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精)

    宽敞的道馆里,穿着白色跆拳道服,系着不同颜色腰带的男人们冷冷地抱着手,一个个有秩有序地从偌大的门口走进来。舒榒駑襻。请记住本站

    他们剪着最普通的平头,赤着大脚,整齐有力的步伐,几乎在光滑的地面烙下一个个印。

    等到两列队伍走完之后,他们缓缓地移开位置,任由一个英俊的男人从两列队伍的中间走到前面来。

    冷峻无瑕的脸,竟是西方那极致的立体美!

    白色的跆拳服系着同样的黑带五段,高大健硕的子,冷峻的剑眉,深邃的鹰眸,雕刻般的鼻子,厚度适中的唇,让男人的上弥漫着一股侵略至极的气势。

    御武道馆馆主——陆御!

    如果说云傲越是十七世纪那优雅高贵的贵族王子,那么陆御,就是一个侵略霸道的骑士长!

    鹰眸冷扬地看着洛晨和云傲越的方向,陆御抱起手,毫无语调地说道,“在我们馆内,玩够了?”

    听到这话,洛晨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对这种质问又鄙视的语气相当反感,这个家伙带了一群虾兵蟹将来,就以为他是高人一等吗?居然用“玩”这种毫无意义的词,来形容这么帅气又成熟的她!

    想到这里,洛晨推开云傲越保护似地挡在她面前的影,站了出来直视陆御,挑了挑眉无辜地反问道,“那你带那么多人来,闹够了吗?”

    洛晨的话音还没落下,一个系着蓝带,满脸都是痘痘的男人已经恶狠狠地站出列来,愤愤不平地插嘴道,“大师兄,就是他来我们馆内捣乱,将我们正在训练的兄弟们一脚踢出馆内的。”。

    那个混蛋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豹子胆,居然敢趁大师兄不在来踢馆!

    好了,现在大师兄回来了,看他后悔也来不及了!

    “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见居然有只苍蝇打断了她的话,洛晨皱紧了眉头,有点不悦地出声道,“没有人教过你,大男人说话,小男孩别插嘴吗?”

    大男人!

    小男孩!

    听到这话,男人的一张痘痘脸憋得几乎要爆出血来,妈的,这个臭小子长得一脸娘娘腔,年纪看起来可是比他还小好不好,说起话来居然这么不要脸!

    鹰眸看了一眼那极度嚣张的洛晨,陆御剑眉一挑,并没有多大重视,厚度适中的唇只是微微下抿,对着自家一群被虐待得惨不忍睹的师弟们,声音微沉地问道。

    “是谁带人来踢得馆?”

    见自己大师兄要为他们出头,那二十多个鼻青脸肿的男人连忙齐刷刷地站出来,戳出食指狠狠地指向云傲越,异口同声地说道:“是他!”

    被这么多人当面指证,云傲越清冷的俊脸波澜不惊,秀逸的眉尖连动也没动,直把陆御一帮人当做透明的空气。

    聒噪。

    和云傲越那波澜不惊的样子不一样,楼上的林跃三人看着自家少爷居然被人用中指指着,早就气得跳脚了。

    “别拦着我,我要下去宰了那群王八!”李岩一马当先地跳了起来,顺便将刚刚被洛晨气得无处可发的怒气全部施加在那群揍得像猪头一样的男人上。

    刀疤强也一脸愤怒,他恶狠狠地掏出手机,拨通了一连串电话,“喂,带一群人过来御武——”

    手机却被人一把抢过了——

    林跃!

    林跃硬是压住自己心底的愤怒,一只手捏着可怜的手机,另一只手大力地拉住像只蛮牛一样往外冲的李岩,低声却恶狠狠地对刀疤强和李岩说道:“你们两只猪,是害怕洛晨发现不了我们躲在这里吧?”

    听到这话,两人顿时憋屈地硬生生吞下了那口顶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气,像只恹了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起来。

    男人清冷的声音回响在他们耳边。

    “不能让她知道你们的存在。”

    ——

    对于云傲越那冷淡的表,陆御鹰眸微微一眯,英俊的脸上却不动声色。这个男人,那种感觉,并不像t城一般的古惑仔。

    打量了一下云傲越后,陆御皱起了眉头,问道,“他带了多少人来?”。

    听到陆御的询问,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二十多人顿时面面相觑地看了对方一眼,久久连吭一声也没敢发出声音。

    “嗯?”对于师弟的沉默,陆御顿时有点不耐地皱了皱剑眉,鹰眸看向那群被揍得惨不忍睹的男人。

    知道大师兄绝对不是一个好耐心的人,众人心有灵犀地对望了一眼,连忙后退了一大步,将原本一马当先出来投诉的痘痘男推出来当箭牌,让他去回答陆御的话。

    痘痘男被洛晨气得快要爆血管了,自然没有注意到众人的小动作。

    等到陆御的视线询问般地带着压力扫过来时,他才定眼一看,原来跟他同站在一条水平线上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到离他十几步远的距离,毫无义气地让他孤军作战地去直面陆御的问题。

    “王勃!”被陆御这样这样沉声一叫,痘痘男连忙立正,声音慌张地结结巴巴道:“只他,他……。”

    陆御沉了沉鹰眸,高大健硕的子凛冽的气息越加浓厚,“说清楚。”

    知道自家大师兄的厉害,痘痘男马上抖得像秋风扫落叶一般,低如蚊呐地结巴道:“就……就他……一个。”

    就他一个!

    就他一个!

    就他一个人,来端了御武道馆的窝!

    听到这话,陆御的脸色顿时沉得像冰一样,高大的子弥漫着暴怒的气息。

    知道自家大师兄正在暴怒的边缘,众人纷纷识趣地大步后退开来,像小学生面壁思过一样不吭一声,唯恐让活火山爆发了!

    这事说出去光荣吗?

    这事说出去好看吗?

    用股想,也知道这事说出去会让御武道馆丢脸成什么样了!

    人家一个人单枪匹马地来踢馆,而他们不仅还没来得及拼死一击,护住道馆,就被人像踢皮球一般踢出了馆内了!

    而最为难堪的是,他们被人像捏豆腐一样捏了个半死,却在那人面前连个也不敢放,只敢怒不可歇地跑去请求外援!

    所以先别说在t城古惑仔里赫赫有名的大师兄,即使任何人当馆主,也会因为自家小弟的不争气,而觉得颜面无存!

    看着众人对着陆御,像老鼠见了猫一样颤颤发抖,洛晨似乎觉得十分好笑,大约明白了什么,看向陆御的双眸带着些许玩味。

    看来,这个家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御武道馆馆主——陆御!

    见洛晨的视线久久地落在对面的那个男人那里不放,云傲越抿了抿唇,只觉得一根小小的荆棘像刺一般,从他的心底冒出了芽,闷闷的,刺刺的,不舒服的。

    奇怪又难受的感觉。

    “大师兄,你可要为御武道馆挣回面子,为我们报仇啊!”见陆御的暴怒微微有收敛的倾向,痘痘男立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跪在陆御脚边,将眼泪擦在他道服裤脚哭求道。

    一脚踢开脚边不中用的师弟,陆御鹰眸重新投到云傲越上,带着强烈又浓郁的侵略气势,道:“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接受到陆御的视线,云傲越双眸深不见底,清冷的俊脸却平静如昔,他淡淡地说道:“有。”

    听到这话,陆御沉了沉鹰眸,并没出声,只听着云傲越继续说下去。

    对于云傲越这个视癖又面瘫的家伙竟然要解释,洛晨好奇得不得了,赶忙像猫一样竖起耳朵,目光更是像扫描仪一样重新投向了云傲越,似乎疑惑着他会说出什么可以避免这一场群殴的话!

    男子的目光没有遮掩,带着明显的好奇和疑惑注视着男人,却像一股清凉的泉水淋熄了男人心里那股闷闷的,刺刺的烦躁。

    感觉到洛晨的视线终于离开了陆御,放回到他上了,云傲越微不可见地勾起了唇角,任由浑的清冷被柔和覆盖。

    温如水——

    “你要说什么?”见男人久久没出声,陆御剑眉一蹙,不耐地问道。

    平静的俊脸淡淡地看向陆御,云傲越薄唇一动,淡然而勾勒出一种让人错觉的弧度。

    “你,话很多。”

    ——

    馆内的气氛硝烟弥漫,几乎带着强烈的肃杀气息。

    蓝色的姿淡然而优雅,白色的影强势而霸气,让刀光剑影的硝烟,缓缓地从两人之间蔓延。

    被场内对峙的两人吓得浑冒汗,御武道馆的人神经紧张地抹了一把汗,但又不免在心里觉得狠狠地出了口恶气。

    妈的,那个男人还真够胆,什么话不好说,居然这样就戳中大师兄的死了!

    大师兄最讨厌人说他话多了,他认为那是娘娘腔才会干的事!

    而这个男人居然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一鸣惊人!

    看来这次大师兄铁定不会放过他了,得把他打得半不遂!

    和众人的幸灾乐祸一样,楼上的三人也一脸幸灾乐祸至极。

    那个话多的傻帽,居然敢来挑战他们伟大的少爷!

    简直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就凭少爷那强悍的手,看来今天又有个豆腐渣要躺在上半个月不能动了。

    真是让人心旷神怡的事啊!

    双方幸灾乐祸的目的一样,就是要将对方打得跪在地上喊爹娘!

    凌厉地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男人,陆御鹰眸微微眯了眯,一个人能将他们馆里的所有人打败,确实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厚度适中的唇微微下抿,但是如果仅仅这样,就以为自己能够目中无人的话,那实在太可笑了。

    在众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场内的战况时,陆御终于形一动,双脚横移,像猎豹一样在空中飞快地跃出一道敏捷的弧线,他利索地踢脚,带着千军万马之势近云傲越。

    如此厉害的手,让众人屏住了呼吸,正当那笔直的双腿带着凌厉的飓风,像铜墙铁壁一样扫向云傲越时,一只白皙的手肘却从旁边倏然伸出,“啪”地一下将那灭杀而凌厉的攻击全数接下。

    被这样硬生生地挡住了自己的攻势,陆御动作一顿,高大健硕的影停了下来,鹰眸终于郑重地看向那个漂亮得不可思议的男子。

    全数接下了陆御那凌厉的攻势,男子似乎觉得手臂麻到极点,整只手臂软而无力,她用力地甩了甩手臂,却被旁的男人一把握住了那白皙的手腕,紧紧的,牢牢的,但却是温柔的,不失力度的。

    炙的温度从男子白皙的手腕传到男人微微带茧的掌心,男人只觉得心底一颤,刚刚那一瞬间,他几乎听到自己心脏凝固的声音。

    看着云傲越那紧张又担忧的神色,洛晨一笑,用另一只手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没事,云傲越你不用担心。”

    云傲越神色复杂,心底一股不知道什么感觉像潮水一般涌出来,几乎要将他的心跳全数夺去。

    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为什么?”狭长秀逸的双眸深不见底,却满满的都是男子那漂亮的到极致的脸。【关注我们搜读阁最新最全的文字版更新】

    “你已经被我揍成这样,我怎么可能还会让别人揍你!”洛晨一笑,精致的脸满是戏谑,“好兄弟,讲义气的嘛!”

    其实洛晨的思维很简单,别人对她好,她就对别人好,云傲越被她打成这样却没怪她,那她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别人要欺负受了重伤的他!

    洛晨的话,让男人垂眸,任由茶褐色的刘海微微遮住了那深邃的双眸,泼墨似的瞳仁氤氲着一股妖娆到极点的雾气。

    洛晨,以后只让我护你,好吗?

    听到男子“好兄弟讲义气”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愕然地抬起了头,看着那漂亮的男子纯净而狡黠的笑容,一股自然的感动渐渐地蔓延开来。

    好兄弟讲义气!

    可是在那种时刻,他们有勇气冲上去吗?

    安抚地再拍了拍云傲越的肩膀,洛晨转头,在陆御若有所思的眼神中,微微勾唇道:“陆御,让我们离开!”

    “凭什么?”陆御鹰眸微扬,声音平静地问道。

    看着那霸气的男子,洛晨眯了眯眸,一道锐利的光芒从眼中出,清越的声音带着强势——

    “就凭,我一招可以制服你!”下载本书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