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他的选择

    第一百零六章 他的选择

    厚厚的战甲,线条深刻的脸庞,霸气的络腮胡子,潇洒而帅气的笑容。舒榒駑襻

    谭氏传媒一哥——

    何俊熙!

    在西娱的重磅大戏《草原传奇》中,西娱邀请何俊熙来担任这部新戏的男主角,和女主角童斯演对手戏。

    要是说洛晨和何俊熙有什么交集,那唯一只有那一次,抢夺冰点广告时两人的份是对立的。

    一个是为西娱,另一个,则是代表谭氏传媒。

    但和这个一出道就绯闻不断的偶像派洛晨不同,何俊熙就是那种低调而特别优秀的演员。

    作为谭氏传媒的一哥,何俊熙主演的新戏的收视率节节攀升,并且很有口碑,但他为人却没有任何架子,出道这么久,他从来没闹过什么不好绯闻,一直洁自好,彬彬有礼,人缘好得连圈内的超级明星前辈都对他赞不绝口。

    就像当初洛晨明抢冰点广告的男主角,何俊熙也没有对任何一个不知者提起过这件事。

    即使后来因为兰素的事,被记者问起当初男主角甄选的事,他也只是笑着告诉记者说,无论演技,人气他都比不上洛晨,所以洛晨取得冰点广告的男主角是实至名归的。

    而另一方面,作为餐饮界龙头大亨何家的未来接班人,何俊熙才是真正的隐形高富帅。

    他随意而潇洒,他可以穿着几万块的休闲服出入五星级酒店,也可以踩着几块钱的人字拖出现在街边小吃店;他可以打着西装领带参加纽约上流社会的奢华宴会,也可以穿着背心在法国的南部农场干着农活;他可以架着自己的直升飞机环游世界,也可以背个红白蓝袋子,像个农民一样挤火车。

    可以说,何俊熙的骨子里,有一种坦的随意,悠然与自信。

    “洛晨,方便聊几句吗?”何俊熙眉毛一扬,问道。

    看着何俊熙的样子,洛晨拍了拍衣服起,弯眸一笑,道,“好。”

    对于何俊熙,洛晨的心底是不排斥的,因为这个男人给她一种很坦真诚的感觉,完全没有任何富家子弟的浮夸与不屑。

    看到洛晨起答应了,云傲越抿了抿唇,也跟着起

    但颀长的姿一起来,便相当不小心地一侧,非常碰巧地挡在了两人的中间,意外地隔绝了洛晨与何俊熙的对视。

    将洛晨藏在自己的后,云傲越此时才冷冷地眯了眯双眸,幽深的瞳仁就这样倏地一下直何俊熙。

    犀利的眸光犹如镭激光一样,一边审视般地将何俊熙全扫量了一遍,一边漾起淡淡的疑问。

    “有什么事不能当着我的面说。”

    被这种宛如打量肥猪的目光一直盯着,便是随意如何俊熙,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种眼神,怎么很像他之前饰演的那部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男主角——

    怕老婆被勾走的样子!

    想是这样想,但何俊熙还是很有风度地微微一笑,对着云傲越解释道:“没多大的事,其实我只是想问洛晨要两张演唱会的票而已。”

    两张演唱会的票。

    云傲越清冷的俊脸毫无波动,他眼尾一扫,淡淡地问道,“为什么?”

    “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很喜欢洛晨的歌,所以我想给她一个惊喜,让她开心一下。”

    “男人还是女人?”

    “……”何俊熙顿了顿,答道,“女生。”

    听到这里,云傲越的敌意明显地淡下去,看向何俊熙的眸光也缓了一点,他点了点头,淡淡地继续问道,“嗯,多大?”

    何俊熙眼皮一跳:“二十三岁左右。”

    “你喜欢她?”

    看着云傲越刨根问底,似乎要将何俊熙的户口本都挖出来问一下,洛晨似乎觉得十分好笑,粉唇不自地弯起了好看的弧度。

    和洛晨笑吟吟的样子相比,何俊熙几乎是额冒黑线,他要个票怎么了?是触犯了那条法律了?怎么搞得被人像审问犯人一样?

    为了避免这相当难缠的男人继续审问自己,何俊熙干脆地和盘托出。

    “嗯,我对她有好感,正在处于相互了解的阶段,她是女的,二十三岁,长头发,格羞涩内向,不说话,但温柔善良,在星翼酒店工作……”

    确定了何俊熙对他完全没有攻击,云傲越眯了眯双眸,幽深的瞳仁里飞快地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满意。

    他侧开了,相当大方地任由洛晨和何俊熙面对面聊几句。

    何俊熙顿时有种汗颜的感觉。

    “何俊熙,那待会儿我让助理给你送两张黄金一等座的票,就在舞台的最前面啦,希望你们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洛晨摸了摸后脑勺,似乎想起了什么,笑吟吟地继续道,“对啦,还有,替我谢谢她,谢谢她喜欢我,喜欢我的歌,嘿嘿。”

    看着对面那个俊美的男子露出孩子气的笑容,何俊熙心里一暖,不知为什么,两个完全不同格,不同别的人,会给他一样的感觉。

    如阳光般的温暖。

    一想到那个羞涩的女子,何俊熙的眼神顿时一柔,思绪立马飞到了那道纤细而窈窕的影上。

    不知道傅子荌知道这件事后,会多开心呢?

    会不会跳起来,亲他一口?

    一个星期后的演唱会,会不会是他和她关系的一个大跃进?

    他很期待。

    看着对面的男人对着洛晨露出了一个龌蹉的笑容,云傲越的心顿时晴转多云,他抿了抿薄唇,颀长的姿一转,又恰恰好挡在了两人的中间。

    他低眸,对着洛晨说道,“洛晨,我们该回去了,该处理一下刚刚的事了。”

    白皙的手摸了摸下巴,洛晨点了点头。

    一时间,刚刚还晴朗的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大片大片的乌云,开始缓缓地向西娱来!

    离演唱会,倒数的第七天!

    ……

    当两人回到西娱化妆间时,众人忙忙碌碌的影一下子停下来了,神色带着些许僵硬。

    早上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西娱,以及——

    风云传媒!

    听说兰素要起诉云傲越和洛晨,记者们怒意冲冲地开始撰写关于两人的新闻稿,总经理龙海涛大怒,正当他准备找这两人算账时,一个电话从总部那里措手不及地杀来了。

    风云传媒总裁林跃!

    大意是让云傲越到风云传媒一趟,解释今天的所有来龙去脉。

    听完宝妈的话,洛晨抿紧了唇,漂亮的柳眉变成了一个浅浅的“川”字,想起今天云傲越的举动,她的心底就无意识地掠过一丝藏在心底的担心。

    伤人,恐吓,强抢闪存卡——

    每一项,都足以毁了云傲越!

    从来不会担心自己的洛晨,第一次,为了一个男人而担心。

    似乎看出了洛晨心底的担心,云傲越站前一步,颀长的影笼罩着她,他低头,对着洛晨温柔地勾了勾唇角,安抚道:“没事的,不用担心我,我回去一下,等下回来找你。”

    “嗯!我等你。”

    知道云傲越在安慰自己,洛晨松开皱紧的眉头,将眼底的担心尽数压下,她粉唇一弯,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不露痕迹地掩饰着自己的担心。

    他的安抚,她明白,所以,她掩饰。

    她的掩饰,他同样明白,所以,他不揭穿。

    看着那张精致的小脸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云傲越眼底一柔,似乎风拂过湖面起了温柔的涟漪。

    他勾唇,俊脸认真而清冷,道,“另外,洛晨,如果到时我负不起这个追究的责任,那我就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你的上,让自己置之度外,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

    噔——

    这话一出,洛晨心里那块无形的大石终于重重地落了下来。

    她拍了拍云傲越的肩膀,粉唇一弯,第一次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道,“好,云傲越,记住你说的话。”

    傻瓜,宁愿自己背负所有的责任,也不愿连累他的傻瓜。

    看着那漂亮的笑靥,云傲越薄唇一勾,不自地伸出大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半晌,颀长的姿一转,已离开。

    风云传媒的总裁办公室里,气压几乎低到了零下摄氏度,一片偌大的透明落地窗此时尤为显眼。

    落地窗前,窗帘被全部拉开,任由那昏暗的天色从透明的玻璃中透进来,氤氲着一种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一道美丽的影优雅地立在落地窗前。

    女人穿着名贵的紫色长裙,长裙一直遮到她的脚踝,她将手交握在腹部,神淡淡地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高贵而不可亵渎。

    辛管家站在她的边,端庄的双眸满是看不清的深意。

    林跃和李岩交叉双手,和平常吊儿郎当的样子,此时正神色严肃地站在办公桌的两边。

    像是三司会审的前夕!

    半晌,门终于被打开了,一道颀长而俊美的影淡淡地走了进来。

    似乎看到了救星,林跃和李岩的心一下子重重地放了下来,他们拼命地对着男人挤眼,左挤一下,右眨一下,左眨几下,右挑几下。

    云傲越视若无睹,颀长的姿冷淡地走了进来。

    “夫人,少爷来了。”见云傲越到了,辛管家凑近温雅,恭敬地说道。

    听到辛管家的提醒,温雅点了点头,她优雅地转过子,看向自己最深的儿子。

    “越儿。”

    云傲越淡淡地点了点头。

    无视自己儿子天生的冷淡,温雅微微一笑,温柔道,“越儿,可以告诉我,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么?”

    云傲越双眸一抬,看向了温雅,轻描淡扫道,“和你听到的,差不了多少。”

    如此冷淡的他——

    温雅一步一步地走近云傲越,直到站在他面前的一米处,她才抬眸,看向那张俊美的脸容,轻轻叹了口气,道:“值得吗?”

    “你的在乎,应该建立在她对忠贞的基础上,但是现在,她背叛了你,背叛了你对她的在乎,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强上一个女人,这样的人,值得你这么为她吗?”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清冷的双眸深不见底,犹如一潭平静无波的古井,云傲越抬眸,深邃的瞳仁平静地与温雅对视,淡淡道,“这是我自愿的。”

    自愿的——

    她那个从来都漠视一切的儿子,竟然跟她说,即使背叛后的付出,也是他自愿的。

    温雅唇角一扬,高贵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却显得那么的苦涩。

    见夫人似乎伤心了,辛管家站前了一步,端庄的脸满是恨铁不成钢,劝说道,“少爷,你还小,所以你根本不知道人心险恶,她这种人只是在利用你,利用你对她的在乎,利用你对她的相信,糊弄你,欺骗你,甚至让你为她闯下的祸买单!”

    “而表小姐就不同,她美丽,孝顺,有心,知书达理,家清白,一心为了少爷你,跟那个出在底层,只会背叛和利用少爷你的肮脏明星相比,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少爷,辛苑就不明白,为什么家里的鲜花,会比不上外面的野——”

    “辛管家!”

    辛管家的话还没说完,却被两道整齐的男声重重地喝断了——

    林跃和李岩!

    不悦地瞪了两人一眼,辛管家转过头去,正要对着云傲越继续说下去,却猛地失声了——

    冷漠的气息源源不断地从颀长的姿里冒出来,男人的双眸幽暗至极,冷酷得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但薄削的唇线,却渐渐勾起了一抹嗤笑而妖治的弧度。

    冷酷与妖治的结合——

    杀意!

    **的杀意!

    辛管家顿时脸色惨白。

    似乎感觉到了云傲越上那明显的杀意,温雅脸上的苦涩更深了,美丽的脸容是沧桑到骨子的悲伤。

    “原本,我决定尝试去接受她,但是今天,即使她背叛了你,你也容忍不了辛管家说她一句不好,这种卑微的,让我开始怀疑我的决定是不是错的!她对你的心,是不是也像你对她的那样?那样的毫无保留,那样的全心全意……”

    “我的儿子,从小到大没有亲近过我这个妈妈;也没有让我走进过他的心底,了解过他的开心,满足与难过;他从小就过目不忘,所以永远忘不了他的爸爸在他面前杀人时的血腥,但我却忽略了这点;为了继承云家,他很小就被送到那里,接受残酷的训练,那时我又在哪里?”

    说到这里,温雅的声音带了一丝沙哑的哽咽,“现在他在乎上了一个人,却一直默默地跟在那人的后,作为一个母亲,我心疼,我难过,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孩子一直无条件地为一个背叛他的人付出,而得不到同等的的回报。”

    真意切,而哀思伤悲——

    看着温雅哽咽而难过的样子,流动的血液里的一丝牵扯,硬是让云傲越浑的杀意无意识地收敛起来。

    他微抿唇,清冷的双眸闪过了一丝微不可见的波动。

    “越儿,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妈妈,还当你自己是云家人的话,答应我,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任由洛晨——”

    “自生自灭!”

    ——

    天色渐渐黑了,化妆间的人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离去了。

    洛晨趴在长长的化妆桌上,玩着钥匙,百无聊赖地等着云傲越回来。

    “洛晨,先喝点水。”

    宝妈拿着一杯水,从门外走了进来,她递给洛晨,看着洛晨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才看了看墙上的钟,埋怨道:“那云傲越也真是的,一去就去一个下午,现在都快六点了,还不回来!现在的况都不知道怎了!”

    今天一个下午,居然风平浪静的很,一点消息也没有传出来。

    似乎早上的事早已被湮灭在茫茫的新闻之中,但又更像是一场暴风雨到来的前夕,让宝妈窃喜之余又心惊胆战。

    暴风雨前夕的平静,往往是另一场灾难的到来!

    看着宝妈脸上的黑眼圈,洛晨粉唇一弯,起拍了拍宝妈的肩膀,道:“宝妈你先回家吧,不用等我了,我迟点再走。”

    宝妈肥脸一皱,道:“赶我回去干嘛?我在这里碍着你了?”

    洛晨嘿嘿一笑,托起宝妈的肥脸“吧唧”地亲了一口,道:“怎么会?不过宝妈你黑眼圈太严重了,今晚得早点休息,不然明天怎么有力气陪我打仗哟?嘿嘿。”

    看着男子脸上始终如一的灿烂笑容,宝妈垫高脚,恶狠狠地敲了一下她的额头,道:“说得比唱得好听,其实不就是想我别在这里,哼,既然这样,我走!”

    宝妈捡起椅子上的包包,气恼地转离开。

    “宝妈拜拜!”洛晨站在宝妈后,看着那道胖乎乎的影渐渐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直到后的视线渐渐地消失了,宝妈气恼的表一下子暗淡了下来,臭小子,即使不在你旁边,我还是会担心你的。

    ……

    “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外面的天色完全地暗了下去,走廊上的灯一盏接一盏地亮了起来。

    昏黑昏黑的天空,暗黄暗黄的灯光,相衬得如此的寂寥——

    墙上的时针走过一圈又一圈,但空的走廊,始终久久没有听到熟悉的脚步声。

    风声与树叶声和鸣,在走廊上起一阵又一阵孤寂的摇篮曲。

    偌大的化妆间,空寂无人,只有一道修长的影静静地趴在桌子上。

    她将脸垫在手臂上,轻轻地睡了过去,任由昏黄的灯光一下一下地打在她的长睫上,在眼睑下浅浅地扫下一层影。

    该来的男人,一个晚上,始终没有来。

    离演唱会,倒数的第六天,终于爆发了!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