漪确实像对方说的,是强强联合,不存在陪村的说法,但是谈冰的死不退让,让任双双看出来了,谈冰是心里憋着有气,所以才不肯落下风。

    而唯一能让谈姨生气的,只有那个处处踩在她头上的卫凤姨。

    被任双双这样一戳穿,谈冰原本毫不在意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她能不气吗?卫凤那婆娘真的是运气好到连喝水都会呛着。当初她和那婆娘一起从经纪人培训班出来,初生牛犊不怕虎,她把安之如打造成一个红遍国内的超一线明星,那婆娘居然把半红不黑的温氏集团之女——温雅弄得红遍国际,然后温雅嫁给了当初的风云传媒总裁,成为了云夫人,退出了娱乐圈,她以为自己翻时候终于到了,谁知安之如居然爆出了艳照丑闻,不得不退出娱乐圈。

    五年前她签了一个任双双,本以为可以打压那婆娘的风头,谁知那婆娘居然签下了甄红漪,从此借着甄红漪扶摇直上,让她从此不得不在那婆娘之下。

    而三天前,她本想可以凭着温月瑾在新人见面会上大出风头的,一个40分的天才,美丽气质都是顶级的,怎么会想到会被那婆娘家的小艺人给打乱了她全盘计划?

    那个叫做洛晨的小子!

    “那婆娘还没能耐能惹我生气——”谈冰冷笑了一声,“我是笑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

    任双双清纯的大眼睛一眨,听到了谈冰后面的话,“一个刚进来的新人,居然说要打入国际,简直是不知所谓!”

    “呀,谁呐?”任双双一声惊呼。

    想起三天前卫凤眼睛中爆发的神采,看着那新人就像看到了一块和氏璧一样,谈冰不屑地嘴角一起,“卫凤家那长得不怎样的新人,叫什么洛晨的!”

    任双双一听,清纯的大眼睛顿时瞪大了。

    怎么又是她!

    想起了那天去找林跃哥哥,就是被她撞见了,任双双突然有种拍额无言的感觉。

    她怎么每次见到林跃哥哥就特别迟钝的呢?那么大的一个人偷听都没发现,让别人看了自己的笑话去不止,而且最难堪的是,那还是少爷心尖上的人!

    云家众所周知,少爷捧在掌心上的人——洛晨!

    想到那天男子无辜地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什么都没听到,任双双顿时不由得叹了口气,可又可恨的男人,难怪少爷会陷进去了!

    只是,表小姐之前和少爷——

    正当任双双陷入到自己的思绪时,蓦地被谈冰的声音打断了。

    “不过那小子也就只是说说的料,温月瑾可不是她能比的——”

    “什么?”任双双瞬间惊叫了出声,一把攥住谈冰手腕,道,“你刚刚说什么?”

    被任双双的反常吓了一跳,谈冰反答道,“没说什么。”

    “最后那句!”任双双攥着谈冰的力度无意识一紧,马上疼的谈冰额头冒汗,她蠕动嘴巴,大汗淋漓道,“我说……我说……温月瑾不是她能比的!”

    而那个在新人中造成轰动的罪魁祸首,并不知道自己一直信奉的东西会无辜地引来了大量的铁粉。

    消息迟钝的罪魁祸首不知道,不代表别人也像猪一样不知道,收到消息的林跃则是相当无奈地叹了口气。

    今时不同往

    要是换在以前,按照这种高调出风头的作风,洛晨这小子铁定会被他和风云传媒冷藏!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很不爽,很不爽居然有人敢在风云传媒里挑战他伟大的少爷那低调作风的权威!

    但是现在,别说洛晨只是在新人见面会上高调了一回,即使她把风云传媒弄得鸡飞狗走,甚至翻了天,他也只能闭着眼当作不知道。

    谁让那变态背后是宠得她天怒人怨的少爷!

    想到这里,林跃转头,看着那半闭着的总裁办公室大门,再度幽幽地叹了口气。

    云家这几天都在敲锣密鼓地重新布置,听辛管家说是因为表小姐明天就回来了,原本是一件好事,只是,洛晨的出现,不知会让一直平静的云家变成什么样子了?

    他总觉得,这个洛晨并不是像表面那么简单。

    先别说那家伙的世调查,就凭她能招来连云家都不能查出来的仇家,哪里会是一个什么简单的人物?

    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只有把那家伙捧在掌心的少爷,才会觉得那家伙需要小心翼翼地呵护,连一点血腥也不想让她染上。

    而最让人痛心的是,明明离交人那天只剩下不足四天的时间了,少爷却命令他们只做两件事。

    而且都是对四天后打救谭峰毫无用处的两人!

    什么洛雪和谭韩枫。

    对了,谭韩枫!

    想到刚刚谭氏传媒的人过来战战兢兢的样子,林跃低头扫了一眼手中的邀请函,清秀的俊脸很快闪过一丝不屑。

    想邀请少爷,还真不知量力!

    ——

    半闭着门的总裁办公室里,洛晨站在偌大而透明的玻璃书柜前,随手拿出自己稍微感兴趣的书,颇为无聊地翻看着。

    洛晨并不知道云傲越去了哪里,她过来时,只有林跃在门外等着,然后让她进来等云傲越。

    云傲越这几天似乎特别的忙,除了午饭和晚饭外,几乎看不到他的影,而云家的人也似乎很忙,每天早上她和云傲越出门时,都会看到他们在辛管家的指挥下忙碌地布置什么,而辛管家不时嘴角笑地看向她,似乎处心积虑地谋划着什么事会让她痛不生,让洛晨有时颇为好笑。

    痛不生,一生唯一只会有那一晚而已!

    但是都过去了!

    因为——

    有他。

    想到这里,洛晨翻书的动作一顿,精致的俊脸缓缓弯起一抹安心的笑容。

    不管怎样,这非比寻常的几天,云傲越越忙越好,只要能让云傲越忙得分乏术,那么四天后的交人,她就可以在云傲越的分乏术中独自赴约,这样就不会把云傲越扯进未知的危险之中。

    未知的危险!

    ……

    时间一下子拉回到三天前的小树林里。

    “三哥,信息堂的小瑜击溃了谭家的电脑安防,截取了4月11号到12号一天的摄像头视频,我和十五,十六反反复复地看了不下二十次,但是却没有看到任何谭峰被掳的蛛丝马迹,也就是说,敌人对谭家的摄像很熟悉,利用盲点将谭峰捉走的,所以看不到任何谭峰挣扎的痕迹,因为这样,我们还从谭家捉来了一个专门服侍谭峰的女人,根据她的口供是说当天晚上谭峰很早上楼,并且准备休息,但却在封闭的卧室里面失踪了!”

    “而打入洛姨家的电话是从溪尾西路的电话亭打进去的,但等我们到达时——”

    阳昕顿了顿,俊秀而阳光的脸庞顿时闪过一丝懊恼,“电话亭附近的所有摄像头视频却全都被敌人劫走了。”

    “我们从溪尾路一直查去,这才发现敌人不仅把溪尾西路的摄像视频劫走,甚至溪尾东路的摄像视频都一同截去,手段干净利落到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说到这里,阳昕重重地攥了攥拳头,“三哥,这混蛋实在太过分了,作案严密得连一丝线索都找不到,这是觉得我们不配做他的对手吗?”

    “该死的混蛋,捉到了他得让他尝尝四哥的手段!”

    听完阳昕的话,洛晨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勾了勾唇,安抚道,“阳六,你错了,如果你认为摄像视频是敌人劫走的话,那对方不是不把我们当对手,而是太把我们当对手了,怕中途会出什么差错,所以做事才这么滴水不漏!”

    听完洛晨的话,阳昕脸色好看了一点,洛晨邪肆的唇角这才微微一勾,继续道,“只是,我并不认为摄像视频是掳走谭峰的那群人取走的!”

    “什么?”阳昕一怔,抬起了头,看向了面前勾唇浅笑的男子,“怎么可能?不是那群人,还会有谁?”

    “只怕,会是还有一路我们和敌人都不知道的人马,而这路人马,才是我们真正需要防备的对手!”

    “三哥?”似乎不明白洛晨的话,阳昕看向了她。

    “如果是劫走谭峰那群人取走的视频,那么他们只会拿拍摄到电话亭里的唯一一个视频,而不会将整一条大街上所有的视频都拿走,因为他们作为劫匪,这样子动作过大,很容易败露自己的行踪和背后的人!”

    “没有劫匪,会光天化之下做一些没多少意义的事。”洛晨抱起手,殷红的唇线勾起了好看的弧度,“所以,唯一的解释是,存在第三路人马,一直周旋在我们和敌人之间,在敌人劫了谭峰之后,几乎不到12小时就查到了电话亭,并且赶在你们之前迅速地取到了一切可供分析的视频!”

    听完洛晨的分析,阳昕心头一跳,第一次莫名的不安萦绕在心头,“三哥,你觉得那群人是敌人还是朋友?”

    “只能说是——”漆黑的双眸流转着细腻的光,洛晨红唇微微勾起,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道,“定时炸弹!”

    ……

    “叮铃铃——”

    回忆一下子被打断了,洛晨顺着声音转过头去,看到了办公室里的座机悠扬地响了起来。

    座机的铃声很悠扬,旋律缓慢地播放着,响了一遍又一遍,似乎显示着对方良好的修养和无比强大的耐心。

    洛晨把手里的书插回到玻璃书柜里放好,这才走了过去,拿起了话筒,颇为随意地说道:“喂,谁找……”

    对方似乎没有想到在云傲越的办公室里会有一个陌生人来接电话,话筒里顿时传来了几丝温软的呼吸声,轻轻的,小小的,软软的,像猫挠一样。

    以为是信号不好,洛晨将话筒离远一点重重地甩了甩,而后再一次把话筒贴近自己的耳朵,道:“喂,喂,听得到吗?”

    话筒里,依旧是一阵静默,并没说话。

    洛晨翻了翻白眼,有点无语,道,“喂,听得到就说话啊,不说话我就要挂了——”

    还是没有声音。

    正当洛晨以为对方哑了不会说话了,正想把电话挂掉时,话筒里终于淡淡地传来了一道好听而优雅的女声。

    “请问,这是傲越哥哥的办公室吗?”

    傲越哥哥?

    似乎想了解对方是什么人,洛晨双眸闪过一丝精光,很无知地答道:“谁是傲越哥哥?喂,你打错了吧,这是我的办公室。”

    似乎没有意料到会是这样大言不惭的回答,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半晌,才淡淡道:“抱歉,打错了。”

    女子话音一落,还没等洛晨来得及说话,话筒里就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洛晨放下话机,无奈地耸了耸肩,真不是个好玩的家伙——

    ……

    等到云傲越回来时,看到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男子大大咧咧地坐在他的黑色转椅上,把手里的钥匙扣高高地抛到半空中,同时脚尖一动,让转椅载着自己转了一圈又一圈,在钥匙扣即将掉下来的瞬间,脚尖再次一动,稳住转椅的同时利索地把手抬起,用掌心包住那即将砸到她脑袋的钥匙。

    升级版的接钥匙游戏,让漂亮的男子玩得不亦乐乎,双眸弯成了一条线,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回来。

    云傲越清冷的俊脸一柔。

    钥匙再次被抛高,转椅再次像陀螺一样转动起来,当钥匙掉下来的一刻,洛晨脚尖一动,准备停住转椅,却发现子蓦地从侧被抱了起来,她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另一只修长的大手已经伸到了她的头顶,宽大的掌心稳稳地接住了她的钥匙。

    熟悉的薄荷清香迎面扑来,洛晨没有反抗,任由男人宛如珍宝一样抱起自己,她窝在男人的臂弯里,嗅着男人上淡淡的清香,粉唇忍不住一弯。

    “云傲越,你回来啦。”

    想了一天的人就在自己的怀里,又轻又软,云傲越清冷的俊脸顿时柔和过来,他忍不住低头,啄吻了一下她的唇,然后把脸埋在她的颈脖处蹭了蹭,深深地吸了一口独属于她上的花香。

    “洛晨。”

    被云傲越这么亲密地把脸贴在自己的脖子上,洛晨不知为什么俊脸一红,并没听到男人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可闻地传来,道:“还剩四天,很不喜欢,很不喜欢陆御看到你——”

    洛晨并没听到云傲越的话,她窝在他的怀抱里,任由男人埋在她的颈脖处,静静地享受着这静谧的美好。

    ……

    良久,云傲越终于抱着洛晨坐到了转椅上,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左手小心地圈着她的腰,而后把手伸到了她面前,张开带茧的掌心,露出了那个小猪头的钥匙扣。

    “洛晨,你喜欢么?”

    “喜欢——”

    以为云傲越是问自己喜不喜欢自己的钥匙扣,洛晨咧嘴一笑,还没来得及去接过来,却看到男人大手一抬,钥匙扣顿时被抛到了半空中。

    “喂——”

    你怎么扔我的钥匙?

    但洛晨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云傲越皮鞋优雅一动,转椅轻轻地转了起来,洛晨毫无防备,惯地向后一仰,女柔软的线条顿时贴紧了后的人的膛,紧贴得毫无缝隙,灼人的炙马上透过薄薄的衣服传了过来,甚至还有男人那急促而震动的心跳声。

    纤细而丰腴的柔软紧贴着自己,云傲越浑,莫名有点急躁,那清冷的声音马上暗哑得不像自己一样惑地响起,道。

    “洛晨,抬头,看看我。”

    云傲越那沙哑的声音让洛晨莫名地一紧张,她反地抬头,云傲越的吻就这样不受控制压了下来,重重地吻住了她。

    世界一片混沌。

    转椅承载着两人,温柔而缓慢地转了一圈又一圈,她瘫软在他的臂弯里,鼻息之间全都是他的味道。

    ……

    如此的蜜意色里,没有人还记得那被抛起落下来的钥匙——

    “铛——”

    钥匙扣重重地砸落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但却没有得到沉浸在的两人里的注意。

    终极版接钥匙游戏,在云傲越的熏心中,挑战失败了!

    当云傲越松开洛晨的唇时,洛晨的唇已经鲜艳如血,他低头,静静地看着被自己蹂躏的杰作,半晌,清冷的俊脸竟然宛如小孩子一样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触不及防地露出两个小酒窝。

    俊美而孩子气。

    不知道云傲越在笑什么,但这样的云傲越褪去了落寞和孤寂,有一种独属于他的柔和气息,让洛晨莫名地就开心,她挠了挠后脑勺,跟着嘿嘿地笑出声。

    “嘿嘿。”

    当林跃站在门外敲门时,听到的就是洛晨那大得几乎像打雷般的傻笑声。

    无语地朝上看了一眼,林跃继续一丝不苟地敲门。

    “扣,扣,扣——”

    直到门被洛晨打开了,林跃弯腰,赶忙对洛晨行了个标准的九十鞠躬礼。

    “洛晨先生好!”

    察觉到少爷因为自己对洛晨这个标准的大礼而浑气息柔和过来,林跃低着头,心里却忍不住得意。

    真得让刀疤强和李岩看看少爷对他的态度多温柔!

    “进来吧。”清冷的声音淡淡地响起,却让林跃第一次张大了嘴巴,受宠若惊得几乎泪流满面。

    他,他太激动了!

    少爷,少爷居然,居然邀请他进去。

    要知道,活了28年,从来他来报告,都是自己有规律地先敲五下门,然后在门口等三分钟,最后在少爷的漠视中艰难地滚进去的。

    现在,少爷,少爷居然让他走进来。

    他,他,实在太感动了!

    但林跃的感动并没有持续太久,在云傲越淡淡地看向他时,他马上颠地从门外滚了进来。

    站直了子,林跃深吸了一口气,毕恭毕敬道,“少爷,这是谭氏传媒送来的邀请函。”

    他想了很久,虽然根据以往的经验,他知道少爷并不会去参加那个什么晚宴的,但是,因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就怕万一少爷想去,就是因为他没上交而没去成,这不是断了他的后半生幸福吗?

    想到李岩那自作主张的聪明,到现在还困在云园后林出不来,林跃心里就一个冷颤,赶快来将邀请函交上去。

    “谭氏传媒的邀请函?”洛晨皱了皱眉,站前了两步,问道“谁发出的邀请函?”

    谭峰被劫,谭韩枫失踪,谭氏传媒的人还有心来做这些事吗?

    听到洛晨的问话,林跃一愣,莫名地有点踌躇,怎么,怎么这个洛晨像什么事都不知道的样子?

    谭韩枫作为表小姐的朋友,表小姐回来,当然要放谭韩枫了。

    不然谭韩枫失踪,表小姐肯定会伤心的,谁能忍心看着表小姐伤心啊?

    夫人不可能,少爷更是不可能放任表小姐伤心的啊!

    想归这样想,但洛晨对少爷也是相当的重要,林跃深吸了口气,斟酌了一下,委婉地遣词造句,答道,“洛晨先生,这是谭氏传媒当家发出来的邀请函,邀请少爷和表小姐明晚到埃希顿大酒店的希唯澜大厅参加传媒界的宴会,主要为了给归国回来的表小姐洗尘。”

    林跃话一落,洛晨的神色淡淡地氤氲在幽暗之中,长睫遮住了男子眼底的眸色,林跃只觉得和煦的太阳竟会带来冰冷至极的寒意,顿时忍不住冒了个冷战。

    “谭氏传媒当家?”似笑非笑的声音淡淡传来,男子声音平静至极,“你不会告诉我,那是谭韩枫吧?”

    “出去!”

    一声冷漠的声音从云傲越抿着的唇线中逸了出来,知道这是少爷发怒的征兆,林跃腿一软,连忙站都站不稳地逃了出去。

    逃了几百米,林跃又跑了回来,轻手轻脚地拉上门之后,才狂奔离开。

    总裁办公室里,顿时只剩下两人。

    久久的沉默,像氤氲的大战前一样,只需要一个导火线,就会一触即发。

    办公室中央,男子修长的影冷酷而寂寞,眼底的神色似乎被氤氲在长睫下一样,让人完全探不清楚。

    “云傲越,我只需要一个字,你找人治了谭韩枫,然后把他放出来了,是不是?”

    任由茶褐色的刘海遮住自己的双眸,云傲越抿了抿唇,并没说话。

    有一种伤害,叫做默认。

    洛晨只觉得心里一疼,她低下了头,声音平静地淡淡道:“为什么?”

    那个人伤害过她,伤害过她姐姐,伤害了她最重要的朋友,云傲越你为什么要保他?

    什么值得你去保他?

    “我只需要一个答案,云傲越,你告诉我,为什么?”

    垂在侧的十指缓缓地紧攥出青筋,云傲越抬眸,就这样看着她孤寂地站在那里,像一只刺猬一样竖起全的刺一样保护着自己,但却一直不死心地追究着一个答案,一个她相信他不会伤害她的答案。

    沉默,是一道最伤人的武器。

    洛晨转,拉开了门,但握住门把的手却久久没有动,似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去握着,半晌,那平静到冷淡的声音在微风的吹拂中,终于缓缓地送到了云傲越的耳里,让他心里蓦地一疼,疼得几乎可以让他死去。

    “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松开了门把,洛晨迈开了步,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刃上一样,让她的眼泪就这样毫无负担地流了下来。

    “我有视癖。”

    “因为,它,只想对你好——”

    “所以,这样的洛晨,远远值得我所做的一切,这个,就是我的答案。”

    “洛晨,168小时没见,我想你。”

    “洛晨,送给你。”

    “我怕我捉不住你,你就消失在我眼前了。”

    “洛晨,看着我,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你,还有我。”

    “洛晨,在我心里,你存在的价值,就是为了让我去你。”

    “我不喜欢她让你拍戏,所以我想折了她的腿,把她踢出风云传媒,只是,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我就不做了。”

    “是我决定选择不做的,你没有做错,所以以后,不要再和我说对不起。”

    “我不喜欢你的对不起——”

    明晚,她会去参加谭氏传媒的晚宴。

    ------题外话------

    咱感觉这章出来之后,咱可能会被群殴吧

    不过咱相信,各位亲耐滴姑娘们乃们应该不会这样对咱的

    群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