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小白脸云傲越!(万更)

    尽管早餐时出现了一点小插曲,但是还是不影响到洛晨的心,在辛管家宛如毒蛇般狠辣的目光中,她慢吞吞地将云傲越切好递过来的西多士吃完,然后笑吟吟地接过云傲越递过来的纸巾,状似无意般地瞥了一下辛管家越加铁青的黑脸,而后才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巴。

    而洛晨边的男人,尝了几口咖啡后,便没有再吃什么,只一直在淡淡地看着洛晨,看着她吃着自己切好的面包,看着她弯着双眸接过自己递给她的纸巾,那清冷的俊脸上还是一贯的冷淡,但那薄削的唇角却触不及防地勾了起来,露出一个若似若无的酒窝,流露出一种让温雅从来没见过的温柔。

    这般的温柔,像一个得了自己心的东西的小孩一样,让温雅一怔。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在她的儿子上看到一种像小孩子般的快乐。

    他从小就不亲近她这个妈妈,也不亲近辰哥这个爸爸,连辰哥抱他,亲他,他都会用小小的手掌冷漠地推开辰哥,然后在辰哥的笑声中,小小的子冷漠地从他上爬下来。

    辰哥每次都会笑,都会说这个孩子继承他,只是她知道,辰哥从来没有真正地开心过,他唯一想要的,只是他的儿子会在他每次回来时,都会烈地扑上去抱着他的大腿,然后软软地叫他一声爸爸。

    只是这个愿望,在辰哥死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实现过。

    想起那个总是笑得爽朗的男人,温雅眼神一黯。

    辰哥。

    窗外的树木摇曳,视线的画面渐渐模糊了,温雅不由得恍惚起来。

    那个叫做云辰的男人,有着俊帅的脸容,总敞开膛靠在头上,不时斜肆着眉头,唇边噙着淡淡却迷人的笑容,任由她像个小女生一样趴在他的膛上,撒着抱怨说她的儿子今天又冷落她了。

    “夫人,少爷现在几乎对那男人言听计从了,既然表小姐没事,如果再不动手,那——”直到辛管家的声音响起在安静的偏厅里,温雅才恍神地抬起了头。

    她巡视了一下四周,偌大的别墅里,早已没了她儿子的影。

    心里的失落像潮水一般涌上心头,辛管家在她的后一直叨着嘴巴说着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心里只有一个声音盘旋着。

    如果是辰哥,他会怎么做?

    ……

    别墅外,李岩有气无力地趴在方向盘上,一边从倒后镜那里看过去,等着自家少爷出来,直到看到那俊美的两道影时,他急忙下车,笔直地站在车前,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云傲越,你说我们刚刚和阿姨说要先走的话,她有听到吗?”走出大门,洛晨摸了摸下巴,还在纠结刚刚温雅究竟有没有听到她打的招呼。

    牵着那只柔软无骨的小手,云傲越微微勾唇,第三次不厌其烦地答道,“应该听到了,她有点头。”

    听到云傲越的话,洛晨双眸一弯,像极了一弯月牙,她边弯腰钻进车里,边道,“希望她听到了,不然她看到你就这样跑了,连声招呼都没打,得多难过。”

    “让妈妈难过,太不爷们了!”洛晨这回相当爷们地说道。

    大手边轻轻地护着洛晨的脑袋,不让她头一激动又撞到车顶,云傲越微微地勾了勾唇,“好,下次我会主动和她说。”

    听到洛晨和自家少爷的对话,李岩站在一边,看着少爷照顾入微的动作,顿时有种心痛的感觉。

    那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少爷,怎么现在对着洛晨就是一副温柔脉脉的样子?

    虽然少爷喜欢这家伙,但还是得有架子和大男人主义啊,不然以后被这货踩到头上怎么办?

    想到了未来少爷“夫奴”的样子,李岩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行,得和其它f3商量下怎么调教下洛晨这家伙,不然她以后翅膀硬了还得了!

    对了,那两个怪胎说不定还有用。

    正当李岩筹划着好好调教洛晨计划时,云园此时却一片风平浪静,仿佛风和睦的世外桃源。

    低调的宾利,终于在和煦的风下缓缓地驶出了云园。

    茂密的树丛摇曳,灿烂的阳光铺洒在大地上,被暖风吹散,犹如一道庞大的黑影,触不及防中跃进了云园后林。

    云园后林!

    车子一路畅通安稳地开到了洛晨住的翎羽花园。

    洛晨站在楼下,静静地抬起头来,看着那户敞开着窗户,她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

    那个家,有她的妈妈,有过她的姐姐,也有过她。

    她不知道,今天上去,那个家会不会还有她的位置。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当初就不该带她回来,是她害了我琳琳——”

    洛晨垂下的双手缓缓攥紧,却蓦地感觉到手掌上突然多了一股淡淡的力量。

    强势着,而温柔着。

    她转过头去,是云傲越清冷的俊脸。

    秀逸而清澈的双眸里,满满地倒着她的脸,他微微勾唇,完美的下颔弧线似乎一瞬间被柔和过来。

    “洛晨,我就在你后。”

    只要你回头,你就能看到我,即使你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有我,一直陪着你的我——

    他的手宽大而厚实,覆在她的手背上,就像一棵大树保护伞一样,在炙得让人喘不过气的沙漠里,静静地为她撑起一片凉快的天空。

    他就这样闯进她的心窝。

    洛晨反手一握,握住了他的掌心。

    ……

    从电梯出来时,洛晨没想到的是,门没有关,像昨晚一样。

    她轻轻地松开了云傲越的手,自己一个人走到了门口。

    半掩着的门,似乎像是还藏着什么惊天秘密。

    但是,不管什么秘密,和昨晚不再一样的是,这次洛晨不再懦弱地站在门口,而是用手缓缓而冷静地推开了门。

    门后,是一片安静的屋子。

    窗帘被拉得紧紧的,阳光透不进来,让屋里一片昏暗,角落里,蜷缩着一个瘦小的影,被影笼罩得看不清面容。

    洛晨心一窒,快步走了过去,扶起那个瘦小的影。

    “妈。”

    似乎听到一道熟悉而让人安心的声音,洛妈妈空洞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光亮,她抬头,在看到面前这张熟悉的俊脸时,干涸的嘴唇一动,眼泪就这样触不及防地流了下来。

    “小晨,小晨你回来了。”

    这样孤独无助的妈妈,让洛晨心一疼,她一边用袖子擦去洛妈妈脸颊的泪,一边哽咽道:“妈,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对不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回来了,回来了——”说着,洛妈妈抬头,发红的眼圈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男子,直到看到男子因为她的眼泪而慌成一片时,那干瘦的手掌似乎不自觉地想安抚地摸上男子的脸,但最终却悬在了半空中。

    是她,是她回来了,只是,为什么,为什么她现在才回来?为什么昨晚一直不接她的电话?

    似乎想起了昨晚,那干枯的手一个用力,猛地甩开了洛晨为她擦眼泪的手,洛妈妈向来温柔的脸上此时只有怨恨,声音不大却没有了那种母的慈

    “为什么你现在才回来?为什么你昨晚不接我电话?”

    被甩开的手愣在半空中,洛晨就这样看着洛雪脸上刺眼的怨恨,没有说话,良久,她垂眸,轻描淡扫地解释道:“妈,昨晚的演唱会后庆功会,我喝多了,在酒店里面睡着了,可能这样没有听到妈你的电话。”

    洛晨什么都没有说,没有说昨天任何的事,关于谭晶的事,谭韩枫的事,没有说她知道了一切的真相,包括她从小被要求扮男孩的真相,姐姐孩子流产的真相,更没有说手机在她被云傲越拉开躲过车子的时候给丢了,所以接不到电话的事。

    “喝多了,喝多了——”听到洛晨这样的解释,洛妈妈蓦地后退了两步,像从来不认识这个人一样,看着这个她从小养大的女儿,“你怎么会喝多,你一直就没喝多过,你用这样的借口,究竟想逃避什么?”

    “你是想逃避我的电话,还是想脱开你爸的失踪跟你有关的干系?”

    “什么?”洛晨错愕地抬头。

    “你爸失踪了,被人挟持了,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你满意了吗?”说到谭峰的失踪,洛雪向来慈祥的脸上一片惨白,一晚的担心受怕,一晚的手足无措,让这个瘦小的女人强忍着的坚强,一下子在这刻对着洛晨全部爆发了。

    谭峰被挟持了!

    听到洛雪的话,洛晨精致的脸顿时惊愕一片。

    看着洛晨那僵在原地的样子,洛妈妈想起昨晚的事,眼泪一下子就汩汩地流了下来,“你不是很恨他,很恨你的亲生父亲吗?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吗?现在他失踪了,如你所愿了,如你所愿了!”

    向来温柔的声音带着低低的怒吼,显示洛妈妈此时强压的害怕,她怕,怕峰哥的安全,怕劫匪的恐吓,更怕洛晨的无动于衷,就让她和峰哥的天人永别。

    洛雪的泪,就这样从她那瘦削而苍白的脸上流了下来,一滴一滴地重重地打在洛晨的心底,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良久——

    “妈,虽然我恨他,但我知道,你他,比你自己还,所以即使再恨,我也不会诅咒他,不会希望他有事,因为——”洛晨淡淡地低下了头,“我不想看到失去他后,妈你每天以泪洗面。”

    洛晨的话,让洛妈妈的泪更是群涌流出,她来不及抹去脸颊的泪,瘦小的子就上前了两步,像漂浮在海里将要窒息的人见到了孤舟一样,蓦地攥紧了洛晨的手臂,力气大得像突然爆发了一样,惨白的脸异常着急和乞求,“小晨,如果你不想看到妈每天以泪洗脸,那你答应我,求你答应我。”

    看到洛妈妈脸上突如其来的着急,洛晨连忙握住了她发颤的双手,精致的脸上一片认真,像对着每次洛雪提出的任何要求那样,淡淡而严肃地应诺道,“妈,只要我可以做到的,我都答应你。”

    似乎看到了希望,洛妈妈抹去了眼泪,挽着洛晨的手臂道,“小晨你可以做到的,你可以做到的,劫匪打电话说,只要不报警,十天后中午你自己一个人到西库工业那个荒废的仓库里,不做任何反抗,就可以换你爸安全地回来。”

    不做任何反抗,换你爸安全地回来——

    每一个字,都是那么地清晰,清晰得让洛晨似乎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连她自己的声音,也一并被淹没在她的世界里。

    “如果我不做任何反抗,妈,这真的是你希望的吗?”

    “那些劫匪的目标不是你爸,所以只要你答应,只要你愿意,愿意一个人过去,你爸一定可以安全回来的。”

    “我只想看到峰哥安全地回来,求求你小晨,求求你小晨。”

    扑通。

    膝盖重重碰地的声音。

    那个沧桑的影跪了下来。

    耀眼的白瓷砖,跪着那花色的薄单衣,黑发中混杂着银丝,刺眼得让洛晨眼眶发酸。

    原来,在妈妈心里,这就是她存在的价值——

    唯一的价值。

    修长的背影静静地站在原地,洛晨低下了头,任由深褐色的刘海遮住自己的眼帘。

    良久,久得似乎一个世界的距离——

    那清越的男声终于静静地响了起来,像极了那个男子每一次对着自己妈妈的纵容与承诺——

    “好!”

    “小晨”听到洛晨的答应,洛妈妈干涸的唇动了动,眼泪再一次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她知道,知道小晨答应她的每一件事,从来都会做到的。

    一直无措而害怕的心,在这一刻终于安定下来了,她缓缓地站起来,“小晨,妈妈谢谢你,妈妈你,等劫匪打电话过来,我会——”

    “够了!”还没等洛雪说完,一道冷漠的男声淡淡地打断了洛妈妈的话,清隽而动听,却奇异得平静无波,宛如古井一般毫无涟漪,似乎一种天生就淬了毒的冷酷,让洛妈妈心蓦地一惊。

    她不知道,屋里竟然还有第三个人。

    洛雪抬头看去,一道冷漠而俊美的影就这样在昏暗中缓缓地走了出来。

    颀长的姿,简约的白衬衣,茶褐色的头发,男人俊美的脸似乎雕塑一般,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

    男人就这样淡淡地看着洛妈妈,幽深的双眸平静而漆黑,却宛如冰琉璃一般,在昏暗的屋子里也挡不住那样的冷漠幽光。

    “不报警,让洛晨听从要挟,单独一个人去仓库,不做任何反抗换你心的人回来,告诉我,你用什么确保洛晨的安全,还是——”云傲越顿了顿,清冷的声音带了点嘲讽,道,“你认为洛晨不会受伤?”

    清隽的声音平淡而毫无涟漪,却沉沉地有种让人脚底窜冷的感觉,似乎在这人的目光下,任何假装都会无所遁形。

    这样的犀利,让洛妈妈的心无端一窒。

    半晌——

    “我相信小晨不会有事的——”从嘴里挤出九个连她自己都怀疑的字,洛妈妈正想继续说什么,却被云傲越的声音再次打断了,“洛晨没有你想象中强大,她也会受伤,也会疼,也会在没有人的地方默默地流眼泪,因为她最疼的,是这里。”

    听到这里,洛晨蓦地抬头,静静地注视着面前的那个男人,看着男人修长的大手缓缓伸起,径直地指着他的心脏。

    “被自己母亲利用,让自己用命去换一个从来没有过她的所谓父亲,虽然她强大,却比任何人都容易受伤的,因为体的伤可以经过漫长的时间去修复,但是心里的伤,却永远都是一种痛,但是,你从来都没有正视过她的感受,只是一贯地骗自己说,你的女儿是无所不能的,所以,你可以心安理得去要求洛晨为你做任何一件事。”

    “这样的你,其实懦弱又自私,所以,如果你想让洛晨牺牲一切,去换取你的,包括生命,那我告诉你——”说到这里,冷眼看着洛妈妈那越发惨白的脸,云傲越越发冷然,薄唇淡淡吐出四个字,道,“门都没有!”

    “作为洛晨的男人,我不许她为你的懦弱和自私买单。”

    洛晨的男人——

    听到这里,洛晨垂下眸,轻轻地扬了扬唇,任由心里的温柔像破了堤的潮水一样群涌而出,左手更是忍不住抚上自己跳动的心脏。

    疼吗?

    也许,在那一刻,已经不疼了。

    所以,云傲越说对了一半。

    她会受伤,但最疼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因为有他。

    听完那个男人的话,洛雪顿时宛如石化般地站在原地。

    那道清冷的声音,尽管语调宛如古井一般平静无波,却冷漠而犀利,将洛雪藏在最心底的丑陋第一次地揭了开来。

    她一直伪装弱小,除了格里某种懦弱的缺陷外,其实她最想要的,是峰哥的怜惜与,所以她忍让王画,让自己不争不躁,即使儿子一出生就死了,洛家被峰哥并购,她也不哭不闹,但是峰哥还是离她越来越远。

    真的像这个人说的,是因为她懦弱和自私,所以她失去了峰哥,失去了琳琳,失去了一切吗?

    怎么,怎么会是这样的?

    不管洛雪的反应,云傲越走到洛晨的边,看着她一声不吭地低着头,深邃的双眸褪去了刚刚的冷漠与犀利,一瞬间变柔了。

    他伸手,将她搂进了自己怀里,大手挽着她的背,任由她像个孩子一样窝在自己的膛里。

    “云傲越,有你真好——”她被他搂在怀里,声音有种淡淡的柔,似乎一缕风一样,一丝一丝地穿透了他的腔里,打乱了他的气息,扰乱了他的心跳,“如果我无坚不摧的话,那一定是因为有你。”

    洛晨式的话,让云傲越薄削的唇线勾起了连他自己也没发现的弧度。

    男人喉咙里轻轻逸出一声,“嗯,所以——”

    洛晨用脸贴着他的膛,静静地听着他加速的心跳声,双眸渐渐弯起了好看的弧度,道,“云傲越,我想为我妈做这件事,没有牺牲,没有危险,只是尽我所能。”

    似乎意料到洛晨的想法,云傲越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淡淡地说道,“洛晨,你能保证,回来时能还给我一个完整无缺的洛晨么?”

    “啊,当然的——”洛晨抬起了头,精致的小脸正想说什么,却感觉到男人轻轻呼出在她耳边的炙气息,温柔而霸道,“答应我,还给我一个完整的洛晨,一根头发,一根汗毛都不能少,而且——”

    男人顿了顿,就听到了洛晨宛如一个孩子一样着急地疾呼道,“而且什么?”

    看到她的着急,知道她在乎他的感觉,云傲越双眸一柔,微微勾唇,道,“而且唯一的条件是,带上我。”

    啊——

    带上他?

    虽然云傲越不会拖后腿,但左翼那群的家伙,可要怎么弄啊?

    一想到云傲越会和左翼那群家伙碰面,洛晨顿时有点苦恼,她将脑袋埋入了男人的膛里,却没注意到男人那清冷的俊脸上从来没出现过的神

    幽深的双眸宛如黑暗的狼王一样,散发着嗜血的杀意,但唇边竟然勾起淡淡的笑容,不深,却诡异得像极了一枝黑暗的罂粟花一样。

    要洛晨的命么?

    好!

    很好!

    十天后?

    从翎羽花园出来到上车时,洛晨皱起的眉头就一直没放下来,精致的俊脸淡淡地沉吟着,似乎在思考着一些很重要的事

    云傲越也没吵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任由她在那里思考,直到看到那精致的小脸越发凝重时,他才勾过她的肩膀,温柔地问出声道:“还在想谭峰的事么?”

    “云傲越,我刚刚发现,十天后是4月22号,也是……”洛晨顿了顿,微微垂下了双眸,任由深褐色的刘海遮住自己的头发,嗓音一哑,淡淡道,“我姐姐的忌。”

    听到这里,云傲越顿时明白过来了。

    十天后的交人,恰恰是洛琳的忌,这是事有凑巧,还是别有谋?

    不过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但最终,都只会有唯一的结果。

    虽然心里有了计较,但看着那张低落的小脸,云傲越还是不由得抚着她的后脑勺,低头颔首,湿润的薄唇贴上她的额头,安慰般地轻轻勾唇道,“傻瓜。”

    “如果这样的话,那对谭峰来说,也许会是最难忘的一天了,他得救的子是女儿的忌,这样你姐姐就会一直存在他心里,生根发芽,拔也拔不掉,让他永远都忘不了这个女儿,这样不好么?”

    云傲越知道洛晨的心结,所以每一句话都是正中的安慰,而且那清隽的男声更是宛如一道最清澈动人的清泉,叮叮汩汩,一下子洗净了洛晨心头的霾。

    洛晨抬头,精致的俊脸灿若光华,双眸一弯,像极了一弯月牙,道:“嗯,那我要谭峰想死也死不了,我要他以后想起姐姐就良心不安!”

    看到洛晨那笑吟吟的俊脸,眉眼之间都是对拯救谭峰势在必得的表,云傲越微微勾起了唇,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只是,右手却淡淡地从倒后镜里向李岩打了个手势。

    手势意思很明显。

    到风云传媒去。

    十天,足够他做很多事,但做这些事之前,得先找人分散洛晨的注意力。

    ……

    当宾利仿佛无人之境地驶进风云传媒时,洛晨顿时有种震撼得似乎被雷劈过的感觉。

    第一次,她才意识到风云传媒总裁是什么样的份。

    那是一个全国传媒的通行证。

    风云传媒为了阻拦各种各样的粉丝对偶像百变不穷的扰,在四十米长,五米宽的大门足足设了三十个保安,并且还有五道感应门的关卡。

    这五道感应门的关卡分隔八米,是需要车主下门刷手指摸才能进去的,上次她和宝妈坐着保姆车过来,连保姆车都不让进,气得宝妈怒骂了一顿,但还是不得不下车走进去,下了车通过感应门还得向保安出示份证,按下指模确认,防止生人进入风云传媒偷了东西,然后卷赃潜逃还不知道是谁偷得。

    就是那样恢弘,高端,上档次的感应门,和那群高傲得目中无人的保安,但在云傲越面前,完全就是个

    宾利还没到感应门前,每道感应门都像小狗一样摇头晃脑地自动开了,两旁的保安还弯腰鞠躬,表示烈欢迎云傲越回来,让洛晨惊讶得不由得微张嘴巴。

    “云傲越,这——”洛晨扭过头去看他,微张唇线,第一次像只土鳖中的战斗鳖一样,土得非常不可思议地问道,“你的车是装了什么配置感应吗?”

    粉润的红唇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饱满而湿润,就像富有弹的啫喱果冻一样,让一直盯着洛晨的云傲越双眸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连洛晨后面的问题,他都没听进去,幽深的视线一直淡淡地盯着那粉润的唇瓣。

    第一次,云傲越对着洛晨,走神了。

    他想起那唇的感觉,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那里,很软,软得像棉花;很润,润得像沙漠的清泉;很甜,甜得让他这种讨厌甜品的人也上了甜味。

    火一下子蹿到下腹,似乎不再犹豫了,云傲越低头,在洛晨还没来得及反应,湿润的薄唇就擭住了她的唇,先是浅浅地咬了咬,然后像品尝一颗果冻一样,来回地吸着,着,碾着。

    唯美,而不色,却有点着急,直把前面的处男司机李岩看得俊脸通红。

    以后谁还敢说少爷像和尚那样清高得变态,他得跟谁拼了!

    他伟大的少爷可是比色中饿鬼还变态,哪里是和尚那种等级可比的!

    敢降低和污蔑少爷的等级,是找死吗?

    正当李岩为少爷的等级变高而沾沾自喜时,风云传媒的行政大楼终于到了。

    风云传媒的行政大楼,和西娱那种类似暴发户的风格不同,整个行政大楼延续欧式的古典艺术风格,从自动感应门进去,就能看到蓝蓝的人造天空,小桥流水的喷泉,欧式微黄单灯,以及旋转蜿蜒的楼梯,让人有种处异国的感觉。

    当洛晨和云傲越走进去时,大堂的人来来往往,三五个匆匆忙忙提着剧本或者文件经过的人,一看到他们就连忙停下了脚步,嘴巴横着一拉,上前地打招呼,问好道:“总裁好,晨哥好——”

    “总裁好,洛晨哥好,洛晨哥你又帅了——”

    “总裁好,晨哥哥好,今天晨哥哥是来报道的吗?”一个踏着高跟鞋长得像二百五的美女滴滴地喊道。

    风云传媒的人向来是眼睛长在头上的,要是放在以前,看到洛晨这种从小传媒出来的土鳖,一定会鼻子一哼,眼睛一抬就哒哒地走掉的,哪会像现在这样,每个人都巴巴地来笑着问好呢?

    看着这群洋溢的风云人,像土著看到外星帅哥一样双目发光,洛晨歪了歪脑袋,眼神疑惑,像极了一个好奇不解的小男生一样,但险的双眸却在没有人注意的瞬间,飞速地从左到右瞄了一眼各种“求巴结”的人。

    直到捕捉到他们眼底里面那深深的不屑时,洛晨才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收回了视线。

    她俊脸特别礼貌地一抬,很诚恳地笑吟吟道,“大家好,我是洛晨,受风云传媒总裁云傲越的极力邀请,我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本来我一直被风云人眼睛都长在头顶上这样的流言所困扰,犹豫着要不要加入风云传媒,但今天大家的颠覆了我之前对风云人的所有偏见,让我对加入风云传媒有更大的信心。”

    洛晨这话一说,大堂顿时连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李岩跟在后面,看着洛晨那家伙洋洋自得地发表了一篇长篇小说,每一句都将自己的价抬得比高,不由得相当无语。

    这些究竟是什么话?

    受风云传媒总裁云傲越的极力邀请!

    犹豫着要不要加入风云传媒!

    让我对加入风云传媒有更大的信心!

    ……

    风云传媒可是超级传媒里面的老大,考虑让你这个虾兵蟹将加入你就该痛哭流涕,感恩戴德了,还敢犹豫,考虑,需要信心加入,这话说出去还不怕笑大别人的嘴巴!

    和李岩那知根究底的家伙不同,众人是完全错愕地张大嘴巴,齐齐扭过头去看云傲越的反应。

    直到看到那眼睛长在天花板上的总裁居然勾唇默认这个事实时,半晌,众人才面面相觑地对望一眼。

    这家伙不好惹啊!

    在总裁面前还这么大口气,看来虽然是从西娱那破传媒出来,但很受总裁重视,后台很硬啊!

    兰素姐的事,还是算了,别鸡蛋碰恐龙,像梁真总监一样,一脚被恐龙踩碎了。

    想通了这点,大堂里立刻响起了烈的欢呼声,“晨哥说得好,说得好,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啪啪啪啪……”

    大堂里,顿时充斥着潮水般的掌声。

    瞥着那群由一开始的不屑,到现在隐隐约约带着忌惮而用三分真心烈欢迎的风云人,洛晨漂亮的双眸顿时闪过一丝险。

    一群找死的家伙!

    不抬点份,还真以为她是中国好柿子,可以任意捏!

    ……

    二楼里,一道妖艳的背影懒洋洋倚靠在墙上,长腿一踢,鲜艳的红裙顿时飘起艳丽的弧度,媚肆的眼角斜扫了楼下那个漂亮而微露险的男子一眼,妖艳的唇高傲地不屑一扬。

    哼!

    这猪哪里说得好了!

    不屑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散去,妖媚的视线在看到洛晨边的那个男人纵容的温柔时,那媚肆的双眸又露出了十分嫌弃的异色。

    云傲越么?

    威胁她时不是很拽的?发布会时不是还厉害的?怎么现在站在那里都不放,任由那猪胡说八道,出鬼风头!

    看来就是那点本事,一绣花枕头的小白脸,还没她的小镌镌一半好!

    她小镌镌可是严刑拷问的天才,散发着浓浓的男人味!

    想到这里,女人红裙一转,顺手掏出了手机,按下。

    电话接通了。

    “陈正老头,《王子》给我明天开拍!”

    说完,连对方的声音都没听到,女人已经“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妖媚的双眸发着幽幽的光,带着一丝跃跃试的摩拳擦掌。

    一直顾忌着云傲越那小白脸,既然没多大本事,明天——

    就虐死洛三!

    ..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