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洛晨式的温柔

    夜空露出了皎洁的月色,让昏暗的大地笼罩着淡淡的柔和光芒。舒榒駑襻

    悠扬的小提琴声在星翼酒店里响起,起一阵阵让人心旷神怡的乐章。

    端正的浅灰色流线条酒店制服,及膝漂亮的裙子,包裹着女姣好美丽的材,女子纤细的腰肢得极直,柔顺漆黑的秀发用蝴蝶结扎了起来,露出那修长美丽的玉颈,在星翼酒店的翱翔厅中,酿成了一道最美丽的风景线。

    傅子荌将手交握着放在腹部,羞涩的小脸微微垂眸,等着面前的客人点单。

    经过这段时间在酒店里的学习和锻炼,加上边开朗得有点粗线条的顾圆圆的潜移默化,傅子荌与之前相比,害羞的格变得稍微外向起来。

    “何先生,我们酒店新推出的这款dryagedsteak,中文名为干式熟成牛排,是用顶级的眼牛排风干然后经过恒温室斜面设计将汁恒流到牛上的一款新式牛排……”

    女子的声音微涩,但却带着女独有的温和与柔软,听进男人耳里,别有一番滋味。

    何俊熙支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盯着面前的傅子荌,好看的脸潇洒而阳光,却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越来越肯定,她,是一个很干净清纯但没心计的女人。

    只是,他有那么不显眼吗?

    这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到星翼酒店吃饭,而且,他总是会有意无意地点她来服务。

    看着那羞涩的女人从他要求为他讲解菜式时的无措,到现在面对着他会微笑,他的嘴角就会奇怪地勾起。

    但是这个似乎是木鱼脑袋的女人,一开始却是连他的样子也记不清楚,连续好几次他站在她面前,她都认不得,就这样脸色羞涩得让人郁闷地从他面前走过去。

    他愣在原地好久,看着她一路向前走去,硬是等着她回头,却总是失望地看着那得极直的背影在他眼前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

    而且,在为他服务时,她从来没试过用花言巧语或者是声嗲语来唤起他的注意,甚至,一点完餐连个人影也不会见得着。

    害他郁闷了好久!

    正当傅子荌那羞涩的声音落下时,何俊熙也回过神来了,他微微一笑,正准备说些什么,一个口印着偌大的“housekeeping(房务部)”字样,长得有点婴儿肥的女服务员却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吸引住了傅子荌的目光。

    “子荌子荌……”顾圆圆毛毛躁躁地冲过来,婴儿肥的小脸因为极度的兴奋而通红,完全忘了傅子荌是在工作了,她紧紧地握住了傅子荌的手腕,音量几乎可以掀了酒店的顶层,“我有票了,我有洛晨演唱会的票了!”

    听到这话,傅子荌羞涩的小脸突然像夜明珠一般亮了起来,任由顾圆圆紧捏着她的柔夷,她胆怯又不安地问道:“圆圆,你有几张票了?”

    顾圆圆举起一只手指,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线,“一张,告诉你哦,子荌,是刚刚客房部的王姐给我的……”

    顾圆圆的话,让傅子荌的双眸急促暗淡下来,羞涩的小脸完全失去了刚刚那透明玉色的光泽。

    只有,一张吗?

    注意到女子那羞涩的小脸上巨大的落差,一旁从没吭声的何俊熙像狐狸一般微微眯了眯眸,而后任由好看的脸露出一丝阳光帅气的笑容。

    洛晨演唱会的票吗?

    很好!

    夜晚,终于在蝉的鸣叫声中悄然无声地过去了。

    阳光明媚的第二天,西娱却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足以让西娱震撼的大事。

    王牌经纪人卫凤即将高调加盟西娱!

    这个25岁出道,足足在娱乐圈拼杀了20年,曾经一手捧红了多位超级明星,向来是以伶牙俐齿,手腕强硬的王牌经纪人,居然高调加盟西娱!

    对于卫凤这个举动,业界内的人只觉得卫凤绝对是脑袋进水了。

    不是吗?一个有名声,有地位,有实力的经纪人,居然好挑不挑地选了一个小传媒,不是神经错乱了就是脑袋长霉了!

    而和外界的人想法不一样,西娱人的心底却明白得很,卫凤的加盟,绝对是因为西娱的老大!

    风云传媒!

    没错,西娱确实没有可以让卫凤加盟的本事,但是,风云传媒绝对有这个本事,如果风云传媒需要,别说一个卫凤,十个卫凤也能手到擒来!

    而对于卫凤这个王牌经纪人加盟西娱的消息,最为高兴和期待的当数西娱的艺人,尤其是一众一线的花旦和小生。

    如果西娱安排卫凤成为他们的经纪人,或者卫凤挑中了他们,那么他们迈入超级明星行列就指可待了,或者不能成为超级明星,那么凭借卫凤强硬利落的作风,即使他们有什么不好的绯闻,也能安然无恙吧!

    因为卫凤,绝对是经纪人中的铁公鸡,铁公鸡中的战斗机!

    和其他花旦一样,稳坐西娱一姐的贺思思,也对这个手腕强硬的王牌经纪人十分期待,并且势在必得。

    化妆间内,贺思思看着在一旁为她认真校对剧本的任罗薇,漂亮的美眸锐利地眯了眯,红唇勾起了一抹决心的弧度。

    如果能争取到卫凤,那么就将任罗薇一脚踢开吧!

    怪,就怪,她没有卫凤的能力!

    娱乐圈内,只有利益和走红,最不需要讲的,就是——

    

    无论人,友,还是和经纪人建立的所谓亲

    但没来得及让一众小生花旦窃喜很久,另一个让人心碎蛋疼的消息又火爆地传来了。

    西娱高层决定让卫凤取代宝妈,成为洛晨的经纪人!

    而宝妈,即将被调到带一个普通的三线艺人!

    知道这个消息,一众小生花旦碎了心,却无可奈何,谁叫洛晨人红是非多,人气像火箭一般飙升呢?

    不找个能力厉害的经纪人来,怎么降得住?

    而听到这个消息,其他西娱人则为宝妈唏嘘一片,纷纷感慨宝妈撞上卫凤,是鸡蛋撞上石头了!

    没得碰!

    相反,其他经纪人则有点幸灾乐祸,一直带着西娱最高人气的新人王,钱赚得双手都抓不满,但现在有个厉害的人物来了,不仅要拱手相让,而且还要被炖冬菇,真是一个天大笑话。

    总经理办公室里,龙海涛坐在转椅上,中年男人的肥胖材懒懒地靠着椅背,对着面前的人随便地问道:“你想说什么?”

    宝妈肥肿的子平静地站在龙海涛面前,肥脸没有了平时的笑容,目光直视龙海涛,道:“总经理,在在理,我知道我都不该提这个要求,但是,我还是想最后的争取,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继续带洛晨。”

    说这话时,宝妈脸色很平静,平静得几乎让人看不见她内心的想法,绿豆眼几乎没有任何波动,唇也是如平常一样合上,但垂在侧攥得紧紧的肥手,却完完全全地泄露着她的紧张与害怕。

    漠然地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肥女人,龙海涛皱了皱粗眉,洛晨这事已经确定下来了,唐宝还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想改就改吗?

    “给我个理由。”

    “我只想带洛晨!”对于龙海涛的问话,宝妈肥脸依旧平静至极地回答道。

    “唐宝,在过去带洛晨的一年,你赚得不少了,人呐,该知足啊!”龙海涛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我了解你的心,突然工资低了那么多,会失落也是正常的,如果这样的话,我可以休你一个星期的假期。”

    对于龙海涛的敷衍,宝妈垂在侧的手指紧了又松,松了又紧,饱满下垂的部大幅度地起伏着。

    她,不是为了钱!

    “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一开始为了钱,确实会很难受,但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绝对可以适应过来的”龙海涛翻了翻桌子的文件,随口打发道,“先这样吧,我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忙。”

    看着龙海涛的样子,宝妈只觉得心底满满都是被误解的愤怒,但为了洛晨,她硬是咬紧牙关地将愤怒吞回到心底,平静地解释道:“我不是为了钱!”

    似乎觉得这十分让人发笑,龙海涛向后一靠椅背,嘲讽道:“不为了钱,不为了钱会为了什么?”

    “别告诉我是为了洛晨,可笑!”

    “总经理,只要让我带洛晨,我可以拿带陈瑶瑶的月薪。”宝妈抬头,肥脸很严肃,“我不是为了钱。”

    对于宝妈的死缠烂打,龙海涛只觉得非常的不耐烦,他肥脸一沉,语气重了起来:“唐宝,你觉得你和卫凤比,怎么样?”

    听到这种伤人的问题,宝妈攥得紧紧的手倏然松了下来,她肥脸一暗,道,“我远远不如她。”

    “那你觉得自己还有资格跟我提这个要求吗?”得到自己意料中的答案,龙海涛嘲讽地笑了笑,道:“唐宝,听说你还是跟卫凤一个经纪人培训班出来的,看着以前的同门现在这么威风的样子,是不是心有不忿,所以才会狗急跳墙?”

    龙海涛的语气非常尖酸刻薄,几乎是将宝妈那微薄的自尊放在地面踩!

    被人这样践踏自尊,宝妈肥肿的子一颤一颤的,垂在侧的肥手几乎青筋暴现,心底的涌起的一波一波愤怒足以将她燃烧。

    但,又是那么的悲凉!

    在来之前,她就知道她会被别人蔑视,会被别人说她不自量力,但是,心底总是有个声音告诉她,告诉她不要迟疑,告诉她一定要来,告诉她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只因为,那个小子!

    那个小子,很多坏心眼,但却没有娱乐圈那种真正的陋习,很奇怪地会让每一个接近她的人,喜欢上她。

    那个小子,遇上了什么严重的大事,总是笑吟吟的样子,甚至还会反过来安慰她,但最后,却会表现得出人意料。

    那个小子,会在她生那天,偷偷地跑去买只蛋糕给她,然后联合所有人给她庆祝,然后因为旷工,被导演骂的狗血淋头。

    那个小子,在她父亲去世那天,从z城坐了八个小时的飞机飞回来,只为了将她的肩膀借给她哭。

    然后搂着她说,宝妈,你记得你的后,还有洛晨呢。

    ……

    其实,她只想这样跟在那个小子后,然后让她知道,她的后,永远有一个叫宝妈的人,在支持着她!

    硬是吞下眼底将要涌出来的泪,宝妈抬起肥脸,在龙海涛的冷眼旁观中,肥肿的子向下一弯,生生地将自己的自尊摆放地上。

    黑色的窗帘,在风的悲鸣中,也似乎染上了悲凉的色彩。

    肥肿的子弯到极致,几乎让人看不清宝妈肥脸上的神色,只能听到那哽咽的声音从女人的喉咙里逸出:“总经理,请看在我为西娱多年的份上,让我跟在洛晨边做个助理,好吗?”

    无可救药的白痴!龙海涛不为所动,正要拒绝,却听到一个冷然至极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不可以!”

    ——

    男子一把推开那沉重的大门,修长的姿宛如神邸一般,冷冷地站在门外,一动不动。

    条理分明的深褐色刘海因为急促地赶过来而凌乱至极,随意地搭在额头上,带着一丝野美,但却在看到房间里的一幕时,男子上的冷意几乎凝结成冰,生生地将那种野美给压了下去,变得慑人而冷冽起来。

    看向龙海涛的眼神,更是冷酷得冒出丝丝寒气,让龙海涛不一阵心颤,她,她的眼神?

    没等龙海涛害怕得失,男子已经冷酷地移开了视线,深邃的双眸却在看到里面的宝妈时,柔和至极,精致的俊脸淡淡地流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宝妈,是个傻瓜!

    “不可以!我的经纪人,只能是唐宝,花名——”

    “宝妈!”

    听到那清越的男声,宝妈错愕地直了肥腰,看着那熟悉的俊脸就这样微笑地看着自己时,一直被憋在眼底的泪水,就这样不受控制地倾泻而出。

    一滴,一滴地从肥脸流下,打在光滑的地面上。

    原来她,也没有她想象中坚强!

    看着哭了的宝妈,洛晨微笑着走过去,将那肥肿的子往自己肩膀一带,任由那珍贵的泪水,在自己的黑色t恤打下一个个的烙印。

    那是,宝妈对她的

    被这样的挑衅气得快要吐血,龙海涛顿时忘了自己刚刚被洛晨的眼神吓得快要瘫软的样子,他怒不可歇地站了起来,“洛晨,这事轮不到你做决定,带着唐宝,回休息——。”

    龙海涛话音还没落,洛晨已经温柔地带着宝妈,挑衅般地转向门外走去。

    “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得太伤人。”

    “那是无能的人,才会做的事!”

    听到这讽刺的话,龙海涛看着那挑衅般远去的影气直了眼睛,半晌,大手一推,将桌子上的东西狠狠地推落在地面上。

    洛晨,你有种!

    将宝妈带到休息室,让她坐下,洛晨蹲在宝妈膝前,微微一笑,道:“宝妈,这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

    宝妈肥脸一紧,抓紧了洛晨的手腕,“可是……”

    “没事的,宝妈你先小憩一下,我出去一趟,回来这事就解决了。”

    拍了拍宝妈的肩膀,洛晨修长的姿一转,向门外走去。

    修长的姿走在走廊上,洛晨双眸锐利地眯了眯,精致的脸沉吟起来。

    龙海涛那种见钱眼开,唯利是图的人,是沟通不了的。看来,要解决这件事,只能说服一个让龙海涛不敢反驳的人!

    既然这样,那还有一个人,可以帮她!

    ——

    修长的姿随意地倚在西娱二廊的一根柱子上,洛晨玩着抛高钥匙接住的游戏,颇为无聊地等着该来的人的到来。

    直到听到那优雅的皮鞋声淡漠地响起,那精致的脸才浅浅地露出了一个漂亮的笑容,看着远处走来的男人高高地摆了摆手。

    “喂,云傲越,我在这里——”

    远处走来的男人温雅而从容,服帖的白色简约衬衣将那颀长的姿映的淡漠而俊美,如走在红地毯一般耀眼光华的明星一般。

    见到洛晨的挥手,男人绯色的唇角勾起了温柔的弧度,皮鞋在那有力的迈动中,却比平常的时速快上了一倍。

    清冷的俊脸染上了温柔如水的色泽,连那秀逸澄澈的双眸,也似乎铺满了幽深的温

    走廊上,一步一步遥远的距离,被男人拉近——

    男人面容秀雅,温的气息带着独有的薄荷清香飘进那高的鼻尖,洛晨挑了挑眉,殷红的唇勾起了好看的弧度,开门见山道:“云傲越,敢和我一起做一件事吗?”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