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这个男人,名叫云傲越!

    大教堂外的广场,鸽子扑扇扑扇着翅膀,一道温暖俊美的姿缓缓地从鸽子扑翅飞起之间露了出来。舒榒駑襻

    殷暖阳!

    一直气喘吁吁拉着行李箱跑在洛晨背后的众人一愣,停住了脚步,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他。

    似乎感觉到众人炙的视线,殷暖阳有些疑惑地转过头来,英俊的侧脸略微偏侧,最后在看到众人熟悉的脸时,微微一笑。

    接着,那拔的姿向着他们的方向,迈开了有力的步伐。

    和今早穿着的正式西服不一样,此时殷暖阳穿得休闲而随意,做工精细的蓝色男士休闲服,将那修长拔的姿完美地衬托出来,英俊的脸上温柔而礼貌。

    众人面面相觑,局促不安的神色展现在脸上。

    殷氏总裁不是一早就和他们分道扬镳,然后回酒店了吗?怎么这钟点会在这里出现?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只有导演黄晋双眸闪过一丝了然,难怪会有那个电话——

    在他们一行人上了有轨电车时,他接到了殷氏助理的电话。

    电话里,殷氏助理除了很地跟他们介绍了米兰的著名景点外,还很心地强烈推荐他们一定要去闻名世界的米兰大教堂看看。

    所以,他们来米兰大教堂!

    不过照现在这样看来,殷暖阳应该原本就在这里,而且一直等着他们过来,所以才有那个电话!

    这男人,看来是个有心计的人!

    看着奇怪出现在这里的男人,洛晨皱了皱眉,也没有往深层去想,只当是事有这么巧就这么巧,任由那修长拔的姿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来。

    被殷暖阳的影惊吓着,一大群一大群正在地面闲逛的鸽子惊恐地扑翅扇飞起来,从洛晨与殷暖阳之间的距离拉出一道道显而易见的弧线。

    拔的姿走到洛晨面前,温柔地着看着自己前的男子,殷暖阳微笑起来,道:“晨晨,你们也来参观米兰大教堂吗?”

    对于殷暖阳这问话相当无语,洛晨在死角处翻了个白眼,不然呢?他们现在出现在这里是闹鬼了吗?

    看着那洛晨式的小动作,殷暖阳微微一笑,英俊的脸更加温柔,道:“晨晨,可以陪我做一次礼拜?”

    洛晨眉毛一动,殷红的唇勾起了一抹看不清深意的弧度,似不解,更似讥讽“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去?姐夫。”

    对于洛晨这么疏离的样子,殷暖阳英俊的脸微微一笑,道:“如果说,为琳琳的安息在神的面前做一次祈祷,晨晨,这样的原因足够让你去了吗?”

    ——

    礼拜是基督徒星期时在教堂里举行的礼拜活动,祈祷、唱赞美诗,唱诗班,献唱,读经、讲道、启应和祝福等。

    而剧组一行人到达米兰的这一天,恰好是星期

    米兰大教堂内部全由白色大理石筑成,厅内全靠两边的侧窗采光,窗细而长,上嵌彩色玻璃,光线幽暗而神秘。两柱之间的花窗上彩色玻璃大窗是哥特式风格的装修。

    幽暗而肃穆!

    仿罗马式的大山墙,手工精美的石像穹窿,艺术珍品的青铜雕像,让整个教堂回着一种气回肠的十七世纪的意大利建筑风

    雄伟壮观而庄重!

    教堂里,飘着柔扬悦耳,雄浑有力的风琴声,似在怀念曾经的主,也似在祝福未来的人。

    洛晨与殷暖阳并排着从教堂中央的自动入口向着祭坛的方向走去,此时两旁的座位已经坐满了人,他们有的低头细细地翻阅着圣经,有的交握着手放在前忏悔地颔首,神肃穆而虔诚。

    在第二排靠左的座位坐了下来,洛晨抬眸,看着教堂正中央的十字架,是那么的庄严,那么的肃穆,精致的脸上不由得淡淡一笑。

    回忆,一下子拉回到从前。

    “姐,你相信真的有神吗?要是神真的存在的话,为什么祂要让我们受那么多苦?”个头不高的四岁小洛晨拉着洛琳的衣袖,像小狗一样瞪着大眼睛问道。

    洛琳低头,摸了摸小洛晨那毛绒绒的短发,温婉一笑道:“姐姐相信。”

    “啊。”看着姐姐那温柔的笑容,小洛晨不解地摸了摸后脑勺,“为什么啊?”

    看着远处那肃穆的十字架,洛琳微微一笑,声音温柔,像一道最美的旋律融进了小洛晨的耳里,从此在她小小的脑海里再也擦不去了。

    “因为,相信,比较幸福。”

    相信,比较幸福。

    相信,比较幸福。

    ……

    似乎可以听到那温柔而期待的声音一直在自己耳边回响,洛晨垂眸,任由深褐色的刘海完全遮住了她的双眸,湿润的瞳仁里,满满都是那温婉纤细的影。

    姐姐!

    ——

    门开了,七岁的小洛晨穿着漂亮的小西服,背着个黑色走进来,小脸一片青,一片紫,像极了红烧猪,让洛琳着急又担心地一把上前,捧起了那张原本精致的小脸。

    “怎么弄到的伤,怎么会那么严重,小晨,是不是学校里有人欺负你了?”

    “姐姐,我才没事了。”小洛晨裂牙一笑,不时比划比划着当时的惊险,得意又骄傲,“那十个大块头给我打得像猪头一样,和他们比,我的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是吗?”洛琳蹙起了柳眉,起拿过药箱,而后蹲下来用棉签擦了点红药水,小心翼翼地涂到那青紫又流血的小脸上,“被人打得这样,还叫没事吗?”

    “当然没事,我都不疼。”小洛晨边叉着腰道,边将青紫的小脸扬得高高的,让洛琳擦药。

    见和别人打架还不知悔改的洛晨,洛琳摇了摇头,棉签的力度微微加大了一点,马上让那张青紫的小脸疼得皱成了一团。

    “兹——”极端的抽气声响起。

    “还说不疼?”看着那张皱成一团的小脸,洛琳无奈一笑,再一次温柔地问道,“下次还敢不敢打架呀?”

    “不疼!”小洛晨倔强地看着面前为她擦药的姐姐,小脸恶狠狠地道,“要是下次他们还敢骂我是没爸爸的孩子,我还是要打死他们!”

    没爸爸的孩子!

    这个傻瓜!

    柔软的双手将小洛晨搂进怀里,软绵绵的部温暖至极,洛琳温声安慰道:“傻孩子,打了他们又怎样,心疼的还是妈妈跟姐姐,难道你希望姐姐和妈妈每天因为担心你而睡不着吗?”

    “而且,没爸爸也不会怎样啊。”洛琳软软而安慰的声音从小洛晨的头顶传来,温柔得像棉花糖一般,“我们的洛晨呀,还是我们家最的小宝贝啊。”

    被洛琳哄得裂开了还没长出新牙的小嘴,小洛晨握紧了拳头,在心里暗暗地下了决心。

    不能再让妈妈和姐姐担心!

    以后,没厉害到可以一人揍死他们时,不能正面迎敌,要找机会死他们!

    让他们那群猪八戒知道,洛晨,可不是好欺负的!

    因为她,还有她的姐姐和妈妈!

    时间在洛晨的回忆中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诗班穿着修长的白袍,从侧门一个一个地秩序走进来,站上那高高的展台前,打开自己手里的诗经,在音乐的回下,悠扬整齐地回响在整个大教堂。

    ofortuna

    velutluna

    statuvariabilis,

    sempercrescis

    autdecrescis;

    vitadetestabilis

    nuncobdurat

    ettunccurat

    ludomentisaciem,

    orffcarl

    ……

    旁边的人儿一直微微垂眸,但那熟悉的气息还是一直萦绕在自己边,殷暖阳嘴角噙笑,双眸温柔地看着那漂亮的男子。

    他多久没和她像这样这么安静地坐在一起了——

    没有冷漠,没有嘲讽,只有让人安心的愉悦。

    如果她是,那该多好,就不会有后面的那么多事了!

    ——

    当整个礼拜结束后,外国人都陆陆续续地起,向门口走去,只有为数不多的教徒,零零星星地分布在教堂的四处,交握着手,嘴蠕动着忏悔着,或者寻找牧师聆听他们的心声。

    殷暖阳将视线放在教堂最中央那座圣巴塞洛缪的大理石雕塑上,英俊的脸上平静至极。

    那是一座让人毛骨悚然的雕像,因为圣巴塞洛缪是被活活剥皮而殉教的,所以该雕塑正是描绘了圣人手拿折叠好的自己人皮的

    “晨晨,其实有些事,并不像表面所看到的那样。”英俊的脸注视着前方,殷暖阳将视线完全地放在圣巴塞洛缪的大理石雕塑上一动不动,耐心地解释道,“正如圣巴塞洛缪,如果不是知道他为什么而死,你会觉得这个造型恐怖的雕像值得尊重吗?”

    对于殷暖阳这种话里有话,洛晨眉毛也没动,冷淡道:“你想说什么?”

    殷暖阳侧头,看着那精致的俊脸,温柔地勾了勾唇,道:“我不要琳琳的孩子,是有原因的——”

    听到这里,洛晨讥讽地扬起了嘴角,一个能狠心要打掉自己亲生儿子的男人,居然告诉她有原因,真是件有趣的事!

    “什么原因?”冰冷的声音冷淡地从洛晨唇边传来,垂在侧的双手缓缓攥紧,修长的姿寒意更是源源不断地外冒。

    但却没有被沉浸在思绪中的殷暖阳发现,他垂了垂眸,自顾自地淡淡道:“因为,那对我来说,只会让我良心更愧疚——”

    “砰——”

    一个偌大的拳头狠狠地对准了殷暖阳毫无防范的俊脸甩过去,几乎让他连呻吟的声音都没有,就“噗通”地一下跌倒在地上了。

    这么大的动静,让所有还在教堂祈祷或者忏悔的人都惊讶地抬起了头。

    洛晨冷冷地站起来,看着跌倒在地上的男人,厌恶与憎恨涌上眼底,她一字一句冷声道:“殷暖阳,作为一个男人,你是败类之中的败类!”

    听不懂中文的众人十分好奇,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因为只看见洛晨在叽叽咕咕,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mygod。whatsup?(天啊,发生了什么事啊?)”

    “theasianmanisveryangryandhithisfellow。(那个亚洲男人似乎很生气,然后揍她的同伴了)”

    “terrible。thisischurch。(拜托,这是教堂啊!)”

    ……

    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洛晨的目光宛如刀子一般凛冽,刀锋尖锐,力度狠鸷,几乎可以置人于死地。

    “如果就因为会让你良心不安,而扼杀一条无辜的小生命的话,那么今天在这个导人向善的地方,你根本没资格说任何话。”

    “因为,你连禽兽,都不如!”

    冷声说完这样的话,洛晨连余光也没有留给殷暖阳,修长的姿一转,沿着那长长的走道,向门口走去。

    只留下殷暖阳脸色黯然地起,浑无力地坐回到刚刚的位置上。

    连禽兽都不如?

    呵!

    走出那雄伟的大教堂,炙的阳光像调皮的小孩一般穿透云层,从洛晨的头上温柔地打下来,在那广场的地面上却错投下一道修长而黯淡的影,落寞冰冷得似乎吸收不了任何温度。

    “我不要琳琳的孩子,是有原因的——”

    “因为,那对我来说,只会让我良心更愧疚——”

    她姐姐,付出了那么多?

    难道在打掉孩子后,就换来殷暖阳这样一句所谓的良心愧疚吗?

    “洛雪的任何一切都不关我的事,而且,给我记清楚,t城已经没有洛氏了,只有谭氏!”

    “要钱没有,滚出谭家,我谭元没你这样的儿子——”

    ……

    而她妈妈,了一个男人三十多年,最后却只换得那男人的一声,与我无关,不是很讽刺吗?

    那个男人,在成功地吞并了外公的公司后,就将王画娶进门,而最为讽刺的是,在王画进门时,还带着他十岁的亲生儿子谭韩枫!

    那天瓢泼大雨,妈妈是怎样支撑着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出谭家,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恨谭家,恨那个从来没有尽过丈夫责任的男人。

    她恨他在妈妈生病时,不肯拿出外公公司里的一分一毫来给妈妈治病,她恨他在小时候时用鞭子将她和姐姐像狗一样赶出谭家,她恨他在酒店里面当着众人说她和姐姐是野种,她恨他让王画上门妈妈签净出门的离婚协议书!

    她没有这样的爸爸!

    “dad,canyoutakemetothepark?(爸爸,可以带我去公园玩吗?)”远远地,一个魁梧的外国男人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向洛晨走过来,小女孩掰着爸爸的胡子,睁着期待又圆圆的大眼睛,天真浪漫地问道。

    而她的妈妈,正走在一旁温柔地浅笑盈盈。

    “ofcourse,butwemusthelpmumtodothehousework。(当然可以,但我们首先得帮妈妈做家务)”外国男人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发顶,宠溺地笑道。

    “why?(为什么?)”小女孩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baby,ifwedidnthelpmumtofinishthehousework,wewouldntgotogetherwithmum。(宝贝,如果我们不帮助妈妈做完家务,那么我们就不可以和妈妈一起去玩了。)”外国男人循循善道。

    小女孩咬着手指头,似懂非懂地裂牙一笑,“ok!(好的)”

    看着自己女儿那么懂事的样子,外国男人和女人相视一笑,然后哄着小女孩走去了。

    看着那一家和乐融融远去的背影,洛晨垂眸,任由深褐色的刘海遮住自己双眸,让人看不清真切。

    阳光越来越盛,温暖而炙,似乎让人沐浴在暖洋洋中,但站在大教堂外面的男子,瘦削的背影在阳光的照耀下被拉扯得极长,看上去,却孤寂而冷冽。

    微风柔和地吹动着男子的衣摆,却远远吹不散男子上源源不断的孤漠,而从她边经过的行人,似乎都没注意到有这么一个人,依旧不停地嬉闹着,比划着,鬼魅般地从她边掠过去,只留下清脆温馨的笑声。

    “letsgotothecoffeeshop。(去咖啡馆吧)”

    “haha,good。(哈哈,好的)”

    ……

    正当男子垂着眸,在偌大的大教堂门口一动不动时,一道纤长宽厚的影缓缓走近,在洛晨上方投下一道温柔的黑影,似乎为面前的人撑起了另一片的天空。

    清冷淡漠的声音从上而下传来,氤氲着温醇与优雅,比六月摇摆的杨柳还柔和。

    “洛晨——”

    似乎听到了什么温柔的呼唤,洛晨迷惘地抬眸,炙的阳光就这样让人毫无防备地径直冲进那双布满浓郁雾气的双眸里,刺眼得吹散了里面所有的孤寂,让那漆黑的瞳仁里,满满都是男人那纤长俊美的姿。

    白色衬衣干净得一尘不染,蓝白色的细条纹领带充斥着男人高雅的品味,狭长清冷的双眸温地扬起,澄澈干净的瞳仁里,满满都是面前那纤细而孤寂的影。

    薄削的唇角,更是微不可见地勾起了让人安心的弧度。

    人海茫茫中,只有他,总是能在第一眼时发现她,人海茫茫中,只有他,阅尽千帆的双眸中满满的都是她,人海茫茫中,只有他,愿意不计任何得失地只为陪在她边。

    这个男人,名叫云傲越!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