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一个不漏!

    为首的男人英俊到极点,剪裁合适的黑色西装,竖条纹的紫罗兰色泽丝质衬衫,将男人的气质犹如描绘山水画一样,一笔一抹地勾勒出来。舒榒駑襻。请记住本站

    狼一般隽利的双眸,刀削般高的鼻梁,冰冷的俊脸,冷酷的气息——

    谭韩枫!

    “等一等。”

    毫无语调且冷得结冰的声音在偌大的俱乐部二楼尤为清晰,硬生生地打断了陈正将要宣布《王子》选角的事,众人面面相觑了一眼,纷纷识趣地一声不吭,往后面退去。

    恐怕是洛晨这家伙惹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冰冷的眸光冷冷地扫了一眼洛晨后,谭韩枫大步走了过去,黑色的西装干净利索,铮亮的皮鞋在光滑的大理石上踩得嘀嗒作响。

    跟在谭韩枫后面的两人对谭韩枫突然加快的脚步相当不解,相视了一眼后,便迅速跟上。

    见来者又是熟人,洛晨挑了挑眉,找了个舒服的站姿后,便酷酷地插着裤袋,等着谭韩枫带着他的小弟过来捣乱。

    她的好哥哥还真够冤魂不散的!

    看到谭韩枫的到来,陈正一愣,握住洛晨的动作微微一顿,成熟稳重的脸闪过一丝疑惑与不解。

    作为国内出名的金牌编导,陈正虽然在娱乐圈打滚了这么多年,但在数次和谭韩枫打交道的过程中,仍然对谭韩枫这个后辈从心里感到一丝丝的不自在。

    那是一种压迫的感觉,能让人从心里打外地感到不舒服。

    就像前几次他们向谭氏传媒申请加盟和入资《王子》一事,谭韩枫虽然表面进退有礼,但却久久不给他们肯定答案,让他们已经完全地失去信心了。

    难道,今天他来,是有什么变数吗?

    在思考之间,谭韩枫已经领着两人走过来了,英姿像标杆一样直立在洛晨面前。

    他眸光隽利地巡视了一周后,见剧组人员都瞪着铜锣一样大的眼睛盯着他时,冰冷的俊脸毫无波动地动了动唇,道:“请各位先离开一下,我有一些私事需要和洛先生聊一聊。”

    询问的话,其实语气带着强烈的命令!

    私事?听完谭韩枫的话,陈正皱了皱眉,心里开始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

    听到大人物这么明显的送客令,众人识趣地相互看了一眼,便开始着手收拾道具,然后将背包往上一背,迈步往楼梯口走去。

    但不时三步两回头,带着明显的好奇心偷偷地瞄着场内的几人。

    这世界总有几个老是将自己看得很高贵的人,例如雷欧和贺思思,听到谭韩枫的话,他们压根就没动过,一个高傲地抱着手,睥睨着全场,另一个踩着高跟鞋,拧着香奈儿的小包包,事不关已地看着别人纷纷下楼去。

    他们,可是有地位的人,哪能像那种普通打酱油一样被清场!

    见贺思思和雷欧像支电线杆一样动也不动,谭韩枫皱紧了眉头,声音一沉,道:“难道雷先生,贺小姐还有什么疑问吗?”

    嘎——

    谭韩枫这么不留面的驱赶,似乎在嘲笑他们的自作多,两人的脸顿时红了又绿,绿了又红,比夜光灯闪得还快。

    贺思思正要动唇说什么,跟在谭韩枫边的一个西装男就走了过来,指着楼梯口面无表道:“贺小姐,雷先生这边请吧!”

    看到这个不留面地清场架势,洛晨摸了摸下巴,深邃的双眸闪过一丝精光,看样子,谭韩枫不是来拆她台的,只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要和她好好聊聊!

    全部人都离开了,偌大的俱乐部二楼,旋转吧台依旧在一旁缓缓地旋转着,只剩洛晨和谭韩枫两人在场,目光犀利地目目相对。

    看着面前的男子,谭韩枫隽利的双眸闪过深深的厌恶,但他却硬是将自己心头浮上来的厌恶给压了下去,冰冷的声音平静地说道:“她在哪里?”

    没有名字,没有人称,就这样无缘无故的质问,让洛晨抱着手,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她又没有他的寻人启事,她怎么知道在找谁!

    更何况,即使她知道,她也为什么要告诉他,她又不是他管家!

    见洛晨一脸吊儿郎当不搭理的样子,一股莫名的怒火从谭韩枫最心底涌起,让垂在侧的双手倏然握紧,条条青筋被狠狠地透了出来。

    傅子荌这个蠢女人,居然上了这么一个白眼狼,不仅对她满不在乎,连听到她的名字也是一脸冷淡无所谓的表

    “我再问一遍。”声音似乎冒出寒气,谭韩枫冰冷的俊脸比十二月冰霜还冷,“她在哪里?”

    “不——知——道。”横了谭韩枫一眼,洛晨相当敷衍地说道。

    “不知道?”冷笑着重复了一次,谭韩枫猛地近洛晨两步,将那修长的姿冷冷地笼罩在自己底下,双眸冷冽如冰霜直洛晨,一字一句道,“洛晨,少给我打马虎眼,她那样的女人,除了能找你,还能去哪里?”

    就凭傅子荌那狭窄的交友圈,以及那羞涩的格,除了去找洛晨,还能去找谁!

    真无聊!他的烂桃花债与她有丁点儿关系吗?

    想到这里,洛晨双眸满是不屑,她瞥了谭韩枫一眼,凉凉地抱起手,道,“如果你想寻人的话,出门左转一百米,那里有警察局。”

    “而不是像个娘们一样来这里唧唧歪歪。”

    娘们!

    被一个长得像女人的男人说自己像娘们,谭韩枫上的戾气更重了,冰冷的俊脸上乌云密布。

    “洛晨,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你就会被《王子》剧组除名?”

    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这么“严肃”的问题,洛晨相当沉重地摇了摇头,叹息道:“如果你为了一个女人,而用尽方法来恐吓我弱小心灵的话,那我不得不承认——”

    “你太逊了!”

    这句话在谭韩枫耳里听来,相当挑衅刺耳,让他想到那个冰肌雪肤的柔软人儿将会像躺在他下一样,羞涩地躺在洛晨下时,心里的狂怒就会像山洪暴发一样席卷平地。

    骨节修长的大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条条青筋像龙纹一样爆显而出,谭韩枫终于压抑不住地握紧拳头,子一前,狠狠地向洛晨的俊脸揍过去。

    “现在还轮不到你教训我!”

    厚实的拳头就这样向俊美的男子生生地爆冲过去,四周的风似乎被拳头诡异地带起,呼啸着集中到一点——

    迅猛而凌厉!

    看到着一幕,在包厢里一直静观事态发展的男人终于顾不得优雅地猛然站直了姿,清潭般秀逸的双眸在这一秒深不见底,危险尽露。

    漆黑的沉墨色,犹如泼墨般的渲染一片,只有无穷无尽的冷意。

    砰——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

    修长的手臂像出鞘的剑锋一样迅速举起,白皙的手掌利索地五指爆开,强势地包紧了来势汹汹的拳头。

    强大的冲力,只让男子深褐色的发丝轻扬,黑色的燕尾服衣摆在半空中扬起轻轻的弧度。

    男子冷酷地连眉毛也没动,精致的俊脸英气人,极度的冷酷透着致命的感,殷红的唇紧抿道:“在我数到三前,给我滚出这里!”

    妈的!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有个藏头露尾的家伙躲在这里,她今天一定将谭韩枫狂揍得像猪头一样,然后让他满大街奔!

    让他知道强权都是软菩提,拳头才是硬道理!

    而她洛晨,恰恰就是最硬的一个!

    男子冷酷的姿一动不动,右手有力地抬起,手掌强硬地包紧了攻击的拳头,这扭转局面的一幕,让云傲越深沉的眸色开始缓缓转淡,俊美的脸上恢复一如既往的平静与清冷。

    但薄如冰削的唇线,明显因为男子的彪悍,而勾起了淡淡的弧度,浑的气息更是柔和得可以溺出水来。

    一个念头,像扎了根一样,开始在云傲越的心目中越演越烈!

    骨节修长的指尖优雅地按下了手机键,薄削的唇线抿了抿,色泽很淡——

    “在落之前,我要见到他们……”

    似乎因为楼上的剧烈躁动惊扰到了楼下,很快陈正和其他人就像火箭一样冲了上来。

    “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

    一上来,众人立马像只陀螺一样四处转着惊叫道,但在看到整个二楼硝烟弥漫,战火蔓延时,他们顿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巴,后怕地缩了缩子。

    连稳重的陈正也不例外。

    这,这是打过第四次世界大战了吗?

    被洛晨像扔麻包袋一样扔开他的拳头,谭韩枫马上被那强大的冲力弄得踉跄了两步,他带来的两个人马上紧张地冲上前扶住了他,紧张地连声问道:“总裁,总裁没事吧?”

    听到这么傻的话,众人相当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大庭广众下被人像扔垃圾一样扔开,男子汉大丈夫讲尊严,会没事吗?

    任由分明的额发遮住双眸,谭韩枫冷冷地抿了抿唇后,什么都没说,英姿转离开。

    跟来的两人面面相觑,一个对视后,连忙紧跟而上。

    瞥了一眼谭韩枫远去的背影,洛晨嫌弃地拍了拍手,目光却状似无意地看向那隐蔽的包厢里,半晌才随意地移开了视线。

    那里,有人!

    刚刚谭韩枫揍她时,如果她没感觉错的话,里面发出的,应该是杀意!

    究竟是敌,还是友?

    正当洛晨摸着下巴沉吟之际,陈正走上前,沉稳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虽然碍了点时间,但我还是要走个程序,洛晨,欢迎你加盟《王子》剧组!”

    陈正的话,让洛晨勾了勾唇,精致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极其耀眼的笑容,她正要说话,却听到陈正感叹了一下,声音带着无比的骄傲与自豪地继续说了下去。

    “洛晨,在这一次试镜赛中,你的出色,让我可以大言不惭地告诉所有人,你,洛晨,将会是我们剧组史上最优秀的男主角。”

    对于陈正这么赤果果的夸奖,洛晨少有的不好意思起来了,她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道:“啊哈哈,陈导你不要太夸奖我,我会脸红的。”

    男子眼神很清澈,笑容很漂亮,尽管收获了国内金牌编导这么高的评价,但精致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高傲与自满,反而像个得了糖的小孩子一样,笑得心满意足。

    柔和的阳光淡淡地从落地玻璃中进来,似乎为那黑色的燕尾服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金纱,让那修长俊美的姿沐浴在阳光下,优雅而高贵。

    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而心底最深处向洛晨高铸的心墙,此时一道裂缝更是像蜘蛛网一样从墙中央向四周蔓延开来。

    见全场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在响起,气氛安静得有点奇怪,洛晨有点不解地歪了歪头,半晌终于像想通什么似的扬起了嘴角,她向着剧组众人高摆着手,一一打招呼道,“嗨,你们好,忘了介绍我自己了,我是洛晨。”

    “嘿嘿,祝我们未来合作愉快!”

    真诚的话语,没有架子的笑容,让众人最后一丝偏见与不屑,像高温蒸发的空气一样,渐渐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笑声与招呼声交叉响起。

    “嗨,我是大军,洛晨好!”

    “嗨,我是billy,洛晨好!”

    ……

    看到原本那群对洛晨总是一脸不满加不屑的工作人员终于对着洛晨起来,宝妈的眼眶顿时有点红红的,但肥脸却硬是扯开嘴角笑了起来。

    那家伙,还是一样,跑到哪里都会让人喜欢上她!

    真是个又好运气又让人妒忌的臭小子!

    看着众人那对着洛晨完全地放下偏见的样子,角落里,一束不善的目光像淬了毒的箭一样,狠狠地向洛晨过去——

    贺思思!

    此时贺思思的小脸几乎扭曲得吓人,指尖几乎在掌心烙下一个深深的痕迹,她做了那么久计划,散布了那么多流言,只是为了能让雷欧取得《王子》男主角,让剧组的所有人都讨厌洛晨,只是为什么到了最后,全部都功亏一篑了?

    不甘与憎恨相互交织,冷静全部化为乌有,贺思思咬紧下唇,捂住耳朵,踏着高跟鞋向楼梯奔去!

    任由二楼的气氛high到爆棚!

    “啊,我也要签名,洛晨我妹妹很喜欢你。”

    “少来,洛晨我跟你说,莉莉她刚刚其实还在我耳边说你坏话——”

    听到这话,洛晨停下了正在“唰唰唰”签名的动作,很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道:“不是吧,我这么优秀你居然不喜欢我!”

    听到这么无比自恋的话,众人顿时额冒黑线,相当无语,有哪个白痴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夸自己优秀的?

    “啊,不是不喜欢啊,是……是……靠,billy你这个王八蛋出卖我!”莉莉跺了跺脚,七窍生烟道。

    ……

    包厢里,看着那被众人围拥着耀眼至极的男子,云傲越唇线微勾,光影交错下只剩一种俊美的妖治,此时那双泼墨般的眼眸却温柔至极,浓郁得让人心动。

    洛晨。

    黄昏时分,傅子荌脱下工服,换上自己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后,便和同事一道地走出星翼酒店。

    旁边的同事叫做顾圆圆,在房务部里做housekeeping(整理房间),她开朗得有点粗线条,脸颊带了一点婴儿肥,头发有点营养不良的枯黄,是长的很可型的那种。

    一路上,都能听得到她吱吱喳喳地和傅子荌说话的声音。

    “子荌我和你说啊,我最喜欢的人气偶像洛晨这个月月底要在红馆开演唱会,好期待啊!”

    说这话时,顾圆圆眼冒红心地交握着手,几乎没流出口水来,简直就把洛晨在脑海里猥琐地yy了一遍又一遍。

    看到顾圆圆这么崇拜和喜欢洛晨的表,傅子荌打从心底开心出来,她不自地握住了手,羞涩的小脸满是淡淡的喜悦。

    是啊,小晨要开演唱会了!

    那她的礼物,到时就可以在那里送给她了。

    “洛晨很帅很好的,好多人喜欢她啊,所以这次的红馆演唱会一定会空前闹的,我好想去啊!”

    说到这里,顾圆圆紧紧地握住了傅子荌的手腕,眼睛亮得像天上的小星星一闪一闪,但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很快就暗淡了下来,“不过预售票已经卖疯了,我都抢不到票去现场亲眼看看洛晨。”

    听到顾圆圆这话,傅子荌羞涩的笑容微微一滞,随后垂下了双眸,她,也没有票。

    那天她排了一天的队,还有三四个人就要轮到她时,却被工作人员告诉她说,演唱会的票卖光了。

    而她不死心地跑了很多个预售点,答案都一样,卖光了!

    她的愿望很小,只想偷偷地看一眼小晨,远远地看着她光芒万丈的样子,就像以前小时候那样,小晨活力四地在舞台上跳hip—hop(街舞),而她就坐在一个没人的角落里,偷偷地看着她。

    这样,她就会很开心了。

    虽然小晨打过来的一百多个电话,她都狠心地没有接,但她不想就这样回去站在小晨面前,她要凭自己的手,真正地做一回她自己,做一个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人。

    很简单,却很卑微的愿望。

    这个世界,始终有那么一群很单纯很渺小的人,他们没有太大的企图心,他们的愿望很卑微,却很固执,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固执着坚守着自己的承诺。

    例如,傅子荌。

    结束了《王子》试镜赛后,夕阳已经在被太阳烤了一整天的地面上铺了一层淡淡的红纱,等待着黑夜的驾临。

    俱乐部门前,五彩的霓灯闪烁着。

    一台房车开到了俱乐部正门前,静静地等待着,而不远处,一辆散发着绅士魅力的宾利欧陆,也跟着低调地停靠在大路上。

    洛晨笑吟吟地向众人挥手再见后,便钻上了房车,宝妈坐在车里,看着洛晨那风满面的样子,无语地摇了摇头。

    “宝妈,我的手机呢?我要发信息给子荌。”洛晨摊出手,眼巴巴地问道。

    自从傅子荌不接洛晨的电话后,洛晨便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总是将开心的事通过信息发给傅子荌,让傅子荌能够知道她的近况,能够陪着她一起笑,能够知道,其实,她很想,很想,很想她。

    “小荌,今天我很威猛地将雷欧的飞镖下来了,这个白痴,居然要和我飞镖冠军掷飞镖,简直就是找虐!”

    “小荌什么时候回来呢?妈妈新学会了熬一种颜如玉汤,听说喝多了后会让人好看得像我一样,真想让你快点回来尝尝。”

    “下个星期五是我登红馆的演唱会了,小荌你会回来吗?我给你预留了一个黄金的位置,绝对是风景最好的!嘿嘿。”

    “对了,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回我一条信息吗?一个字就够了。——小晨”

    看着那总是笑吟吟的洛晨此时正紧抿着唇,神色专注地在发信息,宝妈的肥脸不由得唏嘘一片,傅子荌也是的,总该回这个傻瓜一条信息吧,这个小子天天期待着,天天都这样发,不要钱啊!

    傻瓜!

    当这个浮躁的年代充斥着谎言与物时,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城市,始终有这么两个女生,没有用最华丽的言语,没有用最浮夸的誓言,只用最真诚的两颗心,来诠释着,什么叫做友

    ……

    看着房车缓缓地停住了,低调而绅雅的宾利欧陆也跟着放慢车速,停泊在房车的不远处,久久没有动静。

    洛晨从房车里“蹦”地一下跳下车来,却不小心撞到了车顶,精致的脸马上疼得呀呀大叫,宝妈一脸活该的神色,却不由得心软地为她揉着被撞得起了包的额头。

    房车前,肥矮的宝妈一边狠狠地揉着洛晨的额头,一边口不对心地嚷嚷道:“看你这个臭小子下次还敢不敢这样乱跳!”

    洛晨讪讪地摸着鼻子,委屈不已地摇了摇头。

    颀长的姿优雅地倚靠在车椅上,云傲越秀逸的双眸淡淡地注视着车窗外,却在看到男子委屈而无辜的神色时,清冷的俊脸柔和过来。

    见天色暗了下来,男子在宝妈额上“啵”地亲了一大口后,便笑吟吟地向两人摆了摆手,修长笔直的双腿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着翎羽花园里面走去。

    看着洛晨一边走,一边不亦乐乎地哼着小调,抛着钥匙,宝妈无奈地摇了摇头,很快就重新上了车,让司机王叔开车走人。

    只留下宾利欧陆停留在原地——

    修长的姿早已走远了,渐渐只留下一个淡不可见的小黑点,云傲越支着下巴,看着洛晨离开的方向,久久没有撤回视线。

    泼墨般深沉的双眸微微上扬,带着一种漂亮的妖治,却温醇柔和,像最甘醇的酒香一样,温柔四溢。

    李岩不敢打扰这么深沉的云傲越,只敢在心里默默地数着小绵羊。

    “一只小绵羊。”

    “两只小绵羊。”

    【手打更新】……

    “七百只小绵羊!”

    “七百零一只小绵羊!”

    “少爷在看什么啊?怎么还不走?”李岩不解地皱起了脸,在心里暗暗抱怨道。

    ……

    等待李岩数够了七百八十六只小绵羊后,一道清隽动听的声音终于淡淡地从男人光洁的喉咙逸出,在安静的车里淡漠地响起。

    “走吧。”

    宾利欧陆稳稳地开了起来,黑色的车窗在五彩的霓灯下亮的发光,光影交错之间,隐隐约约可以反出男人那雕琢好看的侧脸,完美优雅的下颔,深邃秀逸的双眸,薄如冰削的唇线。

    清冷高贵,却惑人心脾——

    寂静的车里,男人抿着唇淡淡地思考着,一道清脆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在寂静的车里尤为清晰响亮。

    李岩手抖了抖,一手控制着方向盘,一手连忙将免提键按下,任由里面那个粗狂的男音在整个车里恭敬地回响着。

    “少爷,据您的吩咐,他们已经全部在这里了。”粗矿的男音微微一顿,带着冷冽的味道,“一个不漏!”下载本书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