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男人的劣根性

    嗡嗡嗡嗡嗡……

    耳边一直传来酥麻而温的气息,像数只小虫一样紧缠着她,洛晨使劲地挥了挥手,见一只扇一只,却发现那无数的虫子依然死缠烂打后,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洛晨,先起来。眼前,是男人放大的俊脸,他坐在边,低头看着她,清冷的俊脸此时在昏黄的灯光下温柔得不可思议,你浑湿透了,要先换件衣服,不然很容易着凉。

    说着,云傲越伸手,修长的手臂绕到她的腰际,轻轻用力地让她坐了起来,背靠着他的膛。

    似乎还没清醒过来,洛晨很乖地顺着他的力度,慢慢地坐起来,睡眼朦胧地看向了四周。

    眼前,是一间豪华的大房。

    精致而昂贵的水晶吊灯,偌大而干净的白色大,55寸的液晶大电视镶嵌在墙壁上,磨砂落地窗隔开的浴室,以及被落地玻璃隔开的像花园一般的绿色阳台,在五彩的灯光下闪着幽幽的美丽。

    一副透明的却透出墨色山水画的巨大屏风,摆放在房间中央,将房间分成了两部分,从透明的屏风看过去,可以清晰地看到对面书房的布置,价值非浅的古桐木书桌,巨大而先进的视频电视,无一不在宣示着房间主人的实力。

    洛晨,喜欢这里么?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云园。男人没有说是他的家,只是笼统地告诉洛晨说,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没有听清楚男人的话,洛晨只是睡眼朦胧地眨了眨双眸,轻轻地从鼻子中嗯了一下。

    嗯。

    低头看着怀里的人眯着朦胧的眼睛,像个小孩一样轻轻地打着呵欠,不时揉揉自己的鼻子,却在很乖地听着他说话,没有再睡过去,云傲越的心顿时一软,像棉花一样。

    大手轻轻地勾着她的后背,云傲越起,另一只手绕到她的部下方,小心地横抱起她,一边往浴室走去,一边低头凝视着她,温柔道:洛晨,等下先洗下冷水脸,不困了之后再泡下水澡,水是我刚放的,温度刚刚好,你淋了一晚雨,先泡完澡,泡完之后再喝碗姜茶,不然很容易感冒。

    衣服我叫人送过来,你先进去洗澡,等下我再送进来给你。

    向来清冷寡言,沉默是金的男人,面对着怀里的人,第一次像个八婆一样唠唠叨叨个不停。

    洛晨轻轻打了个呵欠,不清醒地点了点头。

    水雾萦绕的浴室里,云傲越将洛晨抱到白色椅子上,然后扯了条毛巾,拧开冷水开关,大手湿了条冷毛巾,然后转,粗糙的掌心托起她的脸,另一只手用冷毛巾轻轻地帮她擦着脸。

    她的脸很小。

    他的手掌几乎可以包紧她的脸,小小的脸贴在毛巾上,甚至比他的掌心还小。

    云傲越心里一柔,手里的动作更加温柔,带茧的指腹轻轻划过她的肌肤。

    当冷冰冰的毛巾接触到脸颊,一下子让洛晨完全醒过来了。

    干净的白毛巾带着些许冰凉,在她的眼帘上轻轻地滑过,力度轻点宛如擦拭珍宝一样,生怕弄疼她。

    温柔得不可思议。

    似乎意识到云傲越在给自己擦脸,洛晨睁大了眼睛,当感觉到柔软的毛巾下不时滑过男人粗糙的指腹时,俊脸不自觉地一红,在蒸汽中急速升温,顿时像熟透而饱满的苹果一样。

    白得晃眼的毛巾,映着红得滴血的小脸——

    好看,而惹人犯罪。

    云傲越喉头一紧,良久,他收起了毛巾,沙哑的声音静静而温柔地在蒸汽弥漫的浴室里响起,道,洛晨,这些浴巾都是新的,你可以随便用,你先洗澡,等下我给你拿个干净的衣服。

    好。被男人声音里的温柔蛊惑了,洛晨反抬起头,却不知男人适时俯,头一低,湿润的薄唇就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滑过,冰冰凉凉的触感,却带着让人心跳加速的炙

    ……

    暖气开得很暖,水蒸气萦绕着整个浴室。

    洛晨泡在偌大的浴池里,背靠着浴池的池壁,脑袋一后,看向了浴室的天花板。

    天花板是一面偌大的镜子,似乎幻化成了大雨里的那一幕。

    洛晨,不要跑了。

    我怕我捉不住你,你就消失在我眼前了。

    洛晨,看着我,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你,还有我。

    你存在的价值,就是为了让我去你。

    洛晨,我一直希望,能像现在这样牵着你的手。

    牵着你的手,不管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这样,只要有你,哪里都是我们的家。

    所以,让我陪着你回家,好吗?

    ……

    只要有你,哪里都是我们的家;只要有你,哪里都是我们的家;只要有你,哪里都是我们的家。

    男人清隽而缱绻的声音像在浴室里无处不在地响起一般,让洛晨俊脸一红,不自觉地挠了挠后脑勺,然后傻笑般地弯了弯唇。

    一直傻笑的傻瓜没有发现。

    那藏在心底,疼在心底的致命伤,在这一秒,在这一个叫做云园的地方,在这个叫做云傲越的男人面前,似乎不再疼得她有种绝望的感觉。

    因为,心动了。

    ——

    少爷,衣服已经送来了,请问是现在送进来吗?门外,是一个清脆而恭敬的声音。

    云傲越淡淡地拉开了门。

    门外,佣人姿势端正地捧着一干净的衣服,双眸偷偷地看了眼自家少爷,耳根后是蔓延的红色。

    今晚让她看到了她从来没见到的少爷。

    会温柔地注视着别人,会温柔地对别人笑,还会温柔地吩咐她去找衣服来。

    对于佣人的发呆,云傲越一点也不关心,清冷的俊脸平静无波,他掌心一伸,从那发呆的佣人的手里拿过干净的衣服后,便淡淡地转回房。

    房门一合,嘭地一下,就在佣人面前与世隔绝了。

    一如以前的动作——

    却让佣人有种玻璃心碎了一地的感觉。

    少爷会温柔,没有表小姐,果然是幻象!

    幻得她心肝脾肺疼!

    颀长的姿站在边,看着上整齐地摆放着的女人内衣内裤,似乎想起了在米兰时那个漂亮的女子前的高耸时,云傲越清冷的俊脸顿时可疑地染上了红晕。

    他从小就过目不忘。

    这个尺码,应该是没错的。

    想到那一只手不能包起来的柔软时,云傲越心里莫名加快,有种猫挠的感觉,痒痒的,但幽深的双眸却在瞥到旁边那黑色睡衣时,心底的喜悦顿时被冷水浇湿了一样,好看的眉头紧成了一个川字。

    长袖,高领遮锁骨,完全不透光的黑色棉布睡衣。

    一想到这睡衣会被洛晨穿上,几乎是反的,他拿起那长袖黑色睡衣,颀长的姿迈步,往自己的衣柜房走去。

    偌大的衣柜房设计在卧室后面。

    拉开了第一个衣柜,上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数十睡袍,洁白而崭新,宽大而低v领,看在云傲越的眼里顿时亲切无比。

    他伸手,想拿一件新睡袍出来,但却在看到旁边那件被他穿过一次后洗干净叠好的睡袍时,动作微微顿了顿。

    如果,他的衣服被洛晨穿上——

    想到这里,大手顿时像不受自己控制了一样,从那件新睡袍缓缓地移到了那件被他穿过了一次的睡袍上。

    拿好了睡袍,男人顺便将那件古板而密封的黑色睡衣丢到最里面去,然后关好衣柜,锁上。

    ……

    当洛晨穿上云傲越送进来的内衣内裤时,顿时有种不穿衣服被人看透而脸红耳赤的感觉。

    云傲越不但知道她是女人,而且挑的内衣内裤,尺码都是刚刚好。

    再大一点穿不上,再小一点撑不起。

    36c。

    拍了拍自己熟得像虾一样通红的脸,洛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臂伸进浴袍的袖子里,却发现浴袍大得夸张,浴带绑了一圈又一圈,但系好的浴袍却低领到镂空,几乎将里面黑色的内衣露了出来。

    连露出来的半圆的形状,只要低头,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太丢脸了!

    洛晨顿时有种被雷劈过的感觉!

    任由短发湿漉漉地还半滴着水,洛晨随手扯了条浴巾披在肩膀上,然后拉得严严实实的,这才踏着宽大的拖鞋走了出去。

    偌大的房间里开着暖气,温度却调得比浴室的温度更高,隐隐约约有的感觉。

    睡房里没有人。

    洛晨舒了口气,正想腾出手来擦一擦头发,拉紧浴巾的手一松,门却开了——

    颀长的姿依旧优雅,缓缓地走了进来,牙白色的瓷杯被那古铜色的指尖安分地捧在掌心里,冒着腾腾的姜味。

    当看到上的那人时,云傲越脚步微微一顿。

    半滴水的短发,象白色的俊脸尤为干净,像极了一枚雪白剔透的玉一样,上面雕塑着细长的柳眉,狭长的凤眸,粉红的唇线。

    宽大的浴袍被绑得紧紧的,勾勒出女子纤细的腰肢,但上宽大的v领却因为女子的高耸而微微敞开,露出人的锁骨,浴巾半披在浴袍上,带着一种似乱非乱的凌乱美。

    云傲越喉咙一紧,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题外话------

    咳咳,首先很感谢那些投月票,送花送钻滴亲滴支持,我今天上来是被吓到了,同时也很感动,首先感谢你们一直包容我,在这个让我觉得压力很大的时刻,给我支持和动力

    ps:我建了个群,群号是233692354,以后啥啥东西都在里面发,都是珍藏版滴,咳咳,还有免费番外,真人视频这些当福利,有兴趣滴亲们可以加,但只限童生以上啦,因为群是普通群,而且加之前要在文里留言qq号,不然不通过啦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