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时装秀(一)高潮

    “咔——”

    “verygood!(非常好)”

    听到导演喊停,云傲越双手将洛晨圈得更紧了,但很快,粗壮的手臂慢慢地松了开来。舒榒駑襻

    他依依不舍地放开了那柔软的姿,君子般地扶着她站直。

    “云傲越大哥,你下次改剧本,改台词前可不可以先给小弟我个心理准备?!”人未到,一道彪悍的声音首先响起。

    黄晋!

    虽然现在的拍摄效果比原来剧本的好几十倍,但黄晋还是有点咽不下气。

    这个臭小子,明明剧本是“借位”做个拥抱三哥的姿势,却硬是抱了三哥那么久,明明台词是“因为冰点指引我找到了你”,却给他来了这么一句麻麻的什么的!

    真是的!

    以为自己改剧本很厉害吗?

    淡淡地瞥了黄晋一眼,云傲越眉毛动也没动,他视若无睹地将目光转向自己面前的那个纤美的人儿,带着淡淡的温柔。

    “洛晨,谢谢你刚刚的提醒。”

    修长的姿英气地站直,洛晨脸上的粉红渐渐褪去,只剩下清明的大脑,她痞子气地抱起了手,斜睨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冷冷道,“云傲越,希望你可以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虽然洛晨心底的怒火是消了不少,但这个全世界最小气的家伙,是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

    “洛晨,刚刚的事我确实很抱歉——”感觉到洛晨要来兴师问罪,云傲越深邃的双眸飞快地掠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幽光,宛如暗夜里转瞬即逝的流光一般。

    “刚刚被你提醒了之后,我就像被里面男主角牵引了一样,一举一动都不自觉地按着他的想法来演!”

    “这么神奇?”洛晨扬了扬眉,粉唇勾起嘲讽的弧度,明摆着不信。

    听到这话,云傲越抬眸注视着洛晨,清澈的双眸宛如世间两口最干净的清泉,纯洁得宛如小绵羊一般,“也许,这就是洛晨你之前所说的真流露!”

    “好一个真流露啊!”想起了云傲越之前在洛晨面前打他小报告,被晾在一边的黄晋轻哼了一下,报复地说道,“流露得够过火的!对吧,晨哥?”

    无视黄晋的挑拨离间,云傲越深邃的双眸依旧温柔地注视着洛晨,薄唇掀起微不可见的弧度,道,“也许真流露得过火了,但洛晨又不是气球,怎么会那么容易就生气呢?”

    不是气球,哪会那么容易就生气!

    听到云傲越居然用她之前说过的话来堵她的嘴巴,洛晨顿时瞪大了漂亮的凤眸——

    这个家伙,居然比她还

    见洛晨被云傲越糊弄到了,似乎有放弃追究的打算,一旁的黄晋可不干了,他在旁边扯了扯洛晨的手,彪悍的粗脸咬牙切齿道,“晨哥,你可不要被他糊弄——”

    黄晋话还没说完,却被后一道弱弱脆脆的女音叫住了。

    “导演,那边,那边的巷子里,有个男人说要找你。”

    黄晋扭头看去,后的小助理正怯生生地盯着他,看上去十分害怕。

    导演,导演现在的样子,好吓人!

    她真是倒霉,怎么会被摊上这差事的,本来只是想要去巷子里面整理下内衣的,谁知来了一个穿风衣的男人,威胁恐吓她去叫导演过去,不然就让她完蛋!

    哪知道导演现在更吓人,看上去像要杀人一样!

    “谁找我啊?”见小助理看着自己像看到鬼一样,黄晋粗脸一沉,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不耐烦起来,“有事叫他过来这边!”

    “他……他说,有……有重要的事,只能和导演你谈的!”小助理几乎要吓哭了。

    “聊什么不能大庭广众聊的?”黄晋很不屑,但同时,一道灵光却飞快地闪过大脑。

    不能在大庭广众下聊的,堂里的人?

    “妈的!”黄晋低咒了一声,真是个王八蛋,三哥就要被骗了,还这时候来搅局?

    不过想归想,tiffany的重要黄晋不是不知道,所以很快,那彪悍的姿便大步流星地向那条隐秘的小巷子走去。

    “我瞧瞧去!”

    见碍眼至极的黄晋离开了,云傲越勾了勾唇,骨节修长的大手从裤袋里掏出两张票,清隽的男声温柔地说道:“洛晨,我这边有两张米兰时装秀的票,今晚一起去看吗?”

    洛晨低眸,扫了一眼面前的票,折叠好的两张票整整齐齐地放在云傲越的掌心上,如主人一般干净整洁,似乎还带着淡淡的期待。

    米兰时装秀,贵宾座。

    洛晨心里一动,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

    彭五认得黄八,如果今晚她和黄八一起出现在时装秀,那么凭彭五的敏锐力,绝对会怀疑她,那她的份,就会很容易被揭穿。

    但是现在,云傲越拿到了贵宾座的票,并且送上门来,如果利用他当箭牌的话,那么,这不仅是一条万无一失的捷径,而且名正言顺了!

    贵宾座不仅最接近舞台,可以随时注意到tiffany的动态,而且还是有钱有地位的人的象征。

    这样,彭五只会把她当做一个来看时装秀,而倒霉遇上了火拼的富家子弟,而不会怀疑到她的上来!

    只是,该利用云傲越吗?

    该利用这个从来不会要求什么,只会默默帮助她,还无条件相信她的男人吗?

    第一次,洛晨迟疑了。

    见洛晨迟疑的样子,云傲越微微垂眸,任由茶褐色的刘海遮住了自己的双眸,薄唇不自觉地抿了抿。

    “洛晨,如果你因为我刚刚的表现而不开心的话,那我道歉。”

    微风轻轻拂过,却将那道清隽而干净的男声一点点地吹进洛晨的心底,连同男人那阳刚气息里带着的如水般的温

    “对不起。”

    感觉到男人毫无要求,完全发自内心的温柔,洛晨垂在侧的双手渐渐攥紧成拳,力度挣扎得连指节都发白起来。

    对不起——

    云傲越。

    抿紧的唇渐渐松开,洛晨抬眸,硬是拉出一丝如平常的笑意,“嗯,好的,云傲越,那今晚6点酒店等!”

    ……

    走到fitty大街背后那条隐秘的巷子,黄晋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穿着灰色的风衣站在巷子最深处,瘦高的腰板得笔直。

    看着那张陌生的脸,黄晋心里一阵狐疑,彪壮的姿慢慢地走了过去。

    “你是谁?”

    见黄晋走过来了,男人从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黄晋,笑道,“黄导演,你好,我是米兰这边的负责人,我姓罗,名惠东。”

    米兰负责人?

    什么东西?

    黄晋皱起了粗眉,正要顺手接过名片,却看见罗惠东的双眼突然惊恐地睁大起来。

    “黄导演,小心!”

    从男人惊恐的瞳孔里,能反出两道从角落里闪出,拿着铁棒狠狠地往黄晋头上砸的巨大影。

    无惧后那猛烈的杀气,黄晋利索地转体在半空个一个急旋,彪悍的后踢杀伤力巨大地瞬时踢了出去——

    “啪,啪!”

    两道强壮的影同时被踢得飞了出去,铁棒也被踢落在地上。

    “嗯——”

    “啊!”

    黄晋收回了腿,彪悍的体慢慢站直,见偷袭的两个男人在地上哀嚎着呻吟,他一步一步地朝他们走去,睥睨着冷笑道:“就凭你们,也想偷袭我,愚蠢的——”

    “砰!”

    话还没说完,一个铁棒砸到**的巨响猛地在巷子里爆响,黄晋只觉得后脑勺炸裂开来,该死,中计了,罗惠东,和他们是一伙的!

    眼睛一花,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五六个隐藏在巷子深处的男人像竹笋一样冒了出来。

    “真是个厉害的家伙,不过还真是倒霉,刚拍了个这么好的广告可以赚大钱,抱女人了,却要被狠抽一顿,剥光衣服,扔到非洲去!”

    “嘿,得罪了大人物的下场是这样的!”

    “什么大人物?”

    八卦男人们议论的声音渐渐低下去——

    “嘘,这内幕我也是听来的!”

    “什么内幕?”

    “嘿,月少爷呗!而男人寻仇,无关两样,金钱,女人!”

    “那这个大人物还真奇怪,为什么要强调再强调,一定要在广告拍完才能掳小子?”

    听到这里,脑子爆裂得几乎完全不能思考,黄晋体一软,双目一黑,整个人终于昏死了过去。

    低低的笑声从巷子里响起——

    “嘿,大人物的恶趣味谁知道,也许,他对这广告有独钟,还要当男主角,当主角总不能没导演吧?哈哈!”

    “就你这小子嘴,让上面听到了,又少不了一顿抽了。干活吧!”

    ……

    夜幕降临,米兰城却灯火辉煌!

    城市中央,一个偌大的名字熠熠生辉——

    米兰国际舞台会场!

    历届秋季米兰时装秀的主办场地,球状的米色大楼,长长的红毯铺在门口。

    严密森严的保全系统!

    庄重优雅的黑白霓灯!

    悠扬的小提琴伴奏曲!

    黑色典雅大理石铺垫的t台!

    高质量保证的模特服装秀!

    让这个向来低调而安静的米兰城,今晚彻底沸腾了!

    米兰国际舞台会场分为两层,成镂空状,高高的五彩霓灯从大厅的上空打下来,一束一束密集型的灯光带着梦幻般的色彩。

    长长的t台从前面一直延续到贵宾座,贵宾座是酒店式的圆桌,上面带有水果,精致的饭后点心,以及甘醇,芳香扑鼻的葡萄酒;而第二层,则成圆圈型围绕t台,类似城市体育馆的观众席。

    ——

    最接近t台的贵宾1桌。

    宽松的黑色骷髅长袖t恤,闪亮而精致的耳钻,深褐色的刘海斜斜地挡住凤眸,一道修长而好看的姿特别引人注目。

    洛晨支着下巴,凤眸饶有兴趣地四瞟,不时拉拉云傲越的衬衣,色地指着一个前凸后翘的金发女郎,让他去观赏。

    “云傲越,快来看,啧啧,那个看起来应该有36g,像个西瓜一样,真够雄伟壮观的!”

    云傲越略微偏头,深邃的双眸注视着洛晨,看着她像小孩子一样看见喜欢的玩具兴奋的表,清冷的俊脸终于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唇,带着宠溺与纵容。

    “嗯,看到了。”

    见云傲越附和了,洛晨继续瞪大一双宛如镭激光的凤眸,“唰唰”地四处直瞄,寻找着更加强大的目标。

    猥琐至极!

    “哟,云傲越,不得了了,那边那个更厉害,童颜**啊。”

    深邃的双眸一直注意着旁边那张精致的脸,云傲越几乎没移开过眼神,满满都是她的笑容。

    “嗯,也看到了。”

    听到云傲越的附和,洛晨顿时笑眯了眼,露出了一排洁白而整齐的牙齿,“男人最啊!”

    见洛晨一直都在窃窃地偷笑,唇色似乎因为说了太多话而有点干燥,云傲越端起自己面前红酒,温柔地将它递到洛晨嘴边,微微勾唇,道:“说了这么久的话,唇都干了,先湿湿唇。”

    男人骨节修长的手优雅地端着透明的杯脚,让弧度微弯的杯沿刚刚好靠近洛晨的唇,温柔而暧昧着。

    洛晨托着下巴,眼神早就飘到了童颜**的女郎上,她不在意地沿着男人递来的酒杯,顺从地抿了一小口,血色的红酒,顿时轻轻地流过那粉嫩的唇。

    妖艳至极!

    云傲越双眸顿时一暗。

    和贵宾1桌上那轻松的气氛不同,贵宾2桌上,则是满满的沉默。

    听着旁边桌子上那个像个娘们一样唧唧歪歪,但又特别好色的男子一直在意着那些模特,女人端着酒杯,沉着地喝了一口,但用鸭嘴帽压低遮住的小脸,却能看见一丝明显至极的嫌恶。

    亏她还专门派人去试验她!

    原来只是一个草包!

    那人,怎么可能会用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垃圾?

    想到这里,女人毫无波动的脸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既然是败类中的人渣,那么留在世上也没有意思了——

    一同解决了吧!

    冰冷的杀意,毫不压抑地瞬时外露!

    ……

    “ladiesandgentlemen,weletomilanfashionshow,todaywewillshowthelatestproductnewsofthedifferetbrand。(欢迎到来秋季米兰时装秀,今天我们将会展示最新的各大品牌最新品!)”

    随着一段流利的英文响起,悠扬的音乐戛然而止,五彩的霓灯一暗,将整个大厅变成了一片漆黑。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一道黑白的灯光从尖尖的顶点处高高地打下t台,“啪”地一声,飞快地让整条t台倏然亮起,带着庄严的贵族优雅。

    众人一怔。

    “first,weletolidoofgucci(首先欢迎古驰之丽都岛)”

    “汀——”

    高高低低的大提琴演奏曲倏然响起,四的青,飞扬的活力!

    长长的t台上,高挑的姿一个接一个,一个又一个地摇曳着走了出来。

    “嘶——”

    “嘶嘶——”

    “咕!”

    “咕咕!”

    顿时,台下满满都是拉长的倒吸气声,和大大地吞口水的声音。

    白与黑的对比、紧剪裁和纤瘦轮廓突出年轻、充满活力的体,宽松、富有垂坠感的丝质长裤下端稍稍露出一截脚踝,含蓄的感体现无遗。

    丽都岛的夜夜!

    活力而青的年代!

    姿态撩人的岛上女郎!

    扫了一眼台上万种风的模特,云傲越清冷的俊脸毫无波动,眉峰冷淡得动也没动。

    他淡淡地举起酒杯,沿着杯沿轻轻地抿了一口,无意的动作中,恰恰是洛晨的唇接触到的地方。

    感觉到旁边桌上女人那道嫌恶而饱含杀意的视线终于地移开了,急切地放回到t台上,洛晨才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色的俊脸勾起了一抹清明而好看的弧度。

    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吗?

    真是个没耐心的家伙!

    ……

    “sixth,weletofendi。(接着欢迎芬迪)”

    在一个又一个风万种的金发女郎姿态撩人地穿梭在t台时,场内的气氛掀起了一阵有一阵的**。

    小野猫个个化为加勒比女海盗,充满异域风的钩织印花和令人眼花缭乱的钉珠装饰,将人们带上了一艘狂野而又充满无限魅力的海盗船。

    军装外、波希米亚提花、水手衫、铜币装饰、百褶裙创意——

    她们撩出手臂,雪白而撩人,夸张的银币装饰贴在上面,银光闪闪,冲击的视觉对比,让台下的激,顿时像夏火花一样,“砰”地一下四开来!

    烈的附和声,痞子的口哨声,吞口水的惊艳声——

    震彻全场!

    当感的野猫海盗一个漂亮的转,黑白霓灯倏然黑了,将整个大厅映在黑暗之中,但观众席上,绿色,黄色,蓝色,紫色一束束的灯光在黑暗中暴闪。

    “啊——”

    全部人都使劲晃着荧光棒,显然沉浸在这样高涨的绪中不能自拔。

    “酷!”

    当这样一阵猛烈的激中,一阵抑扬顿挫的大提琴演奏曲低低地响起,如小溪划过石头,如微风拂过绿草,缓缓地,柔柔地,似乎想平复全部人的绪。

    众人激动的绪缓了下来。

    “seven,tiffanyfromasia。(来自亚洲的tiffany)”

    众人一愣。

    黑白霓灯瞬间打下到长长的t台,“唰”地一下打亮了出口,一道成熟高贵的人影缓缓地走了出来。

    长到腰际的金发,宛如大海般美丽的蓝色眼睛!

    简单的黑白灰,闪亮的皮革、舒适的纯棉、奢华的皮草——

    宛若童话中小美人鱼般的鳞片状排序充满了奢华的层次感,看似深沉的色调中却也拥有了金铜、孔雀蓝、深棕等提亮的色彩。

    经典的黑白灰色调强调简洁的力量,极富创意的剪裁令衣服正反面融为一体,塑造出充满艺术感的“360度时装”。

    她一步一步地扭着腰肢,迈着猫步,从t台上一直走过来。

    一步

    两步

    正在如此的万众瞩目之间,黑白霓灯忽然毫无预兆地倏地一暗,“唰”地一下,金发女郎顿时被黑暗淹没了,完全消失在众人眼里。

    “啊——”

    “啊啊!”

    众人惊叫出声!

    “嚓——”

    正当这样的鬼哭狼嚎之中,一道比平常亮上十倍的黑白霓灯再一次从高高的顶点上打了下来,“啾”地一下打到了站在t台最前面的女人上。

    金发模特嘟起美唇,昂起小脸,宛如白天鹅的颈脖上,一条低调而让人不能忽视的项链爆发出夺目的光芒。

    黑白的霓灯打在那条项链上,连璀璨的夜灯,也黯然失色。

    细腻的圆弧流线,整体简洁而流畅,数百颗细细碎碎的钻石被串在一起,细细碎碎的光芒夺目而生辉,但细细看去,里面的每一颗钻石,竟是完全不同形状的流光溢彩。

    天下无双!

    tiffany!

    黑白霓灯横扫t台,映在那数百颗钻石上,一丝一缕的光芒竟如流动的水一般,缓缓地漫了出来——

    惊心动魄的美,让众人怔住了。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见到这条传说中的项链,洛晨勾起了唇,殷红的色泽微翘,黑白的霓灯下,竟带着一丝邪肆。

    这个,就是林爷需要的tiffany?

    还真不赖!

    云傲越清冷的双眸也淡淡地注视着那条项链,一丝熟悉感微不可见地涌上了他的心头,但又很快消散了。

    凭他的记忆力,他居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条项链。

    “嚓——”

    正当全部人都沉浸在亚洲之美时,黑白的霓灯再一次毫无预兆地暗了下来,众人的思绪被抽了回来,顿时愤怒地大叫起来,“**,openthelight!(靠,开灯)”

    “openthelight!(开灯)”

    “openthelight!(开灯啊!)”

    ……

    一波接一波的怒吼,一波接一波的剧烈嚷嚷!

    但是,长长的t台上,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巨大的音响,几乎连一丝颤音都听不到——

    平静得可怕!

    “撕——”

    黑暗中,一丝高速旋转的颤音撕裂着空气,在众人的嚷嚷声中,毫无预兆地径直刺穿了一个人的大动脉。

    血液爆裂!

    “噗——”

    美丽的t台上,顿时传来“啪”的一声,重重的倒地声。

    震耳聋的嚷嚷声,完全遮住了那重重的倒地声,但却依旧没逃过男人敏锐的听觉,敲着桌子的大手猛地停住了。

    远处,杀意凛冽的红外线精确地对准了那个坐在1桌上的漂亮男子,大手毫不留地按下了扳机。

    “撕——”

    撕裂着空气的高速颤音换了目标,从云傲越的面前擦了过去,精准地击向他旁的男子。

    两米

    一米

    ……

    电光火石之间,云傲越大手一翻桌子,腿向后一勾,一把踢开自己的椅子,精壮的姿迅猛扑向洛晨,粗壮的臂膀猛地用力,将她一把搂进自己怀里。

    见男人完全是不要命地将他的体挡在自己面前,洛晨一愣,本来可以迅速躲开的动作缓了下来,任由云傲越将自己抱进了怀里。

    敏捷地抱着洛晨翻了个,一颗子弹,顿时杀气凌冽地从云傲越背上“嗖嗖”地擦了过去。

    一只手将洛晨的脸按在自己膛里,不让她看到这么危险的一幕,另一只手护住她的后脑勺,小心地不让她的头碰到地上,云傲越这才温声问道:“洛晨,有没有受伤?”

    男人的肩膀很宽厚,宽厚得似乎可以挡住任何风吹雨打,他的臂膀很粗壮,结实的肌紧紧地将她圈在怀里,连空气,似乎满满的都是男人那火的气息。

    小脸贴紧男人精壮的膛上,洛晨只能感觉到那单薄的衬衣下那纹理清晰的结实肌,炙得宛如岩浆的体温,以及在她耳边温柔而有力的心跳。

    “有没有受伤?洛晨。”久久没有听到洛晨的回答,云傲越的俊脸染上了一丝着急,以为她害怕,再一次沉住气息,温柔地问道。

    从来没有过的安心感觉从心底从来,洛晨伸出手扯住了云傲越的衣服,不自地勾起了粉唇。

    “我没受伤!”

    听到洛晨的回答,男人绷紧的体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他抚着洛晨的头发,深邃的眸子璨如星辰,道,“这里出事了,来,跟着我走,不用害怕。”

    跟着我走,不用害怕!

    简单的解释,安心的力量!

    洛晨眼底闪过一丝温柔,点了点头。

    ——

    见灯光久久不亮,坐在二层的众人此时才开始有点着急了,他们嚷嚷,他们不安。

    “whatsup?(出了什么事?)”

    “**,eon!(靠,继续啊!)”

    ……

    “砰!”

    在这样的嚷嚷声中,一声巨大的枪声忽然从半空炸开,爆发出星点儿的火花,却顿时让全部人惊恐地张大了眼睛,抱怨声就这样失声地呛在喉咙里。

    “啊!”

    “啊——”

    惊叫声乍然响起,灯却一瞬间,倏地一下亮了!

    重新恢复明亮的会场,此时却宛如地狱一般血淋淋!

    长长的t台上,金发模特美丽的子趴在地上,汩汩的鲜血流了一地,而贵宾桌上的人无一幸免,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

    冲进来的保安,还没来得及八强,就前仆后继地被子弹精准地穿透膛,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地上。

    虐杀!

    毫无人地虐杀!

    顿时,二楼的尖叫声,痛哭声,求救声,哀鸣声汇成了一首悲惨的曲调。

    连风,都是血的行腥味。

    和二楼的惨叫不同,偌大的一楼会场里,满天的火拼则让尸体几乎堆积如山。

    一片白,一片黑,在大厅里敏捷地相互枪击!

    一颗一颗的子弹飞快地出,每一颗到达的地方,必有一滩鲜血和一个人倒下,场面惨烈至极。

    “砰,啪——”

    “砰砰,啪啪!”

    “砰砰砰,啪啪啪——”

    ……

    火拼继续白化,双方力量不分上下,但眼睛却杀得血红至极!

    一大片一大片的鲜血,渐渐地在地面上散开了巨大而鲜艳的花。

    曼珠沙萝的血色,染红了雪白的瓷砖,染红了躲在椅子下颤颤发抖的人的眼睛。

    古凌一枪杀掉一个,顺势在两个黑衣服的男人的掩护下,跃过了t台,去夺模特脖子上的项链。

    tiffany!

    “砰,啪啪啪——”

    “砰砰,啪——”

    ……

    混乱之中,突然,门口传来“哒哒哒”整齐的脚步声,一队杀气凛冽的黑衣男人瞬时出现在会场,

    他们神冷峻,见场内杀红了眼,敏捷地齐齐掏枪,加入到战场来,子弹顿时“嗖嗖”地击向白衣男人。

    瞬时之间,黑衣男人猛地占了上风,白衣男人急剧减少——

    彭清躲在一张凳子后面,冷漠地举着枪,稍一探头,子弹就“嗖嗖”地穿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人的膛,毫无波动的小脸,像极了一台杀人机器。

    一个

    两个

    三个

    ……

    见周围的同伴死的死,重伤的重伤,最后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人,终于颤抖着腿,体一转,恐惧地向门口奔去——

    但是,却被一颗高速旋转而来的子弹,从背后狠狠地刺透了膛。

    瞪着绝望的眼,男人终于不甘地缓缓倒了下来。

    “五小姐,我们是一堂敢死队,因为路上遇到了伏击,所以来迟了。”一个黑衣人首先站了出来,道,“不过伏击我们的人,死伤过半。”

    “另外,五小姐,大小姐让我传话说,得到了tiffany后,迅速回国,别节外生枝,引起那人的注意!”

    听到男人的话,彭清收回了枪,脸上依旧毫无波动,完全没有人类该有的表,褐黄色的风衣迎风飘摆,但衣摆却连一点鲜血都没沾上。

    宛如魔鬼一般!

    感觉到恐惧的目光从二楼飘来,彭清抬头,瞥了一眼二楼那些颤颤发抖的胆小鬼,冷漠地收回了视线,平静地说道:“一个不留!”

    听到彭清的命令,黑衣人顿时举着枪,迅速地冲上二楼,揪出藏在椅子下的全部人,强地压住他们跪在椅子上。

    “啊,不要啊,放过我啊——”

    “啊,呜呜,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人,你没好死的,上天会收你这个人的!求求你!”

    怒骂声,哀鸣声,求饶声,痛哭声顿时此起彼伏——

    ……

    彭清冷眼一扫,黑衣人似乎接受到命令,枪支一扫,一排又一排的人顿时全部不甘地倒在椅子上,汩汩鲜血流了一地。

    屠杀!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清瘦的体冷漠地立着,彭清缓缓地巡视了一圈会场上倒下的尸体,仔细而认真地辨认着,但在扫视了一次会场后,唯独没有见到洛晨的尸体时,心头不由得闪过一丝疑惑。

    她明明有命令,第二个就要杀那个败类的!

    怎么可能失手?

    “彭姐姐,我们快走吧,警方快来了!”见彭清久久不动,古凌耐不住地着急说道。

    听到古凌的提醒,彭清收回眼神,向上一挥手,道,“按照原线路撤退!”剩下的黑衣人马上训练有序地向外撤去。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十八个!

    看着自己熟悉的同伴躺在地上,彭清只是冷漠地清点了一下死亡人数,清瘦的脸依旧毫无波动。

    为大姐做事,死,也是他们的光荣!

    想到这里,彭清平静的脸终于带了点笑意,见没有生还者,她子一移,终于敏捷地从窗台跳了出去。

    偌大的会场,尸体横七竖八,血色流淌了一地,安静得让人毛骨悚然,窗边上的盆栽,继续迎风摇曳,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却改变不了,那些曾经鲜活却逝去的生命!

    长长的t台后面的大木板,此时正藏着两道俊美而修长的影。

    外面杀得血红一地,嚎叫不已,里面的两人却不吭一声,躲得严严实实。

    将洛晨护在自己后,云傲越秀逸的双眸淡淡地眯了眯,见外面停止了枪击声,完全安静下来,那微皱的眉峰才缓缓地松开。

    “洛晨,没事了——”

    云傲越偏头,清冷的俊脸柔和至极,正想安抚后的人儿,却突然感到眼前一黑,一道力度正好的手刃重重地劈到了他的后脑勺上。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