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云傲越的高调(精,万更)

    茶褐色的头发层次分明,男人的脸像雕琢出来的一样,线条十分完美好看,黑色的纯手工西装,纯白色的简约款衬衫,将男人俊美的姿映得优雅而颀长。舒榒駑襻。请记住本站

    清冷的姿态,强大的气场!

    全场寂静,两个商场上的精英即将要举起的手,听话缓缓地放下来,仿佛,男人的话,是一道王者睥睨天下的号令!

    兰素失仪地张大了小嘴,视线像钉子一样紧盯着云傲越。

    看着那出现在这里异常俊美的男人,洛晨露出一个极其耀眼的笑容,瞥向谭韩枫那震惊的脸挑了挑眉,抱着手翘起了二郎腿。

    其实,她的底牌,是云傲越!

    这个她一直摸不清楚却又似乎无比强大的男人!

    谭韩枫无疑是震惊的,一向低调的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要为西娱出风头,完全不是他的作风!

    如果他插手,那谭氏——

    必败无疑!

    殷暖阳冷冷地眯了眯眼,这个男人他认识,当初他在明星乐时见过他,见他对晨晨流露出连他自己也没发现的温柔。

    这让他妒忌了!

    众人的错愕中,云傲越清隽秀逸的俊脸波澜不惊,颀长的躯包裹在那服帖的黑色西服下,俊美妖孽得人,但那清冷的气息,却硬是将这一分妖治给生生地了下去。

    有一种人,即使低调,也掩盖不了那存在于他周围宛如夜明珠般的耀眼光芒!

    随着云傲越走进去,四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迅速提着手提电脑进来,利索地将手提电脑安装接入到投影仪上,并调接好,让流畅的画面在偌大的投影仪上瞬时播放。

    清隽的嗓音像钢琴乐曲一样,在偌大的会议室悠扬地响起,云傲越微微勾唇,平静的视线却在接触到洛晨的脸时,带着一丝柔和。

    柔和的目光像氤氲了千年的醇酒一般,温醇人,用最魅惑的深邃,来勾勒一种男人特有的温柔,惑别人沉沦。

    收到云傲越那柔和的目光,洛晨慵懒地勾唇,对男人的注视报以温柔一笑,两人的默契尽在不言中。

    “冰点,一款为金领阶层量打造的香水,据试用产品上的香味以及成分分析来看,这款产品的的基调,属于清淡随和型,很明显,它的设计理念应该是崇尚不张扬。”

    殷氏研发部总监filly愕然地抬头,这男人,说的和他们当初的设计理念分毫不差。

    看着这个明显一进来就有强大气场的男人,叶虞脸色十分不好看,转头向filly问道:“是这样不?”

    filly羞悔地点了点头,众人一僵,打量云傲越的目光开始带了点敬畏。

    对于filly的肯定,云傲越对他微微点头,俊美的脸微抬,锐利的目光重新凝聚在一点上,线条优美的唇线一勾,“既然清楚了冰点的设计理念,那很明显,这款产品的定位应该是——”

    “低调随和。”

    听到云傲越的结论,邹林宇显然很不服气,这个定位有比他们那个定位“特别的健康香型”好吗?

    似乎看出了众人的疑惑,做工精细的皮鞋有力地往前一步,包裹在纯手工西装下的完美材越发颀长俊美,带着一种十七世纪贵族的蛊惑优雅。

    清隽淡漠的嗓音独具穿透力,像不经事先雕琢而天然的光洁和柔韧,从男人完美的喉结有力地逸出。

    “作为一个高端的金领男士,普通的定位已经不能满足他们对自己的要求,只有真正达到一个层次高度的男士才会知道,人的自信,不是在于表面,而是源于内心。”

    听到云傲越的解释,董事会的众人连忙像小鸡戳米一样猛地点了点头,一脸义愤填膺的赞同,似乎云傲越这话说到他们心坎里去了。

    其实,他们也是迫于无奈的,谁会不点头啊?不点头不就是承认自己不是高端的金领男士了,没有处在那一个层次的高度吗?

    打死也不能承认自己不是高端金领!

    丢不起这个老脸啊!

    对于众人那一脸深深赞同的表,云傲越淡漠的俊脸依旧波澜不惊,但秀逸的眉毛,却微不可见地一扬。

    看到男人这么细微的动作,洛晨挑了挑眉,云傲越这家伙,居然会在这样的场合,来人!

    这里在座的都是处于尖端的金领,他这样把话放出来,谁会人头猪脑去承认自己是低层次的人!

    这样一来,本来就高的说服力就高了不仅一倍了!

    优美的下颔微微一敛,云傲越继续淡淡地说道:“所以针对金领这种特殊消费群体和冰点的定位,西娱将会在早,午,晚的新闻时段插播冰点的广告代言。”

    见就这么简单的宣传,叶虞有一点得意,他瞥向云傲越,狐狸般地眯了眯眼,问道:“这位先生,不选择高收视的电视剧时段来播放冰点的广告,就给我们所谓的新闻时段,你们西娱是想敷衍我们殷氏吗?”

    淡漠的眼神轻轻地看了叶虞一眼,就是这冷漠的一眼,却让叶虞感觉到了一种无端的嗤笑感,他动了动唇,正想说什么弥补一下,但云傲越却没有给他机会!

    赶尽杀绝!

    “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段,是因为相比电视剧和偶像剧而言,新闻联播对于金领这特殊的消费群体更有吸引力,请问在座各位,平常会选择电视剧,还是选择新闻联播?”云傲越微微颔首,勾唇道。

    “咱们这种年纪怎么可能看电视剧?”

    “当然是新闻联播——”

    “不看新闻怎么追的上新月异的变化,当然是看新闻!”

    ……

    云傲越问话一落,附和声连连,局势一派倒!

    虽然他们平常也有看电视剧,但这种势下说出来的话,用股想也知道,只会笑掉别人的大牙而已!

    不行,丢不起这个脸!

    见众人一片附和赞同,叶虞的脸色顿时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他中计了,现在只有他这个尖端金领不看新闻联播,看所谓的偶像剧了。

    “各位还有什么疑问?”

    平静却暗含锐利的目光一一扫视众人,云傲越微微抿唇道。

    众人面面相觑,经过叶虞之后,谁都不想当炮灰被轰,所以他们果断地摆手摇头。

    谭韩枫冷眼看着众人那讪讪的脸,冰冷的脸越加严厉,心底却一派冷明。

    这一仗,他们输了。

    云傲越的计划,不仅比他们的考虑更详细周到,而且他还抓住金领一贯的心理!

    面子!

    不过即使云傲越今天拿不出这样完美的策划,他也一定会赢,因为,他的后,还有一个强大的实力支持。

    风云传媒!

    只是,为什么他会一反寻常来帮洛晨?

    正当全场安静之极,一道颀长的姿站起来,此时温柔的脸带着商场上的干练严肃。

    殷暖阳!

    心里强烈的妒忌像毒蛇一样包围了殷暖阳,他冷冷地说道,“就凭西娱的一个广告,如何保证冰点的宣传得到该有的效果?”

    这么尖锐的问题,宝妈和张家寻顿时倒吸了一口气,担心的目光纷纷转回到淡然而立的男人上。

    对面男人传来的莫名其妙的敌意,让云傲越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淡漠的目光直过去,与殷暖阳那锐利的目光,在半空中,狠狠地撞在一起!

    “嘭!”

    火花四

    似乎感觉到那无形之中的硝烟,众人小心翼翼地压低呼吸,生怕不小心被炸弹炸得尸骨无存。

    只有洛晨仍然像没事人一样,挑了挑眉,显然对云傲越的能力很有信心。

    正当众人屏住呼吸至极,清隽的男声终于在偌大的会议室响起——

    “与其附加任何不具针对的宣传,一个精益求精的广告——”似乎对方的问题完全不具杀伤力,云傲越微微勾唇,完美的弧度被勾勒出来,“足够了!”

    那双眼睛的线条清晰而流畅,浓郁得令人心动,但是此时微微一眯,却充满着深思熟虑的睿智与凌厉。

    “因为这不仅为殷氏节省了经费,而且更将冰点随和低调的定位,表现无遗!”

    清冷的气息,话语一出,全场鸦雀无声!

    一个节省经费而又得到最好效果的宣传,正是一个企业梦寐以求的全部!

    “好,啪啪——”

    洛晨率先站起来鼓掌,紧接着,众人仿佛惊醒过来一样,掌声像潮水一般涌来。

    “啪啪啪啪啪——”

    看着全场那烈的反应,洛晨挑了挑眉,戏谑的目光转向了云傲越——

    对上那独有的洛晨笑容与那狡黠的目光,云傲越薄削的唇一直上扬,清冷的俊脸犹如破了冬雪的梅花绽开来,绝美无双。

    狭长深邃的双眸萦绕着点点星光,氤氲着醉人的温柔。

    与无止限的宠溺。

    被云傲越如此温柔地注视着,坐在洛晨边的兰素不自地垂下小脸,秀美的脸上羞涩得通红一片。

    如此出色的男人,足以与她相配!

    而洛晨与云傲越的对望,并没有逃过殷暖阳的双眼,让那双垂在侧的大手缓缓握紧。

    “既然各位都没疑问了,请继续刚才董事会的表决。”半晌,俊雅好看的脸恢复千年古井一般平静,云傲越淡淡道。

    看完这几乎是云傲越的个人秀,洛晨挑了挑眉,笑道:“各位,如果支持西娱的话,麻烦高举一下你们的手。”

    董事会众人相互地看了一眼,神色肯定地点了点头。

    一只手

    两只手

    三只手

    四只手

    ……

    全票通过!

    西娱大获全胜!

    一场完美的表演下来,叶虞顿时像死狗一样瘫软在椅子上,而宝妈和张家寻则看傻了眼,原来,平常那么低调的总裁助理,竟是这样深藏不露!

    会议结束,由始至终没吭过一声的谭韩枫经过云傲越边时,脚步微微一停,看了一眼被众人包围云傲越,冰冷的脸闪过一丝复杂,却什么都没说,继续向前走去。

    看着谭韩枫领着一行人走过来,洛晨抱着手,俊酷地倚在门边,眉毛向上一扬,道:“我的好哥哥,原本胜券在握,却杀出个程咬金的滋味好受吗?”

    谭韩枫冰冷地看了一眼洛晨,冷冷地抿紧了唇,没说话。

    自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这点输赢,他承受的起。

    没有得到想象中谭韩枫被气得七窍生烟的画面,洛晨无趣地撇了撇嘴,转往回走,却被谭韩枫叫住了。

    “你是怎样劝服他帮你?”

    “他是谁?”洛晨转头,一脸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很无知地问道。

    见洛晨一脸装无知的样子,谭韩枫冰冷的脸越加寒冷,薄唇抿出一句,“云傲越!”

    似笑非笑地看着谭韩枫那张冷冰冰的脸,洛晨薄唇一动。

    “我……”

    正当叶露露等人纷纷伸长脖子,以为洛晨将要说出什么时,洛晨神色突然一变,挑了挑眉无辜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被这话气得吐血,叶露露没有压住自己的脾气,从谭韩枫后站出来,指着洛晨骂道,“你是故意的!”

    “要是你这样认为。”对于叶露露为谭韩枫的“打抱不平”,洛晨无奈地耸耸肩道,“我也没你办法。”

    “我们走。”对于洛晨的无赖,谭韩枫直视前方,连冷眼也没有给洛晨,准备迈步离开,却被洛晨叫住了。

    “对了,我的好哥哥,记得帮我转告王姨,她的愿望,我帮她实现了。”

    愿望?

    众人面面相觑,不解又疑惑的脸色径直浮现在脸上,似乎不懂洛晨是什么意思,除了谭韩枫。

    冰冷的脸几乎可以结成寒冰,谭韩枫冷冷一笑。

    原来,洛晨帮着西娱来抢谭氏这件大案子,是为了他妈!

    真够费煞心思!

    嘲讽一笑,谭韩枫没有搭理洛晨,英地迈步,一行人连忙紧跟其上。

    看着那远去的影带着冰冷的寒意,洛晨眼睛一眯,笑弯了眼,像极了一弯月牙。

    真是输不起的家伙!

    会议室里,看着面前的男人像众星捧月一样被董事会的人围着询问,殷暖阳温柔的脸冷冷一扬,心里的妒忌像树苗一样攀长,颀长的姿不受控制地走了过去。

    拨开的董事会众人,殷暖阳将手伸向云傲越,微微一笑,报上了自己的名号,“你好,殷氏集团总裁——殷暖阳。”

    这话其实很有炫耀之意,明摆着是认为云傲越即使能力再高,也是一个不出名的虾兵蟹将!

    对方高傲的姿态,让云傲越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一丝不解的幽光掠过深邃的双眸,但清冷的俊脸依旧波澜不惊,他抿了抿唇,淡淡道,“还有什么疑问?”

    这句话,首先完全将殷暖阳的份像扔垃圾一样扔开,然后也将自己的高傲摆出来,无形之中将殷暖阳那高高的优越感像拍苍蝇一样拍碎——

    没有料到对方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平常人面对比自己强大的人,此时不是应该讪讪地说道:“总裁你好,我是谁谁谁”这样子吗?

    果然,殷暖阳的神色一冷,收回手,俊脸上的笑容却依旧不改,却隐隐约约带着深意。

    一个冷漠,一个笑面虎,两道同样颀长的姿,在偌大的会议厅升起了两道强大的气场,在冷冷地对峙!

    围观的众人顿时只觉得气温悄然升高,空间似乎出现扭曲,不自觉地神色凝重地后退了一步,以免伤及无辜。

    见这样诡异的气氛下,张家寻连忙打着圆场,对着殷暖阳呵呵笑道:“殷总裁,这位是风云传媒总裁助理云傲越先生,呵呵,能力非常强。”

    “总裁助理?”殷暖阳玩味地重复了一声,接而笑道,“云先生这么年轻可以做到风云传媒总裁助理的职位,确实不错。”

    虽然殷暖阳的话说的十分好听,但其实内有乾坤,总裁助理和总裁,相差不是丁点的远!

    对于这种无缘无故的挑衅,云傲越微微眯着眼,睫毛又长又浓密,在眼敛下浅浅地扫了一圈浅影,并没有出声反驳,也没有客,就让殷暖阳自己在那里唱独角戏。

    此时无声胜有声!

    见殷暖阳脸色有点挂不住了,张家寻连忙打着呵呵道,“呵呵,殷总裁,刚刚我对于合同还有一点不了解的地方,你方便解释一下吗?”

    “可以。”从云傲越上状似无意地收回视线,殷暖阳微微一笑,顺着张家寻的邀请,走到了一边。

    见总裁离开了,董事会的众人纷纷围上云傲越,重新地打探,但全被那四个黑西服的男人像老鹰护小鸡一般拦住了,董事会的众人可惜地摇了摇头后,便打了声招呼相继离开了。

    那年轻人虽然能力上还不错,但那格,实在差了点。

    兰素看着众人相继离开,露出其中众星捧月的云傲越,温婉的脸更加柔似水,她微微摆动着蓝色长裙,款款地向着云傲越走过去。

    “先生你好,我是兰素。”芊芊手指伸向云傲越,兰素温婉美丽地笑道。

    这个男人,无论样貌,气势,还是那扭转局面的能力,都是人中之龙!

    而且他刚刚在会议上当着众人面前对着她温柔一笑,让她自信,这个男人,对她也是有意思的。

    没错,只有面前这个的男人,才能配的上她兰素!

    正如白玫瑰的花语一样,你,足以与我相配!

    看着谭韩枫一行人缓缓地消失在走廊尽头,洛晨转头,看到的就是兰素的手伸向云傲越的一幕,精致的眉峰微微一挑,饶有兴致地看着云傲越的反应。

    温雅俊美的脸宛如千年古井一般平静无波,云傲越淡淡地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温婉柔美的女子,薄如冰削的唇瓣微微一抿。

    兰素口干舌燥地看着那张清冷的俊脸,伸出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他会跟她说什么呢?

    云傲越微微颔首,优美的下颔线条利索至极,薄唇微微一动,道,“麻烦让一让。”

    咔嚓——

    玻璃心,顿时碎了一地!

    兰素的脸,宛如红柿子一般,尴尬地几乎可以滴出血来。

    洛晨摸了摸下巴,果然是云傲越,美色在前,还是一副木头木脑的呆鹅样!

    但是,一抹精光从洛晨眼中闪过,如果妾有的话,那么兰素确实可以帮她解决一个天大的难题!

    因为——

    兰!

    只是,兰素这个人的人品还有待探究,不能推云傲越下火坑!

    兰素难堪地让开了路,云傲越微微点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颀长的姿便走向了洛晨。

    清冷的声音带着柔和,宛如钢琴曲谱上一首柔和的曲子四溢。

    “洛晨,走吧。”

    听到这在寂静的会议室里尤为清晰的话,殷暖阳不自觉地停住了自己的讲解,锐利得目光像刀锋一样,径直向云傲越!

    张家寻站在殷暖阳边,被那慑人的气势吓破了胆,不明所以地搓了搓手,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出了殷氏集团大楼,向谭氏传媒行驶去的劳斯莱斯加长版里,只有无边的冷。

    谭韩枫将十指交缠放在膝盖上,闭上了眼睛,头往后一放,靠在椅背上小憩起来,但英俊的脸,却因为紧锁着眉头而更加的冰冷,似乎十月的冰山一样。

    多少年没输过了,差点忘了这种失败的感觉了。

    没想到,一个他由此至终看不起的所谓弟弟,居然让他惨败了!

    叶露露小心翼翼地坐在旁边,看着那略显疲倦的俊脸,柔美的脸闪过一丝霾与挫败。

    今天本来势在必得的殷氏广告案,没想到会出了那么多的阻力!

    她放弃了与风云传媒合作的机会,却没帮得上他,如果她没有嫁入谭家的话,那这次的赌注——

    她全盘皆输!

    “韩枫,我没想到今天会发生那么多事,我——”犹豫了半晌,叶露露还是开口了,“如果你不开心的话,你就骂我吧。”

    叶露露的话,在宽敞安静的车里尤为清晰,谭韩枫缓缓地睁开像狼一样隽利的双眸,转向叶露露,淡淡地说道:“我没有不开心,露露你别想太多。”

    “可是——”可是你会不会因此而疏远我?叶露露含在嘴边的话,就这样硬是不敢吐出来。

    见叶露露这样吞吞吐吐的样子,谭韩枫眼底闪过一丝淡不可见的厌烦,没有给她机会,冰冷的唇动了动,说道:“别想太多了,露露,我先送你到准点传媒。”

    “小魏,到准点传媒。”没有理会叶露露眼中的失落,谭韩枫径直对前排的司机小魏说道。

    将依依不舍的叶露露送到了准点传媒后,车子并没有停留,在谭韩枫的要求下,小魏直接一转车头就离开了。

    叶露露站在马路边,看着那毫无留恋而去的男人,心像掉进了无底深潭一样,冷到极点。

    那个男人,心里完全没有她!

    而她,全部赌注都输了!

    在谭韩枫的小憩中,车子很快到了西环的房子里,这段时间,因为忙殷氏冰点广告的事,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这里了。

    想起里面那个羞涩的女人,冰晶雪肌,温香暖玉的体,面对他时的无措与羞涩,谭韩枫冰冷的脸缓缓地柔和过来,长腿一迈,走到了门口。

    谭韩枫站在门外,大手按着门铃,一想到那个羞涩的女人看到他时,会微微张大小嘴,来表示她的诧异与惊讶,他的心就没来的一阵好。

    “叮咚,叮咚,叮咚。”

    她出去了吗?

    久久得不到开门的回应,谭韩枫皱紧了眉头,从西裤中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一阵灰尘的味道扑面而来,谭韩枫皱了皱眉头,看向屋里。

    屋子里的东西摆放得很整洁,却因为主人没及时的打扫,浅浅地铺上了一层灰尘;而放在桌子上的花,也似乎因为久久得不到主人的照顾,耷拉着皱皱的脑袋,开始枯萎。

    事实很明显,房子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她居然跑了!

    了解到这个事实,一阵强烈的怒气不自制地冲上了谭韩枫的膛,那双隽利的双眸顿时冰冷严厉至极,垂在侧的大手也开始缓缓地握紧了。

    是不是他一段时间没来找她,她就耐不住寂寞了?

    或者她又是跑去找洛晨了,躺在她的下了?

    谭韩枫心里对傅子荌诸多揣测与怀疑,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一个多月来他究竟是怎样对傅子荌不理不问,所以才会让傅子荌以为他已经放过她了。

    怒意冲冲地掏出手机,谭韩枫拨通了傅子荌的电话,久久的“嘟嘟”声后,对面终于有一个疲倦的女声羞涩地接了电话。

    “喂,你好,我是傅子荌——”

    对面久久没有传来声音,傅子荌疑惑地微微眨了眨眼,涩涩的声音羞涩地问道:“喂,你好,请问有人吗?”

    这样温柔羞涩的声音,让谭韩枫直涌膛的怒火无意识地淡了些,但脸色还是非常臭,他硬邦邦地甩下一句,道:“该死的,你在哪里?”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傅子荌顿时诧异得微微张大了小嘴,但很快因为男人的电话,一丝微不可见的害怕和紧张涌上心房,他为什么还会找她?

    “我——”

    “傅子荌,谁给你那样的胆子,居然敢逃跑!”

    “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但立刻,马上,给我回来西环这里,不然我不介意将你捧为新一代的**明星!”

    听到这话,傅子荌的小脸顿时失去了血色,她蠕动了下唇,却没有说出什么,只让自己细微的呼吸声通过电话,传到对面的男人的耳里。

    细微的呼吸声像猫一样轻柔,羞涩的,暖暖的,又隐约带着些许委屈,无意识地撩拨着谭韩枫冷硬的心。

    知道这话凑效了,谭韩枫口气微微暖了下来,问道:“为什么要离开?”

    傅子荌习惯地垂眸,轻轻地吸了吸鼻子,轻声道:“因为……因为我以为……你让我离开。”

    他让她离开?

    这是什么拉丹笑话?

    “说清楚!”谭韩枫冰冷的俊脸绷紧,语气严厉起来。

    “你说过……”微微让刘海遮住自己的眼帘,傅子荌咬着下唇,轻声说道,“只要你腻了,你……就会让我离开的。”

    傅子荌这么诚实的话,让谭韩枫冷笑了一声,“我有说过我腻了吗?”

    “傅子荌,二十分钟内,你给我回来西环这里——”

    “我……”

    害怕与无措交织在心头,傅子荌颤抖着柔软的唇,她不想回去,不想当一只金丝雀,她想凭着自己的努力去工作,然后赚到钱后,堂堂正正地回去找小晨。

    她不想回去。

    感觉到对面的羞涩女人的不安与犹豫,谭韩枫皱紧了眉头,但一想到她可能从此不会回来了,他的心就缩成一团,紧紧的,不舒服的,像被人掏走了一部分一样。

    奇怪的感觉一直绞紧谭韩枫的心,让那薄唇不自觉地吐出一句话,连带谭韩枫自己也愣住了。

    “傅子荌,我想你了。”

    听到谭韩枫这突如其来的温柔的声音,孩子气的语调,傅子荌错愕起来,却在看到自己手里要送给洛晨的生礼物时,不自觉地垂下双眸。

    小晨,我该怎么做?

    坐在云傲越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黑色轿车里,洛晨托着下巴,视线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边的男人。

    茶褐色的刘海异常条理分明,下颔的弧线利索优美,一双眼睛很是漂亮,线条清晰而流畅,飘逸得好似东方水墨画勾勒出来一样,层层渲染,风韵到极致。

    这家伙,以前怎么没有觉得他其实还好看的?洛晨摩挲着下巴,皱着眉头想着。

    似乎感应到旁边的人的视线,云傲越并没有回避,清冷的俊脸微微带过一丝柔和,优雅地微微向后一靠,任由那张线条优美的俊脸在昏暗的车里,勾勒出一种极致的纯粹内敛的艺术美。

    妖孽!

    洛晨瞪大了眼睛,此时只有这两个字在脑袋里来回徘徊,但却在看到云傲越脸上那清冷的表时,又狠狠地甩了甩头。

    关她什么事!

    她想那么多干嘛!

    洛晨打量的视线收回了,云傲越微不可见地蹙了蹙淡漠的眉尖,清冷的俊脸转向旁的人。

    只见那张精致的脸微微地皱起了眉,似乎有什么不解与烦恼——

    看着她一直自顾自地皱着眉头想些什么,云傲越浑的清冷气息被淡淡的温柔所笼罩,好看的唇角微不可见地掀起一丝淡淡的弧度。

    就像平静无波的湖面,在柔和的风中起了淡淡的涟漪一般。

    洛晨。

    行驶着的黑色轿车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浅浅的暧昧。

    暧昧一直蔓延到西娱,轿车在西娱门口一停稳,受不了那若似若无的气氛的洛晨马上跳下车,白皙的手腕却被后面优雅下车的男人利落地一把握住了。

    洛晨转头,挑了挑眉,俊脸带着疑惑:“云傲越,你拉我干什么?”

    知道面前的男子是在装无知,想赖账,云傲越清冷的俊脸平静如昔,抿了抿唇,道:“洛晨,你还欠我三个要求。”

    一个是罗琳访谈后还欠着的旧债!

    一个是帮洛晨借来超级明星兰素!

    一个是云傲越在殷氏集团上出面,击败谭韩枫一行人!

    对于云傲越那非比寻常的记,洛晨讪笑了两声,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云傲越的肩膀,一脸正经道:“别紧张!我记得,当然记得。”

    微蹙的眉尖听到这话倏然放开,云傲越浑清冷的气息微微柔和过来,他松开了洛晨的手腕,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唇。

    “嗯。”

    洛晨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干笑了几声,这家伙还真容易满足!

    这一幕,落在不远处的男人的眼底,只觉得分外的刺眼,帅气的俊脸冷冷地勾了勾后,高大的影便走了过去。

    有杀气!

    笑容倏地一敛,洛晨眯了眯双眸,利落地飞快转,插着裤袋的手蓄势待发,却见一道人影背着光,缓缓地向她和云傲越走来。

    高大的人影越来越近,却是——

    雷欧!

    洛晨挑了挑眉,轻描淡扫地将手抽出裤袋,等待着雷欧走过来。

    对于走过来的男人突如其来的敌意,云傲越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和殷暖阳一样。

    洛晨抱起手,精致的唇弯的极长,像极了一弯月牙,道:“欧哥,什么东南西北风将你吹到这里来?”

    垂眸不屑地看了一眼洛晨,雷欧意外地没和她驳嘴,反倒将视线全部集中在云傲越上,高傲地从上到下打量云傲越,半晌才转向洛晨,说道:“洛晨,是不是害怕后天的试镜,所以找来一个不入流的小白脸帮手?”

    雷欧这家伙,看来是想踩爆地雷了!

    想到这里,洛晨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精致的眉毛马上快如闪电地竖了起来,露出一丝义愤填膺:“欧哥,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怎么可以说云傲越先生是小白脸?”

    洛晨的护短,让雷欧更加冷哼了一下,他抱起手道:“不是吗?长得那么一脸柔样,看上去就像被包养的小白脸!”

    赤果果的找死!

    洛晨简直一脸“打抱不平”外加“义愤填膺”,正想“力战到底”,后的男人颀长的姿却淡漠地向着雷欧走去——

    在洛晨的不解中,云傲越清冷的俊脸一如既往的平静,平静得仿佛没有见到雷欧这个人,径直从他边越过。

    很拽的无视!

    雷欧从来没有被这样无视过,心里的气愤涌了上来,他两步走上前,拦住了云傲越的去路。

    “你是哑巴,连说话也不会?”

    “还是承认自己就是一个小白脸?”

    微微地眯了眯秀逸的双眸,云傲越终于施恩地瞥了一眼雷欧,薄唇冷淡一抿,吐出两个字。

    “聒噪。”

    被一个看不顺眼的家伙说自己聒噪,雷欧简直快被气疯了,他一把揪起云傲越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这家伙再说一遍!”

    似乎云傲越敢再说一遍,雷欧那砂锅大的拳头就会落在他的脸上。

    云傲越的冷漠,雷欧的不敬,让洛晨饶有兴致地抱起手,袖手旁观地看着事的发展。

    “放手。”冷淡的两个字从云傲越的薄唇吐出,秀逸的双眸宛如古井一般平静不波,却隐隐约约氤氲着暴风雨来临之兆。

    “不放又怎样?少吓唬我!”雷欧怒极反笑,大手将云傲越的衣领揪得更紧,他几乎紧贴云傲越,一字一句地寒声警告道,“告诉你,离她远点,不然——”

    听到这话,一丝鸷与嗜血燃亮了男人漆黑的瞳仁,清冷的俊脸缓缓绽开一丝樱花般淡淡的笑容,却宛如淬了毒的罂粟。

    “你惹怒我了。”

    没等雷欧有所反应,骨节修长的大手利落地抬起,光影交错之间,男人已经将雷欧的手硬生生地从自己的衣领扯了下来。

    男人薄唇微抿,双眸中妖治的光芒氤氲着嗜血,他强势地将雷欧的胳膊往外翻,在雷欧毫无反抗力之际,另一只修长的手敏捷上抬,似乎蕴含着巨大力量,对准雷欧的脸——

    狠狠就是一拳!

    拳风凌厉,雷欧顿时像陨落的扫把星一样,抛飞几米,在西娱光滑的地面上一直溜冰过去!

    云傲越淡漠地收手,与雷欧的狼狈相比,黑色的西装依旧整齐干净,利落敏捷的出手,几乎让西装连一丝皱褶都没有。

    雷欧趴在地面,唇角缓缓地流出血来,他用拇指抹了一把唇边的血迹,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移了位,连撑起子的力气都没有。

    浑破碎的疼痛,让雷欧抬头,狠狠地瞪向云傲越,似乎想将他千刀万剐,却恰巧碰上云傲越扫过来的视线。

    漆黑的瞳仁深不见底,宛如无底深洞,一寸一尺,缓缓地,平静地,淡漠地将雷欧扫量了一遍,眸色虽淡,却让雷欧只觉得极寒的刀刃缓慢地刮过自己脖颈一般。

    凉,狠鸷,嗜血。

    紧张夹杂着恐惧,雷欧顿时额头冒汗,不自地打了个冷颤。

    这是人该有的目光吗?

    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平静的目光下,会给人那么血腥的感觉!

    看着这闪电之间变换的局面,洛晨放下了抱着的手,精致的脸此时一脸严肃。

    这爆发力,这力度!

    雷欧,再不济,也高大威猛,怎么可能会被一拳打得爬不起来!

    冷漠地扫了一眼爬不起来的雷欧,云傲越清冷的俊脸一如既往地平静无波,却在看到后的男子时,浑的凌厉有所缓和,但很快,一丝微不可见的懊恼染上了他清冷的瞳仁。

    会不会,吓到她了?

    对于雷欧悲惨地被压着来打的故事,洛晨眯着眼,若有所思的的视线审视地看向云傲越。

    这家伙,绝对不简单!

    面前的男子狭长的双眸透着好奇戏谑,不时摸摸下巴,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不时皱起眉头,沉吟着什么,但精致的脸上,却唯独没有对他的畏惧与忌讳。

    “你,不怕我吗?”

    感觉到洛晨若有所思却惟独没有害怕的打量,云傲越微微敛眉,任茶褐色的刘海遮掩着自己的双眸,抿了抿唇道。

    “为什么要怕你?”似乎觉得这话十分好笑,洛晨拍了拍云傲越的肩膀,双眸一弯,像极了一弯月牙,道,“如果被这样踩上头来还无动于衷的话,我反而会瞧不起你。”

    听到这话,云傲越俊美的脸上是古井不波的平静,但漆黑的瞳仁却渐渐流转着不知名的光,深深地注视着面前的这个男子,深邃得宛如大海里的潮水一般。

    她,不怕他。

    了解到这个认知后,男人清冷平静的心奇怪地起了淡淡的涟漪,薄如冰削的唇渐渐勾起一个柔和的弧度,像风吹拂杨柳一般的风

    洛晨。

    唯美的彩霞下,一个穿着纯手工黑色西装,纯白色简约型衬衣的男人,薄唇勾起淡淡的弧度,温地注视着他面前那个只到他肩膀的俊美男子,狭长秀逸的双眸里,溢满了浅浅的温柔,几乎迷了众人的眼。

    正当西娱大厅被这样的柔和充斥着时,一阵高亢的女声从远而近地响了起来——

    宝妈迈着小短腿急冲冲地跑过来,额头沾满了汗,还来不及擦,就抓着洛晨的手喊了起来:“洛晨,后的试镜,评委居然是陈正和——”下载本书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