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我会当真的!

    t城,红馆最大的演播厅!

    此时,人头汹涌,密密麻麻的长镜头四处安置,“卡擦”“卡擦”的闪光灯像打了激素一样不停地闪烁——

    “怎么这么久?”

    “听说她刚从米兰赶回来的!”

    “本来风头正红,现在弄出这样的事,还真是祸不单行!”

    “不过确实是可怜,好好的一个玉女超级明星,出了这事,不就完蛋了!”

    ……

    记者压低自己讨论的声音,但手部的动作并没停止,使劲地按下相机的抓拍键,金睛火眼得连一丝风吹草动也不放过!

    今天的新闻——

    绝对头条!

    正当全场充斥着若似若无的讨论声时,一声惊呼声像炸弹般地响起——

    “兰素来了!”

    听到头条主角终于到场的声音,记者狼虎一般地扭头,倏地一下就往后跑去,生生地将兰素一群人团团地围了起来。舒榒駑襻

    “兰素姐,昨天《艳丽》上的照片让观众感到非常的震撼,作为玉女明星的你,请问对这个有什么解释?”

    “兰素,听说你和洛晨合作拍摄冰点广告,这是个非常大的手笔,这次的照片其实是不是剧组的一个炒作?”

    “素姐,有知人爆料说,洛晨还和这事有关,实是怎样的?可以和我们分享下吗?”

    ……

    长枪大炮齐齐伸出来,对准了兰素,记者眼神尖锐,紧紧相,生怕错过兰素的一分一毫,弄得保镖不得不使劲地拨开众人,生生地为兰素开出一条路来。

    “让让——”

    “麻烦让让!”

    兰素穿着素色的长裙,被保镖护在最中间,双眸红通通的,似乎已经哭了很久,她脸色憔悴,似乎饱受风吹折磨的一朵凋谢的兰花,但纤美的姿摇曳生波,又带着一丝风雨过后的丽雅。

    楚楚可怜,又无比惹人怜

    “各位,请先让兰素姐上去,等一下兰素姐会逐一解答你们的问题!”见记者步步紧,兰素经纪人厚芳双手下压,做了一个大家“稍安勿躁”的手势,就陪着兰素在保镖的保护下走上台去。

    见兰素上台去了,记者压下自己内心的急躁,个个龟速般地坐回到了自己被安排的座位上。

    见全场的记者陆陆续续地就坐了,厚芳向后台打了个眼色,顿时全场的霓灯全部打到了台上,白炽的灯光,将兰素憔悴的样子显得更为明显。

    站在台上,厚芳巡视了一圈众人,脸上带着一丝严肃,落落有声,道:

    “各位,昨天《艳丽》上刊登的关于兰素姐的图片,是兰素姐在米兰拍摄冰点广告时,到更衣室换衣服时被偷拍的,全部都是当事人兰素姐在不知,不自愿的况下拍摄的,并非兰素姐自的任何炒作和绯闻!”

    “明眼人看得很清楚,这是一些龌蹉的商业手段!”

    “厚芳,听说兰素姐将要拍摄殷氏集团的冰点广告,这么大的手笔,会不会这其实是一次炒作啊?”一个记者率先抛出尖锐的问题,眼神不善地问道。

    “以兰素姐今时今的地位,还有必要凭借这些不入流的手段炒作?”对于记者的问题,厚芳眼神犀利,向记者问道,“如果是你,你会为了一个大手笔广告赔上自己吗?”

    被厚芳这样一问,记者讪讪地噤了声,确实,兰素是什么份,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广告砸了自己玉女超级明星的招牌?

    见天娱的记者死在沙滩上了,华娱的记者捧着相机,挣脱地举起另一只手,声音在全场响起,问道:“兰素姐,有人爆料说,这事还涉及到洛晨,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听到这个摆明想挖料的问题,厚芳架了架眼睛,朝提问题的记者看去,道,“今天是兰素姐的记者招待会,并不方便将别的艺人牵涉进来,内里的实,你们可以自己查知。”

    “听说小偷是在洛晨手里逃走的,为此兰素姐和洛晨大吵了一顿,后来还跪了下来,究竟洛晨是不是想借兰素姐上位?”

    牵涉到“大人物”洛晨,在被自家**oss警告又警告的况下,一向伶牙俐齿的厚芳眼神终于忍不住微微闪了闪。

    ……

    自家**oss的话历历在耳!

    “如果到时场内出现任何关于洛晨不好的绯闻,你自个儿给我斟酌下,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林跃坐在转椅上,笑容和蔼地看着她,温柔好听的声音此时却像恐吓一样。

    “乖乖,说错一句你就可以收拾包袱回家吃自己的了!”

    ……

    见厚芳居然沉默了,记者们心有灵犀地对视了一眼,似乎在说,这事有跷蹊!

    似乎看到头条新闻向自己招手,华娱记者一个兴奋,高高的尾音拉起道,“厚芳姐,难道爆料人说的是真的?”

    听到华娱兴奋的声音,厚芳回过神来,顿时慌了神,她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这只是一场误会而已,洛晨年轻有为,正直无私,为人有分寸,并不会做这样借女人上位的事!”

    “既然洛晨没错,那就是和洛晨吵了一架的兰素姐错了?难道这是兰素姐无理取闹吗?”揪着尾巴追着打,这是作为记者的本能!

    被华娱捉着这个问题死追不放,厚芳顿时神色一凛,带着些许不自在。

    如果承认了洛晨错了,那她明天就甭想回风云传媒了,但是,承认兰素无理取闹的话,这,这不是在兰素的伤口再插一刀吗?

    站在厚芳边,兰素红红的双眸微微垂下,见厚芳久久没说话,那苍白的小脸终于第一次抬了起来,任由毫无血色又楚楚可怜的小脸尽露人前。

    温婉的小脸此时是前所未有的憔悴,苍白的脸,淡淡的眼圈,毫无血色的唇,兰素神色黯淡地巡视了一圈众人,缓缓地,慢慢地,似乎在诉说着自己无穷无尽的委屈与悲哀——

    她被偷拍,她被借上位,她被质疑!

    难道,这就是她的命运吗?

    “啊——”

    “怎么?”

    在记者张大嘴巴的惊诧声中,兰素头一低,脊梁一低——

    狠狠地弯下了自己的腰!

    纤细的腰肢细得像要被折断了一样,众人此时才看得到兰素因为这事消瘦了很多,原本的鹅蛋脸此时变成了瓜子脸,尖尖的下巴,几乎没有多少的腰,似乎风一吹就能把她吹走。

    同,终于占了理智的上风!

    “在这次的事件中,一直相信人美的我终于第一次看到了人中丑陋的一面,在我满怀信心地想着为粟(素)米拍摄一则最好的广告时,没想到的是,我成了杂志销量的封面目标。”

    “当我看到闪光灯的一刻,我真的是觉得人生都没希望了,但我相信,这世界还有英雄在,所以,我跑出来求救了!”

    “但求救,却让我看到了一个男人最龌蹉的一面,仅仅为了上位!”

    “……”

    正当兰素不怕死地在台上声色并茂地演着大戏时,角落里,一个英俊有力的背影微微地靠在椅子上,骨节明显的手指慢慢挑起一根烟,点燃,但没有吸,一直让它慢慢地自燃,然后湮灭。

    任由烟灰一点点地落在自己的指尖上——

    带着颓废,糜烂又深的气息!

    正当烟完全湮灭的一刻,一阵明显的脚步声凌乱地从门外走来,夹杂着一道男人愤怒的声音。

    “你这个人,你说谎!”

    记者顺着声音转看去,只见一道歪歪斜斜的影出现在门外,“砰”地一下从门外倒了进来。

    “啊——”

    “啊!”

    女记者顿时被这狰狞的一幕吓得惊呼出声,连正楚楚可怜的兰素也吓得唇白脸青。

    倒进来的男人伏在地上,衣衫褴褛,浑的肌肤几乎没有一处完好,布满了伤痕,地中海的秃顶上也是错错杂杂的血痕,整个人湿哒哒的,像从血海走出来的一样。

    男人脸色狰狞,脸上的血一滴一滴地打在地上,他双眸狠厉,刷地一下直兰素,满满的只有剧烈的憎恨。

    被这样狠毒的目光吓到了,兰素后怕地后退了一大步。

    “兰素,你这个人,你让我去偷拍你,为了博取观众同,然后力压甄虹漪,成为百花奖的最佳女主角,但居然事后害怕我泄露口风,找人绑架了我,将我折磨成这样!”

    “我……我没有!”

    “如果不是我趁着看守的那个人上厕所跑出来,恐怕我这条命就完了。”男人吐了一口血水,憎恨道,“现在还口口声声说你相信人美,我呸!”

    听到这里,全场哗然!

    偷拍,上位,绑架,虐待!

    每一件,都是丑闻之中的丑闻,甚至,还是犯法!

    “我死,我也要让你的丑事公之于众。”男人目光如蝎子般毒辣,混着血的牙齿露了出来,狰狞至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兰素的真面目!”

    听到这里,记者们倏然起,齐刷刷地扭头看向兰素,刚刚升起对兰素的同顿时全部烟消云散,尖锐的目光里,满满的只有可笑与对她的鄙视。

    没有人,会怀疑一个伤残的男人!

    尤其,这个伤残的男人还掷地有声,证据确凿!

    “你说谎!”

    被众人尖锐的目光弄得神经错乱,兰素完全没有了当时的楚楚可怜,反倒只有狗急跳墙的激动,她尖叫起来,“你诬陷我,我没做过!”

    满含泪花,使劲摇头,愤怒嚷嚷——

    见兰素失控了,以为她心虚的记者顿时不放过任何一丝一毫的线索,举起摄像机就往她那边使劲拍。

    “别……别拍!”

    “啊——”

    正当全世界都混乱都极点的时候,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跑进了演播厅。

    整齐的军绿色服装,严肃而正义的脸庞——

    为首的男人大腹便便,随后的男人拿出手铐,往兰素面前一站,公事公办道:“兰素小姐,现在怀疑你与一宗绑架伤人案有关,请到警察局协助警方调查!”

    看着这突变的一幕,角落里,男人隐藏在灯光下的侧脸忽明忽暗,但隐约可以看见勾起的弧度,他缓缓地伸出大手,往自己黑色风衣一摸,再掏出一支烟,点燃,然后夹着轻轻抽了一口,任由烟雾笼罩自己的脸。

    真是一件无聊的事!

    什么时候,会回来?

    ——

    随着兰素被押出演播厅,全部记者都汹涌着跟出去,噼里啪啦的闪光灯一直捕捉着兰素的特拍。

    “罗队长,你们会起诉兰素吗?”

    “抱歉,涉嫌机密,无可奉告!”

    “那会以什么罪名起诉兰素呢,可以说一下吗?”

    “罗队长,兰素可以保释吗?”

    “无可奉告!”

    ……

    “我没做过!”被两个警察扣在中间,兰素扭着子,仿佛溺水的人一样使劲挣脱,随着闪光灯一直没停过地闪向她,她惊恐地瞪大了眼,尖叫道:“是他,是他偷拍我的,捉他,捉他啊!”

    演播厅的大门外,一辆低调的奥迪停在门口,黑得透亮的反光玻璃,只让车里的人清晰地看到外面的景。

    看着那传说中的“玉女”超级明星兰素此时披着散发,小脸狰狞,完全疯了一样自言自语,坐在左车窗边的男人咧嘴一笑,阳光的男声带着戏谑:“真没想到,某人不出手而已,一出手真是杀破狼,狼得狠!”

    “发生了什么事?”

    男人托了托下巴,对于旁边的人的问话,连脸也没转,就笑嘻嘻道:“那美女得罪了三哥,然后被摆了一道!”

    “你知道?”斜睨窗外一眼,声音带着深深的压抑。

    “当然知道,这么大件事,谁会不知道!”

    男人这话一说,车里的温度立刻降低成了零下摄氏度,让他冷不防地打了个寒颤。

    糟了!

    “呵。”妖媚的声音带着平静,却隐隐约约含着咬牙切齿,“给我到二堂下个命令!”

    听到这话,男人知道暴风雨又要来了,脸色顿时一青。

    “让暗杀队滚去米兰,给我全力追杀洛三,拿不到她的尸体,以后就甭想死回来!”

    “但是,三哥在和彭五抢tiffany!”男人眼神犹豫,挣扎地说道,“根据三哥的计划,黄八已经让眼线通知了旭门。”

    “旭门的人应该快到了,如果三哥这时候被杀,恐怕我会赶不及收拾残局,支援黄八了!”

    “呵,米兰时装秀在什么时候?”冷笑萦绕唇边。

    听到这个问题,男人僵硬着脖子,硬着头皮答道,“呃……呃,是明天晚上。”

    “照杀不误!”

    t城那里发生着一件前所未有的丑闻,而米兰这边,却依旧温暖如风。

    洛晨乖乖地坐在椅子上,漂亮的凤眸盯着剧本,不时轻蹙起眉头思考,不时动动嘴念念台词,不时摸摸下巴记忆,看上去非常认真。

    坐在洛晨边,云傲越骨节修长的大手捧着剧本,但却忍不住略微偏头,秀逸的双眸温地注视着旁边的她,薄唇勾起了宠溺的弧度。

    二十七年以前从来没有的笑容,似乎在遇到洛晨后,一点一点地重回了男人的俊脸上。

    瑟瑟的秋风从远处飘过,似乎感染到了男人的温柔,只柔和地拂过两人的刘海。

    被旁边的炙视线看得面红耳的,洛晨还是秉着“你不动我不动”的原则,漆黑的眼珠依旧一眨不眨地看着剧本。

    “云经纪,晨哥。”

    正当这暧昧充斥的气氛里,助理小利捧着一杯水走了过来,向洛晨递去,见洛晨伸出手接过,她才眨巴眨巴着眼睛,说道,“晨哥,你的剧本倒转了。”

    “啊?”

    被小利一提醒,洛晨的思绪才飞回剧本上,看见上面的字体全都乱七八糟的,她连忙摆正剧本,见小利一脸迷惑的样子,她摸了摸后脑勺,讪讪地笑道:“啊哈哈,刚刚那样有助于锻炼视力!”

    听到这里,云傲越失笑,磁的笑意无声地从那光洁的喉结中淡淡地逸出来。

    有点傻气的傻瓜——

    听到旁边的男人了然的低笑,洛晨精致的脸顿时红了一片,再加上之前的那一幕,此时洛晨的脸简直是红得像番茄一样。

    时间拉回到之前那一幕——

    男人从更衣室走出来,浅蓝色的敞角领衬衣,灰色的温莎领带,颀长的姿此时妖孽人,但那清冷的气息,却硬是将这一分妖治给生生地了下去。

    “哇,云经纪又换回了那衣服了,真的帅死了!”

    “啊,就是啊,我要拍照留念啊!”

    “留你个鬼,云经纪怎么会愿意让你拍照,做你的秋大梦去,看广告吧!”

    ……

    洛晨抱着手倚在墙壁上,虽然动作痞里痞气,但手臂上的冰蓝色蕾丝长手,却硬是为女子增添了一抹优美的感觉。

    听到众人吱吱喳喳的议论声,洛晨无聊地扭头一看,却在看到男人俊美的影时,漂亮的凤眸一下子瞪大了。

    优雅却妖治的衬衣,完美的俊脸,颀长拔的姿——

    见云傲越神采奕奕的样子,刚因为云傲越的小报告被洛晨狠狠地剥削了一顿的黄晋就显得十分憔悴了,想起洛晨不仅没收他最后一笔现金,还许云傲越穿回自己喜欢的衣服,黄晋就感到自己像吃了大便一样,心里满不是滋味。

    想到这里,黄晋扭开头,抱起手不屑地说道:“真是群发花痴的女人,三哥你说是不——”

    “啪——”

    黄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洛晨用手肘狠狠地撞了一下他。

    “嘶!”黄晋吃痛,咽下了将要出口的话,不满地朝洛晨看去,却只看到洛晨笑露了一口白牙,盯着云傲越的眼珠一动不动,漂亮的小脸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色,却奇怪地风万种!

    “哎,黄八,觉不觉得,其实云傲越,嘿嘿,还好看的?”

    “……”

    虽然没听到黄晋的回答,但洛晨并不在意,正要自顾自地继续说话,却猛然听见后传来了一声惊呼的河东狮吼,在吵闹的fitty大街上像炸弹一样爆开来,将全部人的注意力一瞬间炸到了她的上!

    “晨哥!你干嘛也像个女人一样发花痴夸云经纪好看啊!”

    “啊,不是吧?”

    惊呼声,怀疑的目光。

    “不知道晨哥其实是不是在意着云经纪!”

    暧昧的声音,腐女的目光。

    “难道这是一种拉拢人心的手段?”

    疑惑的声音,宅斗小说看多了的目光。

    众人打量的视线暧昧又揣测地看来,洛晨顿时挠了挠后脑勺,讪讪地干笑了几声,后那家伙是白痴吗?居然找死地这么大声!

    一道炙的视线从不远处传来,洛晨回望过去,却看见云傲越向来面瘫的俊脸此时像灌了蜜一样勾起了唇,看向自己的眼睛里面,有着深深的会流转的光。

    虽然很丢脸,但洛晨的心,还是不争气地“噗通”跳了一下。

    ……

    “晨哥,导演有急事找你。”正当洛晨秉承“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文哥的声音倏然响起。

    “嗯,我就到。”抬头回答了一声文哥,洛晨摸了摸鼻子,急事?黄八这家伙这时候找自己是干嘛的?

    一直光明正大地注视着洛晨,见她皱起弯弯的柳眉,葱白的手指若有所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像思量着什么,云傲越薄唇微翘,双眸越加柔和,清冷冷硬的心此时比棉花糖还软。

    若无其事地用余光扫了一眼旁的男人,男人炙的视线让洛晨不能熟视无睹,她假装般地清咳一声,道:“咳,云傲越,刚刚那白痴的话,你别放在心里,我就是感叹一下美的东西而已,那个,那个,我的取向是非常非常正常的。”

    “嗯。”见洛晨的小脸爆红,云傲越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俊美的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宠溺,温醇道,“我明白。”

    见云傲越这么善解人意,并不是那种让人讨厌的自大狂,洛晨弯起了唇,伸出小手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家伙!”

    “不过,洛晨。”深邃的双眸飞快地掠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幽光,宛如暗夜里转瞬即逝的流光一般,很快地消失不见了。

    云傲越皱起眉头,柔和的俊脸换上了一副为难的表,道:“要是你下次觉得我很好看,可以单独跟我说,要不当着大庭广众下表白,我会当真的。”

    “噗……”听到这话,洛晨顿时瞪大了凤眸,一想起了刚刚那白痴那一句,精致的小脸顿时尴尬起来,她摸了摸后脑勺,浑水摸鱼道:“啊哈哈,云傲越你还真幽默!”

    “那个,那个我走了,去看看导演找我干嘛了,待会儿见!”说完,洛晨讪笑着起,冰蓝色的长裙一转,三步并两步地往黄晋的方向走去。

    看着那远去的纤美背影,云傲越忍不住勾起了唇,想起刚刚那傻瓜尴尬的笑容,他唇角的弧度不越勾越大。

    当真么?

    他确实当真了!

    当云傲越勾唇,正要将视线放回剧本时,却听到后传来两个窃窃私语的女生议论的声音。

    “喂,米兰时装秀就在明晚了,去不去?”

    “当然要去,我相信,每个女人的梦想里,都会想要去看一看米兰的时装秀,现在人都在米兰了,不去是白痴!”

    “如果还有心的人陪着的话,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少花痴了,票都没弄到——”

    “想办法啦!”

    ……

    渐渐走远的声音。

    翻着剧本的大手淡淡地缓下来了,云傲越微微蹙起了眉头,薄唇微抿,脑海里一直清晰地闪过这样的两句话——

    “每个女人的梦想里,都会想要去看一看米兰的时装秀!”

    “如果还有心的人陪着的话,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心的人!

    想到这里,云傲越双眸温柔如水,带着一丝淡淡的喜悦,蔷薇色的唇线不自地勾起了妖娆的色泽。

    他优雅地掏出手机,骨节修长的大手按下一个号码,清冷的声音对着话筒,淡淡地吩咐道:“林跃,十分钟内,两张米兰时装秀的入场券。”

    米兰时装秀?

    米兰时装秀!

    一直对世事不闻不问的少爷除了让他和李岩去弄断雷欧的腿外,现在居然还风花雪月?

    天啊!

    要不要告诉夫人,要不要告诉表小姐!

    无视电话对面的林跃完全惊恐得说不出话的样子,云傲越清冷地按下了挂断键,却听到一个急切的脚步声“蹬蹬蹬”跑来,气喘吁吁道。

    “云经纪,导演说了,今天的拍摄到此为止,可以回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