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洛三少(精)

    相当于铁棒的重击,让男人失去知觉,体毫无防备地向后一仰,茶褐色的头发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舒榒駑襻

    洛晨双臂一伸,稳稳地接住了男人。

    将云傲越的头小心地垫在自己的大腿上,洛晨才微微敲了个响指,两个敏捷的男人迅速地从角落里闪了出来。

    “三少。”两道男声在空旷的后台,同时整齐地响起。

    柔和的灯光照了下来,清晰地打到两人的脸上,竟是如此的熟悉!

    费小翔!

    安童!

    “三少,从下午开始,八爷那边就没有任何消息了,就像失踪了一样,我们完全联系不到他。”

    黄八,失踪了?

    听到这里,洛晨眉头紧皱,精致的俊脸渐渐凝重起来。

    黄八手不差,为人也不会这么没交代,怎么会联系不到?

    唯一的可能——

    是他出事了!

    “因为没有八爷的带领,我们中途的截击溃不成军,所以大小姐的敢死队才会那么快赶到和彭清汇合。”说到这里,安童眼眶一红,几乎泣不成声,“而若离,若风,若非三兄弟伏击途中,当场亡。”

    当场亡。

    当场亡!

    这四个字,宛如晴天霹雳,像一根铸造的铁丝狠狠地刺穿了洛晨的心脏一样,让她的心底无意识地一恸。

    总是绷着脸的若离,清风般总是带着温柔微笑的若风,会跳起来拥抱她的若非,当场亡——

    当场亡!

    鲜活的记忆,顿时带着排山倒海的痛。

    ……

    本的樱花林里,一道肥胖的体倒在地面,汩汩的鲜血流了出来,一只肥手从鲜血中攀出,扯住了面前的男人的裤子,满是肥的脸恶心至极。

    “求……求你,你……你要什么都可以,不要杀……杀我,我有个女儿,很很漂亮,给……给你……”

    青竹般直的姿不冷不地睥睨着他,最后冷酷地一脚踢开了肥男人,宽大的手掌一反,利索地一枪结束了男人的命。

    “砰!”

    不远处,漂亮的男子轻轻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笑出声来,双眸完成了一弯月牙。

    “啧啧,若离,怎么这么沉不住气来,主谋都还没问出来就给人一枪了。”

    青竹般的姿转过来,朦胧的月光打在男人的脸上,让那柔和的五官勾勒出来,长长的睫毛浓得像泼墨,好看得令人瞩目。

    “出卖女人,死有余辜。”

    见男人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戏谑的漂亮男子顿时瞪大了眼睛,“喂,你这家伙向来都瞧不起女人的,怎么,怎么今天转了?”

    见那个“以挖八卦为己任”的洛三少又出现了,若离收了枪,扭头就走。

    微风轻轻吹落了樱花,漫天的粉红飘落,将男人的声音一点点地吹进洛晨耳里。

    “因为,那时还没遇见她。”说这话时,男人绷紧的俊脸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但很快因为想到了什么,他停住了脚步,背对着洛晨,青竹般的姿带着一丝不同与寻常的涩然,“三少,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见男人严肃起来,洛晨收起了笑容,没问任何问题,就淡淡地应道,“嗯,我答应你!”

    “如果我出了什么事的话——”若离微微一停,“请三少在你的能力范围内,帮我保护一个叫做云若芷的女人。”

    若离低下了双眸,似乎带了点对自己的嘲笑,道,“我了解,杀手不配有,但三少,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

    深褐色的刘海遮住了双眸,洛晨静静地跪在地上,修长的姿连一丝一毫的人气也融不进去,只剩满满的孤寂与哀伤。

    若离,我答应你。

    “而若离哥让我转告三少——”大滴大滴的泪珠吧嗒吧嗒地打在地面,安童泣不成声。

    “来世,若离仍想做三少的好兄弟!”

    朦胧的双眼像布满了水蒸气一样,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景一物,但苍白的唇边却逸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洛晨低眸,连声音都平静得异常,“十六,派人护送若离三兄弟回t城。”

    “是,三少。”安童大手狠狠地抹去眼泪。

    低头看了一眼昏过去的男人,紧闭的双眸,抿紧的薄唇,洛晨平静得异常的小脸飞快地闪过一丝淡淡的柔似水。

    “十五,你将他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跟着暗中贴保护他,在他清醒前,不要离开他十米的范围内!”

    听到洛晨的话,费小翔一愣,现在八爷失踪,生死未卜,他们的兄弟死的死,伤的伤,甚至对方还有敢死队,如果连他也被调离了老大边,要是出了什么事,他怎么对得起所有的兄弟?

    想到这里,费小翔扭头,对着旁边的安童命令地说道,“十六,你将他送回酒店,后面保护三少的事就交给我!”

    论手,他比十六要好,如果出了什么事,即使他拼了命,也会让老大平安无事的!

    “不!”了解费小翔的心思,安童断然拒绝,“翔哥,这是三少交给你的命令!”

    他确实没有翔哥的手,但他会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来护着老大。

    确实,在他们心里,她不是“晓”组织的洛三少,她,只是他们的老大!

    “安童!”费小翔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喊道。

    安童倔强地扭过头去。

    昏暗的灯光打在漆黑的夜影中,修长的姿缓缓地站了起来,带着不容置疑的严肃。

    将人交到费小翔手里,洛晨双眸闪过一丝严肃,她冷冷地勾了勾唇,道,“十五,按照彭清的作风,今晚没看到我的尸体,她绝对会再次派人来暗杀我,连带不会放过和我一起出现过的人。”

    “所以,如果不想我有负担的话,就尽全力地为我保护他!”

    “三少?”听到这个似乎命令的请求,费小翔猛然抬头,却意外地看到那精致的小脸上闪过淡淡的柔

    柔软的清风拂过窗外的树叶,掠出淡淡的波浪,一丝一丝地将男子的柔送入费小翔的心里。

    “他在我心里,和你们一样重要!”

    一样重要。

    如果,他是对三少重要的人——

    “我知道了。”费小翔垂下了双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但逸出唇的声音,却带着一丝微不可闻的哽咽,道,“即使我死,我也不会让他受伤,但三少,请你……请你答应我……一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好,我答应你。”听到费小翔的哽咽,洛晨小脸上的笑容一闪而过,她弯腰,拍了拍他的肩膀,双眸弯成了月牙,道,“我不会让自己死的,你别忘记了,当初你那条命还没还我!”

    “我洛晨,怎么可能会做亏本生意的。”

    “啪——”

    听到这种调侃,隐藏在深处的泪终于“啪”地一下打在地面上,费小翔狠起心肠地转过去,背起云傲越就往后门跑去。

    三少,一定要记住你的话!

    看着那道昏迷的白色影,洛晨露出了一个罂粟般美丽的淡淡笑容,如释重负。

    云傲越,对不起!

    直到那白色的影渐渐融入了夜色之中,再也看不到,洛晨才转过去,狭长的双眸顿时幽暗得似乎宛如一裘龙卷风,殷红的唇线冷酷似冰,“接下来,十六,带人追!”

    听到洛晨的话,松开的双掌逐渐攥紧,安童眼神顿时一狠。

    彭清!

    ……

    淡淡的月光铺洒在米兰高速路上,不时驶过车子,昏黑的路灯打在平滑的路面上,打下一道又漆黑的影。

    三辆毫不起眼的白色面包车正融入车流,平稳地驶在高速路上面。

    坐在中间那辆面包车里,彭清微闭双眸,任由鸭嘴帽遮住自己的睫毛,平静得不吭一声。

    而坐在彭清边的古凌,刁蛮的小脸此时散发着惊艳的光芒,不惜手地捧着tiffany的盒子,小心翼翼地注视着。

    “彭姐姐,你看,tiffany真的很漂亮,就像是大自然最完美的艺术品一样,连一点人工打造的痕迹都没有!”

    “嗯。”彭清连唇也没有动,只从合上的唇瓣微微嗯出了一个单音节。

    古凌挑了挑嘴角,继续自顾自道:“不过即使tiffany再好,林爷也不该将继承人这么大件事来押在tiffany上,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古凌,注意说话!”清淡的女音倏然响起,在安静的面包车散发出一丝上对下的威严!

    听到彭清的警告,古凌不乐意地闭了嘴,将注意力重新投入到tiffany上,见那数百颗钻钻在昏暗中盈盈发亮时,那压抑的语气很快又自满起来,道:“哼,不过旭门又怎样,还不是让我们的人全毙了,tiffany,还不是在我们手里!”

    听着旁边古凌那个叽叽喳喳的声音,彭清平静的脸毫无波动,但心底却不自觉地冷笑了一声,真是个无知的女人!

    tiffany的消息明明应该只有她们堂里的人知道,但这次旭门的人居然知道,并且派出这么多人来,这里面,分明有鬼!

    如果不是大姐有先见之明,派出敢死队来的话,这次势必会和旭门有一场恶战,到时即使她们能抢到了tiffany,也难保不全军覆没!

    而且,敢死队在来的中途,还受到截击,如果不是旭门派来的人,那么会不会在暗处,还有一只她看不见的黑手纵这一切?

    难道,是那人?

    想到那个被誉为天才的人,一股淡淡的寒意掠过彭清心头,连带放在车椅上的手掌,也不自地攥紧。

    昏暗的路灯从车窗打到彭清平静的脸上,竟带着一丝狰狞的畏惧。

    在这种漫无边际的沉思中,昏黑的面包车却“唰”地一下爆亮起来,一束刺眼的黄灯猛地从车后面打进了车里。

    亮的刺眼,亮的诡异!

    本来小憩的黑衣人猛地直起子,警惕地扭过头,凌厉的目光唰地一下向背后看去。

    此时,四辆诡异的黑色小车打着刺眼至极的黄灯,并列着驶在高速路面上,稳稳地跟在他们的面包车后。

    不想多生是非,彭清收起绪,坐直了清瘦的子,朝着司机平静说道:“甩掉他们。”

    听到命令,三辆白色面包车顿时宛如扫把星一样,“啾”地一下飞了出去。

    见前面的面包车很没种地想逃走,四辆黑色小车也猛地加速,刮起一阵凌厉的飓风,像凌厉的箭一样了出去。

    十米

    九米

    ……

    五米

    见后面的车子步步相,彭清眼神一冷,压住心底的不安,清淡的女音一扬,道,“踩尽油门!”

    黑衣人瞬时踩尽油门,面包车再一次了出去,但黑色小车却宛如戏弄老鼠的猫一样,也跟着猛地踩尽油门,稳稳地跟在他们的背后——

    五米处!

    “妈的!这些人在耍我们!”

    看着后面的车辆紧追不放,一个黑衣人沉不住气地嚷嚷,不顾彭清的话掏出了枪,他眯了眯眼睛,精准地对准了后面的黑色小车车胎,按下了扳机。

    “砰!”

    茫茫的夜色之中,三颗看不见的子弹飞速地刺破了空气,狠狠地打进了车胎里,满是气体的车胎顿时瘪了下来。

    白色面包车猛地一下子停住了,让黑衣人来不及紧靠车背,高大的子猛地向前一扑,枪甩了出去,额头“啪”地一下狠狠地撞上了前面的车背。

    “靠,发生什么事?”

    嚓——

    三辆白色面包车,在平滑的高速路上猛地刮出深深的痕迹,然后在强大的摩擦力下,被迫停住了!

    车胎,漏气!

    看见前面的面包车因车胎漏气而停住了,四辆普通的黑色小车顿时以迅雷不及之势踩尽油门。

    “嚓!”

    “嚓!”

    “嚓!”

    “嚓!”

    左边一辆,右边一辆,前面一辆,后面一辆,以包围的态势,来势汹汹地将前面的三辆面包车猛地围了起来。

    高调而彪悍!

    如此高调的炫丽作风,让面包车上的全部黑衣人顿时心底一颤,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

    妈的!

    真的走狗屎运了!

    这架势,这架势难道是,是——

    传说中的那人!

    一想到那人居然亲自来了,彭清平静的脸终于有了一丝裂缝,脑海里那一幕血色的场面顿时浮现在眼前。

    一直存活在心底的梦靥——

    漫天都是血,连灯光都是红色的,四处横行的尸体中间,硬生生地站着一个不足十二岁的小男孩,她歪着头站着,黑色的t恤上满满都是血,但嘴角,竟挂着一丝奇异的微笑。

    ……

    想起那一幕,彭清的手几乎颤抖起来,但想起自己手里的王牌,她硬生生地将那种自然浮起的恐惧压回到心底去。

    对,没错,她还有王牌!

    想到这里,彭清掏出手机,拨通了一连串熟悉的电话号码,清淡的声音像没有感的机器人,道:“带过来!”

    说完,彭清拉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见彭清下车了,向来嚣张刁蛮成的古凌并没有深思,她合上tiffany的盒子,拿出枪,也往车下走去。

    车上三十多个黑衣人犹豫地对望了一眼,谨慎地掏出枪来,齐齐地下了车,他们以彭清为中心,迅速分布开来,举起枪支利索地分别指向那四辆诡异安静的小车。

    路边的树木摇曳,影摇晃,诡异的气氛弥漫,让黑衣人终于沉不住气了,不安的嚷嚷声顿时刺破了夜空的平静。

    “是谁?你们是谁?”

    “下来!滚下来!”

    “有种追车,没种下来吗?”

    ……

    “啪!”

    “啪!”

    “啪!”

    “啪!”

    同时整齐地踢开车门的声音!

    二十多个穿着驼色风衣的男人右手持枪,左手整齐地垂在侧,动作利索地从四辆黑色小车里跳了下来。

    他们神冷峻,训练有素地散了开来,以包围的态势,团团地围住了彭清一行人,黑压压的洞口全部冒着深沉的寒气。

    月色淡薄,嗤嗤的秋风吹过,整齐的驼色风衣,被夜风轻轻刮起了一角,随着树叶的影而摇晃,带着一种诡异而致命的杀气。

    虽然敌人的人数比自己远少一半,但被这种的架势团团围住,黑衣人还是忍不住发干的嘴唇,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保护彭清的圆圈,瞬时变小了一大截。

    见自己的人的气势被对方压住了,古凌站在彭清后,不怕死地往前跨了一步,昂起白嫩的小脸,嚣张地说道。

    “真够不怕死,说吧,你们是谁派来的?”

    听到这话,穿着驼色风衣的男人们相互对望了一眼,迅速地往两边一站,让包围圈猛地露出一个缺口,将后的黑色小车完全露在彭清一行人眼前。

    黑色的车子普通至极,反光的黑色玻璃让人看不清里面,只剩下无边的幽暗,正当古凌暗暗侥幸之际,车门却被人缓缓地从里面打开了。

    一道修长而邪肆的姿,优雅地迈出了黑色的长靴,懒懒地踏出了车子。

    银色的蝴蝶展翅面具紧贴在男子俊美的脸上,从秀美的柳眉一直覆盖到高的鼻尖,只剩下漆黑的双眸,和弧度优美的唇线。

    黑色发丝服帖而柔软,斜斜地沿着面具的弧度;黑色的长靴紧贴修长的小腿,一直护到膝盖;黑色的长款风衣迎风而动,勾勒出包裹在其中劲瘦体的一部分线条,英气人至极。

    “晓”之狐,洛三少——

    首次登场!

    看着面前那个男子脸上的银色面具,黑衣人眼瞳溃散,彪悍的脸色顿时一白,这个,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标志?

    当重新见到这个七年前在“排行赛”中不眨一眼地硬生生掰断自己左肘的男子,彭清心里的恐惧一下子淡了下来,只剩下一腔平静。

    果然,是她。

    但是,今晚,绝对不会再是七年前的况。

    现在的她,早已不是七年前的她了,况且,她还有王牌,这张王牌足以让她要了这个男人的命,一雪前耻!

    黑色长靴一步一步地走到硝烟弥漫的包围圈内,洛三少唇角斜挑,但并没有勾起任何弧度,却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邪肆微笑。

    “彭五,好久没见,我很想你,知道吗?”

    听到洛三少的问话,黑衣人赶忙让出路,将保护在最中心的彭清一下子露了出来。

    顺着黑衣人让出的道,彭清冷淡地走上前去,清瘦的材越发凌厉与嗜杀。

    平静地看着面前不远处的邪肆男子,彭清的脸毫无波动,道:“没用的话不用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老朋友叙下旧而已,会有什么目的?别那么紧张。”洛三少插着风衣的口袋,斜挑了一下嘴角,殷红的唇色带着罂粟般的美丽,“难道七年前的事,对彭五你来说还有后遗症?”

    “这也太小气了,不就是两根肋骨而已么?”

    两根肋骨而已!

    嘭!

    这话一出,黑衣人心底的愤怒顿时像原子弹一样爆发了,生生地将对洛三少的害怕压了下去。

    妈的,欺人太甚了!

    一直听说洛三少放不羁,但是真的没想到,连彭五小姐在她眼里都是狗

    听组织的前辈说,七年前的排行赛,是彭五小姐这辈子的一个耻辱!

    连近都还没来得及,洛三少已经一脚将她踢了出去,生生地踢断了她腔的两根肋骨,彭五小姐站不起来,这个洛三少居然还掰断了她的手肘,一脚一脚地踩在她的脸上,任意欺辱。

    想起那一次被人踩在脚底的羞耻,彭清垂在侧的双手倏然攥紧,平静的双眸满满是波涛汹涌的痛恨。

    洛宸,当初的仇,今天我要一并还给你!

    站在洛晨后,看着向来喜怒不露于色的彭清被气成这样子,安童的眼底闪过一丝痛快和讽刺,彭清,你忘不了当初的耻辱,那你还记不记得在排行赛中被你重伤的阳六少吗?

    阳六少当时已经昏迷了,你又是怎样对他的?

    你是一脚一脚重重地踢到他的头上,踢到他足足昏迷了半年,几乎活不下来!

    瞥眼看着彭清垂在侧的手掌缓缓攥紧,洛三少双手插着口袋,斜了下脸,任由银色的蝴蝶面具被月华照得盈盈发亮,她斜挑唇,笑容如淬了毒的罂粟,道,“彭五,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这个脸色比当初我一脚踢出去的时候还要白,没事吧?”

    “妈的,老子忍不住了!”在敌人步步踩上门的况下,一个黑衣人沉终于不住气了,他猛地将手枪转向洛三少,按下了扳机。

    “砰!”

    响亮的枪声在空中猛地炸开——

    鲜血像水枪一样大面积喷洒出来!

    黑衣人不敢置信地缓缓低头,看着自己心口流出来的汩汩鲜血,再慢慢地抬头,注视着对面似乎在微笑的男子,终于睁着眼睛形后仰,慢镜头地缓缓倒了下来。

    死不瞑目!

    见自己的同伴毫无反抗之力地死在自己面前,全部的黑衣人,以及古凌,都觉得一股深沉的寒气从脚板底冒了起来。

    几乎没看到她掏抢,但是,人已经死了!

    并且,正中右心室!

    将a704手枪收回重新放回风衣的口袋里,洛三少单手插着口袋,漆黑的瞳仁流转着邪肆的光芒,巡视着众人,微挑唇道:“我说话,不喜欢别人插嘴。”

    娑——

    顿时,全场静得只有树叶婆娑的声音,连呼吸声,也压得特别低。

    清瘦的脸颊异常平静,但尖锐的指甲已经插进了掌心,彭清双眸一冷,左腿一弯,迅速地从右裤脚里掏出手枪。

    “既然不喜欢,那就去死吧!”

    捕捉到这一幕,安童迅猛地掏出枪,朝彭清去,高声一喊,道:“三少,小心!”

    “嘭!”

    一场激战,在这一秒,彻底拉开了序幕!

    驼色风衣的男人猛地冲上前去,举起手枪,精准地朝对面的黑衣人去。

    “砰,砰,砰,砰!”

    子弹像长了眼一样“嗖嗖”地飞过,拼命地中黑衣人的体,鲜血从伤口流出,像河水一样流过了他们的黑衣,染红了全部人的双眼。

    而黑衣人拼命按下扳机,仗着人数的众多,进行着死命一击。

    “嘭,嘭,嘭嘭!”

    而每一颗子弹过后,子弹壳的落地声便尤为清脆。

    “汀,汀,汀!”

    啪——

    一个驼色风衣的男人倒了下来。

    啪——

    另一个黑衣人倒了下去,后面又一个的驼色风衣男人冲了上来,冲着黑衣人进行猛烈扫

    “嘭嘭嘭,汀汀汀——”

    “啪——”

    顿时,安静的高速路上,只有响亮的枪声夹杂着子弹壳落地的清脆声,以及尸体倒地的声音。

    漫天的子弹胡乱地朝自己飞来,洛晨一个迅猛的翻,敏捷地躲在小车的背后。

    她斜挑了下唇角,从口袋里掏出两支手枪,绕着扳机转了一圈,左手握着a704,右手举着a8,稍一盼头,两颗子弹顿时“啾”地一下了出去,猛地从背后击穿了两个浴血奋战黑衣人的心脏。

    利索而干净!

    “啪啪——”两个黑衣人的倒地声顿时尤为清晰。

    正当洛晨再盼头时,一道微弱的声音,撕裂着空气,高速地从她的左边旋转过来。

    消声手枪!

    “嘶——”

    千钧一发之际,敏锐的直觉一闪而过,洛晨神色一冷,没有任何迟疑,反地迅猛向前一扑,硬是让子弹以斜30度的角度从她背上“嗖嗖”地刺了过去,“铛”地一声入了车子里,生生地躲开了这一击。

    银色的蝴蝶面具往左边一望,洛晨眼神一冷,快得几乎看不清任何动作地一把抽出枪,敏捷地从下朝上,往偷袭的人正中地出了一枪。

    “砰!”

    “擦——”**裂开的声音,顿时被深深地淹没在响亮的子弹声下。

    子弹带着凌厉的飓风,精准地入了偷袭人的肩膀,卡其色的风衣,顿时被汩汩的鲜血染红。

    彭清利索地一个旋转,脸色惨白地躲进了一辆小车的背后。

    低头看着右肩膀上汩汩流血的伤口,彭清只觉得肩膀被插进了一刀,然后洒入了盐水一样,疼得几乎麻木了。

    这一枪,似乎是打穿了她的神经。

    尖锐的指甲狠狠地插进掌心,借来转移肩膀的剧痛,彭清死死地咬了咬银牙,终于狠下心来,将手枪换到左手上,正要冲出去——

    但下一秒,彭清却猛然停住了动作,清瘦的子冷冷地一动不动。

    面前,一双黑色的长靴立在了彭清的面前,高傲而杀气凌冽,宛如即将到来的死神一般。

    一支冒着寒气的黑压压枪口,直直地指着彭清的太阳

    洛三少!

    森冷的夜风吹拂着她的发丝,被蝴蝶面具遮住的俊脸英气人,她红唇微勾,邪肆之中透着致命的感。

    “一切,结束了!”

    说完,洛晨右手一移,毫不留地按下了扳机,“砰”地一下,打中了彭清。

    ……

    正当外面杀得宛如地狱一般时,一道懒懒的声音宛如天籁一般响起,翻滚着摄人心魄的明艳。

    “住手吧。”

    一脚将趴在地面的女人踢出去,男子斜挑唇角,被面具遮掩的漆黑双眸流转着细腻的光,透着一种骨子中散发的妖艳。

    “彭五已经投降了!”

    听到这话,只剩下零零星星几人的黑衣人,顿时不受控制地顺着声音看去。

    男子懒懒地站立着,任由黑色的长款风衣迎风飘动,勾勒出包裹在其中劲瘦体的一部分线条,而黑色的长靴旁边,竟然毫无生气地躺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女人熟悉的脸白得像鬼一样,瘫软在地面上的双手,不停地流出汩汩的血液,竟然,竟然是被生生地打断了手腕关节。

    “彭姐姐(五小姐)!”古凌和黑衣人一同惊叫起来。

    见对面的人心神惊恐的样子,洛三少斜挑唇,懒懒道,“交出tiffany,我让你们带她离开。”

    “不——”彭清微弱的声音从地面传来。

    无视彭清的话,洛三少巡视了一眼对面惊恐的黑衣人,漆黑的双眸流转着细腻的光,红唇微微勾起,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道,“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

    “要么,交出tiffany,带着她离开——”

    “要么,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四个字从洛三少微笑的红唇里轻轻吐出来,宛如一个最普通的词,普通得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但却让黑衣人和古凌生生地吓出了一冷汗。

    落在洛三少的手里,没有人知道下一秒,等着他们的,究竟是什么!

    但是,带不回tiffany,回去大小姐也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们的!

    交,还是不交?

    久久等不到回应,洛三少斜挑了一下唇线,隐隐约约勾出了一个懒懒的笑容,“既然这样,那很抱歉,我只能明抢了!”

    听到这话,众人顿时脸色一白,一股寒气从脊梁上涌了起来,洛三少这话,不是明摆着帮他们选择第二条路——

    生不如死吗?

    “慢着!”

    正当黑衣人绝望之际,一把锵锵的女音坚定地穿透空气,传进了众人耳里,“三少,我们选择第一条路!”

    古凌!

    死死地咬住牙,古凌颤抖着手,从裤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盒子,红色的盒子在昏暗的路灯下特别不显眼,古凌久久地看着它,死死地捏住,似乎想要将它捏碎。

    死,生不如死,或者受大小姐的惩罚?

    冷笑了一下,古凌不再迟疑地朝着洛晨走去。

    十九步

    十八步

    ……

    正当古凌离洛晨只有十步之遥时,一道陌生的男声冷笑着从前面不远处响了起来,“三少,睁大你的眼睛看一看,这个人,是谁!”

    听到这道声音,一阵狂喜涌上了心头,毫不迟疑地,古凌收起盒子,转就往来人的方向跑去。

    彭清趴在粗糙的地面,脸满是鲜血,但嘴角却缓缓地扯了起来,终于来了,既然这样,全部去死吧!

    一瞬间的变故——

    洛晨皱了皱眉,一丝前所未有的不安涌上心头,但妖肆的俊脸,却依旧微勾起起唇,任由不安掩盖在心底。

    黑夜里,十多个穿着黑衣的男人,背着路灯,有序地缓缓地走了过来。

    杀意凌冽的气息,整齐而稳重的步履,平稳而轻微的呼吸——

    为首是一个男人,他光着头,强壮的体上穿着一黑衣,横布满的脸上,带着一丝察觉不到的蔑视。

    古凌跑到他的边,收起了刚刚的求饶的决然,小脸变得狠毒起来,道:“查霸队长,是她,是她捉了彭姐姐,并且杀了我们二十多个人!”

    一堂敢死队队长——

    查霸!

    听完古凌的话,查霸并没有动作,他扫了一眼伏在洛晨脚边的彭清,厚厚的嘴唇一动,对着古凌说道:“古小姐,tiffany,在哪里?”

    “在我这里!”古凌说完,从口袋里掏出红色盒子准备递出去,却被查霸的手一下子夺了过去。

    将装着tiffany的红色盒子小心装进口袋里,查霸这才抬头看向洛晨,高声一笑,道,“三少,既然tiffany在我们手里了,那还请三少大人有大量,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做小的!”

    “另外,如果五小姐得罪了三少,三少可以随意处置她,这点我们绝对不会过问!”

    “查霸,你!”听到这里,古凌猛地转向查霸,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道:“你,你想出卖彭姐姐!”

    “没有出卖,这是上面的命令。”查霸笑了笑,平滑的光头在路灯下带着一丝诡异。

    轰——

    听到这话,彭清猛地从地面抬起了头,她死死地盯着面前不远处的查霸,微弱的声音从咬紧的唇里吐出来,“查霸,你这是什么意思?”

    蔑视地笑了笑,查霸笑道:“就字面上的意思,五小姐,其实你心里也明白得很,何必问那么多?就安息去吧,大小姐做的决定是没人可以改变的!”

    原来,她要放弃她!

    她一直深的她,她一直当作女神的她,她一直用生命保护的她,居然要为了tiffany而放弃她?

    “你骗我!”

    将尖利的指甲插入长茧的掌心,彭清向来平静的脸失控起来,吼道,“大姐,大姐她不会为了tiffany放弃我的!”

    见彭清像疯了一样,查霸冷蔑一笑,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一把从腰际掏出了枪,对准彭清的头,按下了扳机。

    “五小姐,接受现实吧!为了大小姐,你就安心去吧!”

    “嘭!”张大的嘴就这样合不起来,彭清睁着眼睛,汩汩的鲜血从她头顶上流了出来,缓缓地逆流成河,渐渐地染红了洛晨的黑色长靴。

    “彭姐姐!”一声惊叫声响彻了夜空。

    突变的一幕,让众人顿时错愕地看向了查霸,心里阵阵发凉。

    果然是敢死队的队长,连自己的队友,也可以这样的心狠手辣!

    “你以为,将我手上的人质杀死,我就会轻易地放你们走么?”

    众人的错愕中,一道明媚的男声邪肆地响起,将所有人惊愕的思绪缓缓地拉了回来。

    黑色的俊美影懒懒而立,银色的蝴蝶面具微微一斜,洛三少唇角斜挑,任由殷红的唇线染上罂粟的颜色,“不过查霸,既然今晚你来了,就顺便陪彭清到下面去吧!”

    “呵呵。”听完洛晨的话,查霸一笑,厚厚的脸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道,“一直听说三少是神枪手,但一直没见到,不过今晚看五小姐的惨况,看来确实是这样!”

    “不过三少,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做到,也让这个人去死呢?带出来!”

    查霸说完,一个黑衣人举着枪,顶在一个男人的太阳中,用力地推着男人的体,从后面慢慢地走了出来。

    昏暗的灯光打下来,照到男人的脸上,竟是如此的熟悉。

    熟悉得让人心头发凉!

    黄晋!

    向来看到钱会发光的粗脸,此时惨白得吓人,他光着上,露出上错错杂杂的血痕,浑几乎没有任何一处完好的肌肤。

    安童失声地喊了出来,“八爷!”

    听到对面的惊叫声,黄晋吃力地抬头,缓缓地朝对面看了过去,当看见站在最中间那道邪肆的俊美影时,彪悍的粗脸终于露出一个毫无血色的笑容。

    宛如铺洒在雪莲中的一朵血花一样。

    “三哥。”他轻咳一声,任由一滴滴的血从嘴边溢出来,笑道:“咳咳……安童,咳,死小子,八爷我还没死,就叫,咳咳……那么大声!”

    钱如命,总是乐呵呵的八爷,什么时候试过这么毫无生气?

    “八爷。”安童心头一酸,一股极致的愤怒顿时直涌心头,他冷冷地直视查霸,道,“查霸,你对八爷做过什么?”

    “供用刑而已。”查霸厚厚的脸一笑,不在乎地说道,“这是你们惯用的伎俩,不要大惊小怪。”

    “不过黄八爷还真的倔得很,为了三少,怎么也不肯说一句话!”

    用刑?

    垂在后的双手渐渐攥紧,洛晨抬眸,任由面具遮住自己的表,声音冰冷若冰,道:“开出你的条件。”

    似乎拿捏住了洛晨绝对会屈服,查霸冷冷一笑,“我要你们全部放下手里的枪!”

    这话一出,全场的气氛倏然抽紧,鸦雀无声!

    放下枪?

    穿着驼色风衣的男人不安地对望了一眼,神色带着一丝恐慌的迟疑,放下枪,怎么可以放下枪,放下枪就代表去死!

    不能放下枪!

    似乎看出了众人的怀疑,查霸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杀意,他笑道,“三少,你放心,让你们放下枪,只是为了能让我们安全地带着tiffany离开。”

    “我查霸在这里发誓,绝对不会趁机伤你们一条头发的!”

    听到查霸这话,黄晋嗤笑一声,用力吐出哽在喉咙里的一口血水,恶狠狠道,“我呸!老子死算什么,少拿自己当一根葱!”

    啪——

    挟持的黑衣人一巴掌地扇在黄晋的脸上,“闭嘴!”

    被狠狠地扇了一掌,大口大口的血腥味顿时涌上了黄晋的喉咙,让他的眼前几乎模糊一片。

    不能昏,死也不能昏!

    用力地晃了晃脑袋,黄晋拼命地睁大眼,让面前的景色渐渐清晰起来。

    月光淡淡地从摇曳的树叶中挤下来,落在对面最中间那道修长的人影上,男子的黑色背影被拉扯得极长,看上去,慑人而凛冽。

    紧攥的双拳渐渐松开,洛晨垂眸,任由银色的蝴蝶面具遮住自己脸上的表,平静的声音淡淡道,“黄八,实话告诉我,你怕死吗?”

    “老子不怕死,怕就怕成了拖兄弟的后腿!”

    吃力地将喉咙里的鲜血全部咽下去,黄晋咧嘴一笑,像极了以前最开始时认识的他,痞里痞气至极,“与其跪着偷生,倒不如轰轰烈烈地死去!”

    他看着对面的男子,一字一句道,“三哥,动手吧!”

    说完,黄晋缓缓地闭上眼睛,青紫的粗脸却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没有一丝一毫的埋怨。

    安童眼眶一红,八爷。

    洛晨右手握住枪,缓缓地举了起来,对准了黄晋,拉下了保险丝。

    见洛晨完全没有任何妇人之仁,查霸紧张起来,高声道,“三少,这是你十几年的兄弟,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兄弟之心吗?”

    修长的人影冷冷而立,邪肆的俊脸转向查霸,银色的面具散发着毫不留的冷光。

    “即使有,但挡我者,死!”

    说完,洛晨将目光重新投到黄晋上,冷声道:“黄八,谢谢你的理解,3——7——6——2,记住我们的约定,来世,让我们再做兄弟!”

    稍微停顿了一下,洛晨终于按下了扳机,银色的子弹,顿时高速旋转出黑压压的枪口,直直向黄晋。

    ……

    “三哥,阳六那小子今天很臭地告诉老子,他是你重要的左右手!”黄晋大大咧咧地抱着手,相当不屑地投诉道。

    漂亮的男子将瓜子往上一扔,然后张口含住,嘟囔道:“那你怎么说?”

    “老子说,老子也很重要,他是阳六,我是黄八,六排在八的左边,他最多只能算是你的左手,而我则是你强大的右手!”

    “这话有点道理,6在8的左边!”咬碎了嘴里的瓜子,漂亮的男子摸了摸下巴,漫不经心道,“说不定这以后,还能当个暗号!”

    ……

    闭着的双眼倏然睁开,黄晋用尽全力气,彪壮的子猛地往左狠狠一撞,高速旋转的子弹,顿时略略擦过黄晋的衣服,飞快地刺穿了黄晋背后的男人的心房。

    3——闪

    7——去

    6——左

    2——儿

    妈的,烟雾弹!

    查霸迅速地掏出枪,往黄晋去,另一颗子弹却“嗖嗖”地朝他飞来,让他不得不翻躲开,硬是让黄晋逃过了一劫。

    任由绳子捆住自己双手,黄晋猛地一个鲤鱼翻,使劲全力气地往洛晨方向跑去。

    右手冷静地握住枪,将一个个想击杀黄晋的黑衣人一枪毙命,洛晨一边掩护着黄晋往自己的方向跑过来,另一只手则迅速地做了个小动作,示意安童狙击查霸。

    “砰!砰!砰!”

    大战,一触即发!

    正当黑衣人反击,战火迅猛蔓延之际,数十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宛如天神一样从天而降。

    他们敏捷地跃进战场,持着长长的机关枪,“噼里啪啦”地对着黑衣人就是一阵痛快的横扫!

    霸气外露,而又彪悍至极!

    “欺负我三哥,找死是吗?”

    一道阳光的男声在响亮的枪声中高高地插了进来,好听得像乐曲演奏一样,但听在黑衣人的耳里,却欠扁至极。

    “暗杀队,不用手软,给他们一顿好看的!”

    来人穿着一时尚合适的白色休闲服,金色服帖的短发将俊雅的弧线勾勒出来,稍微上扬的丹凤眼,带着一丝丝阳光的邪气。

    晓——阳六少

    登场!

    ……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一大片一大片的黑衣人不甘地睁着眼睛,毫无生气地躺在了地上。

    而古凌则被暗杀队的机关枪打中心房,当场亡。

    看着这次一面倒的胜利,洛晨抱起了手,任由黑色的风衣迎风而动,她斜挑嘴角,懒懒地看着底下的人将查霸押过来。

    查霸被正中一枪击中了小腹,几乎奄奄一息,他浑都被子弹擦伤,血污的厚脸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仇敌见面分外眼红,黄晋捂住痛得不成人样的肚子,大步上前,狠狠地一脚踢到查霸的头上,怒不可歇道,“妈的,我要杀死这人,居然给我用刑!”

    “等一下!”

    看着查霸这样子的惨样,洛晨摸了摸下巴,带着一丝怜悯,她语重心长道,“黄八,留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屠,你就饶过他吧!”

    “他对你用了什么刑,你一百倍还给他就好了,不要杀生了!”

    似乎被点化了一样,黄晋精神一振,像得到了什么巨款一样,他磨了磨铁拳,恶狠狠道:“对,我要留着慢慢折磨死他!”

    听到这种非人类的对话,笔直地站在后面,目不斜视的众人顿时一个激灵,三少,八爷果然是狼狈为的一伙!

    从查霸上掏出tiffany,阳昕的丹凤眼一扬,咧嘴一笑,俊雅的脸颊立刻露出一个邪气的小酒窝,戏谑道,“三哥,这个传说中tiffany还真来的容易。”

    对于阳六少这种粗线条的白目,众人相当无语,为了这东西死了那么多人,还叫来的容易,阳六少的脑袋果然不是平常人可以理解的!

    和众人关注的重点不同,洛晨似乎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她支着下巴,眨着眼睛,好奇地问道:“对了,阳六,你怎么跑米兰来了?”

    阳昕咧嘴一笑,戏谑道,“二姐让我带暗杀队来暗杀你呗!”

    “又暗杀我!”洛晨摸着鼻子,很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我这个月已经被暗杀八次了!”

    阳昕无辜地摊了摊手,笑嘻嘻道,“谁叫三哥你找某人去对付兰**人,没告诉二姐!”

    “阳六你这只猪,肯定是你告诉二姐的!不然她怎么会知道——”想起自己忘记跟二姐报告这件事,黄晋干脆地先下手为强,将所有责任推到阳昕上,道,“三哥揍他,这小子出卖你了!”

    “又打小报告,该死的黄八蛋,也不想想刚刚是谁不顾生死地带暗杀队来救了你?”

    ……

    明媚的阳光铺洒下来,宛如夏的太阳一样,将整个t城照得暖洋洋的,带着家一般的温暖,新鲜的空气,从下飞机的一刻,争先恐后地窜入众人的鼻尖。

    十四个小时,终于回到了t城了!

    t城的机场里,剧组的一行人拉着行李箱,嬉笑着走了出来,他们叽叽喳喳地比划着,纷纷回忆着那个古典而悠远的米兰城。

    “米兰实在太好了,回去我要向她们炫耀一番,只可惜没去到时装秀。”胖胖的小助理微微带了点失落,道。

    一个狠狠的栗子敲到她的头上,高挑的助理薇薇恨铁不成钢道,“还提时装秀,幸好你没去到,那晚全部人都死了,听说是黑道火拼啊——”

    听到这安慰,胖胖的小助理重新露出了笑颜,“那好吧,我就向她们炫耀晨哥和云经纪的唯美广告,哈哈!”

    “真期待众人看到这广告的表!”薇薇双手交握在前,眼冒红心,“对了,胖胖,你不觉得晨哥和云经纪很有夫妻相吗?”

    “是很有夫妻相,但不知怎的,太唯美的东西,会让我感觉这广告出来,会发生一件大事!”

    “少胡扯了!能发生什么大事,最多就是洛神们不认同而已!”

    “不是的,薇薇你听我说嘛——”

    ……

    “对了,大石,那天你有找到殷总裁吗?”文哥拉着行李箱,无聊地朝走在他边的大石搭讪。

    “找到了,是在米兰大教堂,但是,那天他就回来t城了,还说要做一件什么弥补的事。”大石一边拖着行李箱,一边摸了摸虎脑道。

    “难怪后来就没见到殷总裁了,原来回t城了。”文哥思考了一下,“那晨哥反串的广告,不知道殷总裁看了会不会通过?”

    ……

    做工精致的白衬衣被优雅地卷起,高档的黑色皮鞋绅雅地迈步,悠缓的脚步声悄然而沉稳。

    男人唇线微抿,颀长而俊美的姿带着一丝不容接近的冷漠,但骨节修长的右手却拎着一个沉重的黑色大背包,生生地为男人的冷漠増添了一丝藏在内里的温柔。

    乖乖地走在云傲越的背后,洛晨很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云傲越,都一天都没理过她了!

    除了帮她拿背包之外,他几乎是当她透明的!

    摸了摸鼻子,洛晨叹了口气,但一想起了费小翔说起那晚的事,那精致的小脸又不自地轻轻笑出声来,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

    嗯,也许,像哄宝妈一样哄哄他好了!

    修长的双腿快步跟上前面那道颀长的影,洛晨伸出手来,拉住了云傲越的手臂。

    男人的手臂很粗壮,小麦色的肌肤带着些许冰凉,还有一点粗粝,摩擦在她的掌心里,却似乎燃起了一抹炙

    云傲越没有回头,却停住了脚步。

    见云傲越没有走听她说,洛晨双眸一弯,笑吟吟道:“云傲越,那个今晚要不要一起吃——”

    “嘭!”

    正当洛晨还要说什么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重重的撞击声,硬是打断了她的话。

    洛晨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一个中年大妈摔倒在地上,摔得唧唧哼哼的,她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拍了拍股,准备起

    “真是的,赶着去投胎吗?跑这么急!”

    似乎听到了埋怨的话,一道经过大妈边的美丽背影停了下来,她将行李箱放在一边,弯下腰扶起了中年大妈,声音温柔地说道,“阿姨,没事吧?”

    靠着女子的帮助站了起来,中年大妈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臂,道:“没事了,孩子,谢谢你!”

    “不用客气,阿姨再见。”说完,女子重新拉起自己的行李箱,往机场门口走去。

    见不是什么大事,洛晨准备收回了目光,却意外地撞上了女子微微转过来的侧脸——

    惊鸿一瞥!

    洛晨,顿时如遭雷劈!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