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只是想亲一亲(精)

    “跟踪?”对于这个相当贬义的词,男人不解地皱了皱剑眉,鹰眸犀利地看向云傲越,“什么意思?”

    男人穿着一件黑色休闲服,高大的材越发拔,冷峻的剑眉,深邃的鹰眸,雕刻般的鼻子,厚度适中的唇盛宠,本少好低调。舒榒駑襻

    御武道馆的馆主——

    陆御!

    对于陆御的追问,云傲越冷淡地抬起头,眼尾不冷不地扫了他一眼,但又很快收了回来。

    清冷的俊脸依旧毫无波动,似乎完全没有搭理陆御的打算。

    被面前的男人当作一根杂草,饶是孤傲如陆御,也感到一种十分的不悦。

    本来按照陆御那孤傲的格,平常是应该甩袖离开的,因为作为强大的御武道馆的馆主,他有着自己的傲气与尊严。

    但不知怎的,今天他的脚就像生根了一样站在云傲越和洛晨两人的桌前,高大拔的形久久没有动。

    鹰眸微沉地看着云傲越,陆御剑眉一皱,道,“解释一下你的话!”

    本来,在晚餐时发现一个高达3600瓦的电灯泡,云傲越已经很不高兴了。

    而现在,这只不识趣的电灯泡还听不懂他说的“赶快滚”的暗示,赖在这里像长舌妇一样啰啰嗦嗦,云傲越清冷的俊脸更加毫无表了,他淡淡地抬眸,眼尾一扬,薄唇不冷不地吐出一句话。

    “我对搭理弱智没什么兴趣。”

    弱智!

    轰——

    在t城黑社会里享誉盛名的堂堂御武道馆馆主,居然被人不屑地被称为“弱智”?

    陆御英俊的脸顿时黑过锅底,高大的子弥漫着暴怒的气息。

    看着陆御由红转青的俊脸,洛晨摸了摸下巴,虽然云傲越这人平常冷冰冰的,对其他人也不是“特别好”,但是好像也没有见过他对一个人表示出这么强敌意的,居然一开口就说别人“弱智”!

    比她还过之而无不及!

    想到这里,洛晨开始对这个不知道哪里跑来的陆御有一点点的同了,她抬头,精致的小脸绽开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笑吟吟道,“陆馆主,两个星期没见而已,怎么突然之间帅了那么多,都快赶上我了!”

    千穿万穿,马不穿,其实很有道理!

    清越的男声有点拉长的绵音,柔柔软软的,听在陆御心里,似乎像一堆燃得正烈的大火被凉水微微扑熄了一样。

    洛晨这话一说,陆御的脸色好起来了,而另一个男人的脸色就青下去了。

    心里酸得直冒泡!

    云傲越抿紧唇,眼角一斜,直直地打量着洛晨口中的所谓“帅”陆御,激光般的视线犀利得宛如在掂量一块放在砧板上的肥猪一样。

    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哪里帅了?

    明明比路人还路人!

    和云傲越的“真心不喜欢”相比,站在不远处角落里的两个女侍应,则是十指交握,笑得眼冒红心。

    “和洛晨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很帅啊!”

    “对啊,虽然我很喜欢洛晨,但站着那个穿黑色休闲服的男人我也好喜欢,寸板头好帅好有啊盛宠,本少好低调!”

    其实,这印证着一个真理:对于云傲越来说,吃不到的葡萄永远是酸的!

    ……

    鹰眸看了一眼那个双眸弯成月牙的男子,陆御皱紧的剑眉松开了,厚度适中的唇淡淡道,“刚从机场接完我姐,就在这里见到了你们。”

    机场。

    洛晨顿时明白了云傲越之前的嘲讽。

    敢云傲越下午在机场见到了陆御,而机场和星翼酒店是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加上t城饭店又那么多,不可能晚饭时陆御又正好出现在星翼酒店,所以云傲越就以为陆御是从机场那里跟踪他们到酒店来的,然后刚刚被他发现了,就赶快故意来搭讪,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你姐姐?”洛晨左扭头右扭头,眼睛四瞟,很好奇地问道,“在哪里?”

    虽然当初洛晨在道馆里是因为出招得胜,但陆御对她的印象并不算差,在陆御看来,洛晨这人起码称得上光明正大,敢作敢为,比许多男人要好得多。

    如果要托付终生的话,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想起自己那个感经历一片空白的姐姐,陆御鹰眸一扬,似有深意道:“她在楼上,或者,你可以到楼上去看看她,聊一聊,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看到陆御的眼睛里满满都是“不怀好意”,似乎在策划着一个惊天的大谋,云傲越微微眯了眯眸,沉墨色的瞳仁深不见底,大片大片地泼染着山水色浓郁的画。

    打量着陆御那高大拔的形,联想到那个在t城黑社会里屹立不倒的御武道馆,洛晨摸了摸下巴,漆黑的双眸猥琐地一转。

    有其弟必有其姐!

    陆御的姐姐,看来不是一个人猿女泰山,也得是一个肌女教练!

    她这么一个高大帅气,温柔成熟的人,和肌女教练没什么好聊的,见了也是白搭!

    只不过,她还没见过真人版的人猿女泰山——

    正当洛晨托着下巴,有点苦恼之际,对面的男人猛地抓起西装站了起来,骨节修长的大手将手机攥在手掌中。

    清冷的目光静静地看着洛晨良久,云傲越收回目光,颀长的姿一转,背对着洛晨,淡淡道:“洛晨,你和陆先生去聊天吧,我有急事先走了。”

    说是说有“急事”要先走,但男人的皮鞋,却停在地面久久没有动。

    “弱智”变成——

    “陆先生”?

    云傲越这突如其来的改变相当奇怪,陆御鹰眸一扬,闪过一丝犀利。

    听完云傲越的话,洛晨没有多想,跟着站起来,她摸了摸鼻子,好奇地问道:“出了什么事?”

    云傲越背对着洛晨,微微垂眸,任由茶褐色的刘海碎碎地遮住自己的眉目,“冰点广告出了问题,总裁要求我明天给他一个解释。”

    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男人清冷的声音带了一丝落寞,道,“作为助理不及格,作为经纪人不及格,作为兼职演员也不及格,也许,我明天就要被解雇了。”

    “洛晨,不打扰你了,祝你今晚玩得开心!”

    解雇。

    玩得开心。

    强烈对比的两句话,顿时让人大为心酸!

    说完,云傲越皮鞋一顿,不再迟疑地往门口走去。

    男人背部结实,肩膀拔,但柔和的灯光打在那白色的衬衣上,似乎氤氲着极度的落寞,让那颀长的姿尤为孤寂。

    看着那么悲伤落寞的背影,洛晨柳眉一皱,心里莫名有点奇怪的不舒服,反的,那双穿着牛仔裤的长腿一迈,快步地往男人的方向追去。

    “云傲越,明天我陪你去见总裁,先别那么垂头丧气啦——”

    他的背影,如此宽厚——

    她的背影,那般纤细——

    在他的映衬下,纤细得宛如一幅画!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融洽背影,陆御一愣,却突然感觉到一个骨架纤细的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御,在看什么呢?”温柔的声音像潺潺的水一样,道,“童斯在上面等了你很久了,我和你一起上去。”

    直到她的影消失在门口,陆御终于转头,对于那个温柔的女人一笑,“嗯,姐。”

    相亲?

    是的,相亲!

    ……

    出了星翼酒店的大门,直到那个叫陆御的男人再也看不到洛晨的影,云傲越才放慢了脚步,等着后的人儿。

    星翼酒店的大门前,是一个音乐喷水池盛宠,本少好低调。

    夜,很静,柔和的音乐带着一丝夜的寂静,一丝一缕地扰动人的心。

    没有一点点防备

    也没有一丝顾虑

    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带给我惊喜不自已

    可是你偏又这样

    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的消失

    从我的世界里没有音讯

    剩下的只是回忆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

    ……

    五彩斑斓的霓灯从浮动的凝凝水波里折上来,落在那喷洒的水柱上,竟是如斯的美轮美奂。

    “喂,云傲越——”

    她扯住了他的手,纤细的小手只能攀住他手臂的一半,而白皙的掌心不像他一样有很多茧,柔嫩得似乎一擦就破。

    清逸的百合清香笼罩着他,清新的,淡淡的,似乎是一种体香,夹杂着沐浴露的香气。

    自然的清香窜入高的鼻子,顿时让云傲越心猿意马,一想到那纤细的姿像水一般柔软,他的心就不自觉地有点蠢蠢动,像猫挠一样,痒痒的。

    想抱一抱她,只是,想抱一抱。

    “洛晨。”

    低沉的男声响起,云傲越转,低头看向洛晨。

    他的目光很幽深,深得宛如一潭水一样,见不到潭底。

    幽深的视线沿着她那精致的小脸,一直看向那修长的颈脖,看着那玉一般的肌肤在夜色中折出晶莹白皙的光芒。

    男人喉结一动,口是心非地说道,“洛晨,你回去吧,不用送我了”

    看着云傲越“假装没事”的样子,洛晨松开手,转而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他的双眼,笑吟吟地说道,“谁说我是来送你的,我是来陪你想办法的。”

    “扔下那个很帅的陆先生来陪我,值得么?”夜色的掩盖下,他垂眸,薄唇微抿,神色落寞而孤单,“原本,你还打算跟他去见家长的。”

    男人话里怎么听怎么有点控诉的意味,洛晨摸了摸后脑勺,干笑了几声,才双眸一弯,笑吟吟地解释道:“我只是想看看他姐姐长成什么样子而已啦,是人缘女泰山还是肌女教练,和陆御一丁点的关系也没有哦!”

    “再说啦,云傲越我们可是好兄弟,一个外人,怎么值得我丢下你捏?嘿嘿!”

    说这话时,她粉唇弯起好看的弧度,一双灿烂的凤眸微微上扬,带着一丝生来的妩媚,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的,精致的小脸灿若桃花。

    陆御那个弱智,是外人?

    看着她的笑靥,他心里一柔,顿时忘记了自己的“悲惨”角色,薄唇不设防地一勾,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微翘的双眸,带着灿若星辰的笑意,薄唇勾起极致的弧度,露出一排洁白而端整的牙齿。

    一个俊俏的酒窝若有若无,让男人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坏坏的。

    没有注意到他的笑容,她摸着下巴,沉吟般地自言自语,道,“不过还真奇怪,那个广告有我这么厉害的人带着你,居然还会出问题……”

    不过下一秒,她的喃喃自语猛地噎住了,一丝火的气息突如其来地喷洒到她白嫩的耳后,让她瞪大眼睛,错愕地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男人。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近了她,结实的膛压紧她被布裹实的口,而那双粗壮的手臂绕到她的背后,将她圈在怀里,粗粝的大掌张开,抓住了她的腰。

    而他埋首,像个小孩子撒一样,深深地埋在了她的肩膀上。

    “谢谢你,洛晨。”

    五彩斑斓的喷泉前,他抱着她,让那柔软的姿窝在他的怀里,软得像轻轻一弯就会折断一样。

    他的臂膀圈着她,大手抓住她的腰,粗糙带茧的掌心透过薄薄的t恤下,感受着那纤细得让人血脉喷张的腰肢。

    他将脸埋在她的发丝和肩膀上,高的鼻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磨蹭着她颈脖,深深地吸索着她上像涂了花瓣一样的花香。

    淡淡的香气像一根羽毛一样,轻轻地挑逗着他的心,让他眼神又是一暗,蠢蠢动的心又得寸进尺起来。

    想亲一亲,只是,想亲一亲。

    ------题外话------

    捂脸,我咋觉得我文里的全部人都越来越猥琐了~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