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云傲越大战甄虹漪(一)

    俊秀的男子咧嘴一笑,相当欠扁的笑容,在他做来,却好看得让人瞩目。

    “洛晨哥。”

    洛晨马上扯起男人的手臂,像扯了根大白菜一样,而男人则没有任何反抗,他相当感动地看着洛晨急不可耐地拉着自己的手臂,两人就这样奇异地一路大步迈开。

    她相当随意,像扯了根大白菜,而他则相当享受地当着一根被虐待的大白菜。

    直到两人穿过团团的人流,走到一个拍戏用的偏僻小树林。

    凤眸巡视了安静的树林,洛晨此时才将面前的男人一把扔开,抱起双手,斜瞥了一眼此时笑得异常阳光的男人,道:“解释!”

    听到洛晨的话,男人丹凤眼一扬,看向洛晨的眼神顿时像黄鼠狼看到鸡一样激动,他兴奋地扯住了洛晨的衣袖,道,“三哥,知道你迈入风云传媒大放异彩后,我便时刻有种进来风云传媒仰望你风采的冲动,所以我改名阳洺混进来,希望可以看到你像二姐一样雄霸风云传媒。”

    听到这话,洛晨没有一贯的自恋,只是在死角处翻了翻白眼。

    “说人话!”

    被这样一喝,阳昕雅秀的俊脸顿时像恹了的鹌鹑蛋一样无精打采,果然,三哥还是那个聪明绝顶的三哥,不会被唬弄到的,他低下脑袋,老老实实地答道:“三哥,是四哥让我来风云传媒保护你的!”

    小四?

    小四那么沉稳的人,怎么可能让阳六出现在大庭广众下就是为了保护她?

    洛晨精致的俊脸顿时严肃起来,声音一冷,道,“阳六,堂里出了什么事?”

    昨天下午黄八告诉她,幽夙有所动作,正在一步步地削薄左翼势力,但今天看来,事并没有像黄八说的那么简单。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会让小四决定将阳六送来她边?

    被这样一问,所以的压力倾泻而出,阳昕好看的俊脸顿时暗了下来,他完全不敢看洛晨,但在洛晨那冷静而压迫的视线下,他喉咙里预备好的谎言竟然没有办法说出来去骗她。

    他重重地跪了下来,俊秀的声音里的沙哑似乎一片猩红:“三哥——”

    一种不好的预感直直砸在洛晨心头。

    “不知道谁出卖了消息,左翼纽约分部被旭门端了,我和四哥第一时间飞到纽约,里面,里面——”

    阳昕下面的话没有说,闭上了眼,似乎回想到那惨烈的景,男人声音哽咽了一下,似乎沙哑得说不下去。

    “里面全都是尸体,嘘伯,晓之,正阳他们都在里面,他们都没有闭上眼,似乎死不瞑目,三哥……三哥,我们一百多条命死在了堂里啊,死在了堂里啊!”

    说到这里,阳昕的俊脸青筋暴现,太阳一跳一跳的,似乎恨得要将旭门的人的心挖出来,声音破碎道,“他们手里还死死地攥着枪,每个人手里都攥着枪,无论,无论我们怎么拔,怎么拔,都拔不出来,他们,他们是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宁死也不愿投降,宁死也不愿投降——”

    宁死也不投降,宁死也不愿投降。

    那是左翼人的作风。

    洛晨淡淡一笑,但那破碎的笑容里,却没有任何的笑意,垂在侧的十指蓦地攥紧,几乎要戳烂掌心,但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痛意,只是微微低下头,任由深褐色的刘海遮住自己的神

    在阳昕看不见的角度里,她闭上了眼睛,死死地咬紧自己的唇,死死咬紧,似乎想紧得把自己的唇咬破。

    等到嘴里弥漫着满满的血腥味,她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如冰的凤眸此时一片清明,似乎嘴里的血腥刺激了她冷静下来,控制了她心底那压抑不住的杀意。

    旭门。

    压下心中的极致哀恸与愤怒,阳昕再睁开眼时,已经恢复了那俊秀的表,道,“厚葬了嘘伯他们后,四哥和黄八一边留在纽约重整分部,一边吩咐我回国。从Tiffany被盗,到纽约分部被端,很明显,左翼出了叛徒,加上谭峰那老头这时候被绑,相信是有人将三哥你的份透露出去了,所以四哥让我和十五,十六在找出那个叛徒之前,一直贴保护三哥你!”

    “保护么?”

    风声摇曳着大片大片的树叶,传来“娑娑”的声音,混和着风声,像极了男子那洞察一切的冰冷。

    “小六,你知道么?我向来不喜欢守株待兔。”

    似乎想到了什么,男子抬头,看向了阳昕,殷红的唇角斜挑,并没有勾起任何弧度,却莫名地带起了一抹若隐若现的邪肆,像极了一株美丽的罂粟。

    漫天的杀意顿时宛如樱花一样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因为,我一直不喜欢被动。”

    饶是一直知道自家三哥很好看,但这样不带面具的妖肆神还是让阳昕不由得一怔。

    “所以,这次我不仅不会守株待兔,我还要引蛇出洞,来个瓮中捉鳖——”

    “不管是谁,都会——”

    妖肆的声音一落,树林里顿时一片寂静,风声袅袅,像什么声音都没发出过一样,但却让人心里莫名有种死前的颤栗。

    冰冷的刀刃划过大动脉前的颤栗。

    “生不如死!”

    阳昕一震,蓦地站了起来,丹凤眼深深地注视着面前的人。

    没有人知道他这时候在想什么,但那奔动的几乎要跳出来的心跳声,正要诉说着他此时心底的激动与狂喜。

    三哥,从来没变。

    没有人知道三哥当初为什么拒绝成为左翼的一把手,而让四哥带领左翼!

    但是他知道,不管三哥做什么,她还是那个当初带着所有左翼人从死亡森林里逃出来洛三少!

    那个会让左翼发光发的洛三少!

    那个犹如太阳一样的洛三少!

    认知到这样的事实,阳昕就这样怔怔地注视着面前的男子,似乎这样的注视,能够给他无尽的勇气从同伴死的哀恸中走出来。

    良久,久得似乎一个世纪的距离,那俊秀的脸终于咧嘴一笑,粗线条而阳光的俊脸此时戏谑至极。

    “不过三哥,在你织网之前,我得先告诉你一件事。”

    “二姐准备在拍那个叫什么《王子》时虐死你!”

    《王子》的剧组正在密锣紧鼓地准备着《王子》的第一幕戏,由超级明星甄虹漪加的“跌破眼球”的戏——

    戏!

    片场选定在片场11。

    说起电视拍摄的片场,风云传媒的片场绝对是金龟中的战斗龟。

    片场,是衡量一个传媒公司实力的标准。

    像西娱,三立频道等小传媒只有四,五个片场,普通传媒例如谭氏传媒,MTV等也顶多个片场,但超级传媒像准点传媒,星空东娱等就足足有二十多个片场。

    但上面所说的这些片场,往往大都是传媒公司专门用来拍摄古装戏剧用的,很少有传媒公司会花巨资去建一个现代都市的片场,因为现代都市可以取外景,不用花钱。

    而风云传媒这个国际传媒里的超级传媒,究竟败家子到什么地步呢?

    人家单单拍摄古装戏剧的片场就足足有26个,还不计自己打造的拍摄现代都市剧的片场。

    你没看错。

    风云传媒这种腰钱万贯的土豪,居然另外专门耗巨资打造了8个现代都市的片场,每个现代都市片场都带着不同的地方特色,有国内的高楼大厦,有国外的人文气息,有乡村的原始自然等等。

    而就是因为风云传媒这样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所以风云人听到别的传媒的人说起取外景时,几乎都是嗤之以鼻,有种价高人一等的感觉,到最后简直认为对方连聊天都不是一个档次的。

    而《王子》第一幕戏的拍摄,就是在片场11,一个耗资1个亿打造的现代王室皇宫里。

    ——

    金碧辉煌的现代化皇宫里,摄像师正在金灿灿的卧室里有条不紊地装控着各个地方的镜头。

    作为导演,陈正也没忙着,正在卧室里到处转悠着,不停地挑着毛病,直到看到甄虹漪让助理韩冬送过来的剧本。

    “陈导,这是我家甄姐让我送过来的戏剧本,你先看看,有什么问题等甄姐来了再说——”

    韩冬在甄虹漪手下久了,也沾染了甄虹漪那高傲的毛病,说起话来都是狐假虎威的,但好脾气的陈正却没生气,一脸笑呵呵的神,接过来了甄虹漪的剧本。

    但等他看完那被甄虹漪经纪人号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优秀剧本时,他方正的老脸终于忍不住重重一抽,连眼角都在微微抽搐。

    那天甄虹漪的经纪人还信誓旦旦地拍着口保证说,绝对不会让他失望的,由甄虹漪编写的戏剧本将会成为电视剧史上的一块里程碑。

    这回,碑是碑了。

    比墓碑还碑,比悲剧还悲!

    果然,是他太高估甄虹漪的艺术细胞了。

    ……

    《王子》这部戏是讲一个武功高强的贪钱草根女和一个高贵迷人的毒舌王子的现代故事,充满了后现代的浪漫感人气息。

    草根女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因为从小挨饿受冷的关系,变成财如命的铁公鸡,但是这样一个钱多过自己的铁公鸡,却在一个王子出席两国交流会的视频里,对那个高贵迷人,冷静沉着的王子一见钟

    后来,因为交流原因,王子到访草根女所在的h市,却被敌国的杀手追杀,碰巧被武功高强的草根女所救,两人发展一段美好的恋

    但是,这段所谓美好的恋,只是草根女的一厢愿。

    王子只是把武功高强的她当做保护的人挡箭牌。

    她却懵然不知。

    其实,那个高贵迷人的王子用了一个美好的假象来欺骗了世人,他表面温柔亲近,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但暗里的他其实孤傲,毒舌又洁癖,不仅自以为是,更厌恶在他心目中所谓的乡下人。

    在他眼来,不是王室的人都是卑鄙低的乡下人,唯一可以和他相配的,只有王室里的那朵清纯脱俗的白莲花。

    剧走到这里,资深的小说迷应该基本都懂了,这其实就是一部打着浪漫宠文旗号的虐心虐肺虐出血的虐文!

    而洛晨,演得恰恰好就是那个被大多数读者扔砖头的渣男。

    跟着,被所有读者扔鸡蛋吐槽时,来个形象大逆转,渣男洗白。

    小言都这一

    本来按照剧本拍,一切是相安无事的,但偏偏这时甄虹漪弄了这么一出,得加个戏!

    关于这段甄虹漪写的戏,陈正只能归纳成三点的三字箴言。

    第一,没大脑!

    第二,没大脑!

    第三,成猪了!

    戏被甄虹漪加在了剧里“草根女在视频里对王子一见钟”后面。

    然后,便是王子和某大没脑的美女在皇宫里颠倒龙凤,谁知被草根女撞破了,心心念念的良人居然是个衣冠禽兽,草根女顿时伤心绝,用高强的武功将王子打得骨折昏迷后,奔跑出宫。

    谁知太过伤心,被迎面而来的小车撞倒在地,然后,她悲惨地——

    这时,大家猜得没错。

    她悲惨地穿越了。

    再然后,当她看到站在金銮大里的四阿哥跟王子长得一模一样时,她一边用力掐着自己,一边告诉自己说,她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时——

    她发现——

    她果然是在做梦。

    早上闹钟吵死了,而她不知不觉地用指甲掐着自己,掐痛了,于是梦醒了。

    她还是那个草根女,还是得顶着个鸡窝头去刷牙,还是得挤个公交车去上班,还是只是在交流会的视频里见过王子。

    这是多么坑读者的戏啊!

    完全没有重点好不好?

    哦,不对,有重点。

    重点是王子被打残了!

    所以,好脾气的陈正也不由得发怒了。

    但等到甄虹漪那妖艳的一红到来时,陈正心里头所有的怒气顿时像没柴燃烧的火一样,“扑哧”一下熄灭了。

    酒红色的秀发铺洒在左侧,发尾妖治地卷成一圈,大红色的低短裙绽开,将女人的修长美腿勾勒出来,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饱满的部,魅人心脾而勾人心痒。

    那翘的部就这样就着裙摆懒洋洋地一坐,坐在了韩冬让人抬上来的高级私家椅上,女人涂着紫色眼影的双眸就这样懒懒一抬,淡淡地看着陈正,大红的唇色安静地微张道:“不拍戏的话——”

    正当全部工作人员都鬼迷心窍地等着甄虹漪那大红的唇色吐出迷人的香气时,那纤纤十指却重重地一拍桌子,“啪”地一下惊得所有人弹跳起来,妖媚地恶狠狠道。

    “老娘这部戏就他妈的弃演!”

    ……

    很明显,甄虹漪在耍大牌!

    但是,这个在整个娱乐圈里都举足轻重的天后女神,却有这样叫嚣的本钱。

    见甄虹漪纤纤玉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韩冬连忙扶起她的手,一边轻轻地帮她按摩着手关节,一边伸手从后的人捧着护手霜膏的盒子里点了点,然后把护手霜抹在甄虹漪的手上,细细地揉捏着。

    堪比古代皇太后般的待遇!

    陈正的火气一下子熄灭了。

    甄虹漪在娱乐圈的地位如中天,别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导演,就算是风云传媒总裁,也不可能改变她的地位。

    忍,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见总导演都不说话了,其他人更是顺眉低眼的,甚至连喘气都怕太大声惊扰到甄虹漪,于是,整个布置好的偌大皇宫卧室里只回响着韩冬细细帮甄虹漪按摩关节的声音。

    而甄虹漪就妖媚地躺在高级私家椅,闭目养神。

    等到洛晨进来时,便是这样安静得近乎诡异的场景。

    而见到洛晨进来,正在小心翼翼布置片场的工作人员几乎是同一时间抬头,心有灵犀地朝洛晨打了个眼色,眼神飘到正在闭目养神的甄虹漪那里,重重地撇了撇嘴。

    似乎意识到什么,洛晨挑了挑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那妖媚得沙哑的声音在偌大的皇宫卧室里响了起来。

    “瞪我的,都给我滚出去——”

    气氛顿时死一般地沉重起来。

    但这样沉重的气氛,很快就被另一道清越的男声掩盖了,似乎在为工作人员这样的尴尬打着圆场。

    “漪漪,把所有人都赶出去了,谁来拍你亲自刀写的戏?”

    众人一愣。

    漪漪?

    这也太亲切了吧?

    但这亲切的称呼并没有带来亲切的待遇,只见清越的男声刚落,一道完美的弧线立马狠狠地朝声音的发源地砸过去。

    “剧本”两个字在半空中翻斗着尤为醒目。

    洛晨从半空中接过剧本,随意翻了两下,当凤眸扫过剧本里那“王子重伤”四个大字时,不由得挑了挑眉,却听到那妖媚的声音带着怒意响了起来,道。

    “滚你老娘的,别漪漪前漪漪后,少不熟装熟!”

    听到那爆粗金句,洛晨抬眸,恰好对上了远处甄虹漪投过来的怒目而视,在这样的横眉怒目下,美男长睫扑扇,漂亮的凤眸蓦地一闪,语还休,似乎带了点百年难得一见的小害羞。

    当初甄虹漪出席王子发布会时的熟悉场景顿时像电影一样闪过众人脑海里。

    “不用错以为,我,甄虹漪的男人,就是洛晨!”

    于是,在颜控的怪女们那萌得一脸血的想入非非中,绝世花美男带着清新的小害羞,弯起了薄唇,开口道:“漪漪,人家都是你的人了,还不熟吗?”

    ……

    一个五官精致的绝世花美男像小姑娘一样做出了害羞的表,那会给人一种什么感觉?

    颜控的女朋友顿时只觉得被萌出了一脸血,恨不得马上将那个白白嫩嫩的美男抱在怀里揉捏一下。

    但是很可惜,这样的女朋友并不包括甄虹漪。

    纤纤玉手重重甩开正在为她按摩手关节的韩冬,甄虹漪蓦地从高级私家椅上站了起来,妖艳的大红色摆裙顿时扬起了暴躁而美丽的弧度。

    涂着大红色指甲的食指重重往卧室里面的金銮大一指,甄虹漪美眸看着远处那好看的男子,妖媚的声音暴怒而不容置疑道:“脱了衣服滚上去,给我拍!”

    甄虹漪要暴走了!

    正当所有人都为洛晨抹了一把汗时,与甄虹漪正面交锋的洛晨却只是很苦恼地皱了皱眉,然后摇了摇头道。

    “我很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下袒露肌,因为太惹人犯罪了。”

    无语!

    相当无语!

    这究竟多自恋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果然这个洛晨,脸皮比城墙还厚!

    正当众人开始认识这个相当自恋的家伙时,洛晨那清越的声音又忽然自顾自地传来,语气还是很苦恼,似乎很处于一个很为难的两难境地。

    “但是,如果我不拍这场戏,漪漪你又会生气,一定得拍。”

    “所以,我想,在满足你的愿望和保证国家安全稳定的同时,唯一的办法是,得找一个比我那黄金比例材逊色不少的替。”

    这话一出,全场顿时鸦雀无声,首当其冲的是被雷劈过的工作人员。

    替?

    这个时候要去哪里找啊?

    完全不敢去看甄虹漪此时的脸色,正当工作人员全体哭无泪时,洛晨那清越的男声忽然像天籁一样,笑吟吟地响了起来,道,“对了,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已经准备好了。”

    说完,洛晨轻拍了两下掌,掌声刚落,一个俊秀但对于众人来说相当陌生脸孔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甄虹漪黑的脸更黑了。

    男人几乎不敢直视对面的女人,他哭丧着俊脸,平常相当阳光和意气风发的俊脸此时比苦瓜还苦,在那妖媚的女子宛如高压电的怒视中,他越发地痛心,几乎是撕心裂肺地喊出来,道。

    “我是阳洺,那个比洛晨哥黄金比例材逊色不少的替——”

    阳昕的话还没落,却被一道妖媚的声音重重地打断了。

    甄虹漪此时的脸色几乎比锅底还黑,垂在侧的纤纤十指暴戾地攥成了恐怖至极的双拳。

    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得无比清晰,道。

    “再有哪只王八来帮助或者阻止洛晨拍老娘的戏,老娘他妈的打断他的腿!”

    全场顿时安静了!

    连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每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成为甄虹漪和洛晨两人打骂俏的炮灰。

    没错,在这个时刻,大家都还以为两人只是打骂俏,像俗话说得好,打是,骂是

    如此诡异安静的一刻——

    直到,一道淡淡的脚步声蓦地在片场里乍响,打断了这死一般的寂静。

    男人清隽的声音宛如古井一般平静无波,连一丝质问的语气都没有,仿佛就是在述说着一件事,但却让众人无端有一种从脚底冒起来的颤栗和寒意,完全不是刚刚甄虹漪的威胁可以相比的。

    “嗯,谁能告诉我,是谁安排洛晨拍戏。”

    “还有,和洛晨拍戏的,又是谁——”

    ------题外话------

    连载了689天,咱们是老夫老妻了

    咱工作很太忙了,这段时间更得相当勤,都是熬夜牺牲咱的睡眠时间啦,所以,倡导正版阅读

    其实呐,人家连载了600多天,也只有50万字而已啦,看个正版真的不贵啦啦啦啦

    下回要是还让咱看到盗版标志,咱要关门,放甄虹漪,拍死你们了,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