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必杀一条龙绝招

    女子坐在雪白的大上擦着头发,象牙白的俊脸尤为干净通透,像极了一枚剔透的玉。

    他的浴袍领口对于她来说有点大,包不住那好看的蝴蝶锁骨,勾勒出一双饱满的浑圆形状,宽大的浴袍下摆里更是露出了一双修长而白得像雪的长腿。

    那双腿又长又直,似乎韧十足,白嫩的皮肤像透明一样,在雪白的浴袍下丝毫不逊色,如果弯起来,缠在男人的腰间的话,那究竟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想到这里,云傲越喉头一紧,突然口干舌燥起来。

    他双眸一深,本想移开视线,但眼神却状似无意地从洛晨的长腿缓缓地游移到那微露的领口里,然后莫名地在那对饱满的浑圆上久久地停住了。

    高,饱满,柔软。

    看到这里,云傲越内心波涛汹涌,双眸更是像被钉子钉住了一样,直接地钉在那高的饱满上没有移开,但那秀逸的俊脸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的表,一贯地眉头不动,唇线平静,清冷的俊脸硬是一片波澜不惊的样子。

    “云傲越,你回来了?”

    看到云傲越站在门外一脸无辜的表,洛晨挠挠头地干笑了一下,动作十分自然而迅速地扯起自己的浴巾,重新披在了肩膀上,将自己露的肌肤完全地盖住了。

    高的饱满,顿时被另一张浴巾挡得一丁点儿也看不到。

    怎么这么快?

    云傲越的眉头微不可见地一皱。

    “云傲越?”捕捉到男人的皱眉,洛晨不解地摸了摸鼻子,叫了一下他。

    好听的女音在空旷的卧室里面回响,让云傲越一下子回过神来了。

    他抬眸,看到洛晨睁着琥珀色的双眸不解地看着他时,清冷的俊脸竟然在一秒钟里变脸似地微微勾起了唇。

    那勾唇的样子无辜而温,显得特别纯洁,像什么香艳都没看到一样,就这样自然地端着姜茶,颀长的姿淡淡地朝洛晨走去。

    “洛晨,趁喝杯姜茶。”

    清冷的俊脸一如既往地淡漠平静,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更是一如既往地无辜自然。

    但其实,谁都没看出来——

    这只色心萌芽的狼的内心早已像大海一样,大浪翻滚,波涛汹涌。

    什么叫影帝!

    这才是影帝!

    影帝中的战斗机!

    走到了洛晨边,云傲越颀长的影站在了洛晨面前,在昏黄又暧昧的灯光下遮住了她投在大上的影子,那青葱的指尖轻握烫手的杯手,优雅地将杯子小心翼翼地端在她的面前。

    洛晨披着浴巾,正要接过腾腾的杯子,却被男人下一步的动作给弄得微愣。

    “别拿,会烫。”

    似乎害怕杯的温度会烫伤洛晨,云傲越弯腰,坐了下来,自然地坐在了洛晨的边,一只手放在她的后,另一只手优雅地端着得烫手的杯,让弧度微弯的杯口刚好碰到洛晨的唇边,让她小心慢慢地喝。

    “虽然烫,但要趁喝才好,慢慢喝。”

    男人淋了雨,没有沐浴,上甚至还夹杂着雨水的味道,却一点也不难闻,一下子全部窜进了洛晨的鼻尖里。

    四周都被云傲越的气息包围住,洛晨心跳加速,双颊一下子通红起来,她乖乖地就着男人的动作,啜着杯口,不管三七二十,咕噜咕噜地就这样把滚烫的姜茶喝下去。

    她喝得很急,不时被烫得吐着舌头,不时会被轻轻呛着,但就是因为怕他拿着杯子烫,而宁愿自己喝得快点。

    另一面的洛晨,其实会乖巧得让人心疼。

    只是,从来没有人会去真正地关心她,注意她的这一面。

    傻瓜。

    看到洛晨再一次被烫得微微地吐了吐舌尖,云傲越轻轻地拿开了杯子,在洛晨疑惑的表中,将杯子拿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低眸,轻轻地将姜茶吹凉一些。

    那是一件平常人之间会做的很平常的事。

    现在,却出自了那个表面低调却内心高傲的男人,那个向来清冷甚至是冷漠的男人。

    昏黄而柔和的灯光下,他就是这样静静地低着头,不发一言地做着一件从来不是他这种份该做的事。

    洛晨突然感觉心被什么撞了一下似的。

    直到感觉到掌心里握着的杯温度没那么烫时,云傲越才微微勾唇,将姜茶重新递到了洛晨的唇边。

    “洛晨,温度应该刚刚好,如果还烫,小口点喝。”

    温度正好的姜茶咽进喉咙里,洛晨几乎尝不到任何辣味,只能尝到一种特从来没尝过而特别的甘甜。

    他的心。

    “云傲越,你喝了……”

    直到杯里的姜茶一滴不剩,洛晨这才转过头去,正想说什么,却意外地看到男人唇边淡淡的笑容。

    那样淡淡勾起的弧度,就像湖里漾起的波纹一样,温和而平缓,带着一种宛如风般的宠溺。

    洛晨愣了愣,雪白的纸巾就这样被男人拿在掌心里,缓缓而淡淡地为她抹去了唇边的姜汁。

    动作熟稔得仿佛做过了很多次。

    从来没有过人的男人,就是这样学着做一切他能做的事,为她做一切他想做的事。

    这样的疼,这样的宠

    叫做——

    云傲越的

    ……

    在帮洛晨吹干头发,再三确定洛晨不会因为淋雨而着凉发烧后,云傲越终于放下心来,这才顶着湿哒哒的衬衣进去浴室沐浴,留下洛晨一个人在房间里。

    浴室“稀里哗啦”地传来动听的水声,洛晨捧着自己发红的脸蛋,有点不知所措的发呆。

    今晚,她要睡哪里呢?

    如果,和云傲越睡在同一张上——

    想到这里,洛晨的脸顿时像被火烧一样,猛地红了一大片,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人渣了,她蓦地扯起上那张雪白的被子,往自己的头一盖,将自己的脑袋藏在了黑乎乎的被窝里面。

    乱想什么?

    洛晨你这个禽兽!

    心里暗暗地骂了两句自己后,洛晨藏在被子里重重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后,才慢慢地扯开被子,任由昏黄的灯光映入自己的眼帘,却愕然发现——

    秀色可餐的男人穿着雪白的浴袍,领子敞得特别低,任由宽厚而拢起的膛露了出来。

    雪白的浴袍和洛晨上的完全一样,就像穿着侣装一样。

    此时,他就这样无辜地站在洛晨的面前,眉头微蹙,清冷的俊脸无比迷惑地看着洛晨从被子下钻出来。

    他看着她,很迷惑,似乎迷惑她为什么要钻进被子里盖住自己的脑袋。

    良久的对视中,饶是厚脸皮如洛晨,也不红了脸。

    因为实在是——

    太囧了。

    “洛晨,你这是做什么呢?”似乎没看到洛晨的尴尬,云傲越清冷的俊脸很不解,但最后还是问出了口,“是因为很喜欢这么?”

    被云傲越这样一放台阶,洛晨挠了挠后脑勺,赶快干笑了一下,顺着云傲越的话,道:“对啊,好喜欢啊,太软了。”

    洛晨不知道的是,在男人俊脸迷惑的前一秒,那双幽深的黑眸蓦地闪过一丝精光,眉头甚至微不可见地向上挑了挑。

    简直就是传说中的——

    变脸!

    “洛晨,如果那么喜欢——”对上洛晨的视线,云傲越的眼神此时显得特别干净与纯洁,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清隽的声音温柔地响起道,“那今晚睡这里,我陪你。”

    夜很黑。

    灯关了。

    很大。

    沙发很小。

    只有阳台外偶尔传来一两声蛙鸣。

    洛晨睡在偌大的上,有点躺卧不安,闭着的眼睛睁开,又闭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最后她睁开眼睛,看着漆黑的天花板,耳朵却不自觉地听着沙发上的举动。

    那人似乎睡得很不舒服,颀长的子窝在狭小的沙发上,手长腿长都几乎伸直不了,实在缩得很不舒服,才会偶尔传来一两下小心翼翼地翻的声响,却生怕吵醒上的人儿,硬是生生地将那翻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男人的细心与温柔,在寒冷的黑暗里,让洛晨的心一暖。

    沙发上再次低低地传来翻的声音,洛晨终于忍不住坐起来,打开了头灯。

    “嗯?”看到了黑暗中突然传来刺眼的灯光,云傲越起,看着抱着被子向自己走来的女子,勾起薄唇,清冷的声音无意识地就染上了温柔,道,“怎么了?”

    洛晨单手抱着被子,另一只手挠了挠后脑勺,双眸弯成了一弯月牙,道,“我想睡这里,那太软了,我睡不着。”

    只会想到别人的傻瓜——

    “我没有睡得不舒服。”看着那个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的女子,云傲越心一柔,安慰道,“只是我习惯了睡着时翻。”

    这是一个无懈可击的借口。

    无懈可击里面,却满满都是男人的宠溺。

    “云傲越,我睡觉时会踢人下,你会不会介意?”洛晨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

    偌大的大上,一人,一被,一边。

    关了灯,四周很黑,偶尔只有一两束灯光透了进来。

    洛晨垫着枕头,任由雪白的被子将自己完全盖住,她一边深吸呼,一边数着小绵羊。

    一只小绵羊,深呼气,两只小绵羊,深吸气,三只小绵羊,深呼气……

    两百八十一只小绵羊,深吸气。

    足足数了两百只小绵羊,洛晨还是睡不着,旁边的那人就像一颗磁石一样,硬是让她心绪不宁,想睡都睡不着。

    摸了摸发的脸颊,洛晨倏地睁开了眼睛,转头,瞄向了旁的人。

    一束灯光偶尔透进来,打在男人俊美的脸上,完美的五官,秀逸的脸庞,熟睡而闭着的双眸,竟出奇地好看,让洛晨心里一甜,不自觉地弯起了双眸,白痴般地笑露了一口白牙。

    云傲越,为什么会喜欢她呢?

    他又是怎么知道她是女人?

    想到这里,洛晨凑近了一点。

    另一边,嗅着那若隐若现的熟悉百合花香,听着那小小得像猫一样的呼吸声,感觉到那纤细柔软的姿离自己越来越近时,云傲越闭着双眸,似乎熟睡梦中,但眉头却在黑暗中微不可见地一扬。

    有洛晨在的,比沙发要舒服的多。

    洛晨不知道的是,云傲越刚刚睡的那张沙发是可以伸展的,只要按下按钮,那张狭窄的沙发就会自动伸展变成一张足够大的单人

    但是,这个清冷的男人,却硬是无耻地混了上

    云傲越的必杀一条龙绝招,退一步,装可怜,博同,混上

    ……

    感觉到女子的呼吸离自己越来越近,似乎像猫一样小心翼翼地喷在自己的脸上,云傲越适时地睁开朦胧的眼睛,果不其然看到了洛晨支着下巴,兀自眯着凤眸认真地看着他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好奇好学的少先队员。

    精致而微尖的下巴,修长而紧致的玉颈,像天鹅一样微微扬起,落在男人的眼里,尤其漂亮。

    黑暗中,灯光微微透进来,云傲越就这样眸光幽暗地看着她,看着那微露的锁骨,以及蝴蝶锁骨下那饱满的浑圆。

    想起之前的一幕,男人黑瞳里的眸光越发灼

    黑暗里看不到云傲越眸光的深邃,只能感觉到一股勾人而灼灼的视线朝自己看来,洛晨心莫名地跳快了一拍。

    “那个,那个,我……”

    洛晨正要解释她这种猥琐的靠近,却不料男人湿润的吻就这样灼地压上来了。

    吸,,撬,勾,缠。

    向来清冷的男人,第一次像个侵略者一样,用自己的体霸道地完全覆盖着她,让洛晨呼吸不稳地瘫软在他的臂弯里。

    “别,云傲……”

    她的话,再次被吞没在他的唇齿之间。

    ……

    一吻结束后,云傲越低眸,静静地看着下气息不稳的洛晨,秀逸的黑瞳在黑暗中带着淡淡的温柔。

    “嗯?有什么想问的?”

    阳台外,月色如水,婆娑摇曳,花香扑鼻。

    窗外透进来的光,让整个卧室萦绕着一种暧昧的气息。

    在这种浪漫的时候,洛晨睁着凤眸看着上的男人,带着轻轻的呼吸不稳,微微沙哑的声音此时很不解风地响了起来。

    “云傲越,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我可是一直都很男人的——”

    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云傲越微微勾起了唇,似乎想起了那天,清隽的声音温柔而缱绻,宛如柔和的风拂过平静的湖面,起了一池水。

    “在男色里,我被你强吻的那天。”

    那天,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的心还会跳。

    那天,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还有人敢碰我。

    那天,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不是孤独的。

    从来没想到是这样的答案,洛晨一愣,却感觉到男人埋首在她脖子上呼出来的气,一下一下地温暖着她的心脏。

    “洛晨,谢谢你,谢谢你让我上你——”

    温柔的夜里渐渐露出了黎明的晨曦。

    云园,开始了新的一天。

    偌大的浴室里,洛晨站在巨大的全镜前,静静地拍了拍自己的脸。

    无论怎样,今天一定要回去,面对所有的一切。

    洛琳的死,洛雪的恨,殷暖阳的执着,都是洛晨要面对的坎。

    洛晨,从来都不是一个会逃避的人。

    刷牙,洗脸,换上云傲越送来的衣服,洛晨收拾好自己,一出浴室门,就看到了静静地等着她的男人。

    “云傲越?”

    男人一如既往地穿着他最喜欢的白衬衣,茶褐色的刘海微斜,露出秀逸的双眸,他就这样站在浴室外,微微勾唇地等着她。

    “我陪你。”

    似乎心有灵犀般,云傲越没有多问什么,也没有多说什么,似乎只要洛晨想做什么,他就会陪着洛晨去做什么。

    寥寥的三个字。

    洛晨弯了弯唇,任由他牵起自己的手,往楼下走去。

    骨节修长的大手温柔地包着小手,十指紧扣,似乎无论面前多少风风雨雨,他都会这样静静地陪着她走过。

    ……

    一楼的古典大厅里,此时十分安静,静得有种可怕,似乎风雨来的前兆。

    偌大的偏厅里,只有古钟在静静地敲着钟盘,让别墅里响起悠扬的旋律。

    椭圆形的饭桌上,只有一个女人优雅地坐着,品尝着自己的早餐,后站立着毫无表的十几个佣人。

    高贵,优雅,美丽,似乎是为女人量打造的代名词。

    雪白的狐狸毛披肩穿在上,带出高贵,美丽的脸上保养得宜,似乎连一丝岁月的痕迹都看不到,整个人都是优雅的气质。

    直到听到旋转楼梯下传来脚步声,女人才微微拿起餐巾,优雅地擦了一下唇角后,才淡淡地转头看向从楼上下来的两人。

    看到自己最的儿子,女人的脸闪过如水的温柔,微微一笑道:“越儿,过来吃早餐。”

    “嗯。”云傲越淡淡地应了一下女人,便侧过脸,看着洛晨微微勾唇道,“洛晨,先吃点东西,不然待会儿你会饿。”

    “好!”对上云傲越的眸光,洛晨一弯双眸,应了声,然后顺着女人的声音看过去,却出乎意料之外地皱了皱眉头。

    这个,是那天在风云传媒出手的女人。

    她,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似乎知道洛晨的疑问,云傲越解释道:“那是我妈,温雅。”

    洛晨点了点头,心里对这个答案没有多大惊讶,她凑在云傲越耳边小小声道:“云傲越,我之前见过你妈妈。”

    在风云传媒出手,又有那样的姿态的,除了风云传媒总裁的妈妈外,不会有别人。

    不过那时,她不知道云傲越是风云传媒总裁,所以她没想到温雅会是他妈妈。

    但是,虽然那天她出手了,但是很明显,她不喜欢她,甚至有可能,厌恶她——

    不然,她现在这么大个人站在云傲越边,她怎么可能会看不到,还直接无视她呢?

    洛晨挑了挑眉,心里突然有点好奇,为什么温雅会这么讨厌她。

    听到洛晨说以前见过温雅,云傲越双眸闪过一丝幽深,沉得似乎宛如千年古井一样,却很快隐去了,恢复一贯的波澜不惊。

    虽然好奇为什么温雅不喜欢她,但被云傲越温柔地牵着走到饭桌上,洛晨还是笑吟吟道:“美丽的姐姐你好,我是洛晨,之前在风云传媒见过了,你还有印象吗?”

    温雅微微一笑,温柔道:“是那个漂亮的孩子,我记得。”

    洛晨双眸一弯,道:“刚听云傲越说姐姐是他妈妈时,我还没想到阿姨会这么年轻,让我还一直以为是姐姐呢。”

    温雅淡笑不语。

    看到偌大的饭桌上只在他的位置前面摆放一份丰富的早餐,云傲越清冷的俊脸波澜不惊。

    他淡淡地拉开他的专属座位的椅子,让洛晨坐了下来,自己则在洛晨边坐下。

    看到云傲越的动作,辛管家站在温雅后,脸色一冷,但很快恢复严肃,她转头,吩咐佣人道:“还不赶快给少爷上份早餐。”

    “不用了。”一边帮洛晨切着西多士,云傲越一边头也不抬地淡淡道:“让今天失职的人离开云家。”

    辛管家脸色顿时一白。

    即使是少爷将自己的早餐让给那男人,但是没有准备少爷的早餐,就是她的失职!

    这样失职,就让她离开云家,少爷这样做,其实是要杀鸡儆猴!

    驱除她出云园,让所有人都知道怠慢那个男人的严重

    想到这里,辛管家牙关一咬,站了出来,在所有佣人面前,弯腰颔首,道:“少爷,是辛苑的失职,希望少爷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在这么多人面前,她是被那个男人完全地踩在脚底了。

    云傲越一贯地冷漠,甚至连眼尾也没留给辛管家,意思很明显,赶快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明白云傲越的意图,洛晨侧过脸去,颇为认真地看着云傲越切西多士,完全没有任何帮忙说话的意思。

    直到淡淡而优雅的女声打破了僵局。

    “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辛苑从我嫁进来云家就在这里了,陪了我和云园都快三十年了,就一次失职而已,扣半个月薪水就可以了。”

    云傲越冷漠的俊脸依旧毫无表

    没得商量。

    感觉到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在自己上,洛晨抬眸,就看见温雅淡淡的眸光朝自己看来。

    那样的眸光淡得没有任何波动,但是很明显,就是要她为辛苑说话。

    想到该下的下马威都下了,洛晨唇角一弯,像极了一弯月牙,道:“云傲越,就按阿姨说的做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看着洛晨像一副女主人姿态地为她讲话,辛苑的脸更加冷如冰霜。

    听到洛晨的声音,云傲越那不为所动的俊脸终于缓了缓,他偏过头来,在看到洛晨如月牙般的笑容时,那冷漠的俊脸一下子就柔和过来了。

    “嗯,扣两个月薪水。”

    辛苑咬了咬牙:“谢谢少爷。”

    怡然自得地咬着云傲越递过来切好的西多士,洛晨看着辛苑那憋屈却恨恨的脸,突然觉得一阵好笑。

    这家伙,道姓还不够!

    猪一样的对手,才会在大庭广众下落别人的面子!

    正当洛晨相当愉快时,她的背后突然凌厉地传来一道让人毛骨悚然的视线,就像钉子一样,刺得洛晨的背部浑发麻。

    洛晨蓦地转过头去,偌大的落地窗外瞬间飞快地闪过一道若有若无的黑影。

    快如闪电,似乎是错觉。

    洛晨第一次有种心不在焉。

    “洛晨,怎么了?”见洛晨停住了叉子,云傲越微微勾唇,温柔地问道。

    “没什么——”收拾好自己的思绪,洛晨弯了弯唇,笑吟吟道:“云傲越,这里的西多士很好吃。”

    察觉到了旁的人的心不在焉,云傲越若有所思地转过头去,当看到窗外那棵摇曳的树木时,清冷的俊脸淡淡地闪过一抹嗜杀的冷酷。

    跑出来了?

    ------题外话------

    这章是我上个星期二写得,审核居然米过,涉嫌低俗,昏然后我太忙了一直没上来,不知道,所以才弄到现在更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