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弱不禁风的洛晨

    柔软的手臂像蛇一般紧紧地缠绕着男人结实的腰板,兰素脸色惨白,一张小脸贴紧男人精壮的膛,唇颤颤发抖道,“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走。舒榒駑襻”

    想到那一幕,兰素只觉得浑掉入了冰窖一般,害怕与无措似乎完全地吞噬着她的感官,让她几乎连话也说不完整。

    “他,他……呜呜”

    屈辱的话远远说不出来,兰素呜咽了两声,凄美而楚楚可怜。

    那一点红光,就像暗夜里嗜血的兽一样,完全地吞噬了兰素的冷静与优雅,让她变成了一个需要依靠的纤弱女人。

    像那些普通的女人一样,希望着,期待着,那么一天,会有一个男人,像神邸一般挡在她的面前,然后温柔地为她遮风挡雨。

    云傲越——

    这个在“冰点”会议上,让人惊艳的男人!

    期盼面前的他是她的唯一,兰素更加将自己埋入了云傲越的怀抱,让男人温的气息包裹着她。

    她吸取着男人上的薄荷清香,恐慌的心,慢慢地,渐渐地,开始平静下来。

    那是一种奇怪的安全感!

    似乎面前的男人,可以处理好,所有的一切事,无论什么——

    只留一片纯净的天空给她!

    眼看洛晨离他越来越远了,而面前的女人无缘无故地抱着他,云傲越双眸一凛,颀长的姿冷峻而漠然,丝丝寒气从上冒了出来,他沉眉,抿唇,冷冷道。

    “放开。”

    语气清冷而不可置疑!

    男人冷漠的声调,让兰素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现实和想象,完全是背道而驰!

    云傲越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温柔地反抱着她,而轻声宽慰,反倒冷漠至极,让她心底的恐慌顿时无边际地蔓延开来。

    她搂着云傲越的腰,眼神慌张,无措地解释道:“刚刚他,他在更衣室里,我换衣服,他在……”

    “与我无关。”

    眼看着洛晨就要离开他的视线了,云傲越的忍耐也到达了顶点,一丝鸷与嗜血燃亮了那漆黑的瞳仁,薄唇抿道:“最后一次,放开。”

    明明她都这样了,为什么连一丝的安慰也没有得到?

    想到那屈辱的一瞬间,兰素的双眸顿时憋满了泪,深深的不忿从心底涌起,她赌气地更加紧紧地搂着云傲越,温婉的脸上是少有的任,咬唇道:“不放,我就不放!”

    看着洛晨转过另一条街道,完全地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了,云傲越最后一点忍耐也终于被磨尽了——

    那骨节修长的大手一抬,青葱般的五指力度韧劲,硬是将兰素的手指一根一根从自己的腰上掰了下来。

    男人的力度不重,却让兰素吃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被男人扯了下来。

    “你……”

    这样无的举动,让兰素的眼泪,就这样迅速地“吧嗒吧嗒”流了下来。

    她没有未来了!

    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并没有让那清冷的俊脸有一丝一毫的波动,他冷漠地弄开兰素的手后,便迅速地将那温软的女体推开。

    抬眸看着那空的转弯处,云傲越的心顿时一紧,想起了昨晚洛晨被袭击的事,清冷的俊脸便隐约可见着急。

    来不及多想,那颀长的形一动,便敏捷地越过了围住的那条红线,往洛晨消失的方向追去。

    洛晨。

    ……

    貌不惊人的男人似乎对米兰的地形非常熟悉,从拍摄场地逃奔出来后,便压低重心,迅速地迈着两条飞毛腿,绕着四通八达的街道左拐右拐。

    左拐

    右转

    上窜

    下跳

    ……

    瞥了一眼前面像无头苍蝇的家伙,洛晨冷冷地勾起了唇,顺手地一把扔开上穿着的灰色西装,修长的双腿马上一跃而起,动作迅猛而敏捷,精准地朝目标追去。

    白色的姿顿时如箭一样,“啾”地一下直出去!

    一条街

    两条街

    三条街

    ……

    狂风在耳边“呼呼”地刮过,将男人穿着的黑色皮衣刮得“唰唰”作响,连男人头上的军绿色土帽,也被狂风刮得完全地歪到了一边,露出了几根地中海黑发。

    他气喘吁吁地跑在前方,上背着一个像小山一样的黑色大背包,累得像快要缺氧一样,脸色蜡黄蜡黄,嘴唇惨白惨白,眼珠突兀无神——

    猥琐而狼狈!

    和前面男人累得想死的样子不同,后的白色影修长而俊酷——

    男子神色自然,容貌俊美,她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衣,姿瘦削而利索,速度快得惊人。

    那修长的姿一起一跃,马上将两人之间天南地北的距离拉近——

    喘了口粗气,男人忙里抽空地回头扫了一眼越越近的洛晨,蜡黄的脸色更加憋屈起来,他暗暗咒骂了一声,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

    该死!

    洛晨那个臭小子,怎么这么能跑?

    是打了激素吗?

    想到这里,男人镜片下的双眸一闪,猴子般地一个转,马上窜入了一条暗黑的巷子里。

    见男人转弯了,洛晨斜挑了下嘴角,形一闪,马上跟着迈了过去,却没有意料到一个黑影迎面猛扑了过来——

    “啊——”

    尖叫声像一个原子弹一样,猛地在小巷里爆炸开来!

    凄惨而尖厉!

    竟然是——

    一个女人!

    洛晨反应奇快地接住了向自己方向倒下的女人,修长的手臂一绕,绕到了女人的下腰际,动作绅雅,稳稳地扶住了她那下跌的体。

    “没事吧?”

    斜窝在洛晨的怀抱里,中国女人明显惊魂未定,她深吸了一口气,小手紧紧攥住了洛晨的衣袖,惊恐地失声道:“那人,那人想杀我。”

    杀她?

    听完女人的话,一丝说不上来的奇怪涌了上来,洛晨眉头一紧,她淡淡地扫了下窝在她怀里颤颤发抖的女人,道,“快走吧,以后不要一个人走这些巷子。”

    说完,洛晨动作温柔地将女人拉起,修长的形利索地一前,正准备往前追去,但瞥眼看过去,巷子里,早已空的一片——

    前方的男人,不见了踪影!

    ……

    见后面终于没追兵的动静了,男人像狼一般奔跑的速度稍微慢了下来,却不时谨慎地回头,任由帽檐下的眼睛锐利地扫向后面,看看有没有人追来。

    而了无人烟的巷子里,只有他奔跑的脚步声回响着——

    看着四周寂静无人,男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将后的背包一把甩了下来,扔在地上,然后“啪”地一下,一股坐在了地上,猥琐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洛晨那个傻,被他甩掉了吧。

    不过,今天的收获,还是很丰富!

    想到这里,男人镜片下的双眸一闪,笑了起来,没想到,兰素那女人,材真是一等一的好!

    正当男人意着兰素的材时,空空的巷子里,一把清越的男声如天籁一般响起——

    “歇够了么?”

    听到这个声音,男人错愕地抬头,垂在侧的双手警惕地攥了起来,镜片下的双眸“唰”地一下,集中地往巷子的转角处看去。

    转角处,男子轻轻地勾着唇,邪肆地抱着手,从巷子中的影处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却让男人惊恐起来——

    是她!

    怎么可能?刚刚明明甩掉她了的!

    不可能!

    想到这里,男人的心顿时一慌,他迅猛地捡起放在地面的背包,起就往巷子深处跑,却在下一秒脸色惨白起来——

    死巷!

    “怎么不跑了?”似乎觉得男人垂死挣扎的样子十分好笑,洛晨摸了摸下巴,眉毛一扬,道,“你的体力不是很好吗?”

    打着鱼死网破的决心,男人转头,狠地问道,“你想怎么样?”

    对男人突如其来的变脸,洛晨摊了摊手,无辜地挑了挑眉,道,“没怎么样,只是想让你拿出一样东西来。”

    “大家都是混口饭吃,何必将一个人入绝路——”

    洛晨不笨,这个男人的份,和他的来意,她早已猜到了。

    “洛晨,你很厉害!”听完洛晨的话,男人笑了起来,表得意而高傲,“但它早不在我上了。”

    扫了一眼男人洋洋得意的表,洛晨重新抱起手来,勾了勾唇道,“如果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的话,那未免太小看我了。”

    “既然你不信,”随着男人一声冷笑,那瘦削的影顿时像狼一样扑向洛晨,有力的拳头直扑那张俊脸,道,“那就来吧!”

    见男人扑过来,洛晨摇了摇头,这家伙,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相当瞧不起男人的三脚猫功夫,洛晨修长的姿一跃而起,对准男人的俊脸,笔直宛如铜铁的右腿就这样横扫过去。

    “砰!”

    一阵巨响后,一个人影顿时像彗星一样飞了出去,凄惨地撞在墙壁上反弹了一下,“啪”地一下伏在了地面上。

    “既然现在是在国外,你干的事不犯法,那我不介意让你看看属于我的手段。”

    男子斜挑嘴角,虽然似乎在笑,但那双漂亮的凤眸却冷肆而嗜杀,马上让躺在地上起不来的男人打了个冷颤,只觉得一股死亡的影从上而下,完完全全地笼罩着他。

    这个家伙,不是在开玩笑的!

    想到这里,男人顾不得抹去唇边的鲜血,忙不急地挣扎起,说道,“洛晨,我没骗你,东西确实不在我这里,刚刚我将它交给了另外一个人了。”

    “你说瞎一只眼好,还是两只眼好呢?”听到男人的不知悔改,洛晨苦恼地皱起了眉,和男人很友好地商量着他这只待宰的肥猪。

    听到洛晨声音里的狠意,男人冷汗直冒,穿在最里面的底衫顿时被汗全部浸湿了,他硬是撑起子,惊恐地大声道:“那个女人,刚刚那女人是我的同事!”

    糟了!

    听到男人的话,洛晨俊脸一冷,她大步上前,用力地揪起了男人的衣领,直着他的双眸,冷声道,“说,那女人去哪里了!”

    看到洛晨眼神的杀意,男人颤颤发抖,惊恐道:“我……我不知道,我只是负责把东西交给她……”

    妈的!

    居然让东西从她眼皮下溜走了——

    看着洛晨皱紧了眉思考的样子,男人心生侥幸,连忙弱声问道:“洛晨,可以放了我了吗?”

    听到男人的声音,洛晨抬眸,瞥了一眼面前一脸哈巴狗的男人,唇角一弯,像极了一弯月牙,道:“好啊!”

    “放你个头!”

    说完,一个斗大的拳头对准男人的脑袋,狠狠地砸了过去,男人来不及呜咽,只觉得头要爆开来了,他双目一黑,便晕过去了。

    扔下昏过去的男人,洛晨起,拍了拍双手,边往外走去,边熟稔地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我是洛晨,找人来这里,将那男的抓回去,扔回国内的警察局。”

    “罪名,就是——”

    洛晨摸了摸下巴,想了一下,道,“袭击弱不风的洛晨!”

    太阳渐渐西落,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新罕布什尔州总统酒店酒店里,胖哥和文哥不停地走来走去,黄晋抱着手,皱着眉头坐在椅子上,而剧组其他的人都站在大堂里,脸色沉重。

    他们的女神,居然遇到了这种事——

    对一个艺人来说,这件事足以致命了!

    “靠,要是让晨哥捉到那小子了,我得痛打那家伙一顿!”

    “对,加我一个!”

    “他妈的,那王八蛋知不知道什么是职业道德!”

    ……

    “兰素姐,先喝杯茶定定惊!”

    助理晓晓将一杯冒着气的茶水递到兰素面前,她茫然地接过,颤抖的双手捧着气腾腾的杯子,任由自己的脸氤氲在袅袅的雾气里。

    温婉的脸此时惨白得毫无血色,连红唇,都白的惊人。

    她没有未来了!

    “晨哥!”

    “晨哥,你回来了——”

    看到那个修长而俊美的男子插着裤袋,从酒店大门外走了进来,众人惊喜至极,义愤填膺的脸上带上了笑容,连忙围了上去。

    兰素也起,任由杯子里的茶洒了一地,苍白的小脸,有了一丝淡淡的血色。

    “晨哥,捉到那人了吗?”胖哥一股挡开后面的人,首先攥紧拳头,急不可耐地问道。

    听到胖哥问出这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众人憋紧呼吸,百几双眼睛顿时“唰”地一下,齐齐期待地看着洛晨。

    接受到众人期待的目光,洛晨插着裤袋,点了点头,道:“捉到了——”

    听到那个俊美的男子的话,兰素温婉的小脸,第一次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她,没事了!

    “真的捉到了?”

    “耶!好样的,晨哥!”众人围上去,一人一手地争着去拍洛晨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道。

    ……

    正当全部人都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时,洛晨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静一静,听我说——”

    注意到洛晨脸上的认真,站在众人后的黄晋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拨开了前面的人,走到洛晨面前,道:“怎么了?晨哥。”

    没有理会黄晋的问话,洛晨的视线穿过众人,投到站在不远处的兰素上,俊脸没有了平时的嬉皮笑脸,只有认真与淡淡的歉意。

    似乎感应到即将要发生什么大事时,全场顿时鸦雀无声,他们纷纷向洛晨让开路来,任由她毫无阻碍地向兰素走去。

    英修长的姿,穿着厚质的白衬衣,一步一步地朝着兰素走去——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男子,兰素突然就感觉到一阵害怕,她只觉得,面前的男子,就像地狱里的牛鬼蛇神一样,要将她带到地狱去。

    站在兰素的面前,洛晨直视着她,俊脸淡淡道:“兰素姐,虽然捉到了那个家伙,可是——”

    “记忆卡被人带走了。”

    轰!

    小脸血色尽褪——

    “你没有尽力!”兰素失控地扑向洛晨,狠狠地攥住了她前的衬衣,像急了的小兽一般,“你没有尽力对不对?”

    一个人最绝望的时候,是看见了希望,却发现原来希望只是一个假象!

    看到兰素失控了,站在她边的晓晓连忙上前扶住她,道,“兰素姐,你冷静点。”

    “晨哥已经尽力了!”

    “尽力?”像听到天大笑话一样,兰素冷冷地笑了笑,她恶狠狠地转向晓晓,瞪着血红的双眸道:“她哪里有尽力,如果尽力的话,怎么可能捉到了人而拿不回记忆卡?”

    “她是想借我这个超级明星上头条,当英雄,所以才故意找不回记忆卡!”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全场鸦雀无声,众人神色复杂,似乎是为看到兰素的疯狂而错愕,但更似乎是在怀疑着洛晨是不是故意这样做!

    确实!

    捉到了人,怎么可能会找不回记忆卡!

    但如果记忆卡被人送到新闻社去了,兰素就会成为最点的新闻,那么洛晨今天为她追小贼的事,就足以当一个星期的头条英雄!

    娱乐圈内,为了上头条,已经出现过太多龌蹉的手段了!

    良久,死一般的寂静中,一个粗矿的声音轻轻地响起,却像一块大石头在平静的湖面刮起了波涛汹涌。

    扛摄像头的大石!

    “晨哥,把记忆卡拿出来吧,那会毁了兰素姐的。”

    这话一出,激起了千层浪,众人神色复杂,犹豫的眼神纷纷投向洛晨。

    “晨哥,还有很多机会,你……你没必要这样子。”

    “嗯,晨哥,你已经很红了——”

    “晨哥,人在做,天在看,做人,最重要对得起天地良心!”

    ……

    “够了,你们哪只眼看到晨哥这样做?”黄晋拨开众人,怒不可歇道,“别给晨哥泼脏水!”

    巡视了一圈众人怀疑的眼神,洛晨冷冷地勾了下唇角,在众人复杂的眼神里,她修长的手臂一抬,一把扔开兰素攥着自己衣服的手,转往门外走去。

    笔直的双腿走到酒店门口,修长的姿完全沐浴在那柔和的夕阳下,被洒上了点点神邸般的金黄,似乎让人不敢亵渎。

    雪白的衬衣,英的背影,金黄的光芒!

    这是一种不但属于男人,也属于女人的傲气!

    “我,洛晨,光明磊落,问心无悔!”英影背对着众人,直而坚定,清越的男声一字一句,严肃而有力,道。

    “所以,少把你们心里的屎盆子往我上扣!”

    “站住!”

    ------题外话------

    下一章在星期天更~洛晨的女装,咳咳,乃们懂滴~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