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龙四爷

    兄弟间的亲昵拥抱——

    众目睽睽下,男人很快如常地松开了手,英俊有力的背影后退了一步,站在了洛晨的面前。

    七年,没有改变过他。

    拔的材包裹在黑色的风衣下,显得英俊而有力,v领的领子将男人健壮的膛露了出来,古铜色的皮肤透出一股狂野的男人气息。

    这似乎是一个宛如烟灰一点点湮灭的男人。

    在大厅柔和的灯光的映照下,小麦色的肤色渐渐地将男人的轮廓一笔一划地勾勒出来。

    深邃的眼睛,丰满的鼻翼,感而颓废的络腮胡子,又薄又柔的唇形,像极了那种会突然将自己心的女人推到墙上,粗暴地吻上去的男人。

    他的名字在“晓”里,如雷贯耳——

    晓之暗——龙四!

    龙镌!

    龙镌缓慢地将手插进风衣的口袋里,黝黑的双眸注视着洛晨,却并没有任何波动,但被络腮胡子挡住的薄唇却渐渐斜了起来,给人一种隐约的致命感。

    颓废如他的心思,谁都摸不清。

    看着这个整整七年没见的好兄弟,洛晨第一次褪去了“洛三少”的邪肆,她摸了摸下巴,打量着龙镌,戏谑地弯起了唇。

    “小四,这么久没见,你还是那样的像个苏乞儿!”

    像个苏乞儿——

    对于龙镌感的络腮胡子,洛晨这个自恋美的家伙是相当瞧不起的,她不仅一次两次嘲笑龙镌像个乞丐,但奇怪的是,对于洛晨的笑话,龙镌这个冷血至极的男人却从来没有生过气,只是一如既往地颓废,点燃自己手里的烟,抽一口,吐一下,颓废而又感地将烟雾缓缓地喷到他搂在边的女人的脸上。

    龙镌的边,从来不缺美女。

    女人如衣服,龙镌似乎将这个真理贯彻到极点。

    年复一年,复一地换衣服,龙镌自己也不记得他边究竟换过多少女人。

    但是,每一个女人,都毫不意外地因为一个理由,而被他一脚踢开。

    而这个理由,永远都不被人知道,似乎成了龙镌上的一个谜。

    永远都不能说的秘密!

    黝黑的眸子注视着面前的男子,龙镌似乎可以看到那银色的蝴蝶面具下,男子是怎样地弯起双眸,勾起唇线,一脸熟悉而戏谑的笑意吟吟——

    像极了夜空中那一弯皎洁的月牙。

    想到这里,龙镌的络腮胡子微微一挑,薄薄的唇线竟褪去了颓废,勾起了一抹轻轻的弧度。

    柔和的灯光下,那勾起的唇角犹如涟漪的波浪,但被遮掩在胡子下,竟隐隐约约带着一丝莫名的感与——

    温柔。

    不小心瞥见龙镌脸上的温柔,一直仰望着洛三少的众人顿时神一滞,像看见蚂蚁踩死了恐龙一样,惊恐得瞪大了眼睛。

    他们眼睛是老花了吗?

    那个残忍而颓废的龙四爷,竟然在——

    眼地笑?

    正当“左翼”众人惊恐之际,一道阳光的声音跟在龙镌后抱怨地响了起来。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我明明是和四哥在一起的,但是为什么三哥都没瞧见我?”

    说这话的,是一个一直被众人忽略到大西洋,存在感相当弱的男人。

    时尚合适的白色休闲服,金色服帖的短发将俊雅的弧线勾勒出来,稍微上扬的丹凤眼,似乎带着一丝丝阳光的邪气。

    此时,男人正抱怨地眯着眼,哀怨地盯着洛晨。

    晓之飒——阳六少。

    阳昕。

    似乎知道阳六这个白目接下来绝对不会说出什么正常人的话,龙镌缓缓地敛起了笑容,从风衣的口袋中掏出一支烟,然后按下打火机,点燃,慢慢地抽了一口。

    果然——

    几秒之后,阳昕咧嘴一笑,俊雅的脸颊立刻露出一个邪气的小酒窝,他伸出了双臂,像极了那种的小女生一样,道:“三哥,我也要的抱抱!”

    一米八的大男人,居然大咧咧地伸出双臂,对个男人撒说——

    要一个的抱抱!

    全场,一下子鸦雀无声了。

    右翼的众人首先给呛了口气,对左翼的人的智商相当无语。

    和右翼的人不同,左翼众人则是攥了攥拳头,牙关痒痒的,恨不得将这个在“右翼”面前特别丢面子的家伙给扔到太平洋去。

    眼不看为净!

    “好!”

    对于这个猪一样的阳六,洛晨“笑容慈祥”地伸出了双臂,似乎要满足兄弟的愿望,将友弟兄的君子风度发挥得淋漓尽致。

    阳昕满足地凑上前去,正想熊抱一下洛晨,但后的衣领却被一只有力而结实的大手给扯了起来。

    麻鹰叼小鸡。

    阳六像死鱼一样被后面的大手桎梏着,动弹不得,他忿忿不平地挣扎起来,怒吼道,“龙四,你这该死的混蛋又在发什么疯?”

    “干嘛要阻止我和三哥来个的抱抱?”

    薄唇轻轻吐了一口烟雾,龙镌那张氤氲在烟雾中的俊脸此时显得特别的隐晦不明,半晌,那道颓废的声音终于缓慢地响起,带着一种沙哑的低沉。

    “在你抱她前,给我自动自觉地走到浴室,把自己一个星期没洗的子给搓掉一层皮。”

    “……”

    听到这种非人类的对话,众人大囧,实在有点无语。

    原来,六少的小算盘,竟然是想趁机用自己一个星期没洗的体,去“玷污”冰清玉洁的三少!

    没有达成自己的心愿,阳昕顿时像恹了的鹌鹑一样,没精打采起来,他抬眸,看向洛晨,神色相当哀怨。

    正当如此让人发窘的时刻,一道如粼粼碧波的女声在别墅的大厅柔和地响了起来。

    “人来得真齐,洛宸,龙镌,好久没见。”

    柔和的女音,落在安静的大厅里,竟像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样动听。

    众人一愣,顺着视线看了过去。

    门外,五道人影从黑暗的拐角背光处缓缓地踏入到灯火通明的大门,他们训练有素,列成了像金字塔一样的形状。

    除了为首的人外,剩下的四人抱起了双手,似笑非笑地站在了红栎木铸造的大门外,高傲无比地巡视着别墅里面的人。

    而为首,正是一个女人——

    一个浑漆黑,却面露微笑的女人。

    看到这个女人,站在别墅右边的人神一凛,突然敏捷地弯下了腰,他们神色严肃,似乎褪去了属于自己的灵魂一样,声音齐整地喊道。

    “大小姐!”

    没有一个慢动作,整齐得宛如电影拍摄镜头的军队训练;没有一声颤音,完全跟得上那齐整的呼唤声,似乎经过了无数次的训练。

    仿佛在向左翼宣誓着——

    这是右翼的森严律令!

    这是右翼的戒严军规!

    这是右翼的强大实力!

    对于这个给左翼的下马威,龙镌的神色依旧颓废,他松开了阳昕,任由阳昕像炸毛的斗鸡一样戒备地跳了起来。

    自然反应似的,阳昕体迅速一移,一米八的子保护似地挡在了洛晨的面前,似乎害怕对面的女人,会对洛晨做出什么伤害的事来。

    和阳昕的戒备不同,龙镌只是淡淡地用拇指按熄了手上那支烟的微弱火花,然后随手地扔在了地上,鞋底一动,缓慢地将圆润的烟杆,一下一下地碾磨成片。看见对面那两个人的反应动作,女人微微一笑,并不在意,反倒轻轻迈步,往洛晨的方向走去。

    七年,居然没削弱这几个人的感,真是一件让她觉得奇怪的事。

    看着自家大姐往洛宸的方向走去,后面的四人饶有兴致地对望了一眼,便紧跟在女人的后,往前走去。

    别墅里明亮的灯光,渐渐将女人的眉目一笔一划地勾勒了出来。

    浑漆黑,却肌肤雪白的美丽女人。

    这是一个黑白的世界!

    黑色的修长裙,骨感般瘦削的材,黑色铺洒的长发,晶莹剔透的雪白肌肤,黑色的瞳仁,白色的瞳孔——

    黑与白,魔鬼与天使的颜色,将女人的杀气与柔和汇合得无比的融洽。

    在她上,似乎让人再也看不见别的色彩——

    感的色彩!

    仿佛这是一台没有任何感,没有任何弱点,只会用微笑来制造一点人的机器!

    女人的份,顿时呼之出——

    晓之魂——幽大

    幽夙!

    第一次看到这个能够面不改色地将自己的亲姐妹杀死的女人,左翼众人顿时不自地打了个冷颤。

    这个女人,曾经用匕首在自己的双胞姐姐后,微笑地插了她一刀,然后用她的鲜血,来染红了自己因为精疲力尽而苍白至极的唇,然后微笑着告诉众人——

    她是唯一的幸存者。

    她有进入“晓”的资格!

    她权势,她杀缪,她鲜血的味道,她可以用尽一切的方法将她脚下的挡路石给粉碎骨!

    一步一步地走近洛晨,女人的微笑渐渐加深,但那双黑白明亮的瞳仁,却没有任何的感,似乎那个美丽的躯壳里,不存在着灵魂。

    这是一个将灵魂卖给了魔鬼的女人。

    嗒

    嗒

    嗒

    嗒

    十步,九步,八步……

    清脆的脚步声,在安静得连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得到的别墅里,显得诡异至极,似乎吹起了一股紧张的氛围。

    似乎能看到鲜血喷洒的场景,后面的四人唇,然后相互对望一眼,兴奋的神色宛如夜里发绿光的狼。

    大姐,要出手了吗?

    洛宸的鲜血,一定很美味。

    嗒

    嗒

    嗒

    嗒

    五步

    四步

    三步

    ……

    离洛晨只有区区两步的距离了——

    正当女人即将走到警惕得全血管都竖起来的阳昕面前时,她的脚步突然毫无预兆地停下了。

    而雪白的脸上,只有一如既往不变的微笑。

    全场一愕。

    后面四人收起了兴奋的神色,冷冷地看着站在他们前面的男人,冰冷的语调像淬了毒的冰箭,道:“龙镌,你什么意思?”

    没有人来得及阻止到的瞬间,男人从不远处如猎豹一样窜过来,速度几乎快如雷电——

    修长的手指熟稔地握着圆润而冰凉的枪,精准地顶住幽夙的太阳,男人英俊的背影挡在了幽夙的面前。

    他的薄唇几乎动也没动,但络腮胡子微微一挑,却能听到那那颓废的声音,第一次带着冰冷的语调,一字一句清晰地传进众人的耳里。

    “如果你再走前一步,无论是谁,都挡不了我毙了你的决心!

    ------题外话------

    龙四爷很颓废的,尽鄙视他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