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为了她(精)

    轰——

    云傲越的话一说完,会场内顿时像被原子弹轰炸过一样,面目全非!

    甄虹漪睁大了美眸。

    陈正愣在了原地。

    珍珠疯狂地涌上前的动作停住了。

    记者按着快门,手指却僵在那里。

    那个一夜爆红,神秘得查不出世的男人,居然,居然是超级传媒老大——风云传媒的总裁?

    风云传媒!

    风云传媒啊!

    怎么,怎么可能?

    按着快门的手僵在那里,记者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直到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相同的迟疑。

    自家的老大的话还在他们耳边回响着——

    “甭给我没事找事,头条归头条,要是给我得罪了风云传媒的人,你们就可以收拾包袱回家吃自己的!”

    想到这里,一些深知利弊的老油条记者后退几步,像个乖宝宝一样沉默不语。

    风头,还是留给傻子去出吧!

    从来不知道自家的老板是面前这个男人,甄虹漪蹙起了柳眉,美丽的脸第一次褪去高傲,美眸一斜,直直地打量着站在场内最中央的男人。

    男人的姿颀长而俊美,他半抿着唇,冷淡地看着台下的人,似乎很不习惯成为这种聚光灯下的焦点,清冷的俊脸带着一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让人熟悉的神——

    甄虹漪眉毛一扬,妖媚的脸隐隐约约带着一丝好奇。

    久久的寂静,顿时像死寂的潭水一样,浮满了全场。

    半晌,一阵诡异的寂静后,一道讥讽的笑声在安静的会场中“嘭”地一下炸开了。

    “呵呵。”

    众人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站在会场的最前面,一个男人抖动着肩膀,笑声一点一滴地从他的嘴角逸出来。

    男人带着眼镜,头发稀疏,他将手里的摄像机拿了下来,讥讽地看向云傲越,接着扯开嘴角一笑。

    带着深深的嘲讽,带着极度的讥笑!

    “风云传媒总裁要为洛晨代言?这真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事!”戴眼镜的男人挑衅地将嘴角拉到最大,道,“云先生你可以告诉我们,这种人,你要为她代言什么?为她代言猥亵妇女,殴打记者,还是要为她代言她像个乌龟一样不敢出面承担?”

    字字暗藏针锋,句句包含嘲讽!

    比刀子还犀利!

    众人的视线顿时投向了云傲越。

    被这么多人用烈的眼神注视着,云傲越眼尾一扫,淡淡地看向男人,他眸光淡然,薄唇一动,道,“都不是。”

    都不是?

    都不是!

    这几个字究竟有多大的分量?

    几乎是默认了洛晨的劣迹!

    听到云傲越的话,眼镜男顿时明白了,看来云傲越只是要借洛晨的新闻,为风云传媒博取观众眼球,提高收视率。

    想到这里,眼镜男的语气缓了下来,道,“既然不是,那就别自以为是地侮辱代言体!”

    “洛晨那败类,还不配和代言体扯上任何关系!”

    强烈的共鸣煽动!

    被这样一煽动绪,观众心底对洛晨的厌恶又重新涌了出来,让他们大声嚷嚷道。

    “就是,那人渣没有资格!”

    “哈哈,败类!”

    “狗娘养的,真想知道她要坐牢几年!”

    ……

    顿时,满满的会场里,嘲讽声,辱骂声,讥笑声此起彼伏。

    云傲越抬眸,冷淡地巡视着台下的众人,嘲讽的脸,不屑的神,讥笑的嘴角,似乎洛晨是那么的十恶不赦,那么的罪恶滔天。

    而他们,对她又是那么的不屑一顾,几乎把她当作脚底泥踩在脚下。

    云傲越垂在侧的十指微微地一缩。

    注意到云傲越这个小动作,林跃站在云傲越后,眼皮顿时一跳。

    他能感觉到一股深沉的压抑从云傲越上源源不断地逸出来,就像一头沉睡的老虎要醒来一样。

    死亡的利爪会锋利地刺断猎物的咽喉!

    想起那天的血色弥漫,林跃清秀的脸上第一次染上了深深的恐惧,剧烈的心跳声像要冲出膛一样,几乎压抑不住地爆发开来。

    噗通

    噗通!

    噗通噗通!

    正在林跃吓破了胆之际,一个从来不曾发生在云傲越上的动作,在林跃猛然放大的眼球中,完全定格了!

    众人错愕,蠕动的唇几乎动不了!

    他们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台上的人。

    台上,男人穿着黑色西服,清冷的俊脸如古井般平静,他垂眸,任由茶褐色的刘海遮住了自己的双眸,让人看不见他的表

    在众人错愕的眸光中,他弯腰,颀长的姿弓起深刻的弧度,黑色的西装带着认真的褶皱,对着台下的众人缓慢地,深深地鞠了个躬。

    90度的鞠躬,像一个烙印一样,在众人漆黑的瞳仁里放大,缓慢放大,一直放大。

    他,是风云传媒的总裁云傲越!

    他,是骨子里冷漠而高贵的云傲越!

    他,是从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底的云傲越!

    只是,现在,他放下了他的尊严,弯下了他笔直的脊梁!

    全场鸦雀无声!

    宽厚的背脊缓缓直,云傲越抬眸,清冷的眸光巡视地看向众人,低沉的声音一如从前的冷漠。

    “我为我殴打邹强先生,在公众面前做了一个错误的示范而向你们道歉。”

    轰——

    众人顿时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殴打邹强,不是洛晨,是云傲越?

    怎么,怎么可能?

    但是,但是,如果不是云傲越的话,作为风云传媒总裁的他,怎么可能会承担这个莫须有的罪名?

    只是如果是他,那邹强控告洛晨,又是怎么一回事?

    似乎看出了众人的疑惑,云傲越清冷的俊脸平静至极,宛如千年无波的古井一般,他巡视着众人,轻描淡扫地解释道,“因为洛晨当面拒绝了兰素小姐不适当的亲近行为,而遭到了邹强先生的威胁与恐吓,所以我当场失控了。”

    不适当的亲近行为?

    那不就是——

    勾引!

    众人愕然地张开了嘴巴。

    云傲越的玄外之意是,兰素勾引洛晨被拒绝,所以怀恨在心报复洛晨吗?

    怎么,怎么可能?

    “而因为我的失控,导致邹强先生受伤住院,精神错乱而污蔑洛晨,所以,我将会一力承担邹强先生一切的医疗费用,包括精神损失费等,确保邹强先生能够彻底痊愈。”

    合合理,而不推卸责任!

    似乎消化不了这颠倒了他们认知的“真相”,观众就这样呆呆地愣在那里,看着云傲越的唇线一闭一合。

    洛晨,是无辜的吗?

    “另外——”

    巡视着台下的众人,云傲越话语一顿,清冷的双眸眯了眯,幽深如井的瞳仁中反出冷淡的犀利,他斜抿了下唇,字字清晰地宣布道。

    “风云传媒将会代表旗下艺人洛晨,以诬告陷害罪起诉邹强,以及那数十个所谓亲眼目睹的目击证人!”

    噗——

    听到这里,甄虹漪终于耐不住失声笑了出来。

    这男人,霸道得她喜欢!

    邹强起诉洛晨,他也帮洛晨来起诉邹强,连带着所谓的目击证人,明摆着就是要以牙还牙!

    你敢趁着我牙疼拔我的烂牙,我就捏着你下巴明拔你十只牙!

    看谁死得快!

    不过这招,还确实是为洛晨洗白的好方法,在法律面前,谁会不相信洛晨是无辜的呢?

    这男人为了洛晨,还真够费尽心思!

    云傲越吗?

    和甄虹漪一脸看好戏的样子不同,记者几乎是面面相觑。

    难怪云傲越一出来就摆明自己是风云传媒总裁,不就是明摆着警告他们应该站在那边吗?

    是和风云传媒同一阵线站在洛晨这边,还是要和风云传媒作对,站在邹强那边呢?

    求生还是找死?

    任君选择!

    良久的踌躇后,一道低低的女声终于怯生生地响起,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是不解,她看着台上那个风华秀逸的男人,终于问出了口。

    “云先生,作为风云传媒的总裁,你原本是没有牵扯到这件事里面的,为什么现在要出面为洛晨澄清?”

    她是一个刚入行的记者,她不知道娱乐圈的水有多深,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但是,她唯一想知道存在她心底的疑惑。

    台上的那个男人,他究竟知不知道,他出面会对他的名声和风云传媒的名声损害多大?

    似乎问出了众人藏在最心底的疑惑,会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叮——

    静得连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晰地听见。

    他们静静地抬起头来,看向台上的那个男人。

    好看的脸,让人艳羡的份,富可敌国的家,即使是他打的人,花钱让洛晨顶罪了就是了,为什么要这样大费周章地为洛晨澄清呢?

    似乎感觉到了众人疑惑的视线,云傲越淡淡地勾了勾唇,蔷薇色的薄唇染上了点点温柔,向来清冷的俊脸顿时像破了雪的梅花一样,带了点妖治,带了点的野,却又是带了点让人沉迷的温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想让你们看看这个视频。”

    会场一下子暗了下来,蓝色的大屏幕顿时铺满了墙上,直到一道黑色的影,沉稳地出现在了屏幕上——

    全场讶然,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怎么会是他?

    和他,有什么关系啊?

    是要他来踩场吗?

    ------题外话------

    写了一天,终于憋出三千字了~坐得腰酸背疼,但是好开心啊啊啊啊~

    咳咳,另外,看盗版的别再留言了,咱们好聚好散吧~

    你们留了言我也会删除的,因为你们会影响我写文的绪,别问我为什么不尊重你们,尊重是相互的,所以,你们不尊重我,我也一律无视你们~

    ╮(╯_╰)╭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