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一个妖孽的诞生!(精)

    阳光斑斑驳驳地从茂密的叶子之间洒下来,全部铺洒在那颀长俊美的男人上,连那简约白色的衬衣,也氤氲上了淡淡的温柔。舒榒駑襻

    那张清冷尔雅的俊脸,澄澈的眸色柔和,薄薄的唇,色淡如水,只有在洛晨面前,才会勾起一抹微不可见却温的弧度。

    “洛晨,”清冷的嗓音犹如钢琴一般迷人心扉,从男人的薄唇中柔和地吐出,“你在这里站了很久了。”

    洛晨迷惘地抬起头来,茫然地巡视着四周那陌生的环境,高大陌生的外国人,鬼魅般地来来往往的行人,却惟独没有她记忆中那温柔美丽的影,精致的脸不由得黯然起来,唇角抿成了一直线。

    姐姐,你知道洛晨想你吗?

    看着面前散发着极致孤寂的男子,云傲越垂眸,眉尖蹙了起来,但狭长深邃的双眸里,却满满都是面前的她的影,连四周的空气,也似乎停止了流动。

    唯一,只有她!

    来到这里时,他第一眼就从茫茫人海中看到了她,看着她从大教堂里出来后,就这样垂眸不动地站在原地,影孤寂而落寞,似乎任何人都融不进去。

    她在那里站了多久,他就那样站了多久,一直远远而默默地看着她。

    “云傲越,你有试过失去一个很重要的人吗?”洛晨抬头,精致的脸带着一丝迷惘,“如果很想很想她时,该怎么办?”

    “不想忘记她,但是每次想起她都会疼,怎么办?”

    看着面前的男子像小孩子一样一脸茫然的样子,云傲越抿了抿唇,骨节修长的大手不自地拉过她垂放在侧的小手,向通往米兰大教堂顶层的阶梯走去。

    “跟我来。”

    颀长宽厚的影遮住炙的阳光,在地面投下一道斑驳的光影,将后面男子修长的姿完全笼罩着,似乎给人一种遮风挡雨的安心。

    洛晨走在他的后,一步一步地踩在他的影子上,此时阳光斜下来,将两道修长的黑影映在一起,缱绻而温柔。

    有他,更有她!

    通往教堂的顶层是由六座延绵曲折的石梯搭建,总共920级阶梯,在教堂那高高的尖塔中环绕而过,顺眼看下去,满满都是广场那熙熙攘攘宛如小黑点的人们。

    他走得很慢,皮鞋声沉稳而淡漠,不时微微抿唇,深邃的双眸转头看向她,一步一步地拉着她走上去。

    男人的手很大,骨节很修长,带着厚实的茧,像一张安全网一样,将那精致柔软的小手包住,适度的力度温柔地拉着她。

    掌心上的茧,一下一下地摩挲着她的手背上温的肌肤,温柔地起一道又一道的涟漪。

    他的世界里,似乎只有她!

    偌大的太阳,在两人的头顶越来越清晰,炙的温度,更是让空气像被扭曲了一般,一滴一滴的汗,终于从她的额尖流了下来。

    良久,不知是汗还是泪,终于沾满了那精致的长睫,顺着那蝴蝶翅膀般的长睫点点地抖落下来,一滴一滴地滴落在男人的手背上,却很快地被炙的太阳温度蒸发了。

    姐姐,你知道妈想你吗?

    姐姐,你知道洛晨想你吗?

    汗水一滴一滴地落在云傲越的手背上,温度不高,却像融化了的钢铁一般,几乎烫疼了他的心,让他的心无意识地停跳了一拍,一缕一缕的抽疼,第一次无意识地从心脏最柔软的地方蔓延开来。

    她疼,让他更疼。

    ——

    教堂顶层,纵横交错着33座石桥,连接教堂顶层的各个部分,鸟瞰米兰风光,一览无遗。

    观光旅客从顶层眺望着远方,手舞足蹈,不时相互欢声笑语,似乎连空气,也被染上了那喜悦的气氛。

    而第一座石桥的栏杆上,则坐着两个尤为出色显眼的背影,一个穿着黑色宽松t恤,俊酷而帅气,另一个穿简约型的白色衬衣,颀长而优雅。

    一黑一白,没有任何多余的点缀,却在金黄的阳光照下,是那么融洽,又是那么的动人。

    高高的大教堂顶层,几乎可以将整个米兰尽收眼底,不高却奇形怪状的楼屋,宽阔却旧式的街道,古老而咯吱咯吱作响的老式电车,鸽子熙攘却美丽的广场,米兰,是那么的纯,那么的朴素,却又是那么的奢华。

    他们的视线投向远方,微风从两人的刘海侧微微拂过,连从两人环绕的侧绕过的气息,都带着炙的温度。

    “洛晨。”

    狭长深邃的双眸淡淡地注视着底下那尽收眼底的米兰景色,男人微微地抿了抿唇,任由薄削的唇线抿成了一直线。

    “如果不想忘记他,那就不要忘记。”

    听着那清隽的男音,洛晨直视着远方的米兰,任由微风将那条理分明的深褐色刘海吹乱。

    “云傲越,你试过失去一个很重要的人吗?”看向远方那鱼肚白的天际,似乎还能看到那美丽温柔的影,洛晨精致的脸上不由得淡淡一笑,但却是那么的思恋,那么的苦涩,“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几乎都深刻在脑海里,怎么也擦不去了,所以想起她,连呼吸,都会疼。”

    听到那漂亮的男子在他面前诉说对别人的意,云傲越微微垂眸,心底那种闷闷的,刺刺的感觉又再一次挡也挡不住地涌了上来。

    第一次,他有了一股想要高调吸引她目光的冲动。

    在那压抑的氛围下,那薄削的唇线微启道:“洛晨,愿意听一下我的故事吗?”

    听到云傲越居然要和她分享他的事,洛晨不解地皱了皱眉,最后还是尊重地淡淡点了点头。

    她的点头,让男人微微勾唇,任由微风像人一般拂过那高的鼻尖,那秀逸的眉毛,带着不为人知的淡淡温柔。

    “在我印象中,他长得很高大,很笑,有一把浓密的胡子。每次他一回家,总是喜欢走过来摸着我的头,将我抱起来,然后用他那密密麻麻的胡子来扎我。”

    清冷的声音淡淡响起,似乎陷入了那小时候的回忆。

    “那是一次又一次让我反感的亲近,终于有一天,我被他抱起来时,第一次用力地扯开了他的胡子,然后就这样从他的手臂爬下来,冷冷地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没想到云傲越从小就是这样冷的子,洛晨皱了皱眉,思绪开始无意识地被云傲越的故事牵引住。

    她一直还以为云傲越是受了什么刺激,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只是没想到,他从小就是这样冷的,连爸爸抱他都拒绝。

    “然而,这种不礼貌的举动,却让他笑了。”似乎还能记起了那男人爽朗的笑容,云傲越那清冷的侧脸微微柔和过来,唇角微翘,带着迷人的弧度,继续道,“他说,我云辰的儿子,也是有愤怒的!”

    “他为此高兴了很久,但其实,那时的我没生气,只是不喜欢那样的亲近而已。”

    一想到人小小的云傲越从小就那么拽,洛晨的唇边就不自觉地勾起了浅浅的弧度。

    “但有一天,他再也没有回来时,我却开始无意中想起了他的笑容,想念那扎人的胡子。”说到这里,云傲越的声音微微低沉下来,“后来母亲告诉我,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不会再回来了。”

    “虽然母亲说的很委婉,但我知道,他其实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那时的我,五岁。”云傲越清冷的俊脸依旧平静,但洛晨依旧能听出那声音里带着一丝淡淡的怀念,“自此以后,我将他放在我心底,不时想起他的笑容,他的声音,以及他的胡子。”

    没有想到云傲越的爸爸在他那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一丝揭开云傲越伤疤的愧疚就这样涌上了洛晨的心房。

    “云傲越,对不起,勾起了你的伤心事……”

    “洛晨,对我来说,那已经不是一件让我难过的事了。”听到洛晨的抱歉与愧疚,男人略微偏头,清冷的俊脸柔和地看着旁的她,狭长秀逸的双眸微微上扬,似乎氤氲着无限的温,“那是一段让我留恋的回忆,把他放在最心底,他依旧活在我的心里,从没离开过。”

    把她放在最心底,从来没离开过——

    “小晨,姐姐给你做了一件新毛衣,是你最喜欢的黑色哟——”

    “小晨,是不是在学校又淘气了?今晚不给你吃饭!”她睫毛弯弯地笑道,“不过,给你粥吃。”

    ……

    想起那温柔的笑容,洛晨唇边微翘,似乎陷入了那段有她的美好回忆里。

    见旁的男子安静之极,云傲越的头微侧,茶褐色的头发在栏杆上尤为显眼,幽深如井的双眸里,满满都是她精致的侧脸。

    “洛晨,既然忘记不了,那就不要强迫自己忘记他。”说起那个“他”时,一瞬间的冷然与妖治从男人幽暗的双眸闪过,但那清冷的俊脸却波澜不惊,“试着将他放在你的最心底。”

    那薄削的唇线微扬,像慈的父亲安抚着一个迷途的孩子一般,温声淡漠,却其实在一步一步地引她入他的瓮。

    “试着把他放在你的最心底——”清冷的声音如蛊如惑,如悬梁之音一般动听,迷人心扉,醉人心弦,“然后,让别人的影,覆盖他的位置。”

    “覆盖她的位置?”洛晨皱起了眉,偏过脑袋,望进云傲越那幽暗深邃的双眸。

    男人秀逸深邃的双眸,漆黑如墨,但里面深藏的那一抹温,却像黑夜中的烟火,在爆发的一瞬间冒出很多内敛的茶色花朵,宛如漩涡一般,深深地吸引着人的目光。

    “洛晨,与其看着你因思念他而难过,相信他,更希望看到的是你的笑容。”男人微微勾唇,线条优美的俊脸异常温柔,“所以,将回忆作为养分,重新开始新生活,好吗?”

    男人的声音清,沉,暖,扬,宛如一抹暖和和的阳光融化了那冰冷的雪地,又似乎一缕柔和的清风吹散了那迷林中的浓烟,让洛晨仿佛看到了那纤美的影,此时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姐姐,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我们家的小晨呀,才是我们最的小宝贝哟。”

    “打架很疼,不要让妈妈和姐姐担心你,好吗?”

    ……

    姐姐,对不起,洛晨以后不会再让你和妈妈担心!

    似乎看到那熟悉美丽的影缓缓地向自己挥手离去,洛晨淡淡一笑,深藏在眼底的泪水终于无形而缓缓蒸发在空气中。

    再见了,姐。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而过,半晌,洛晨摸了摸后脑勺,转过头来看向云傲越,双眸一弯,像孩子一般咧嘴一笑,道,“云傲越,谢谢你。”

    见面前的男子精致的脸笑意满满,清澈的双眸反映出自己的影,云傲越微不可见地勾起了淡淡的弧度,他垂眸,骨节修长的手指伸进自己一直拿着的黑色西服的口袋里,食指与拇指交叠,优雅地取出一个漂亮的紫色绒盒。

    他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唇,将绒盒摊放在自己的掌心上,递到了洛晨的面前。

    男人的掌纹很淡,骨节笔直而且修长,尽管掌心里带着摩挲出来的厚实的茧,但却影响不到那双手的漂亮与完美。

    “这个,送给你。”

    紫色的绒盒就这样摊放在男人掌心上,静静地等待着洛晨的回应,像是赋予了男人那简单而真心的温柔,在那炙的光线下,漾着一道又一道柔和的条纹。

    洛晨好奇地接过来,随口问道:“为什么要送礼物给我啊?”

    见她左看看,右瞧瞧,捧着盒子像个小孩子一般特好奇的样子,云傲越双眸温润如水,带着清晰可见的宠溺,他勾了勾唇,道:“这是一个奖励你开窍的礼物。”

    “啊,不是这么好吧?”洛晨瞪大了眼睛,最后摸了摸下巴,贪得无厌道,“那我下次再来几次伤感,然后开窍,是不是还有礼物啊?”

    说话同时,洛晨像没收过礼物的土包子一般,笑吟吟地打开了盒子。

    耀眼的光芒从盒子里爆发而出,几乎灿烂了整个大教堂的顶层。

    琉璃被精心雕刻成圆弧状,细腻的圆弧流线,整体简洁而流畅,顶端连缀着一条淡淡色彩的普通紫色绳子,绳子编织得优雅高贵,而流光溢彩,熠熠生辉的七彩条纹,更是从那普通的琉璃中,一丝一缕地漫出来。

    七彩条纹琉璃石!

    看着那熟悉漂亮的礼物,洛晨的眼睛顿时瞪得比桂圆还圆,手抖得比老人还抖,这,这九十万人民币,怎么跑她手中了?

    “喜欢吗?”男人动作优雅地支着下巴,看着她脸上的表,秀逸的眉毛一动,问道。

    早上他注意到,她看着这条项链的时候,是很欣赏的眼神。

    所以,他买了。

    听到云傲越说话的口气,就像买了一把大白菜一般平常轻松,洛晨倒吸了一口气,这个家伙,做个小小的总裁助理,买个九十万的项链,居然连眼也不眨眨!

    比她还大款!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历!

    “喂,云傲越,这个太贵了,我不能要。”洛晨手脚利索地将盒子盖上,推回到男人怀里,笑吟吟道,“况且,我又没有女朋友,借花献佛也不能,所以你还是收回去吧。”

    说到这里,洛晨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不过,看今天我们剧组那群女人的反应,这个应该很受欢迎,所以把它拿回去送女朋友,肯定哄得她见牙不见眼!”

    听到洛晨那老气横秋,活脱脱一个场浪子的样子,云傲越颀长的姿微微前仰,坐在栏杆上的姿态慵懒而优雅,他侧脸看向洛晨,微微勾唇,道:“洛晨,还记得我说的话吗?”

    “在米兰,你该说的不是拒绝,而是,谢谢。”

    “即使在米兰,我也有婉言拒绝的权利,云傲越。”洛晨抱起双手,精致的眉毛向上一挑,不接受的决心很坚定。

    听到那意料之中的拒绝,云傲越抿紧了薄唇,微微垂眸,任由茶褐色的刘海微微遮住自己的双眸,清冷的俊脸黯然至极,道:“洛晨,我没有恶意,这,只是一份哄你开心的小礼物。”

    “不过,如果你想伤害一个刚刚为了安慰你而掀开自己伤疤的——男人,那就拒绝吧,我没关系的。”

    话说得恰到好处,但在“男人”一词时,云傲越黯然的语调微微顿了顿,明显地带着微不可见的柔和,与淡淡的宣誓意味!

    她的男人!

    见云傲越把话说到“伤害”这个份上了,洛晨摸了摸后脑勺干笑了一下,连连摆手,打着马虎眼道,“啊哈哈,没这回事,只是我堂堂一个纯爷们,这个太娘们了。”

    “送女人还差不多!”

    看着洛晨那拍着口,乱打马虎眼的样子,男人浑清冷的气息顿时温醇如水,深邃的瞳仁中,溢满了清晰可见的温

    他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唇,俊美的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宠溺,温醇道:“嗯,那就留着送给你——”

    “未来的女朋友。”

    听到云傲越大款得像只水鱼一样任人宰割的话,洛晨顿时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张圆了嘴巴。

    不是吧?云傲越居然要送她九十万,来送给女朋友!

    无功不受禄!

    这家伙干嘛无缘无故对她这么好?

    “喂,云傲越,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啊?”洛晨托着下巴,很苦恼,很疑惑地思考着。

    看着旁的人儿用手托着下巴,像个小孩子一样冥思苦想,云傲越清冷的俊脸异常温柔,颀长的姿不受控制地微微俯,在柔和的夕阳下,覆盖着她的影。

    骨节修长的大手拾起洛晨放在栏杆上的手,他微微勾唇,让那柔软的小手隔着那淡薄的白色衬衣,轻触在自己的膛处,任由自己的心跳,毫无保留地展示在她的面前。

    男人的膛十分精壮健硕,肌的纹理清晰而有力,平稳的心跳透过淡薄的衬衣,有一下没一下地打在洛晨的掌心上,沉稳而有力。

    对于这暧昧的举动,洛晨的一张俊脸顿时憋得像番茄一样红,连小巧的耳根,都冲上了极致的血色。

    忍住!

    这家伙是忠的!

    尽量不要揍他!

    与洛晨的脸不过咫尺距离,男人低头,薄削的唇线微滑过洛晨小巧的耳垂,温浓郁的气息,几乎全部喷洒在那几乎看不见毛孔的俊脸上。

    “感觉到了吗?”

    淡薄的白色衬衣完全挡不住男人那炙的体温,在洛晨那冰凉的掌心下,竟似乎带着一种喷涌而出的高温岩浆!

    深藏内里的

    “它在跳动。”

    似乎感觉到一种陌生的感觉从自己发麻的掌心上一缕缕地挑起,洛晨甩了甩通红的俊脸,想缩回手,却被男人的大手强势而有力地按住了。

    “喂,云傲越,你不要得寸进——”

    骨节修长的大手包着柔软无骨的小手,任由白色衬衣下的沉稳心跳,一下一下地打在两人交叠的掌心上。

    泼墨似的双眸里,澄澈干净得满满都是她的影,男人微微勾唇,打断了洛晨将要说出口的话,任由艳丽的夕阳斜在那深邃野的五官上,妖治至极。

    “因为——”

    “它,只想对你好。”

    ------题外话------

    关于我这几天的断更,真滴很抱歉~

    原本19号时我要和大家说一下,我要去旅游调研,但因为那天出门太匆忙了来不及,而来到这里后,分配给我们的导师很严格,除了做资料整合可以上网外,其他都不行~

    恰好今天轮到我做资料整理,数据分析,所以我有了一点时间来写文~

    但当我登上后台看到那么多留言时,我知道自己完全地辜负大家的期望了,也不想用什么借口来敷衍你们,只想说一句,对不起~

    等到下个星期二我回到学校,这文我会努力恢复更~

    编辑和我说了,文段更会流失大量读者,相当于废了,建议我赶快结文开新文,但我真的很喜欢文里的洛晨他们,更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构思就这样付之东流,所以,只要还有一个读者在看,我都会按照大纲写下去~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