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挑逗!

    当普通乘客以及剧组其他人陆续刷登机牌,从登机口经过通道走到飞机口,时,一个空姐正礼貌地交握双手放在腹部,站在飞机口,微颔首对着乘客笑容甜美地说道:“你好。舒榒駑襻”

    “你好——”

    却在看见最后一个修长的影走上飞机时,甜美的笑容意外地僵住了。

    大大的墨镜,深褐色分明的头发,精致的俊脸。

    竟然是,竟然是——

    洛晨!

    天啊,她竟然在飞米兰的线见到了洛晨!

    空姐用力地紧紧掐住了洛晨的手腕,激动,兴奋与紧张在腔里久久散不去,一张小脸憋得通红,但越想和洛晨说什么,就越像得了失语症一样,连“你好”两个字也久久憋在嘴边说不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无措与紧张交织,空姐紧咬着下唇,久久舍不得放下洛晨的手腕,昂起的小脸却在下一秒愣住了——。

    洛晨用修长的手指夹下墨镜,殷红的唇弯起好看的弧度,对着她耀眼一笑,道:“空姐,你好。”

    清越的男声温声尔雅,带着笑意,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像轻音乐一样舒缓,慢慢地冲淡着空姐内心的紧张,让她紧张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这,这就是洛晨吗?

    平易近人,没有架子的洛晨吗?

    想到这里,空姐突然从心底升起一股作为洛神的自豪,职业熟悉又甜美的笑容浅浅地在小脸上扬起。

    “洛晨,你好!”

    微微笑着点了点头,洛晨将自己的登机牌递给空姐,道:“麻烦帮我找一下座位。”

    空姐忙不急地接过登机牌,一边迎着洛晨,一边蹬着高跟鞋向着头等舱的前排位置走去。

    洛晨的座位号——2a!

    而洛晨的座位旁边,一个颀长俊美的男人慵懒地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优雅地交叠在膝前,清冷的双眸在看见洛晨时,薄唇勾了勾。

    云傲越!

    作为人气明星,为了不让普通乘客认出来而引起什么秩序的混乱,通常是最后一个登机,最早一个下飞机的,所以洛晨在离开贵宾厅后,是最迟一个走过通道的。

    见边的家伙是云傲越,洛晨粲然一笑,从云傲越面前走过去,和他并肩坐下了。

    没多久,飞机起飞,甜美的广播女音响起。

    “wele。goodmorning。ladiesandgentlemen:weleaboardmilano(米兰)airlinesflightt城tomilano。thedistancebetweent城andmilanois500kilometers。ourflightwilltake14hoursand32minutes……”

    当飞机巡航穿过云层时,坐在窗边的洛晨支着下巴,伸长脖子,眨巴眨巴着眼睛,无所事事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窗外的景色十分美丽,厚厚的云层将飞机完全地笼罩其中,但被飞机向后拨开来后,顿时软得像棉花糖一般,带起一阵阵淡淡的雾气。

    修长的玉颈宛如天鹅般美丽,男子后面的发丝柔顺而条理分明,小巧剔透的耳垂圆润而漂亮,姿看似懒散地靠着椅背,却硬是有一种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魅力。

    狭长的眼角微微上扬,云傲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旁的男子,漆黑的双瞳闪烁着潋滟的温柔光芒,勾起的唇角弧度渐渐加大。

    在她边,就足够了。

    似乎被这样的柔和感染,空气也似乎透明地流动起来,它从精致的网形空调风口一丝一缕地吸进去,又一缕缕地漫出来,似乎带起了一首暧昧诗篇的吟唱。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

    正当如此温柔与暧昧相流转时,一阵尖酸的女音从洛晨落座的后排尖锐地响起,似乎将整个头等舱震得抖动起来——

    “你是猪啊?”女子的声音刻薄而刺耳,几乎要将洛晨的耳朵刺穿,“叫你拿杯橙汁,你给我拿条毛巾来,叫你拿张纸条,你却给我拿本杂志来。”

    “是脸上没长眼还是大脑没长好?”女子伸出尖锐的指甲,几乎是戳着空姐的脑袋来骂,“猪都能听得懂的话,你居然听不懂,活在这世上有什么用?”

    被这样不留面地谩骂,虽然很委屈,但空姐依旧弯着腰拼命鞠躬,连连低声道歉道:“对不起,小姐,我马上给你换。”

    “换?你以为换就能解决这事?”女子抱着手冷笑了一下,得理不饶人,“叫你的上头过来,我要投诉你!”

    对于女子这种让人厌烦的纠缠,坐在过道另一边的一个斯文男人也终于看不下去,他斯文地架了架眼睛,完全是以证人的角度,道:“小姐,刚刚我也明明听到你叫这位空姐拿橙汁的。”

    听到斯文男的插嘴,女子转头眸光斜瞥了他一眼,红唇嚣张一吐道:“你这个四眼田鸡插什么嘴?你是她丈夫还是夫啊?”

    “你——”

    这样粗俗且毫无文化的话语,简直把斯文男气得快要跳脚,喉咙像呛了一口气一眼完全地说不出话来,瞪向女子的目光,几乎是想不顾男人风范地打她一顿。

    让她知道嘴是怎么闭的!

    但心里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却一直久久地牵扯着他,劝告他不要再趟这回浑水,半晌,在理智与冲动的斗争下,斯文男终于叹了口气,莫能助地看了空姐一眼后,便脸向后一仰,毫不犹豫地将杂志盖在自己的脸上。

    干脆地来个眼不看为净!

    见斯文男似乎服软的样子,女子顺着阶梯往上爬,冷笑了一下,道,“癞蛤蟆想打肿脸当英雄,也不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

    见这个女人如此难以应付,众人理智地闭上了嘴,纷纷假装闭眼小憩起来,任由女人继续将怒火发泄到空姐上。

    巡视了一周,看着全机舱的人都不敢当出头鸟了,女子冷冷地扬了扬唇,继续大声地咒骂空姐。

    “我在跟你说话,你这个臭女人是耳朵聋了还是哑巴了,连吭一声也不会?”被女人骂得说话不对,不说话也不对,空姐眼眶红红的,几乎是快要哭出了。

    怎么会让她遇上这么蛮横的女人?

    对这种刁蛮得不知所谓的女人,洛晨皱紧了眉头,心里一点好感都没有,她嘲讽地挑了挑眉后,正要说话,却听到一个清淡的女音从她背后响起——

    “古凌,够了,让她走吧——”

    听到那清淡的女音,女人也毫无面可给,恶狠狠道:“不行!”

    对于古凌的刁蛮,那清淡的女音继续响起,平静得毫无语调,却是硬生生地将女人刁蛮嚣张的气焰也压了下去,“古凌,是不是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那是一种上对下的威严!

    听到那清淡的女音有发怒的迹象,古凌很不乐意住了嘴,瞪了一眼空姐道,“古凌不敢!”

    对于古凌的听话,神秘的女人淡淡地闭上了眼,向着空姐摆了摆手,示意她离开,道,“你走吧。”。

    听到这似乎是赦免的圣旨,空姐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然后毫不迟疑地提起裙摆就往机舱前头走去,任由古凌在她背后狠狠地瞪着自己。

    对于那清淡平静的女音,洛晨皱了皱眉,一股前所未有的熟悉感涌上心头,她将脸侧向窗口,眸光一冷,从窗口反的画面观察那两个女人。

    坐在过道便的女人有着一头栗色的大波浪秀发,小脸被化得白白嫩嫩的,红色的露肩裙将她那完美的蝴蝶锁骨给露了出来,看上去人又嚣张,此时那张小脸上,满满都是愤恨。

    洛晨锐利的眸光眯了眯,如此刁蛮讨厌的女人,看来就是那个叫古凌的家伙了!

    而坐在窗口这边的那个女人,则是完全的不同类型。

    短而利索的漆黑头发,干净利索的女士卡其色风衣,加上用鸭嘴帽压低遮住的小脸,整个人给人的唯一感觉,就是神秘而厉害的人物!

    是她!?

    洛晨皱了皱眉,可能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见众人又恢复了络聊天的气氛,古凌跺了跺脚,将小脸转到短发女人那边,心有不甘地道:“彭姐姐,你为什么不让我出手教训那个女人?”

    被称作彭姐姐的女子冷淡地扬了扬眼角,尽管被鸭嘴帽遮住的双眼没有任何与古凌对视,却让古凌感觉到一股寒气上冒,果断地立刻闭了嘴。

    “没有必要将事闹大——”见古凌收起了浑的嚣张,女人淡淡地启唇,平淡至极,“你别忘了,我们的目标可不是普通人,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足以让那个人察觉了。”

    听到女人的提醒,古凌后怕地点了点头,和刚刚张牙舞爪的样子不同,此时的她一脸惊恐至极。那个人,刚刚她在极怒中,居然忘了那个人!

    彭姐姐?

    果然是她!

    洛晨摸了摸下巴,殷红的唇角渐渐勾起好看的弧度。

    似乎感觉到别人炙的注视,短发女子抬眸,目光就这样冷冷地从飞机的窗口,与洛晨对视!

    接受到女人审视锐利的目光,洛晨痞痞地挑了挑眉,在反的窗口里面朝着女人的方向轻挑地吹了声口哨。

    暗示的意味很明显——

    美女!

    看着那个痞样,短发女人唇角冷笑地一勾,重新地闭上了双眼小憩起来,不知所谓!

    “彭姐姐,我想上个洗手间——”看着女人重新闭上了双眸,古凌踌躇了一下,道。

    “去吧。”女人连唇也没有动,只从合上的唇瓣微微嗯出了两个单音节。

    见女人许了,古凌起,红色短裙完全遮不了的修长美腿一踢,向着机舱后面的通道走去。

    见古凌起去洗手间了,洛晨勾了勾唇,对着一旁由头至终一直平静地翻阅着书籍的男人说道:“云傲越,我先上个厕所。”

    冰凉指尖接触着那发黄的纸页,茶褐色的碎刘海遮住了男人双眸,他微微颔首,道:“嗯。”

    等到那修长的姿越过自己离开了座位,男人才微微抬起了头,沉墨色的瞳仁深不见底,大片大片地泼染着山水色浓郁的画。

    她,有事瞒着他。

    ——

    当古凌洗完手,正在用纸巾擦着手走出来时,却冷不防地被一个修长的人影却撞得几乎要摔在地上。

    混蛋。你敢撞我?”古凌稳了稳自己的子站起来,愤恨地抬头,几乎想要用目光将撞她的罪魁祸首给千刀万剐。

    见自己的莽冲莽撞差点撞伤了别人,男子抬眸,精致的俊脸抱歉至极,她不好意思地勾唇,道:“小姐,不好意思,人有三急,所以才会不小心冒犯了你。”

    修长的姿被黑色t恤穿出了一种桀骜不羁的帅气,男子左耳是一枚耀眼的耳钉,精致的脸几乎俊美得不可思议。

    见面前的男子七分俊美,三分温雅,完全就是她梦中王子的翻版,古凌顿时脸颊一,耳根像蔓延了血色一般,她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也不是……你的错,我也应该小心一点。”

    “你,真是一个通达理的女生。”见古凌这么自责地反省,男子俯一笑,几乎是接近着古凌的耳垂轻轻道,但上却非常君子地远离着。

    轻浮,却不会让人反感!

    被这样赤果果的挑逗弄得浑,脸红耳赤的,古凌几乎是小绵羊任人宰割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刚刚在头等舱里那嚣张蛮横的母老虎架势。

    “既然小姐没事了,那我先上个洗手间了。”男子眼角一扬,唇线一勾,对着古凌露出一个极其耀眼的笑容,几乎是放尽十万伏高压电,务必要将古凌电死。

    “哦……好。”古凌脸颊通红地答道。

    在洗手间慢吞吞地磨蹭了一段时间,洛晨才插着裤袋悠悠闲闲地走出洗手间来,意料之中地看到古凌双手交握着站在过道中,艳的脸向着洗手间的方向看了又看。

    一脸急切的等人表

    见古凌一副漾的样子,洛晨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却在对上古凌看过来惊喜的视线时,很“疑惑”地皱紧了眉头,走过去问道:“小姐,怎么还站在这里?”

    “我……我可以知道你的电话吗?”

    洛晨一笑,“当然可以。”

    从裤袋中掏出一支笔来,洛晨准备为古凌写下自己的一串电话号码,却苦恼地发现,没有纸——

    她皱着眉头往裤袋四处翻了翻,结果依旧一样。

    见洛晨苦恼的样子,古凌连忙识趣地伸出掌心来,道:“不用麻烦,写在我掌心就好了——”

    古凌如此的识大体让洛晨勾唇一笑,没有任何捏捏地拿着钢笔,就在那柔嫩的掌心“唰唰唰”地烙下一连串号码。

    钢笔的力度有点重,刺痛顿时蔓延在古凌掌心,但她仍旧喜滋滋的,看着洛晨俊美的侧脸越发眷恋不已。

    “写好了。”洛晨一笑,伸出手来,道,“很开心认识你,我叫洛晨,你呢?”

    古凌急忙地伸出手,却在看到掌心的那串号码时,又及时地换了另一只手,道,“我叫古凌——”

    “古凌小姐你好,”洛晨笑了笑,俊脸温雅如水,灿若光华,“第一次见面没带什么礼物,我将这个送给你吧,当为我们的认识留一个纪念——”

    古凌心头一喜,看着男子动作优雅地解下一个小东西,然后摊在她的掌心上。

    耀眼到极点的光芒,漂亮到精致的形状,甚至还带着男子的体温的余——

    耳钻!

    ……

    当洛晨重新回到座位上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她无聊地将裤袋中的小纸条掏出来,然后用钢笔画着图画,任由深褐色的刘海垂下,将自己双眸遮住。

    一笔,一划,一划,一笔,男子画的认真而仔细。

    鸣人

    佐助

    路飞

    柯南

    六道骸

    多啦a梦

    樱桃小丸子

    ……

    顿时,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卡通人物像会动了一样,一个个跃然纸上。

    见旁的男子久久没有动静,云傲越将视线从书上收回,淡淡地看向旁那个像小孩子一般埋头苦干的男子,泼墨色的双眸氤氲着淡淡的温柔。

    如果她不说,他就尊重她,直到她想说的一天。

    而坐在后排的古凌,看着掌心上的一连串刚劲有力的号码,想起了男子因为没找到纸条而困窘苦恼的样子,小脸不开心一笑。

    她,是不是有点在乎自己呢?

    摩挲着那颗似乎还带着男子余温的耳钻,古凌脸上的神色越加得意了,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一丝丝幽暗得几乎完全察觉不到的红光,从耳钻的缝隙中淡淡地露了出来。

    诡异,而神秘!

    飞机,在平静的暗涌中,一直穿透厚厚的云层,稳稳地直奔米兰。

    十四个小时的飞行旅途,终于在白昼黑夜的交替中,无声无息地过去了。

    米兰,终于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