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章 反洛晨者,杀无赦!

    舞台前,英俊的男人向来随意的俊脸此时冰冷一片,锐利而寒冷的眸光注视着那笼罩在昏暗的角落,他冷喝道:“你干什么?放开她!”

    男人的声音威慑力极强,径直地穿透了舞台,一瞬间传到了台上洛晨和云傲越的耳里。

    洛晨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却意外地看到一道熟悉的影,但那向来随意的姿背对着她,此时正冷冷地冒着不属于他的寒气。

    何俊熙。

    此时的何俊熙,褪去了那肆意而随和的格,对着那个舞台前拐角处的昏暗角落,好看的俊脸冷厉至极。

    笼罩在黑暗的角落里,则看不清那里的形。

    宛如对峙一般诡异的气氛,让洛晨的心不由得一窒。

    她反地转头看去,果然,刚刚坐着傅子荌的座位上,此时正空的一片。

    子荌!

    似乎意识到什么,洛晨猛地一转,将抱着的蓝色妖姬塞到边男人的怀里后,马上利索地从高高的舞台一跃而下,毫不迟疑地往何俊熙的方向跑过去。

    “洛晨。”

    看着洛晨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紧张而焦虑,云傲越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他猛地转头,看向刚刚的位置,当发现那里空空如也时,幽深的双眸顿时一沉。

    是那个——

    对洛晨很重要的人!

    想到这里,云傲越一把扔下掌心里的鲜花,形一动,敏捷而迅猛地跃下舞台,朝洛晨追了过去。

    看着相继奔下舞台的两人,嗅到风吹草动的记者们顿时相互打了个眼色,正想追上去,但四周的保安马上又像亚历山大一样围了上来,紧紧地困着他们。

    “大哥,好好说话,好好说话嘛,别又挤得我们整个饼一样!”

    而全场的洛神则是完全摸不着头脑,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到偌大的广播在整个红馆响了起来。

    “由于洛晨接到西娱的重要通知,不得不提前三分钟离开,所以请各位观众保护好自己的随财物,在保安的指导下,也有秩序地离场。”

    响亮的广播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却让洛神举着小拳头,愤怒地嚷嚷起来了。

    “西娱太过分了,居然将我晨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就是啊,看刚刚晨少那样子,摆明就是受到西娱的压迫了!”

    “既然晨走了,我们也走吧,这死人红馆,没有我晨,谁想留在这里啊!”

    ……

    似乎对西娱把洛晨弄走感到十分气愤填膺,洛神们起,没等保安指挥,马上气呼呼地甩袖离开。

    看到众人相继离开的背影,李栋此时才擦了擦汗,舒了口气,但没多久,又觉得有点委屈。

    明明是总裁吩咐的,如果出现了什么突发状况,马上按照刚刚的借口让众人离场,保护洛晨,以防兰素污蔑事件再度重演的,可是现在,众人都以为是西娱压迫洛晨,然后把所有的不满都指向西娱,指向他,让他真的比窦娥还冤,跳下游泳池都洗不清了!

    ……

    昏暗而看不清景的角落里,一道大红色的影在洁白的墙壁上投下晦的黑影,微卷的发尾,落在墙上,宛如一条狰狞的小蛇,让那高瘦的影带着一股血腥的嗜杀。

    打扮如此莫名的熟悉。

    恰恰是一个女人。

    她歪头,轻轻地扯了下嘴角,像极了一个人,道:“让洛晨来这里见我。”

    说着,女人举起掌心里那明晃晃的刀子,毫不留地向她前的女子的颈脖狠狠地刺进了一分。

    血顺着女子雪白的颈脖流了下来,宛如洁白的白纸绽开了大红的花朵,带着刺人的血腥味,而女人偏偏笑得花枝乱颤。

    “尽快呢,我没什么耐心!”

    而被桎梏着不能动弹地站在女人前的,被她紧紧地用刀子顶着脖子的女子,居然是——

    傅子荌!

    察觉到女人的狠戾,何俊熙掌心顿时湿润了起来,他定定地看着傅子荌那微白的小脸一会,英俊的背影猛地转,正想去找洛晨,却意外地听到一道熟悉的女音带着他不熟悉的坚决,猛地响了起来。

    “别……别让小晨过来。”

    何俊熙脚步一顿。

    女子的声音向来是羞涩的,甚至是那种低弱到似乎没有任何主见,所以会让任何人忽视她的话,但此时,那清澈的声音却带着一丝坚决的强硬,像一根透明的绳子一样,死死地扯住了何俊熙。

    这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傅子荌。

    对于洛晨的安全,是强硬的傅子荌。

    “呵。”似乎看出了何俊熙的动摇,女人讽刺地笑了一声,刀尖猛地顺着傅子荌的颈脖划下一分。

    嘀嗒——

    鲜血打在地上的声音,落在何俊熙的耳里,是如此的清晰,但却没有夹杂着一声女子的疼痛呻吟。

    他转过了头去。

    昏暗的灯光下,女子轻轻地低着头,任由湿透的刘海挡住自己的眼睛,为了不让痛到极点的呻吟逸出唇边,她死死地咬紧下唇,直把惨白的唇瓣咬得裂出血来。

    即使痛到极点,也不想让洛晨陷入危险的傅子荌。

    似乎感觉到了何俊熙的目光,傅子荌双眸微抬,任由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自己的额头,用力地看向了他。

    “我不疼……不疼……不要……不要让小晨知道。”

    她扯了扯颤抖的嘴角,似乎想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容,但那惨白却带着鲜血的唇瓣,颤抖着的小脸,又是那样地不协调,显得丑极了。

    “求求你,何先生……”

    她在求他。

    她在用她的生命求他。

    鲜血一滴一滴地打在她的肩膀上,映在那白色的裙子上,美得宛如白茫茫的雪里绽开的梅花,但竟是那样的刺眼,刺眼得让他几乎没有任何的感官,只能感觉到锋利的刀刃猛地刺进了他的心窝上。

    十指微缩,缓缓地攥出青筋,何俊熙眼睛一闭,又猛地睁开,似乎完全没有任何迟疑,英俊的影冷冷地背过了去。

    “傅子荌,在你心里,洛晨也许比你自己重要,但在我眼里,任何人,包括你自己,也没有资格让你受伤!”

    说完,他不再迟疑地迈步,却再一次顿住了。

    昏黄的灯光背落在前方的人影上,只能看到那修长的影瘦削而俊美,随着男子利索地近,那精致的俊脸也渐渐清晰在三人的眼前。

    狭长而嗜杀的双眸,抿紧而冷酷的唇线,精致而冷峻的俊脸。

    洛晨。

    看着那个人就在眼前,女人狰狞的脸有了一丝兴奋的血色,映在灯光中越发地清晰起来。

    谭晶!

    “洛晨,看到我今天的打扮,你会不会觉得很熟悉呢?”

    ——

    谭晶穿着一条红色的连衣短裙,从小腿处开叉到大腿,头发做成波浪形的卷发,刘海微斜,熟悉至极。

    正是那时在“男色”里——

    洛晨曾经的打扮!

    淡淡地瞥了一眼笑得兴奋不已的谭晶,洛晨精致的俊脸几乎没有任何表,但双眸却在接触到谭晶前的女子时,那双狭长深邃的眼睛顿时冰冷一片,似乎被厚重的冰块封闭了,冒出丝丝寒气,嗜血至极!

    似乎感觉到男子神色间的波动,谭晶尖锐的目光一下子看向了洛晨。

    几乎是同一时刻,洛晨敛了敛眉,嗜血而杀意的眸色一瞬间敛去了,似乎觉得颇为好笑,她勾了勾唇,精致的俊脸带着点邪肆,道。

    “谭晶,你以为挟持一个和我毫无关系的人,就能报复我的话,未免太天真了!”

    听完洛晨的话,谭晶微微地歪了歪头,似乎那样地天真无邪,“洛晨,既然你不在乎她的话,那么,我就要让她死个痛快!”

    说完,尖锐的刀刃,一下子朝傅子荌脖子上的脉搏狠狠地插下去!

    “等一下!”

    呼——

    锋利的刀锋顺着风声,猛地在离傅子荌大动脉的两毫米处停下了。

    提起的心放下了一点,洛晨抿着唇线,锐利的双眸冷冷地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谭晶,淡淡道:“开你的条件!”

    知道自己赌赢了,谭晶笑得几乎不能自抑,半晌,她收了笑容,似乎有点无邪的天真,道:“洛晨,你曾经扇了我一巴掌,还将我踩在脚底下,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一边天真地问着,谭晶一边将刀尖沿着傅子荌的大动脉轻轻划过。

    看着傅子荌越发苍白的小脸,洛晨压着自己心底的急躁,眉毛一挑,粉唇弯了弯道,“一百倍奉还,怎么样?满意吗?”

    听到这里,谭晶轻轻地扬起了脸,朝何俊熙命令道,“听到没?你,给我去扇她一百巴掌,少一个,我就在这个女人脖子上划一刀!”

    打小晨一百巴掌。

    几乎反的,傅子荌猛地抬起苍白的小脸,过多的失血让她几乎看不清面前的人影,只是凭着她的感觉,她挣扎起来,道:“不要,不要伤害小晨。”

    尖锐的刀锋在傅子荌挣扎时,每每险险地擦过她的脖子,让何俊熙看得心惊跳的,他喝道,“傅子荌,我不伤害洛晨,你别动!”

    “那就好……那就好……”几乎喃喃自语,傅子荌眼前一黑,缓缓地倒在了谭晶的上。

    扯紧傅子荌的子,谭晶握着锋利的刀刃贴近傅子荌的脖子,她歪头看向何俊熙,唇角一撇道:“还不开始?”

    何俊熙眸光一沉,走到了洛晨面前。

    他淡淡地低头看着她,褪去了一贯的随意与平易,神色变得冷漠如冰。

    就是因为这个人,才会让傅子荌无辜受伤,还心心念念地要保护她,一百巴掌,是这个人应该偿还的!

    想到这里,何俊熙冷冷地抬手,几乎是用尽全力,毫不留地往那精致的俊脸扇下去。

    第一次,洛晨心甘愿地闭上了眼睛。

    “唰!”

    厚实的手掌带着重重的风声呼啸而过——

    却在离洛晨的俊脸上半米处猛地停住了!

    久久没感觉到疼痛,洛晨皱了皱眉,睁开了双眸,却意外地愣住了——

    何俊熙的手腕被一只修长而有力的手淡淡地扣住了,力度不大,却硬是让那一巴掌架在半空中,怎么也落不下来。

    而男人颀长的姿则宛如护犊子一般,保护地站在了洛晨的面前。

    何俊熙的脸冷若冰霜,他看着男人,一字一句道:“云傲越,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淡淡地瞥了下何俊熙的动作,云傲越双眸一深,只留一抹平静无波的漆黑,宛如重重的泼墨,眼底的涟漪一丝一丝地散去。

    “我只知道,你要扇洛晨的这一掌,如果不是因为傅子荌受伤了——”微微顿了顿,云傲越薄唇一抿,清冷的声音平静无波,却带着让人胆颤的杀意。

    “我会废了你的手!”

    何俊熙动作一顿。

    淡淡地放开了何俊熙的手,云傲越看向了谭晶,幽暗的眸光宛如古井一般平静无波,却冷冷地带着犀利的嗜血,宛如淬了毒的罂粟。

    “我在乎的只有洛晨,所以如果你想凭着你面前的筹码来赢这一局,那么毫无疑问的是,你将全盘皆输!”

    话一落,男人拉着洛晨,平静地侧开,面前的景让谭晶天真的神褪去,脸色一下子顿时惨白起来。

    ------题外话------

    熬到两点,动力啊动力,你在哪里?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