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亲吻的滋味

    总裁办公室里,钢笔的笔锋在男人的手指处倏然而止,似乎被面前的两人打扰了思绪,男人随手将钢笔甩在桌子上,然后懒懒地往椅背一靠,清秀的脸敷衍地看着面前的人。舒榒駑襻

    面前,是两个同样俊美的男人。

    男子桀骜不羁,精致的脸微翘,手酷酷地插着裤袋,而站在她旁边的男人,清冷俊美的脸上淡漠如水,颀长的姿优雅而立。

    洛晨,与云傲越!

    看着面前不请自来的两人,林跃表并没有多大波动,子带着转椅转了一圈,而后才冷漠地瞥了眼洛晨,道,“如果是龙海涛在电话里面说的事,那就不用提了。”

    将桌上的文件打开,林跃埋头翻了两页,摆了摆手打发洛晨道,“出去吧。”

    久久没有听到脚步声响起,林跃不耐烦地抬起头来,看向洛晨的目光满满都是不满,道:“洛晨,你还有什么事?”

    “总裁,请容许我说两句,虽然——”

    精致的脸上满是诚恳,洛晨正要说什么,却被林跃不耐烦地打断了,“洛晨,无论是安排档期或者处理突发绯闻,卫凤的能力都远远高于唐宝,而现在让卫凤成为你的经纪人,洛晨你还有什么不满和抱怨?”

    “公司的安排都是为了你的星途着想,而你不但不感恩,反倒在总经理面前口出恶言,难道这就是你回馈公司的态度吗?”

    听到林跃这么斩钉截铁的话,洛晨微不可见地眯了眯眼,真没想到,龙海涛那只短手短脚的老狐狸,打起小报告来动作还真快!

    居然就这样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但不管怎样,她答应宝妈的,她一定会做到!

    想到这里,洛晨收起了自己的桀骜不羁,对着林跃微微颔首,精致的脸满是诚恳,语气真挚道:“总裁,我知道,公司的安排确实是为了我好,而且,不可否认的是,卫凤姐,会是一个很优秀的经纪人。”

    “但是,即使卫凤姐再好,洛晨的心目中,也只有宝妈一人。”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经历过很多事,有林边的污蔑,有周璇的质疑,有洛神的不信任,而每一次,宝妈都会用那小小的子挡在我的面前,为我挡开那谩骂的流言蜚语,陪着我走过那一段段的风风雨雨。”

    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宝妈那胖乎乎的子,严肃却老是对她露出无奈笑容的肥脸,洛晨的嘴角不自地勾起了浅浅的弧度。

    男子扬起的唇角非常温柔,映入云傲越眼底,也让他不自地微微勾唇,漆黑清冷的双眸温流溢。

    洛晨微微一笑,顿了顿道:“在我心里,宝妈早已不再是一个普通的经纪人,她,更像是洛晨的第二个妈妈。”

    “所以,总裁。”洛晨垂眸,道:“请你看在一份真诚的母份上,让宝妈继续担任我的经纪人。”

    “啪啪啪——”洛晨话音刚落,偌大的总裁办公室便响起了一阵烈的鼓掌声。

    林跃眼眶红红的,似乎是被洛晨的话感染到了,但体却懒懒地靠在转移上,连眼尾也没有扫向洛晨,就敷衍地笑道“真感人啊——”

    “感人得我都快流泪了!”

    语气嘲讽至极!

    “不过既然说完了?可以出去了吧?”

    见旁边男子的气息冷冽起来,云傲越蹙紧了眉尖,皮鞋往前站了一步,微微颔首,淡淡道:“总裁,虽然安排卫凤成为洛晨的经纪人,对洛晨的星途更为有利,但如果罔顾当事人的意愿的话,事会有点适得其反。”

    听到男人淡然的声音,林跃将视线移到男人上,看着男人那平静如昔的俊脸,清秀的脸露出一个笑容,柔和的灯光打偏在笑容之间,竟有些诡异。

    “适得其反?如何适得其反?”

    “例如唤起艺人的反叛心理?旷工,拒演还是罢通告?”

    对于林跃这种不知所谓的假设,云傲越清冷的俊脸是一如既往的古井无波,狭长的双眸淡淡地注视着林跃,薄唇微启道。

    “总裁,在我看来的适得其反,并不是指艺人的反叛心理,而是指艺人与经纪人之间的不协调,尤其是在那个艺人即将登场大舞台,拍摄耗资巨大的广告时,最不适宜调动这种不协调。”

    赤果果的威胁!

    意思很明显,洛晨即将登场红馆和拍摄冰点广告了,万一中途因为换经纪人而影响到她的心,搞砸了这两件事,那就赔了夫人又折兵!

    到时十个卫凤也没用!

    何不趁现在成人之美呢?

    对于云傲越这种威胁别人威胁到别人面门的话,洛晨殷红的唇微勾,精致的眉毛扬起了好看的弧度。

    这家伙,找他来还真是个正确的决定!

    这番话也亏他说的出来!

    还真像有那么一回事!

    听到这赤果果的威胁,林跃不怒反笑,清秀的脸上似乎被一层冷霜覆盖,让人看不清真切。

    穿着西装的子带着怒火的气息,从转椅上猛地站起,林跃绕过桌子,一步一步地走近云傲越,响亮的皮鞋声,在整个办公室里让人窒息地回响着。

    缓缓地走近云傲越,林跃站在他一步处,停住了。

    在云傲越面前,林跃在普通人中高材,却只到云傲越的颈脖,为了不输气势,林跃要用力地昂起头来,才能带着些许气势冷冷地他对视。

    云傲越并没有任何鄙视,他平静地垂眸,目光淡淡地看着林跃。

    “你在威胁我?云傲越——”林跃近云傲越,顿了顿,道,“一直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但现在居然犯糊涂地来威胁我——”

    “我没有要威胁总裁的意思,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云傲越微微颔首,薄唇一抿道。

    “没有要威胁我的意思?呵,好,云傲越,如果洛晨不换卫凤做经纪人,万一在冰点拍摄或者演唱会中出了任何问题,谁来承担这个责任?”林跃昂起头,看着云傲越的俊脸,冷声问道。

    “我。”清冷的声音淡淡响起,一丝幽光从秀逸深邃的双眸飞快闪过,“一力承担。”

    “望总裁批准。”

    被这样的“大言不惭”气得快要冒烟了,林跃咬牙切齿,太阳青筋暴现,怒不可歇道:“云傲越,本来看在你这些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我怎么也不该把你的话当真。”

    “但是我告诉你,我现在很生气,很生气——”

    “所以,你,被,炖——冬——菇了!”

    听到自己就这样被降职了,云傲越垂眸,任由茶褐色的刘海遮住自己的双眸,薄唇抿得紧紧,怎么看怎么像小媳妇般的逆来顺受,却听到林跃的声音不饶人地咬牙切齿传来,道:“既然你这么喜欢担保洛晨,那好,如你所愿——”

    “你和唐宝一起,去为洛晨打杂吧!”

    “云傲越,经纪人!”

    看着这突然的反目成仇,洛晨瞪大了眼睛,左边望望云傲越的沉默不语,转头右边看看林跃的怒不可歇,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却硬是说不上来问题出在哪里。

    见洛晨一脸疑惑来回巡视的样子,林跃青筋爆的更厉害,他指着门外,爆了一句粗话,道:“**,看什么看,给我滚。”

    对于林跃这似乎失了理智的举动,洛晨耸了耸肩,对着云傲越打了个眼色,修长的姿向门外走去。

    见云傲越的影终于走出办公室里,林跃立马火烧股一般冲去门口,“嘭”地一下将厚实的红木大门锁上,像自闭儿童一样将自己锁在房里。

    子无力地靠在门边,终于像中了蒙汗药一般软下来了,顺着门一直滑下去,林跃的股“啪”地一下狠狠地坐在了地上。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然后用西装狠狠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死了!

    要是让夫人知道他给少爷炖冬菇,而且炖到经纪人的位置去!

    他的小命就难保了!

    少爷,你好玩歹玩,千万顾着我的小命,不要出什么差错啊!

    ——

    路边海棠林一株一株,在炙的大地上投下一大片一大片林荫,它们摇啊摇啊,晃啊晃啊,片片粉色花瓣如蝴蝶翅膀,在微风中尽地曼舞着。

    坐在西娱一路的一**荫下的石椅上,男人俊美的侧脸在柔和的太阳光下,勾勒出一丝丝刀削般完美的弧线。

    但此时,那张温雅的俊脸微微垂下,碎碎的刘海盖了下来,遮住了眉目,蔷薇色的唇瓣抿成一直线,怎么看怎么低落。

    正是被炖冬菇的——

    云傲越!

    虽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但连累了一个无辜的人,饶是厚脸皮如洛晨还是感到相当不好意思。

    她侧下子,支起下巴歪着头,从下往上看向云傲越,笑嘻嘻地安慰道:“别愁眉苦脸啦,这样更加没我帅了!”

    听着洛晨的话,云傲越抬眸,清冷的目光静静看着她良久,随之敛眉垂眸道:“我没事。”

    虽然云傲越的话听起来似乎完全不在意,但洛晨还是心细如尘地发现了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落寞。

    也是的,从总裁助理变成艺人经纪人,谁能承受这么巨大的落差!

    拍了拍云傲越的肩膀,洛晨坐直了子,摸了摸鼻子笑道:“跟着我,虽然没有你当总裁助理的月薪高,但提成也不少啊!”

    “而且,林跃那家伙长得猴尖额窄,三方八角的,怎么也没我赏心悦目!啊哈哈,这样的话,那点钱就值了。”

    男子自恋一笑,此时海棠林上片片粉色的花瓣如精灵般地点点飘落,似乎全部都洒落在男子粉嫩得如樱花般的唇上。

    听到洛晨的劝慰与笑声,男人漆黑的瞳仁飞快地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流光,却任由茶褐色的刘海微垂下来,淡淡地遮掩着,清冷俊美的脸上依旧是一副失意的表

    但在洛晨看不见的角度,那蔷薇色唇线的弧度却越勾越深,风华秀逸。

    见云傲越完全不为所动的失意样子,洛晨没有气馁,她笑吟吟地伸出双手,在漫天花瓣的飘洒下,将男人的俊脸轻轻地捧了起来。

    一种温的,柔柔的感觉从洛晨的掌心传来,云傲越微愣,全的血液似乎全都倒冲到被那白皙掌心捧着的一点上,麻麻的,痹痹的,几乎挑逗着他全的感官,让那清冷的俊脸开始淡淡地染上了浅浅的绯红。

    似乎忘记了假装,他抬头,绯红的俊脸就这样愣愣地看着洛晨,看着那艳如花让万物也黯然失色的笑容在那精致的脸上绽开。

    “笑一笑,不要板着脸啦——”

    洛晨笑吟吟地说着,将男人抿紧的薄唇往俊脸两边用力一拉,硬是让男人笑露了一排雪白的牙齿。

    洛晨力度很足,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地将男人的俊脸拉得通红,但男人的清冷俊脸上,却傻乎乎得只有幸福得如小孩子般的笑容。

    “嗯,这样好看多了,嘿嘿。”看着男人脸上温暖的笑容,洛晨挑了挑眉,倏地松开手,粉唇勾起的笑容真诚得耀眼。

    琉璃般澄澈双眸柔光闪烁,满满都是男子那漂亮到极致的笑容。

    注意到男人眼中的奇怪眸色,洛晨好奇地凑近去,仔细地观察着云傲越的奇怪。

    漂亮的脸近在咫尺,连那蝴蝶般扑扇的长睫也能数的清,云傲越颀长的姿不受控制地俯,缓缓地向洛晨靠近,薄如冰削的唇线,色淡如水,却在柔和的阳光下氤氲着妖治的光泽。

    亲吻,是什么滋味?

    正当如此让人迷醉的瞬间,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却打断了男人的意乱迷——

    洛晨坐直子,慢吞吞地从裤袋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道:“喂,我是洛晨,哪位找我——”

    “晨哥,冰点广告的拍摄时间和地点出来了。”助理小利的声音从手机那头喜悦地传来,几乎是为要去旅行而兴奋不已,“后十二点的飞机。”

    “地点是——”小利故弄玄虚了一下,喜滋滋地说道,“意大利——米兰!”

    秋风瑟瑟,秋天的十月有点凉,相比t城城市里的温度,机场的温度更是要低上好几倍。

    六点的天空还微微有点暗,弥漫着些许早晨的雾气,厚厚的云层,似乎不能将温暖的太阳光透进来。

    机场,也似乎被黎明的雾气笼罩了起来。

    偌大的候机大楼里,只有为数不多的旅客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拉着高档的行李箱,从机场一头走到另一个。

    而候机大楼的贵宾室里,一个角落却闹得非凡。

    精致的男子手法淋漓地将自己手中的扑克牌“唰”地一下展开来,双眸一扫,站在她后的众人还来不及看清是什么牌,便又“啪”地一下收回去。

    “好了,谁要做地主?”俊脸扫了扫旁边的愁眉苦脸的两人,男子险地问道。

    两人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果断地摇了摇头。

    男子一笑,将桌子上的三张牌用手掌一扫到自己面前,然后插到自己的扑克牌里,得瑟地挑了挑眉。

    “放马过来吧!”

    一轮剧烈的厮杀过后,两个愁眉苦脸的男人更像苦瓜一般的脸了,反倒胜利的男子,俊脸美啊美的,滋啊滋的。

    她笑吟吟地桌子上的筹码用手掌利落地往自己面前一扫,道:“嘿嘿,真不好意思,今天的手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我不玩了,二十局输了二十局,晨哥你是不是在出猫(作弊)?”

    听到这话,洛晨眉毛无辜一扬,摊了摊手道:“没有啊。”

    其实她真的是无辜的,虽然她确实很想出老千,但是也不会赢的这么夸张,这么明显的!

    两人怀疑地对视了一眼,哪有这么好运气的人,一下场就连续赢二十局,二十局啊,二十局啊,害他们快连内裤也输精光了。

    不过要是她没出猫的话,那……

    众人怀疑的视线顿时“唰唰”地全部扫向正在洗牌的男人,男人微抿着唇,骨节修长的指尖优雅地将面前的扑克牌收起,手法熟稔地将扑克牌抽出了一遍又一遍,对于众人飘来的视线视若无睹。

    和众人怀疑的一样,洛晨也想到了,她瞪大了眼睛转向男人,云傲越这个家伙,居然利用那么好的记忆力,来为她出老千。

    果然,够好兄弟的!

    “哼。”被洛晨和云傲越得极惨,两人果断地将扑克牌往小小的圆桌上一扔,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不玩了!”

    混蛋,这两个同条船的混蛋,居然了他们二十局!

    “喂,玩啦!”洛晨对着云傲越挤了挤眼,然后对着那两个男人笑吟吟地劝道,“最多不让云傲越洗牌啦——”

    “好,这可是晨哥你说的,哈哈,我翻时候要到了——”

    看着男子唇边的笑容,云傲越也缓缓地勾起了唇,清冷的俊脸上温而宠溺。

    正当贵宾室里被这样一阵欢声笑语充斥着时,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从贵宾室门口响起——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

    高档的黑色西服,里面是一件蓝色条纹的衬衣,做工精细的领带整齐地佩戴在衬衣上,英俊的脸温柔而礼貌。

    殷暖阳!

    “各位早安,我是殷氏集团总裁——殷暖阳。”

    殷暖阳这个简单的自我介绍,让剧组众人面面相觑,不解又疑惑地相互皱了皱眉,他们没有这么大面子吧,连出去外头拍个广告,殷氏集团老大居然还来送行?

    想是这样想,但表面功夫还是得落实好,众人纷纷地和殷暖阳打起招呼来。

    “早安,殷总裁——”

    “殷总裁好——”

    殷暖阳微微点头,温柔地将视线巡视了一周,直到看到那熟悉修长的影,殷暖阳才微微一顿,目光更加温柔起来。

    晨晨!

    但殷暖阳温柔的目光还没持续两秒,却在看到另外一个男人的影时被打破了,目光顿时凛冽起来,心里的嫉妒与攀比又像树苗一样开始攀长。

    清冷完美的俊脸,颀长冷淡的姿——

    是那个在会议上的男人!

    云傲越!

    接受到那不善又冷冰冰的目光,云傲越清冷的俊脸一如既往的平静,秀逸的眉尖连动也没动,但蔷薇色的唇线,却淡不可见地微微一勾。

    绅雅而冷漠!

    那是属于男人强大的自信心!

    一场男人间无形的较量,在这一瞬间,拉开了序幕!

    对于这个只是总裁助理的男人,殷暖阳撤回了目光,英俊的脸对着众人温柔一勾,视线却久久胶在洛晨上,似乎只是想将原因解释给洛晨听:“因为冰点广告对我们公司非常重要,所以我将随行剧组到米兰,一直监制整个拍摄过程。”

    听到这话,众人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然后撇了撇嘴!

    有没有搞错啊?拍个广告居然总裁随行?你说公关总监随行他们还勉强相信!居然拿那么敷衍的借口来打发他们!

    不要以为全世界都是猪好不好!

    和众人一样,洛晨也对殷暖阳这番话完全不信,但精致的俊脸却毫无波动,冷淡至极。

    不管殷暖阳想干什么,都与她无关!

    “前往米兰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1300航次很快就要起飞,请您抓紧时间到1号登记口登机,谢谢。”

    听到这提示的甜美女音,众人赶忙背好行李,拉好行李箱,急急匆匆地走出贵宾厅向登机口走去。

    “第一次要到时尚之都米兰,心好紧张。”一个胖乎乎的助理交握双手道。

    “别像个土包说这种话好不好?”走在她边的高挑女助理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而后像花痴一般地眸光发亮道,“不过我也听说了米兰是时尚之都的购物天堂,真的太吸引了!lv,我来了——”

    “白痴,就想到这些,米兰最出名的不是这个,是——”

    颀长的姿走到洛晨边,云傲越勾了勾唇,清冷的声音淡淡道:“洛晨,我们也走吧。”

    “嗯。”

    洛晨笑吟吟地点了点头,修长的姿站起来,正要将黑色的大背包往自己肩膀上一背,却被云傲越伸手接过了。

    男人的掌心带着微微的茧,似乎是长年累月的训练而硬生生地摩挲出来的,他将沉重的黑色大背包拎在厚实的掌心里,青葱的手指漂亮而修长,黑色的双层肩带,在那微凉的指尖也尤为安分,生生地描绘出了一副极为赏心悦目的优雅画像。

    “总裁,我们该去登机口了。”

    看着两人和睦远去的一幕,殷暖阳目光一冷,久久没动,却在助理的提醒下,才迈开了步伐。

    一号登机口——米兰!

    米兰,这个繁华背后的纯古城,究竟在未来会生出多大的变数?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