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章 对不起,我爱你!(精,必看)

    摘一颗苹果

    等你从门前经过

    送到你的手中帮你解渴。

    像夏天的可乐

    像冬天的可可

    你是对的时间对的角色。

    耳边充斥着烈的掌声,夹杂着洛神激动的欢呼声,但洛晨却一动不动,琥珀色的双眸里,却惟独映出不远处那抹纤瘦而美丽的影。

    ……

    “子荌,你为什么当面拒绝老师提议的让你和我在艺术节上表演?”茂密的林荫下,穿着校服的小男生皱起俊俏的小脸,将多啦a梦的小书包耍帅地单肩一背,然后有点忿忿不平地指控道,“你变心了!”

    对面的漂亮小女生穿着一及膝的学生裙,听到小男生的指控,她不安地绞着手,然后飞快地偷偷瞄了小男生一眼,看到小男生俊俏的小脸上有着忿忿不平时,羞涩的小脸顿时慌乱起来:“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小晨,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小男生昂起俊俏的小脸,疑惑地瞄了她一眼。

    听到小男生的问话,小女生低着头,咬着下唇,但是却没说话,只摇了摇扎着黑色小辫子的小脑袋。

    不能告诉你的。

    太欺负人了!

    她只是想和子荌一起在大家面前表演,让大家像她一样喜欢子荌而已!

    可是子荌却拒绝和她一起表演,还不能告诉她原因。

    难道她们之间还有秘密吗?

    想到这里,小男生拽起多啦a梦的小书包,猛地转过去,气呼呼地跑掉了。

    听着那“哒哒哒”跑远的脚步声,小女生慢慢地抬起了小脸,直到看不到那道俊美的小影时,她才缓缓地蹲了下去,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膝盖,任由长睫挂着的泪水一滴一滴地打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一个世纪的时间,面前的阳光,被一道长长的黑影给挡住了。

    她抬起头来。

    十二点的阳光有点刺眼,刺得她眼睛麻麻的,似乎看不清面前的人的表

    熟悉而俊俏的小影背对着阳光,依旧双肩挑着小书包,她别扭地站在她面前,对上她看过来的视线,酷酷地扭过头去。

    “看你还敢不敢不告诉我,我一生气就会跑掉,不理你了!只要你告诉我,那我就不生气了。”

    即使她多生气,她也不会丢下她。

    只因为,她是傅子荌,不可替代的傅子荌。

    听着那清脆的声音带着别扭的安慰,小女生擦掉眼泪,站了起来,如同一贯地低着头。

    “我……我只是想能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小晨你表演,看着大家都很喜欢你,看着大家都为你鼓掌,这样,这样我就会很开心了——”

    说到这里,小女生猛地抬起了头,湿漉漉的双眸焕发出炫目的神采,向来羞涩的小脸爆发着夺目的光泽,“因为,因为,小晨你是我心里最重要的!”

    最后一句小女生没有说出口的是——

    “比我自己还重要!”

    从来没想过是这样的原因,小男生愣住了。

    柔和的微风,似乎吹来了满满的花香。

    友谊的花在这一刻生根,发芽。

    ……

    一如从前。

    她坐在台下,抬起羞涩的小脸,一眨不眨地看着她,颜色极淡的唇微微翘起,漆黑的双眸粼光流转,向来不安的小脸,绽放着前所未有的耀眼光芒。

    那是一种坚信。

    在傅子荌眼里,洛晨,永远是最好的!

    对上那道熟悉而温柔,陪着自己走过十二年的视线,洛晨静静地注视着她,俊脸却微不可见地一扬,忍不住一点点地勾起了唇。

    柔润的粉唇,像灼灼光华的芍药一样,一点点地绽放开来,映在男子喜悦的笑容里,连蔚蓝的海水也为之失色。

    她的单纯,她的喜悦,因为那个叫做傅子荌的人的到来,而触不及防地绽放着。

    在洛晨眼里,傅子荌,永远是傅子荌,傅子荌,永远是不能被取代的!

    她是她心目中最好的。

    她是她心目中不可取代的。

    没有人知道,藏在那两个女生心里的,究竟是怎样的友谊。

    偏离舞台的贵宾座上,男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任由穿着白色衬衣的好看背影成为别人眼里的一道俊美的风景线。

    清冷的双眸一直围绕着台上那个穿着破烂却难掩风采的男子,男人眉头微扬,漆黑的瞳仁里露出了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汩汩温柔。

    直到看到男子粉唇弯起,对着一个方向露出一个喜悦的笑容时,男人清冷的俊脸更是绽放了的梅花一样,不自地就柔和过来,薄唇更是勾起了温柔的弧度。

    他顺着洛晨的视线看去,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人就这样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在云傲越的世界里,没有男人和女人的区别,统称都叫人。

    在那个人旁边的,是何俊熙。

    注意到这里,云傲越淡淡地收回了视线,但清冷的双眸,却在转眸的一瞬间里幽深起来。

    那个人,是洛晨很在乎的。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的对视,洛晨勾唇,微不可见地收回了视线。

    她微垂头,任由深褐色的刘海遮住自己的双眸,修长的左膝微弯,右脚弹起伸出,白皙的手随意地一抬,将手上的草帽缓缓上扬,定格在自己深褐色的头发上。

    “啪——”

    看到洛晨这样定格的动作,潮水般的掌声猛地停住了,转而是直冲云霄的持续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屏幕上的雪白浪头顿时慢慢褪去,灯光倏地一暗,全场顿时“啪”地一声漆黑一片,只留台上唯一的一点亮光。

    那是戴在洛晨手腕上的蓝色萤光棒。

    蓝色的荧光棒淡淡地一闪一闪,在漆黑的红馆里散发着人的蓝光。

    捏着草帽的手快速地一动,速度快得几乎宛如幻影一样,猛地让蓝光在漆黑的夜里漂移。

    嚓——

    似乎感应般似的,黑幽幽的舞台顿时猛地下了五颜六色的灯光,一瞬间全部打在了男子的上。

    不适应突然如来的强光,众人忍不住眨了眨眼睛,再次看过去时,却看到了八个男人幻影般地跟在了洛晨后。

    和别人衣冠整整的伴舞不一样,他们穿着破烂的补丁衣服,斜斜地低着头,手里拿着和洛晨一样的草帽,此时也弯着左膝,将草帽定格在自己的头顶上。

    潦草的造型,奇特的姿势,却别具一种洒脱的帅气。

    嚓——

    强度的霓光灯一闪,打在站在舞台最前面的那个男子的下颔上,众人只看到那粉嫩的薄唇一动,一个清越动听的音符便从男子的唇线里逸了出来。

    “sorrysorry”

    似乎这是一个号令,九顶草帽顿时洒脱地飞了出去。

    垂直上升!

    到达最高点!

    垂直下落!

    同时到地!

    啪——

    这是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画面。

    当九顶草帽同时到地时,一阵明朗而轻快的音乐不甘落后地走起,宛如挑逗示的男人。

    动感的旋律,丰富的和声,轻快的节奏,这是一个纯粹而黑白的世界!

    告诉你,请听着——

    我要向你示

    “sorry,sorry,sorry,sorry

    ????

    我我我先

    ???????baby

    完全被你你你征服

    shawty,shawty,shawty,shawty

    ????”

    听到男子唇线里逸出的歌声,后面分成斜两列的几个男人迅速前一个斜弯腰,后一个半蹲着子,手肘支着地板上。

    一前一后交叉姿势,让舞台上呈现着视觉上的活力。

    狭长的双眸深深地注视着全场,男子神平和,她唇线微动,一边轻和着旋律,左膝一边弹起,然后轻轻踢出,收回,似乎每一步都踩在音乐的重音里。

    那是踩在云端一样轻快而柔软的步伐。

    似乎忘了呼吸一样,全场万籁俱静,只有音乐渐渐加快的旋律,动感轻快而富有节奏。

    “太耀眼耀眼耀眼

    ???????baby

    快要窒息窒息窒息我要疯了疯了

    ???

    凝视的眼神中眼神中

    ???

    我好像我好像被什么所迷惑

    (???)

    现在也无法挣脱

    ???”

    音乐旋律猛地加快,八个男人舞步也随之加速,幻影般地跟着男子的动作,整齐轻快的步伐,让台上的所有人都似乎走在云端一样。

    踩一步,前进,轻快弹腿,缩一步,后退,轻快收腿。

    他们似乎是踩在琴键上,轻而柔,却带着男人的阳刚之气,刚而快。

    俊雅秀丽,各领风

    纯粹而黑白的世界!

    黑是黑,白是白。

    尽管跟在后面的每个伴舞都熠熠生辉,但站在舞台最前面的男子却完全没有被他们的风采所挡住。

    那是仅仅属于洛晨的风姿!

    琥珀色的瞳仁似乎映着全场的灯光,男子抬眸微微勾唇,在梦幻般协调的音乐中,她收腿,后三百六十度旋转,然后轻快地一字马拉开,双手接触着地面。

    看到洛晨妖治的似笑非笑,众人澎湃地猛地站起了,使劲地晃着荧光棒,疯了一般地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洛晨——”

    动感的音乐夹杂着烈的欢呼声,洛晨眉毛一扬,伸手一撑地面,似乎在风的助力下,迅速而飞快地旋转了一圈。

    宽大的裤子穿在男子的上,褪去了潦倒的模样,像极了洋洋而肆意飘扬的风筝。

    自由自在!

    一圈

    两圈

    三圈

    当最后一圈回到众人面前时,五彩的霓灯打在男子的脸上,只能看到男子那俊美的脸上微微勾起了自信而雅致的笑容。

    “洛晨洛晨!洛晨洛晨!……”荧光棒摇摆,光芒四

    男子微微勾唇,深褐色的头发迎风而扬,在众人整齐的欢叫声中,她单手一撑地面,微一用力,英姿顿时犹如白烨一样傲然地倒立在所有人的面前。

    嚓——

    时间定格!

    俊美如斯,而风姿卓然!

    真正自信的人,敢于直面倒立而惨淡的人生!

    ,不是不

    对不起,我你!

    所以,我要告诉你!

    似乎被这样汹涌的表白给震撼了一样,全场静寂,鸦雀无声。

    半晌,众人澎湃得再也压抑不住了,他们顾不得别人的感觉,直直地站起了来,双手做喇叭状地朝台上的男子欢呼道,“啊啊啊!洛晨我你,洛晨我你,我你……”

    同时,汹涌的掌声像潮水炸开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全场炙如火的气氛中,一道高瘦的影静静地从黑暗中迈开了步伐。

    没有注意到全场澎湃到极点的气氛,那个向来波澜不惊的男人也忍不住站起了来,颀长的姿褪去一贯的清冷,像一个普通的人一样,带着些许温的柔和,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那个微笑而妖肆的男子。

    清冷如井的双眸带着如火般的炙,却只有满满的她。

    有单纯的她,有旋转的她,有倒立的她,更有妖治而自信,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她。

    对不起,我你!

    所以,我要告诉你!

    一想到那曲舞蹈的含义,云傲越清冷的俊脸顿时不自地染上了浅浅的绯红,但薄唇却忍不住地一勾,微微勾起了一个温柔而满足的笑容。

    她的一个无意识的表现,足以让这个从来没关注过任何人的清冷男人露出一个不设防的笑容。

    贵宾座的二排,一直注视着云傲越的女人看到云傲越的笑容时,微微皱了皱眉头,当看向台上那个男子时,保养得宜的脸上又忍不住露出厌恶的表

    她转头,正想吩咐边的男人时,却看到了男人猛地放下电话,惊慌失措的神色。

    “辛管家,糟了,表小姐——”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