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云傲越的想法!

    这,这是国际标准规格的——

    飞镖盘!

    俗称“箭靶!”

    看着和自己消息来源分毫不差的飞镖赛,贺思思唇角微不可见地一勾,柔美的小脸依旧高贵,但美眸却在接触到雷欧看过来的目光时,流露出一抹她和雷欧两人才明白的笑意。舒榒駑襻。请记住本站

    ——欧哥,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不要怀疑我的实力。

    “和你们所想的一样。”摆手示意窃窃私语的众人安静下来,陈正往前站了一步,手指往箭靶一指,微微一笑道:“第二局,我想由它来决定胜负!”

    听到陈正的话,众人有点摸不着头脑,纷纷面面相觑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陈导怎么回事啊?

    手指戳戳个箭靶就说能定输赢?

    见众人一脸茫然的样子,陈正目光缓缓地巡视了一周,微微一笑,从旁边一个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三支飞镖,解释补充道:“只要谁能够将我手里的三支箭掷中牛眼,就能赢这一局!”

    “牛眼”是飞镖里的一句术语,意思是“箭靶的红心”。

    而箭,就是通常耍飞镖的人对飞镖的俗称。

    所以陈正的意思是,谁能用他手里的三支飞镖掷中箭靶红心,谁就能赢!

    轰——

    听到这无比高难度的要求,众人顿时个个像爆炸头一样被炸得脑袋冒烟,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巴。

    掷中牛眼三次——

    掷中牛眼三次!

    是他们耳朵有毛病还是陈正的脑袋进了浆糊?

    牛眼倍出(掷中牛眼两次)对一个飞镖高手来说已经说高难度挑战了,陈导居然还要业余的洛晨和雷欧来挑战吉尼斯纪录!

    神经没问题吧?

    他以为洛晨和雷欧都是隐姓埋名,来兼职当大明星的飞镖大师吗?

    对于众人的不解与鄙视,陈正并没有解释,稳重的目光缓缓地看向洛晨和雷欧,似乎在征求他们的意见,但众人知道,这个掷飞镖对陈导来说,是刀在砧板上的事了!

    听到这无比奇怪的比赛项目,洛晨皱了皱眉,正要说话,雷欧高大的影却快她一步地适时上前,恰好地挡在她的前方,阻碍着她的去路——

    高大的影遮住洛晨那修长的姿,雷欧对着陈正有礼地点了点头,语气带着同意赞许,说道:“陈导,我认为你这个比赛非常别出心裁,足以看出一个演员能否真正地适合角色。”

    听到雷欧这明显拍马的话,洛晨相当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剧本都没有看到过,你雷欧怎么知道掷个飞镖就能看出一个家伙能不能适合角色?

    瞎掰!

    但是,要是比掷飞镖的话,也太不公平了!

    想到这里,洛晨皱起了眉,缓缓松开了抱着的双手,然后从雷欧后走了出来,精致的脸对着陈正很严肃地说道,“陈导,我不赞成!”

    对洛晨这样坚决的反对感到很吃惊,陈正双眸微微闪过一丝沉吟,若有所思地问道,“为什么,洛晨?”

    “因为这个比赛很难,不公平!”洛晨相当不满,实话实说道。

    见洛晨一味地在猛打退堂鼓,贺思思美眸明显闪过一丝的笑意,却很快消散在眼底,让人觉得刚刚其实只是一种错觉。

    高跟鞋微微向前一踩,贺思思拉起洛晨的手柔美一笑,柔声劝道:“晨哥,陈导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如果现在临时推翻了这个比赛,这么短时间,晨哥你让陈导怎么去重新安排呢?”

    “况且,这个比赛对双方来说都是公平的,晨哥你认为难,欧哥也不会觉得简单的。”

    “所以,晨哥你就委屈一下,舍命陪君子好吗?”

    简简单单的三句话,贺思思就把借口说的无懈可击,完全地将洛晨想要撼动飞镖赛的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果然,听完贺思思的劝解后,洛晨相当为难地皱紧了眉头,很苦恼地沉思着。

    见洛晨久久没有出声反驳,陈正微微一笑,以为洛晨也舍命陪君子地同意了,所以很快就点头示意众人就绪准备。

    开始这一场史无前例的试镜赛第二局!

    牛眼三出!

    见事向着自己预料的轨道发展,雷欧高傲地唇角一挑,瞥眼看见洛晨皱紧了眉毛,心里的得瑟马上像潮水一样将他淹没。

    俯接近洛晨的耳垂,雷欧不屑一笑,用只有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低声道:“洛晨,你很快就会知道,什么叫无能为力!”

    听到这话,洛晨意外地没有反驳,眉头皱的紧紧的,和平常悠闲淡然的样子不一样,此时精致的脸上有一丝微不可见的担心与紧张。

    明显是害怕这局的比赛!

    这抹慌张毫无意外地被雷欧尽数收入眼底,心里的得瑟他不屑地用余光睥睨了一眼洛晨,高大的影随之走上前,对着陈正说道。

    “陈导,让我先来吧。”

    看着雷欧有成竹的样子,宝妈站在洛晨边,担忧得皱起了肥脸,今天真是出门不利!

    ——

    俱乐部二楼,众人围成一个宽敞的包围圈,压低呼吸,神色诡异地注视着包围圈内的形,让整个二楼诡异极了。

    一道高大的子站在包围圈的最中央,不远处是一个标准的箭靶,他站在投掷线外,海蓝色的双眸像胶水一样胶紧牛眼,牢牢的,紧紧的,就像狼一样,闪着幽暗的蓝光,紧盯着猎物!

    而他上的褐色皮衣,在吹进来的微风中,似乎有一下没一下地被吹起一角衣摆,冷酷而嗜杀。

    此时的雷欧,好像一个正要与人过招的武林高手一样!

    神秘莫测!

    半晌——

    似乎将牛眼的位置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雷欧才沉着俊脸,从旁边的工作人员手里接过第一支飞镖。

    镖尖略朝上,手指一顿,猛地用力将飞镖掷了出去!

    啾——

    啪——

    众人吞了吞口水,还没来得及回神,却又看见雷欧动作利索地从旁边的工作人员那里接过另外两支飞镖,一支紧接着一支地精准掷过去。

    快,狠,准!

    啾——

    啪——

    啾——

    啪——

    四声过后,众人狠狠揉了揉眼睛,向镖盘看过去,顿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啊——”

    三支飞镖此时全部稳稳地正中牛眼,一动不动!

    看完雷欧这么彪悍的法,众人立刻条件反,目光齐刷刷地往洛晨方向看去——

    却只见洛晨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精致的脸满是不敢置信与失落,众人的脑海里顿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

    雷欧赢定了!

    而洛晨,简直就是被人压着痛打了一顿,却不能吭一声,完全地面目无光了!

    和众人一样,陈正明显也被雷欧这样狠毒的法给吓得愣了一愣。

    毛遂自荐要先来掷飞镖,而且一上来就三连镖,明显是想将洛晨赶尽杀绝,让她上台的机会也没有!

    如果有人跟他说雷欧不是想赶尽杀绝的话,他绝对不会相信。

    如果雷欧不是故意想让洛晨连出战的机会也没有的话,绝对不会一上来就三连镖,而是会先掷一镖,然后让洛晨掷一镖,接着这样轮着掷!

    这样的话,即使洛晨惨败,也没有现在这么难看,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告知完蛋了!

    看见自己“三镖正中牛眼”的辉煌成绩,以及众人不敢置信的目光,雷欧高傲地一挑唇角,海蓝色的双眸满是傲然。

    他转往回走去,却在经过洛晨边时,睥睨了一下洛晨,满意地看着她脸上那萎靡暗淡的神色。

    高大的影微微俯,雷欧凑近洛晨耳垂,一挑唇角,高傲道:“洛晨,希望你在经历了这种挫折后,还有活下去的勇气。”

    妈的,这个混蛋!宝妈站在一旁,正要而出,却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拉住了。

    洛晨!

    和平常意气风发的样子不一样,洛晨抿了抿唇,垂眸不语,半晌她松开拉住宝妈的手后,修长的姿便越过宝妈,径直地向着投掷线走去。

    明显宣誓着——

    败,也要败在战场上!

    死,也要死的光荣!

    看着洛晨那孤寂却硬是死撑着的影,贺思思美眸一闪,冷笑了一下,真是个愚不可及的男人!

    要是她,在实力如此悬殊的况下,肯定会认输,然后着手准备第三局!

    绝不会愚蠢地死撑着,只为了一口气!

    不敢承认输赢的——

    垃圾!

    ——

    当洛晨站在投掷线外时,全场都是对洛晨的不看好。

    先别说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比赛,就单单是刚刚被跑龙吓得几乎要神经病这件事,小心眼的剧组人员都希望看到洛晨憋屈至极的样子。

    才能让他们心里好过一点!

    箭靶上,三支正中牛眼的飞镖,此时也像牛头马脸一样,耻笑着洛晨!

    宝妈站在一旁,肥短的小手紧了又紧,看着洛晨站在投掷线前,一滴斗大的汗珠更是直流而下。

    不要输得太难看就好了!

    洛晨,最起码得将箭进箭靶里啊!

    和宝妈一脸紧张的样子不一样,穿着白色高贵洋装的贺思思拧着香奈儿的小包包,蹬着八厘米的高跟鞋站在不远处。

    她美眸冷笑着眯了眯,嗤笑地看着洛晨这个从来没翻船的新人王怎么出糗!

    皱着眉头深深地吸了口气,洛晨子一侧,手一伸,准备从旁边的工作人员手中接过飞镖。

    工作人员伸手,随便地将飞镖递出去,却没注意到,和洛晨伸过来的手就这样子错过了。

    “啪!”

    响亮的一声,让众人一愣,诡异地面面相觑。

    飞镖就这样从两人交叉的指缝中掉了出来,在贺思思与雷欧笑意浓重的目光中,软趴趴地摔在地上了。

    天下红雨,出门不利啊!

    见飞镖掉在地上了,工作人员知道事有点大条了,连忙弯腰捡起,神色抱歉地将它递到洛晨的手上。

    “晨哥,不好意思啊!”

    不在意地一笑,洛晨推开工作人员,双眸冷冷一眯,锐利的目光凝聚在一点,“唰”地一声直箭靶。

    犀利的目光又冷又洌,像锐利的刀锋一样,一寸一尺地刮过箭靶,几乎将箭靶来了个剖腹产!

    看到洛晨这样硬撑,死鸭子眼突的动作,众人相当瞧不起地昂起了头抱起手,你一句,我一句地交头接耳。

    “洛晨这关头还不忘耍帅!”

    “是啊,真无聊,浪费大家的国际时间了——”

    ……

    和众人一样,贺思思嗤笑地扬了扬唇,正想走上去催促洛晨开始,却听到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从包包里掏出手里,转过去。

    “你好,我是贺思思,啊,是你,难道你决定要和我们合作?”

    正当众人议论得一脸猥琐时,洛晨从箭靶上收回了目光,拇指一动,将掌心上的飞镖用拇指熟稔地推到四指尖端,然后四指蓦地抓住了镖针。

    修长的手臂利索地举起,手掌一松,镖尖化为一道凶厉的劲风,“啾”地一声刁钻地向镖盘!

    “哈哈,摆个动作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当然,哈哈,怎么也要挣回点面子吧!”

    ……

    但是嘲讽的哄笑声并没有维持多久,便是像被砍断了脖子一样,蓦地断在喉咙那里,众人张着嘴巴惊愕的样子滑稽到极点!

    全场诡异到极点的寂静,并没有打扰到洛晨,她再次手一扬,黑色的燕尾服马上在半空中划过凌厉的弧度。

    “唰”地一下,第二支飞镖刀光剑影地穿透空气阻力,直过去。

    “啪!”

    见第二支飞镖结果一样,洛晨皱起了眉头,将最后一支飞镖在掌心里把玩了一下,便用力一掷,飞镖顿时“啾”地一下了出去。

    “啪!”

    当贺思思挂了电话,才发现全场安静得连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得到,她疑惑地闪了闪美眸,转过来,诧异地看着众人瞪圆了眼,张圆了嘴。

    而远处的箭靶上,雷欧的三支飞镖依然高高地钉在上面,似乎在嘲笑着洛晨的无知!

    洛晨,输了!

    心里有数了,贺思思拨开众人,踩着高跟鞋走向洛晨,笑道:“晨哥,看到这样的结果,我表示很遗憾。”

    这话一出,贺思思顿时感觉背部凉飕飕的,她瞥眼望去,众人的目光顿时像看傻一样盯着她。

    她,她有说错什么吗?

    正当贺思思被看得毛骨悚然时,雷欧高大的子抢上前,高傲的俊脸此时严肃冷酷至极,他盯着洛晨双眸,一字一句冷然道:“洛晨,你是故意的!”

    “欧哥,你在说什么?”对于雷欧的质问,洛晨疑惑地挑了挑眉,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不懂,你还敢说不懂?”高大的影散发着无形的压人气势,雷欧脸一沉,冷声道,“你刚刚一直假装不会掷飞镖。”

    “但其实你根本就不是普通地会掷!”

    妈的,掷成这样子,哪里会有对手!

    “欧哥,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听到雷欧的话,洛晨摸着下巴,精致的俊脸相当无辜道,“我并没有说过自己不会掷飞镖啊,而且,我还告诉过你们,这一场比赛并不公平。”

    “是你们硬是要我舍命陪君子的,我只是在满足你们的要求而已!”

    “更何况,刚刚我也没有假装不会掷飞镖,我只是很苦恼,怎么可以不落欧哥你的面子,又可以赢得这一局的比赛。”

    听到这摆明是颠倒黑白的话,雷欧的俊脸顿时黑得像锅底一样。

    妈的,刚刚洛晨那副模样,他敢担保,一百个人里有九十九个人看到了,会觉得她是不懂掷飞镖,而不是她所说的所谓苦恼着怎么不落他的面子!

    而剩余那个人,一定是瞎的!

    难道现在这样就叫不落他的面子吗?

    简直是将他的脸放在地面任意地用鞋底踩!

    但最重要的是,他这个傻帽,居然还劳心劳力地促成这次比赛,送上门去任人宰割!

    被这样的对话弄得一头雾水,贺思思美丽的小脸满是疑惑,一只肥手却适时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宝妈收回手,绿豆眼闪过一丝不怀好意,她好心地用肥手指着地面,解释道:“欧哥的三支飞镖,在地上。”

    轰——

    那箭靶上正中牛眼的三支镖,是——

    似乎害怕贺思思不够惊恐,宝妈的绿豆眼闪过一丝坏水,她抱起手,无所谓地耸了耸肥肩,哼道:“哎,是洛晨那个臭小子很随便中的,也没什么!”

    洛晨?

    洛晨居然用三支镖将雷欧的三支镖打落了?

    洛晨居然用三支镖将雷欧的三支镖打落了?

    洛晨居然用三支镖将雷欧的三支镖打落了!

    ……

    这个事实像轰炸机一样拼命在贺思思脑海里轰炸着,几乎没把她炸得神经错乱——

    一个居然能将前者的飞镖落的——

    究竟,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怪胎?

    俱乐部二楼的一个隐蔽包厢里,一道颀长的姿优雅地靠在椅背上,狭长深邃的双眸淡淡地注视着场内的形,俊美平静的脸上是微不可见的柔和。

    但当看见洛晨熟稔地用拇指将飞镖推到四指指尖,利落地掷飞出去,而硬生生地落雷欧的飞镖时,那秀逸的眉尖微不可见地蹙了起来,清冷的俊脸敛去温柔,淡淡地流露出一丝疑惑。

    她的出手,不像是掷飞镖,倒像是……

    只是,一个普通人会有这样的手吗?

    想到这里,一个熟悉的场景就这样生生地跃进云傲越的脑海里,让那双秀逸的双眸微不可见地眯了眯,眼底的沉墨色越来越浓,淡淡地氤氲着一丝蛊惑不明的幽光。

    薄如冰削的唇线微微抿了抿,色淡如水,却妖治惊艳——

    他突然有一个想法了。

    看完洛晨那优秀的表现,陈正那稳重的脸已经不能用激动来形容了,他一把上前握住了洛晨的手腕,正要说什么。

    “洛晨,今次的《王子》男主角非你——”

    “哒,哒,哒。”

    突然,一阵沉稳的皮鞋声从楼梯口处传了上来,打断了陈正的话,回音在安静的二楼尤为明显。

    二楼明明被他们剧组订了下来,怎么还让别人上来?

    众人诧异地顺着声音看过去——

    为首的男人英俊到极点,剪裁合适的黑色西装,竖条纹的紫罗兰色泽丝质衬衫,将男人的气质犹如描绘山水画一样,一笔一抹地勾勒出来。

    他后跟着两个气质非凡,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带着眼镜提着公文包,显得干练利索至极。

    “等一等。”下载本书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