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惊天大丑闻!

    第一百零四章 惊天大丑闻!

    平静地与温雅对视,云傲越清冷的俊脸如古井一般深不见底,几乎让人探不清他的绪。舒榒駑襻

    半晌,男人颀长的姿一转,已离开。

    见少爷离开了,李岩连忙弯腰,对着温雅行了个90度鞠躬,大步跟了上去。

    看着自己的儿子离开的背影,温雅硬撑着的子终于踉跄了几步,瘫软在了辛管家的怀里,高贵的脸颊此时毫无血色。

    她一直希望着她的儿子会为他在乎的人有喜怒哀乐这些绪,现在,终于让她等到了,但是,却是为了一个男人。

    而她,却要为了这个人,和她的儿子形同陌路。

    “辛苑,你告诉我,我是不是错了?”

    看着温雅的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悲伤,辛管家紧紧地扶住温雅的肩,历经岁月风霜的眼角露出一丝狠毒。

    “夫人一点错都没有,错的是那个男人,是她破坏了平静的云家,破坏了少爷和若芷小姐的幸福,甚至还破坏了夫人和少爷的感,错的人,该死的人,都是她!”

    “怨不得那孩子。”温雅唇角一扬,高贵的脸上带着一丝对自己的嘲讽,“也许,我真的是错了。”

    “如果夫人有错,那也是错在之前夫人对这种人的放任,放任她在少爷的心里生根发芽,放任她和少爷久生。所以,为了弥补夫人的过错,夫人你更应该要狠下心来,在她还没在少爷心里长成参天大树之前,斩草除根!”

    “辛苑,你错了,我不会斩草除根的。”听完辛管家的话,温雅的双眸并没有闪过任何希望的涟漪,只是美丽的唇角,淡淡地笑了一下,露出一丝微不可见的苦涩。

    “因为我赌不起,即使失去一切,我也不能失去我的儿子,你懂么?”

    “夫人,我懂,只是少爷现在还小,不明白你的苦心,但是,他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说到这里,辛管家的声音倏地变冷,端庄的脸上闪过一丝决然,“而且,这个世界,还有一把最伤害人心的利刃,能够斩断一个人的思,帮助少爷明白夫人的苦心!”

    斩断思的——

    利刃?

    “只要夫人你利用好这把利刃,并且让现在一直步步打压那男人的谭氏传媒做替罪羔羊,那么,当少爷看清楚她的真面目后,就绝对不会怪责到夫人头上!”

    高贵的柳眉轻轻蹙起,温雅的心底还有一丝迟疑,她能赌这一局么?她永远都输不起她的儿子!

    “夫人,这一局不会输的,现在就是里外夹击,让她不能翻的最好时机。”似乎看出了温雅的犹豫,辛管家微微一笑,恢复了之前的和蔼可亲,道,“而且,有一个人,我相信她一定很愿意帮夫人做这件事!”

    从下午六点,“全民反晨”似乎成了一个口号,24小时内在各大网站的版面上越演越烈。

    网络水军和黑子肆无忌惮,除了对洛晨进行了人攻击外,还问候了洛晨祖宗十八代,势要将网络暴力进行到底。

    “你妈妈养出你这样的人妖,真是气得少活几年了!”

    “真不知道你妈是怎么教你的,麻痹真垃圾!”

    “今天心不好,问候一下你妈!”

    “你妈是不是做人家的妇?所以才会让你取向这么扭曲?”

    ……

    凌晨2点,在网络冲击的暴力中,洛晨的官方微博上发了一则新微博——

    “不要以为一根网线就能得瑟上天,如果你们再有对我妈妈的无端辱骂,以及涉及我妈妈的不实言论,即使倾家产,我也要一一人,并且起诉你们!洛晨。”

    当这一则微博发出后,网络顿时轰动得像打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了一样,炸开了窝。

    首先来自洛神!

    “忍无可忍了,我们究竟还要讲什么素质?黑子都踩到洛妈妈那里去了!”

    “对,我们不该再为了讲素质而沉默,我们都知道,洛晨洛妈妈胜过她自己,她被骂了一天都没反击,我们尊重她,我们也不反击,但现在,明显就是应该抗争了!”

    “以暴制暴!以暴制暴!以暴制暴!”

    ……

    其次来自黑子!

    “好,不骂你妈,就骂你,骂死你这个死人妖!”

    “这娘炮拽个啊,我们就是一根网线就得瑟了,怎么,咬我们啊?大家赶快祈祷她演唱会没有人!”

    “连带骂她妈确实不好,就骂她吧,反正这人妖也是闲得慌,骂骂更健康!”

    于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终于在凌晨五点时爆发了!

    一大批洛神和潜伏的黑子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激战,几乎是网络最激烈的交锋!

    贴吧,微博,天涯,豆瓣,猫扑,新浪和搜狐等各大网站论坛,纷纷成了主战场,战火几乎蔓延到任何一处小角落。

    大批不明真相的“云朵”,甄虹漪的铁粉“珍珠”,以及怨恨洛晨已久的“粟米”和“桂林米粉”,则受到黑子的怂恿与教唆,加入了“反晨战争”,成了黑子的同盟国。

    “麻痹洛晨就是一死人妖,演戏好比猪八戒,还要和我们甄姐配戏,是打算拖累我甄姐吗?”

    “这就算了,坑爹的人妖为什么要玷污我越,我越家清白,英俊帅气,凭什么要给人妖垃圾装13给占便宜?”

    “真是瞎了爷的眼睛,说你们是畜生还侮辱了畜生这词,你们哪只钛合金狗眼看到我晨少做了这些事?麻烦医院出门左转,到精神病院检查一下你们的被害妄想症!”

    一场轰轰烈烈的混战,在离演唱会只有一个星期的子里,拉开了序幕!

    ——

    早上八点,洛晨一进西娱,却被叫到了总经理龙海涛的办公室!

    洛晨一进门,一本厚厚的娱乐杂志就这样迎面砸来。

    洛晨双眸一冷,反地一个侧,硬是敏捷地躲开了那本杂志的袭击。

    “啪!”

    杂志“啾”地一下以完美的抛物线降落,狠狠地撞在了地面上。

    肥胖的子站在办公桌后面,龙海涛的啤酒肚一耸一耸的,似乎被气得不轻,他双目狠狠地盯着洛晨,似乎想将洛晨碎尸万段。

    “洛晨,你是脑袋缺了根筋,还是没带大脑出门,居然在这样敏感的时期给我发这样挑衅的微博,想死也不要死在西娱门口!”

    自从那次因为宝妈和卫凤做经纪人的事,龙海涛已经对洛晨有了间隙了,加上这次洛晨引起了网络暴战,被全部媒体围击,几乎要牵连西娱,他更是对洛晨相当厌恶了。

    所以,如果风云传媒要找他算这笔账,那他肯定想都不用想,一定要将洛晨推出去。

    修长的姿弯腰,拾起了那本落在地上的杂志,一个偌大的封面就这样出现在洛晨眼前。

    《娱乐第一手》

    【人气王洛晨叫嚣,再骂就人和起诉“你们这群暴民”】

    凤眸微不可见地一冷,洛晨勾了勾唇角,《娱乐第一手》,又是谭氏传媒,她的好哥哥究竟想做什么?真得以为她是好柿子可以任意捏?

    “笑?还笑?别以为只有谭氏传媒这一家,现在传媒界都在打压你,还笑?”说到最后,龙海涛的尾音上扬得非常厉害,带着深深的讽刺。

    “除了风云传媒和西娱外,现在各大媒体都在捉你的痛脚,准备针死你了,不是我拼命保你,你以为你还能在西娱混下去?”

    似乎觉得龙海涛那吹牛不打草稿的样子十分好笑,洛晨殷红的唇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这个龙海涛,还真会吹牛,如果她真的扯出了什么大事,别说保她,就连她苦苦哀求他别那么快推她出去,他也会毫不手软!

    见洛晨久久地沉默似乎虚心受教的样子,龙海涛深深地吸了口气,啤酒肚抖动的幅度马上小了下来。

    “既然知错了,那就算了,对了,甄虹漪在专用招待室,想要见你,你过去找她一下,商量《王子》的拍摄细节。”末了,龙海涛摆了摆手,示意洛晨出去。

    甄虹漪来西娱找她的话,她会不知道?

    真是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家伙!

    不过,她还真想知道这家伙葫芦里究竟是卖什么药!

    想到这里,洛晨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斜睨了一眼龙海涛专注的样子后,便转直接往招待室走去。

    直到那道修长的姿消失在总经理办公室,龙海涛这才小心地抬起头来,接着拿起了话筒,拨下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辛小姐,你好,我已经按照你说的让洛晨去招待室了……你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跟任何人泄露半句的,如果洛晨敢开口指认我,我得喷得她一脸,请你放心,放心!”

    专用招待室,是用来招待制片方,有名编导,和一些巨星。

    当洛晨到达专用招待室里,门正被掩着,让里面透着一丝诡异,洛晨推开了门,却发现里面的窗帘全部被拉上了,一盏微黄的灯饰将整个会议室打出了一丝暧昧的色彩。

    窗帘前,一道纤美的姿温婉地站在前面,纤纤十指在那做工精细的窗帘上缓缓移动着,似乎在触摸着窗帘上的那些精致“中国绣”。

    女子穿着一条蓝色的长裙,修的长裙将那姣好纤细的材勾勒出来,但那瘦弱的腰肢,又似乎像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

    如此熟悉,又陌生!

    女子缓缓地转过头来,温婉的脸容,完全地褪去了当初在记者招待会上的绝望与尖利。

    兰素!

    “不进来吗?洛晨。”她的声音,如此平静,平静得让人心头发凉。

    似乎有点诧异在这里见到老朋友,洛晨摸了摸下巴,边走进去,边好奇地问道:“兰素,你和龙海涛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

    勾搭——

    虽然当初已经报了大仇,但这个相当小气的家伙,还是秉着“敌人永久是敌人”的原则,居然一进来就给兰素个下马威。

    “呵呵。”

    似乎没听到洛晨话里的下马威,兰素只是轻轻地一笑,带了些许沧桑,她抬眸,注视着洛晨,纤细的姿缓缓地向洛晨的方向走去。

    “谁叫,我和他,有共同的敌人呢?”

    话很轻,很轻,轻得似乎没有声音,却带着莫名的寒意,一阵风吹过,竟然将虚掩的门“砰”地一下关上了。

    修长的姿往柔软的沙发一靠,洛晨抱起手,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道:“说吧,兰素姐,找我来什么事?”

    “你保释候审的时间,总不能全部浪费在我上吧?”

    保释候审!

    兰素温婉的笑容顿时全部僵硬在唇角。

    没错,她花了二十万保释候审,只是,她明明没做过那样的事,为什么全部的证据都是直接地指向她,几乎天衣无缝,就连她的爸爸,她的律师也不相信了她没做这样的事。

    而所有的一切,都是怪面前的男人。

    想到这里,一丝狠毒闪过了兰素双眸,垂在侧的指甲缓缓地攥进里,很快,她也会和她一样了。

    兰素使劲压抑着自己的绪,纤美的姿缓缓地在洛晨旁坐了下来。

    微黄的灯光,一圈一圈地氤氲在招待室里,闪过越加暧昧的色彩。

    兰素伸出食指,挑逗般地划过洛晨的锁骨,轻轻一笑,道:“我保释候审,都是为了你。”

    被兰素这样一弄,洛晨顿时毛骨悚然,她“蹦”地一下弹跳起来,指着兰素那风万种的脸,瞪大了眼睛,道:“兰素,你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何止变?”敛起自己脸上的笑容,兰素的双眸像淬了毒的箭一样,“啪”地一下直洛晨。

    她缓缓地站起了,红唇一扬,宛如电影里的吸血鬼,任由凉的风从她四周吹过,一字一句,道,“如果能让你死,别说变,我陪葬又怎样?”

    得兰素露出了真本色,洛晨此时反倒双眸一弯,像极了一弯月牙,“让我死?恐怕你没这样的本事,兰素姐,有时人呐,得量力而为!”

    摸着下巴摇了摇头,洛晨相当可惜地继续道,“想当初,你不就是打着让我做替死鬼的主意吗?谁知道最后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弄出这么一大件事,让我都为你可惜了!”

    “呵呵,洛晨,在你说这话之前,先看看这个吧!”

    猩红的双眸倏地变得疯狂,兰素交叉双手放到肩上,猛地一用力,蓝色长裙顿时“呼”地一下被褪到了口处。

    “什么东西?”洛晨抱起手,斜睨了一眼,却完全地愣在了原地。

    人为的——

    雪白的肌肤上,密密麻麻的淤青在上面尤为暧昧和显眼,一些带着微红,像是刚弄上去的指印。

    收起惊讶的神色,洛晨皱紧了眉。

    “知道下一步是什么吗?”大方地任由洛晨观赏,兰素微笑,任由笑容像食人花的花瓣一样有毒艳丽。

    “不知道吧,那就是——”

    话还没说完,兰素猛地一推洛晨,踉跄着脚步往门口跑去,温婉的小脸满是惊恐,声音破碎成片,失声喊道。

    “不要,救命!”

    “求求你,不要!”

    “啪——”

    门一打开,十多支长枪大炮就这样错愕转头,毫无准备地直直对准了站在门口的女子。

    女子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小脸梨花带雨,而雪白的部,则满满都是捏出来的淤青。

    良久的愕然,久久的沉默——

    “砰。”一台摄像机重重地从肩膀上摔落,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这好比一块大石头“咚”地一声抛到了湖里,惊醒了全部人的思绪。

    突然,闪光灯爆亮,摄像师顿时像疯了一样地举高长枪大炮,对准兰素使劲按下抓拍键。

    “咔嚓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的闪光灯像原子弹一样恐怖至极,狠狠地,又毫不停歇地打在兰素的上,几乎亮瞎了她的眼睛。

    记者举着麦克风,你我,我挤你地从门口艰难地涌进去,任由背后的长枪一步不离地紧跟其后。

    “兰素小姐,请问你刚刚遭遇了什么事?”

    “兰素,在你保释候审期间,为什么会出现在西娱?”

    “兰素小姐,可以解释一下你这一的淤青吗?”

    ……

    正当全部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兰素上时,一个眼尖的记者扫了一眼全场,终于发现了那个被所有人忽略,冷着容颜,抿着粉唇的俊美男子。

    惊天大丑闻!

    洛晨猥亵兰素!

    正当所有人都处于震惊的时刻,没有人注意到,一道悄然而淡漠的脚步声尤为清晰地从不远处的走廊上传了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