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再说一次,要了你的命!

    “站住!”一道嘶哑的女音从洛晨背后响起,绝望而痛恨地在整个酒店大堂里回响着。舒榒駑襻

    听到那声嘶力竭的呼叫,洛晨嘲讽地勾了勾唇,但那英姿却没有停下,铮亮的皮鞋继续一步一步地往门外走去。

    对于兰素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

    见洛晨的脚步没有停下,兰素呵呵一笑,看着那修长的背影,神色渐渐变得狰狞,小脸只有满满的痛恨,“洛晨,你以为说两句光明磊落,问心无悔,我们就会相信你?”

    “别妄想了,告诉你,老天是长眼的,像你这种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对于那泼妇般的毒咒,洛晨神色淡然,听而不闻,继续向前走去,却在听到兰素的下一句话时,脚步倏然停止——

    “难怪当初死了亲姐,就被殷氏抛弃了,这是报应!”兰素疯狂地扬起唇梢,“报应啊!”

    轰——

    这话一出,整个酒店大堂安静下来,几乎连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能听得清。

    抽气声此起彼伏——

    众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回眸看向兰素,她疯了吗?她这样是在揭晨哥汩汩流血的伤疤啊!

    当初晨哥姐姐过世了,晨哥足足一个月没有上班,听宝妈说,晨哥几乎没有讲过一句话,一直坐在上看着她姐姐的照片,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到一向乐观开朗的晨哥哭了的样子,所以大家都是小心翼翼地不提这件事。

    兰素姐,即使再生气晨哥,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这种况下来撕晨哥的伤口?

    垂在侧的双手缓缓地攥紧,洛晨背对着兰素,缓缓转过来——

    俊美的脸上冷酷至极,洛晨薄唇抿直,看向兰素的凤眸寒冷一片,几乎要冒出丝丝寒意。

    “你说什么?”清越的男声平静至极,隐隐约约带着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我说,像你这种人,死了一百次也不够!”见洛晨终于停了脚步,兰素知道这是戳中了洛晨的死了,她干脆地破釜沉舟,冷笑道,“所以,你的亲姐,是死得活该!”

    因为上午时看到洛晨对殷暖阳失踪的事态度很冷淡,兰素不解,所以专门打电话回国找人调查了一下,谁知道会让她知道了一个秘密。

    所以现在扯破脸皮的时候,兰素是想用尽一切的手段来刺伤洛晨,反正她的前途未卜,那就让洛晨也跟着她一样疼。

    对于变得如此毒辣的兰素,众人神色复杂,嘴唇沉默地闭着,任由大堂里只有兰素怨毒的声音回响着。

    “你的亲姐,”兰素昂起脸,血红的眸色紧盯着洛晨,道,“死得活该!”。

    没有任何愤怒,没有任何爆发——

    整个大堂安静得诡异!

    滴答

    滴答

    滴答

    ……

    只有挂在大堂最中间的钟带着诡异的声响——

    众人大气都不敢吸,生怕会让那伫立在大堂中间的“定时炸弹”,会在不经意间猛地爆炸开来。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

    大堂安静到恐怖——

    氤氲着死一般地沉默!

    看着洛晨冷然不语的样子,兰素以为洛晨是因为心虚而不敢和自己对质,想起只要那些照片发布出去,她根本就没有未来了,藏在心底的怨恨再一次像火山一般爆发了。

    她昂起小脸,冷冷一笑,一字一句盯着洛晨,道:“有你这个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弟弟,你姐是死得活该,死了也不得安宁!”

    兰素这话一出,大堂的温度顿时降低到零度,犹如十二月的寒冬,众人错愕得一动不动,宛如石化——

    似乎伫立在冰天雪地之中,源源不绝的寒气从洛晨上冒了出来,她静立,冷冷地看着兰素,修长的姿冷酷得不见一丝人气。

    那狭长深邃的双眸冰冷一片,嗜血至极,连一丝暖意也融不进去——

    良久,洛晨抿紧的唇冷酷一动,清越的男声却像死亡一般的奏乐,敲响着每个人心底的恐慌——

    “再说一次,我要了你的命!”

    男子的声音不高,却像炸弹一样爆裂开来,火势吞噬,几乎炸裂了所有人的神经。

    哪个人会在大庭广众面前说这样的话?

    看来洛晨不是被气疯了就是神经失常了!

    扫了一眼洛晨藏在冷漠外表下面的愤怒,兰素只觉得自己心底那股怨恨终于缓下来了不少,她冷冷地勾了勾唇。

    居然明目张胆地说要了她的命?

    这个男人以为她是谁?

    可笑!

    这个世界有这样一种人,自己不好过,绝对也要别人不好过,心底才会平衡。

    很明显,兰素就是这样的人。

    看到洛晨被自己气得说出这种话,兰素唇梢扬了扬,但却在瞥到那不远处投到酒店门外大理石上的一抹影子时,原本尖酸刻薄的话顿时全部咽了下去,温婉的脸上只剩委屈无助的梨花带雨。

    “洛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温婉的子一软,膝盖重重地跪在了地面,“为什么要借我上头条?”

    任由泪水一滴一滴地打在地面上,兰素无力地一笑,宛如簌簌的秋风吹落的黄叶一般,那么的悲惨,又是那么地凄凉。

    “我真的,真的不想这样恶毒的,但我……但我……求求你将记忆卡拿出来——”

    楚楚又可怜,温婉而委屈——

    冷眼看着兰素的样子,饶是黄晋这样一个粗汉子,也对兰素的举动感到极致的愤怒,粗壮的拳头也耐不住“咔拉咔拉”地攥起。

    妈的!

    这个女人真是一条毒蛇!

    自己出了事,居然还想着扯人下水!

    现在三哥说了这样的话,又扮无辜,这里的人肯定会倒向她的,然后这些人要是将三哥这句话散布出去的话,那三哥不就是会被大众批判,做她的替死鬼!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兰素突然地变了脸,但看着她那美丽的小脸满是泪痕,剧组那群怜香惜玉的男人立马就忘掉了她之前的泼妇行为,对她怜惜起来。

    兰素姐没错啊!

    狗急也会跳墙啊!

    想到这里,文哥上前,挠挠头安慰道,“兰素姐别这样,晨哥,晨哥她刚刚只是和你开玩笑的——”

    “对,对,兰素姐,你知道的,晨哥最开玩笑!”

    正当众人忙着七口八舌地安慰兰素时,酒店门外传来了清脆的皮鞋声,在光滑的地板上打下了“踢踏,踢踏,踢踏”的回音。

    凌乱而似乎着急!

    众人顺眼看去——

    颀长的姿加快走到酒店大堂,白色的衣领被微风轻轻拂起,带着破坏的优雅美感。

    铮亮的黑色皮鞋,优雅的白色衬衣,微微吹乱的茶褐色头发,清冷而担心的俊脸。

    “云经纪!”

    众人惊呼出声,一直憋屈的脸终于好看起来,好了好了,云经纪来了,终于有个可以为兰素姐主持公道的人了!

    没有注意到四周对他虎视眈眈的一群狼,云傲越巡视了一圈,在看到兰素跪在地上流泪时,视线疑惑地顿了顿,但很快转开来——

    直到看见不远处背对自己的修长姿时,男人清冷的俊脸才微微地缓和下来。

    正当云傲越想走到洛晨边时,胖哥不知哪里来了勇气,一字马地冲上去,拦住了云傲越,道:“云经纪,请你让洛晨将记忆卡交出来。”

    听到胖哥的话,云傲越清冷的俊脸依旧平静,但却在听到洛晨的名字时,秀逸的眉尖微微一动,一丝不解的幽光从瞳仁中闪过。

    清冷的俊脸淡淡地扫向胖哥,云傲越微微抿唇,淡淡道:“出了什么事?”

    听到云傲越居然愿意听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兰素低垂的双眸微微一闪,但眼泪却一滴接一滴地打在地上。

    吧嗒……

    吧嗒……

    碎了一地的男人心!看着兰素哭成这样子,胖哥咬紧牙关,割出去道:“云经纪,刚刚兰素姐换衣服被偷拍了,洛晨明着帮她去抓人,但现在抓到了人,却不肯将记忆卡交出来!”

    “妈的,陈盼你胡说个!”

    听到这摆明不是事实的话,黄晋忍无可忍,彪壮的子从洛晨的后大步地迈了出来,粗壮的脸愤怒得红成一片,怒喝道。

    王八蛋!

    被黄晋这样一喝,胖哥吓了一惊,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云傲越清冷的俊脸,见他完全没有偏袒洛晨的意思,底气慢慢足了起来。

    他昂起胖脸,理直气壮道,“导演,事实就是这样!不然怎么可能记忆卡会不在?你不能因为偏帮她而害了兰素姐!”

    “是啊,云经纪,兰素姐很惨了——”

    “云经纪,就让晨哥将记忆卡交出来,然后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吧!”

    “晨哥,你交出来吧,今天你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大家都会一笔勾销的——”

    ……

    见来了个有威信的人,众人的矛头顿时全部指向洛晨,脸上满是痛心。

    “别……别说了!”兰素跪在地上,黑色的长发凌乱地铺洒在米白色的长裙上,温婉的脸上满是泪痕,她抬头,发红的眼圈一动不动地看向云傲越,哽咽道:“云先生,即使她威胁要拿了我的命,我……我也想要拿回记忆卡。”

    冷眼看着兰素那聒不知耻的样子,洛晨冷冷地勾了勾唇,修长的姿一动不动。

    她背对着云傲越,英笔直地站在大堂的最中间,除了黄晋紧跟在她边外,四周的三米内几乎没有人,完全是被众人孤立开来。

    瘦削的影,只有一股肃然的冷寂!

    而兰素,尽管楚楚可怜,却被众星捧月般地围在最中间!

    淡淡地看着洛晨的背影,云傲越的俊脸清冷得几乎毫无表

    动听磁的声音如天籁般响起,却让兰素眼神一闪,满是泪痕的小脸忽然亮了起来。

    众人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却只有站在最中间的那道修长姿,在听到这句话时,浑的气息越加凛冽!

    云傲越淡淡道,“交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