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究竟是谁?

    殷暖阳将信封攥在手里,英俊的脸迟疑了一下,修长的手指终究还是缓缓地拆开了信封。

    他顺着字迹看了下去。

    一个字接一个字地仔细阅读着,直到看到最后的寥寥几个字。

    顿时,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笼罩了殷暖阳,让他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感官,英俊的脸上几乎是震惊与不可思议。

    她不是!

    她不是!

    她居然不是那个人!

    那她,究竟是谁?

    想到这里,那个容颜摄人的女子穿着冰蓝色的长裙的样子,就这样触不及防地涌上了殷暖阳的脑海里。

    难道——

    有可能吗?

    剧烈的震惊过后,一股源源不断的喜悦开始像破了壳一样破涌而出,从殷暖阳的心底“砰”地一下爆发开来了。

    像涅火重生一样的希望。

    殷暖阳不自地抓住了自己的心房,第一次清晰地听到了那里的心跳声。

    噗通

    噗通,噗通

    噗通,噗通,噗通

    心跳声是那么的急促,那么的真实,真实得让他几乎看到了希望。

    再也坐不住了,殷暖阳一把扯起椅背上的西服,顺手捞过桌子上的车匙,起就大步地往办公室外走去。

    他,要去证实!

    ……

    奔驰一下子从殷氏集团的停车场飞奔了出去,从昏暗的停车场飞快地驶向了光线充足的出口。

    耀眼的阳光,顿时从毫无遮拦的天空进了殷暖阳的双眸,让他的心一下子了起来,仿佛从地狱十八层那里,一瞬间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光明与希望。

    车像箭一样过殷氏集团的大门,飞速地驶近了最近的红绿灯十字路口。

    修长的手快速地转动着方向盘,殷暖阳恨不得插上一对翅膀,飞到洛晨的家里去。

    绿灯,转黄。

    噔!

    黄灯,变红。

    嚓——

    殷暖阳一个急刹,车不受控制地冲出了几米,在离斑马线一米处,猛地停下了。

    斑马线上,一个穿着白色碎花裙的女子,在看到向自己飞速奔来的汽车时,吓得双眸一下子睁大了,双手拿着的东西猛地掉在了地上。

    啪——

    见似乎吓到了人,殷暖阳看看劳力士手表,着急的神色一览无遗,但最后,他还是推开车门,英俊的姿迅速地走了下去。

    离车头的一米处,水果和青菜散落了一地,一个女子低着头,轻轻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东西,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将它们装进袋子里面去。

    殷暖阳站在原地,忍住心底的着急,看着女子的背影,温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见女子默不吭声,殷暖阳走到她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名片,抽出一张来递到她面前,道:“这是我的名片,小姐,如果你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可以到医院检查一下,到时你的一切损失费用,我一力承担。”

    捡起了掉落的东西,女子抬起了头,温柔地微笑道:“先生,我没事,刚刚只是吓到了,我并没有受伤。”

    美丽的容颜,温柔的微笑,柔美的姿。

    殷暖阳顿时如坠冰窖!

    她,究竟是谁?

    *

    事像是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一直崇尚冷暴力的网络,黑子和水军像被人大面积清扫了一样,忽然奇怪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渐渐地,网络上声援洛晨的声音大了起来,以每秒二十倍的惊人速度增长,为洛晨说话的铁粉洛神,云朵,珍珠和君子在天涯,豆瓣,百度贴吧几乎随处可见。

    “看了视频,尤其看到洛晨为了洛神拒绝卖高价票时,我第一次感到心里很酸,但也很感动,此刻我突然很庆幸,我从来没有伤害过洛晨。”

    “洛晨,一直被误会,却从来不解释,更不会将她做过的好事敲锣打鼓地告诉大家,她的内心里,相信着我们;同样,我是珍珠,我相信,她不会是那种猥亵兰素的人。”

    “我为我是洛神而骄傲,我为我是洛神而自豪,从头到尾,我都不会去怀疑我家的晨,因为她有着一颗比任何人都善良的心。”

    ……

    他们不单单是因为他们的偶像,而为洛晨说话;他们对那个男子,心底有着一种最初的莫名感动——

    良心!

    直到《王子》发布会上的视频,在“风云卫视”以广告的形式重复播后,这个视频的巨大影响力,终于在膨胀的顶点“砰”地一下——

    爆发了!

    一则为洛晨代言的“代言体”横空出世!

    “你只听到她的绯闻,却未看到她的努力;你有你的不信,她有她的良心;你否定她的为人,她坚持她的原则;你嘲笑她猥亵兰素,她怜悯你为人所骗;你可以无视她的存在,她会展现另一种真实与精彩;明星,是注定艰难的旅行,路上少不了磨难与羁绊,但那又怎样?哪怕遍体鳞伤,也要活得自信;我是洛神,我为洛晨代言。”

    至于各大新闻媒体,自从云傲越以“风云传媒总裁”的份出面之后,他们就像转了风势一样,“嗖”地一下,迅速地吹向了洛晨的方向。

    啪——

    【云傲越份大曝光,为洛晨代言】

    啪——

    【甄虹漪的男人:洛晨妻,瞧不起路边野花】

    啪——

    【风云传媒收购西娱,驳回龙海涛之前声明的与洛晨解约】

    啪——

    【洛晨无辜受累,风云传媒决定起诉邹强“诬告罪”】

    啪——

    【视频:洛晨的魅力无比,大牌如他们,也洛晨】

    啪——

    【那些年,观众不知道的洛晨】

    ……

    名人号召的影响力,风云传媒的口碑传播,代言体的横空爆发,各大新闻媒体的偏向,加上追究邹强的法律效应,让洛晨的支持率一下子从谷底“嘭”地一下上升起来,像禽流感一样压也压不住地蔓延开来。

    风云卫视频道,仍旧在播着那个广告,里面,一个清冷的男人微微颔首,抿起的唇依稀可以看到一抹温柔的弧度。

    那清隽的男声久久回响着。

    “这样的洛晨,远远值得我所做的一切,这个,就是我的答案。”

    啪——

    谭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电话被狠狠地挂断了,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刚刚电话里面的男人声音,似乎还在偌大的办公室回响着——

    “谭总,很抱歉,我看我们不能继续合作了,洛晨那事我们不能按照之前说好的那样继续报道了,云总裁出面支持洛晨,要是我们华娱继续追踪洛晨猥亵事件,就是明里和风云传媒作对了,这样的后果我们承担不了,希望谭总你理解。”

    看着电视里面那个清冷的男人,谭韩枫冰冷的俊脸第一次闪过了一丝凝重。

    云傲越这个男人,远远比他想象中还可怕。

    为了让晶晶的病稳定下来,他答应了她让洛晨败名裂,并且派人随时监视洛晨,一定要捉到她的痛脚。

    老天似乎眷顾着他,让他手下的人无意间拍到了洛晨与云傲越的相拥。

    借着云傲越的人气升,他雇了一间网络推手公司,让黑子和水军在网络上散布不利洛晨的谣言,趁机撬动洛晨的人气。

    后来发生了兰素的事件后,趁着兰素和邹强信誓旦旦地指证洛晨,他暗地里让黑子和水军开始对洛晨进行了大规模的攻击,直把网络民心渐渐地推离洛晨,让她处于风尖浪口。

    而且,他还承诺华娱和天娱等传媒,要是他们大力追踪不利于洛晨的丑闻,在兰素的事件上推波助澜,那么,谭氏将会入资他们的重磅大戏。

    事一直进行的很顺利,但是没想到,却被云傲越这样生生地给断了。

    以风云传媒总裁的份为洛晨代言,云傲越这一招,一下子就让抹黑洛晨的新闻传媒体转了风向,纷纷去支持洛晨,甚至,还让他们全都像缩头乌龟一样,立马解除和谭氏的合作!

    不止这样,他甚至还在一个晚上的时间清扫了网络上的黑子和水军,让洛晨的人气能够平稳上升,甚至,还让所有的网络推手公司断然地拒绝了和他继续合作。

    利用甄虹漪的人气,召开《王子》发布会,宣布自己的份,起诉邹强“诬告陷害罪”,播放为洛晨澄清的视频,清除网络的黑子水军,打压警告各大新闻传媒,每一步的计划,似乎都经过了精心策划,精密到极点,几乎天衣无缝。

    但是,为什么云傲越不在一开始时就出手,反倒让洛晨在前几天像过街老鼠一样?

    正当谭韩枫皱起眉沉吟之际,“铃铃铃”,一阵响亮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索。

    谭韩枫按下了扬声器,一阵平稳的男音从电话那头着急地传了进来。

    “总裁,大事不好了,风云传媒要撤资我们投资了一亿的年度大剧《楚汉枭雄》,我们之前在Z城的故宫租了一年的场地合约,租赁了一切的马匹,服装,并且找好了六千多个群众演员,要是现在风云传媒撤资了,我们的资金运转不过来,损失——也许会高达八千多万!”

    事严重到这个地步,谭韩枫冰冷的俊脸毫无表,他没有说话,只任由男人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回响着。

    没有听到谭韩枫的声音,男人心下一惊,想到后面摆明被的事,更是后怕得头皮发麻。

    他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地继续说了下去。

    “总裁,就在前天,风云传媒建议我们让甄虹漪担任女一号,并且表示愿意让甄虹漪以友价每集50万出演《楚汉枭雄》,想着这么便宜,我和邹总监在风云传媒的人面前,当场和甄虹漪签了合约,但是今天风云传媒派人到来时,我们才发现——”

    男人的话吞吞吐吐,一阵不好的预感顿时笼罩了谭韩枫。

    “合约上有这样一条,如果风云传媒撤资了《楚汉枭雄》,那么甄虹漪的友价就不复存在,甄虹漪的收费就以每集100万恢复原价,如果……如果我们毁约,那么我们就要赔偿……赔偿……”

    “赔偿多少?”冷冷的嗓音犹如地狱阎罗。

    男人咬着下唇,低低的声音后怕至极,道,“一个亿的违约费。”

    砰!

    听到这里,谭韩枫冰冷的俊脸顿时冷到极点,电话“砰”地一下被猛地甩了出去。

    原来这样!

    云傲越的目标,一直都是他!

    他设了一个局,就等着谭氏毫不设防地跳进去!

    只是,为什么?

    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谭韩枫沉着脸,等着电话里面的“嘟嘟”声一下一下地缓慢响着。

    直到一道清隽的声音淡淡地传来。

    “有事?”

    如此云淡风轻!

    谭韩枫冰冷的俊脸几乎冷得结冰,语气冷酷,道:“云总裁,对于风云传媒撤资一事,我想问个明白。”

    沉稳而静默的呼吸声,带着云傲越独有的冷淡。

    半晌,那道清冷的声音,终于淡淡地传来,淡漠地像在陈述一个友好的事实。

    “与华娱、天娱、MTV,英德卫视,三立频道合作,在兰素的事件上推波助澜,甚至还雇用黑子和水军,散播谣言,让洛晨跌倒谷底;谭总裁,你对洛晨的这两份大礼我忘不了,所以礼尚往来,我也送你两份大礼。”

    从来不知道那个清冷的男人居然还有这么犀利的一面,谭韩枫一时间愣住了。

    “最后,有一句话想和谭总裁你说,不要尝试去动你不该动的人,不然——”对面的男人淡淡勾起了薄削的唇角,似乎带了点妖肆,却让人冷到心底去,“下次,就不会是撤资这么简单了。”

    如此平静的两句话,却让谭韩枫第一次心头发凉,一股深沉的寒意从脚底冒起。

    第一次,他居然对一个人,有着一种打从心底的畏惧!

    电话里面的“嘟嘟”声冷淡地传来,像极了那个人毫无涟漪的冷漠,却消不去谭韩枫心头的寒意。

    若芷曾经和他说过,虽然云傲越对这个世界来说就像一个旁观者,但却不能惹怒。

    原来,这个男人真实的一面,竟让人打从心底畏惧!

    而且,风云传媒背后,究竟有着怎么样强大的势力,才能塑造这么一个几乎是冷漠无的人?

    挂断了电话,云傲越轻轻地摩挲着掌心里的耳钻,似乎可以透过那精致的耳钻,看到那个男子漂亮的笑容,薄削的唇渐渐勾起了一抹想念的温柔。

    六天,没见洛晨了——

    很想,很想她。

    ------题外话------

    咳咳,下章咱家越越,三爷,四爷,六爷,八爷出场~美男云集营,咱要来帮助洛晨外遇啦~哇咔咔~

    另外,谢谢玥玥童鞋滴100颗闪亮的钻钻~咱捂脸,之前太吃惊失了仪态了~

    ╭(╯3╰)╮亲们看文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