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我来晚了——

    熟悉的形状,耀眼的光芒,正是她原本所遗失的右耳钻!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在云傲越上?

    思绪转了一圈,洛晨不动声色地看着云傲越将耳钻捡起放在裤袋里,精致的脸上仍是笑吟吟的表,似乎那颗耳钻对她完全没有杀伤力。舒榒駑襻。请记住本站

    “云傲越,你掉了什么东西?”洛晨很无知地问道。

    云傲越抿了抿唇,狭长的双眸微眯,眸光淡淡地看了洛晨一眼,就是这么不具杀伤力的一眼,竟让洛晨敏锐地感觉到了一种说不上来的危险。

    宛如森林里被狼盯上的猎物一样!

    “耳钻。”对于洛晨的好奇,云傲越并没隐瞒地淡淡道,俊雅的脸平静如昔,恍如在陈述一个事实道,“一个陌生女子给我的定信物。”

    轰——

    云傲越这个家伙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

    “哇靠,你这家伙还有这样好的艳遇?”洛晨向云傲越挤了挤眼,羡慕地摸了摸下巴,感叹道,“怎么我就碰不上这等好事啊?”

    虽然被云傲越那相当“无赖”的话弄得很无语,但气恼归气恼,洛晨绝对不是那种被人一气,脑袋就进水的家伙,自然不会将气恼表现在脸上。

    淡漠地看了一眼一脸痞样的洛晨,云傲越俊雅的脸平静如昔,若有深意地抿了抿唇,淡淡道:“可能你已经碰上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不会吧?”洛晨很“诧异”地瞪大了眼睛,难不成你这家伙还认为你自己就是艳遇?切!

    淡漠的目光像镭激光一样穿透洛晨,云傲越抿了抿唇,不发一言,颀长的姿继续向门外走去。

    看着远去的影,洛晨锐利地眯了眯眼,一丝不好的预感淡淡地从最心底涌出来,她怎么觉得云傲越越来越危险了?

    但耳钻是在“男色”那天晚上丢失的,难道那时是他捡到了吗?还是,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他!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事就棘手了!

    但不管怎样,她一定要将所有涉及她份的危机,全部捏死在萌芽之中!

    拒绝了云傲越送她回家的好意,洛晨回到翎羽花园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恢复力超强的洛晨无聊地玩着扔高钥匙,熟练地将钥匙接住的游戏,一步一步地走回家,却在半路上意外地撞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瘦弱单薄的影,乌黑却带着丝丝银发的头发,薄薄的花衣。

    妈妈!

    洛晨笑着快步跑上去,在后遮住洛妈妈的眼睛,声音沙哑低沉地问:“啊哈哈,猜猜我是谁?”

    洛妈妈温柔地笑了出声,“小晨。”

    “嘿嘿,妈妈太厉害了。”洛晨嘿嘿一笑,放开了洛妈妈,转而走到洛妈妈边,温柔地搂住了那瘦弱的肩膀。

    抬头看着笑嘻嘻的洛晨,在柔和的灯光下俊美得像小说里的王子一样,洛妈妈只觉得心底满是骄傲与自豪,她的孩子,是多么出色。

    洛妈妈炙的目光并没有逃过洛晨的眼睛,她嘿嘿一笑,正要自夸,昏暗的路灯却在洛妈妈的脸颊投下一道痕迹。

    巴掌印!

    温柔搂着洛妈妈的手倏地握紧,洛晨冷冷地勾了勾唇,竟宛如淬了毒的罂粟,那双狭长的双眸冒着丝丝寒气,在昏暗的路灯下,竟带着骇人的嗜血。

    “妈,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出去见老朋友了吗?”声音一如之往的平静,但雪白的掌心上却被深深地掐住一道青紫的痕迹。

    洛晨这样让人措手不及的一句话,让洛妈妈笑着的脸微微僵了僵,小晨知道了吗?不,不会的。

    洛妈妈偷偷地看了一眼洛晨,见她还是一脸笑吟吟的样子,不自觉地轻轻松了口气,但还是有点心虚地垂下眸道:“就出去逛逛而已。”

    洛晨笑了笑,搂着洛妈妈的力度微微松开了些,也没有问下去,但冰冷的双眸已经带着一丝了然与讥讽。

    谭家,是太风平浪静了吗?

    ……

    回到家里,洛晨默不吭声地将洛妈妈丢在大厅里,自己走进了厨房,让洛妈妈更加无措地绞着手,像犯错的小孩一样不安地站在原地。

    出来的洛晨看到自己妈妈这样子,哭笑不得,心头憋着的气开始慢慢地消散,无奈地扬了扬手里的东西。

    看着洛晨手里的东西,洛妈妈惊讶的微微张大了嘴。

    毛巾,和冰块!

    小心翼翼地将包着冰块的毛巾敷在洛妈妈的脸上,洛晨的俊脸上带着一丝心疼道,“妈,下次谭家的人找你的话,你要去可以,但必须我在你边!”

    “这……”

    “妈妈你知道吗?每次我看到你受伤,我都很难过,难过自己不能保护你,难过自己力量不够大。”

    “这种难过就像蚂蚁爬在我心里蚕食着我一样,让我时时不安,所以不要让我难过,可以吗?”洛晨看着洛妈妈,淡淡地说道,但声音里却带着一丝脆弱的哽咽。

    看着洛晨那流露出来的脆弱,洛妈妈眼圈发红,半晌终于点了点头。

    洛妈妈的承诺,让洛晨终于放心地微微一笑,手里的动作更加轻柔,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温馨的气氛。

    “对了,妈,今天是王姨来找你了吗?”洛晨手里的动作不停,状似无意地问道。

    洛妈妈犹豫了几分钟,最终还是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是因为我吗?”洛晨温柔地用冰敷着洛妈妈发红的脸颊,问道。

    小心地看着洛晨脸上的神色,见她似乎没有动怒,洛妈妈安心下来,再次点了点头。

    “为什么呢?我记得我最近可是没招惹王姨,难道我做错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吗?”洛晨摸了摸下巴,有点自责地反省道。

    见洛晨这样子自责,洛妈妈着急地抬头,解释道:“小晨,不关你的事,是画画她误会了,她以为你和暖阳见面是想抢谭氏的生意,我已经和她解释了。”

    “谢谢妈妈。”

    看着自己妈妈紧张的样子,洛晨对着她嘿嘿一笑,不在意地拍了拍她的手背,但一股怒火却像潮水一样,从心底最深处蔓延起来。

    王画!

    恭喜你,你的愿望即将实现!

    安静的夜晚在蝉一夜的鸣唱终于过去了,露出了黎明前的朝霞。

    熟悉的电话号码再次打进来,洛晨勾起了唇,并没有很快挂掉,反倒任由那悦耳的铃声一直回响在房间里。

    一次

    两次

    三次

    电话的主人很有耐心地一直打进来,直到洛晨懒洋洋地接起了电话,“喂?”

    电话对面的人仿佛意料不到洛晨会接电话一样,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电话里传来短暂的沉默。

    “喂?是谁啊?不说话我要挂掉了。”

    殷暖阳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英俊的侧脸流露出温柔,说道:“是我,晨晨。”

    “啊,是你,有什么事吗?”洛晨很“诧异”地喊道,似乎不明白殷暖阳打电话的来意。

    “晨晨,关于前天我和你说过的那件事,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吗?”虽然那天被她拒绝了,但他依旧想争取和她一起工作的机会。

    双眸闪过一丝精光,洛晨很无知地问道:“哪件事?”

    对于洛晨的反应,殷暖阳勾起了唇,温柔地说道:“和叶露露合作,代言冰点的广告。”

    听到对面的男人说出了自己意料之中的话,洛晨懒洋洋地在上翻了个,撑起自己的子说道:“代言冰点我有什么好处?而且万一叶露露拒绝了我,我不是丢脸丢到太平洋了吗?”

    “呵。”听到对面的人的忧虑,温柔的笑声从殷暖阳的喉咙里逸出来,他含笑地说道,“这些问题我会考虑好,只是晨晨,你答应吗?”

    轻微的呼吸声从电话里面响起,殷暖阳有点紧张地等着电话里面的人的答复,却感觉到洛晨犹豫了一会儿,很勉强地应道:“再看看吧,不然上了贼船被卖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语气非常的勉强与为难,却没有了之前拒绝自己的强硬,殷暖阳英俊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温柔,他能想出那边的那个人是怎么皱起眉头,而勉为其难地随意答应。

    只是殷暖阳大大低估了洛晨的险,其实此时的她正摸着下巴,挑高了眉毛,精致的脸上满是险的笑容。

    很明显,殷暖阳就是那个自动送上门,被洛晨算计的倒霉蛋。

    半晌,殷暖阳笑道:“那晨晨,今天上午十点钟,殷氏集团见。”

    将殷氏的邀请告诉jason后,jason便忙不急地为洛晨批了假,并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上报高层,就差没亲自过来送她上殷氏了。

    当龙海涛知道这个消息后,更是笑得小眼睛只剩一条缝了,洛晨这家伙,要是真的为西娱争取到这件大案的话,那她就是西娱的功臣了!

    一定要汇报给总裁知道!

    顺便将洛晨的功劳往自己上揽一下!

    当林跃接到龙海涛那马精的电话时,云傲越正优雅地坐在办公桌前,神色专注,清冷雅致的俊脸雕琢出高贵的弧线,微凉的指尖将手里的文件翻过几页。

    空旷的办公室里,只有纸页优雅地“唰,唰”翻过的声音。

    林跃尽职地站在一边,却在听到龙海涛的报告时,不自觉地声音一高:“什么?怎么又是那个洛晨啊?”

    洛晨?

    修长的手指不受控制地顿了顿,男人秀逸的眉尖蹙了蹙,深邃的瞳仁闪过一丝疑惑,但清冷的俊脸却依旧一派平静,波澜不惊。

    只是手里的文件却再也什么都看不进去——

    等到林跃放下电话,云傲越才微微抿唇,淡淡地问道:“林跃,什么事?”

    见一向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少爷居然亲自向自己问话,林跃高兴得手舞足蹈,连忙像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地说个不停。

    ——

    殷氏集团处于t城的黄金地段,一直是最具有影响力的一家的大企业。

    此时殷氏的大会议室里,安静到极点,只有沉稳的呼吸声响起。

    殷暖阳坐在玻璃圆桌一头的中央位置,乌黑的刘海干练利索,此时他正交握着十指,等着洛晨的到来。

    坐在殷暖阳旁的男人是殷氏的公关总监何文,有着一个大大的啤酒肚,头发很稀疏,有着中年男人的成熟稳重。

    在殷暖阳的威压下,此时的他正用手帕不时小心翼翼地擦着汗,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洛晨很快就到了,依旧一黑色的t恤,洗水发白的牛仔裤,脸上架着一副比她的脸还大的黑墨镜,俊美而酷帅,几乎将殷氏的女员工迷得眼冒红心的。

    “啊——是洛晨!”

    “天啊,洛晨向我打招呼,我要晕了,洛晨好帅啊!”

    “别晕在我上啊,我的香奈儿——”

    走进会议室,看着会议室里的殷暖阳和何文,洛晨挑了挑眉,叶露露和谭氏代表居然还没到?

    看着洛晨迈步进来,殷暖阳冷静的双眸霎时亮了起来,颀长的姿随之起,对着洛晨温柔地微笑道:“晨晨,来了。”

    看着平常严厉的总裁居然露出这么罕见的温柔,何文倒吸了一口气,这只洛晨除了是最近一年崛起的人气王外,难道还有什么强大又不为人知的份,所以总裁才对她这么客气吗?

    既然不知底细,那一定不能吃亏!

    想到这里,何文忙不急狗腿地起,迎向洛晨伸出手,笑得见牙不见眼道:“洛晨哥,你好,你好,见到你简直是三生有幸啊!”

    一个迈入中年的男人喊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小子叫哥,场面有多诡异就多诡异!

    洛晨眉峰一挑,但表面仍旧一脸笑吟吟的表,她伸出手来握住了何文的手,道:“你是?”

    巴结是王道!

    何文马上地自我介绍道:“洛晨哥,我是殷氏集团的公关总监何文,呵呵。”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何文这么地拉关系,但洛晨还是秉着“人敬我一丈,我敬他一尺”的原则,对着何文微笑道:“何文总监,你好。”

    见洛晨的态度这么“和善”,何文受宠若惊地愣住了一下,失神之间殷暖阳颀长的影已经状似无意地完全遮掩住洛晨了,在何文的角度看来,只看得到殷暖阳那宽厚的背影。

    见殷暖阳挡住了他和洛晨的交谈,何文小眼睛一眯,在心里打着小算盘,原来总裁巴结人的手段也很厉害。

    这个洛晨,看来了不得!

    “晨晨,我认真想过了,在叶露露答应与你合作代言冰点这个广告的况下,殷氏将会给予叶露露一些更加优惠的条件。”殷暖阳笑道。

    洛晨抱着手,挑了挑眉,既然殷暖阳要先出手,那她总不能推脱别人的好意吧,这样的话,那她的底牌就先留着!

    来杀谭氏一个措手不及!

    管你谭韩枫和叶露露究竟多大

    说话之间,会议室的门被敲响了,一个轻柔的声音淡淡传来:“殷总裁,我是叶露露,请问我们可以进来吗?”

    何文起迎上去,说道:“请进。”

    叶露露一行人便走进了会议室,见到洛晨时,四人的神色面面相觑,不解地相互看着对方,眼底的疑惑一览无遗。

    洛晨?

    这个西娱一哥怎么会出现在殷氏?

    叶露露一行人总共有四人,其中谭氏集团派来了总经理邹林宇与策划部总监陈真真,另外还有叶露露和她的经纪人。

    对着谭氏出动的这么大阵势,洛晨就显得孤家寡人了,她翘着二郎腿地坐在与叶露露一行人对面的沙发上,唇边却噙着比太阳还耀眼的笑容,玩味地看着叶露露一行人。

    邹林宇和陈真真相视了一眼,对洛晨那志在必得的架势十分警惕,洛晨是西娱人,这关头出现在这里,难不成事有变?

    要是这次合作案失败了,他们就等着收拾包袱回老家吃自己吧!

    对于邹林宇和陈真真全副武装戒备的样子,叶露露就显得淡定多了,她坐了下来,微微笑了笑,道:“洛晨先生怎么也会在这里?”

    殷暖阳笑道:“我打算让洛晨先生以男主角的份加入冰点的广告代言,不知叶小姐和邹先生怎么看?”

    看你个死人头!

    邹林宇真想破口大骂一声,但却碍于殷暖阳的份,硬是扯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小心翼翼道:“殷总裁你的意思是?”

    “除了男主角由洛晨先生出演外,冰点广告的其他一切,殷氏将与谭氏友好合作。”英俊带着一丝微笑,殷暖阳转向叶露露,笑道,“而叶小姐,我们殷氏将会赞助一部为你量打造的新片。”

    听到殷暖阳这话,邹林宇的脸色立马更加难看起来。

    谭氏传媒在传播面和影响力方面向来比西娱强个几百万倍,但一直缺少的就是旗下艺人的人气,冰点这个广告他们之所以志在必得的原因也是为了让旗下的艺人借助叶露露的名气来飙升。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男主角位置居然要让给西娱的洛晨,那冰点这个广告的作用不是打了四折吗?

    王八蛋!

    陈真真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脸色同样也不好看。

    叶露露倒是还是维持一贯高雅的气质,但漂亮的脸上柳眉却微微蹙了蹙。

    她对着洛晨微微一笑,接着转向殷暖阳,轻柔地说道:“殷总裁,虽然和洛晨先生合作是一件让我期待已久的事,但是,之前我的经纪人kate曾经答应过谭韩枫先生,今次冰点广告我将会与他旗下的何俊熙先生合作。”

    “所以,洛晨先生,殷总裁,很抱歉,你们这样的决定可能会让我为难。”叶露露抱歉一笑道。

    在娱乐圈打滚多年,叶露露自然明白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所以她没有绝对地拒绝这个建议,只是委婉地暗示了一下她的意见。

    不想和洛晨合作!

    听到叶露露的话,邹林宇和陈真真立马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吊着的心开始缓缓地放了下来。还好,叶露露够坚贞,不然今天他们就准备被殷暖阳牵着鼻子打压了!

    叶露露的拒绝,让殷暖阳笑而不语,只是转着钢笔的手微微僵住了。

    殷暖阳本以为出动赞助新片这么大的手笔,叶露露肯定会接受,但怎么会想到一口就被叶露露拒绝了?

    会议室里,各人的反应不同,隐隐约约有一股硝烟跋扈的味道!

    何文精明的目光在众人上来回打转,心里却打着小算盘衡量着。

    看总裁的态度,摆明是不顾一切地要讨好洛晨那家伙的,或者可能是因为洛晨那家伙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了不起份,所以才得到总擦的巴结!

    如果他能够为洛晨争取到这次广告代言的话,说不定他会因此得到什么巨大的好处了!

    所以,势要洛晨!

    想到这里,何文起啤酒肚,直起腰笑哈哈道:“叶露露小姐,作为殷氏的公关总监,如果我向你再加一个承诺,让你成为殷氏旗下品牌卫蓝儿的年度代言人,不知你有和洛晨先生合作的意愿吗?”

    何文这个抛出来的人筹码,马上让叶露露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卫蓝儿的年度代言,那可是一笔巨大的进账啊!

    心里两只小人一直在打架,叶露露天人挣扎了很久,最后硬是砍断了自己对卫蓝儿年度代言的垂涎,硬是扯出一丝微笑,摇了摇头。

    虽然叶露露的反应在洛晨的意料之中,但洛晨还是忍不住挑了挑眉,殷红的唇勾起了好看的笑容。

    真没想到,叶露露这么忠贞!

    正当邹林宇和陈真真相继放松地拿出纸巾,猥琐地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时,坐在沙发上的洛晨酷酷地起,走到玻璃圆桌面前,用手掌撑起自己的子,对着叶露露露出了一个极其耀眼的笑容。

    靠,怎么又来一波!邹林宇和陈真真恨得牙痒痒的,却不能而出制止,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洛晨又来向叶露露抛橄榄枝。

    “叶小姐,请问你知道这个消息吗?”对视叶露露那张高雅的脸,洛晨玩味一笑,道,“西娱被风云传媒收购了。”

    轰——

    洛晨抛下来的炸弹,顿时将在场的人炸得尸骨无存!

    一直微笑平静的叶露露顿时失态地瞪大了眼睛,双目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西娱被风云传媒收购了?

    怎么可能这收购的消息她一点也不知道?

    “风云传媒低调收购西娱,主要是看中西娱旗下艺人的潜力,比如我。”洛晨将“高帽”往自己头上一,精致的脸相当诚恳地说道。

    叶露露更加错愕了。

    如果西娱被风云传媒收购了,那西娱艺人不就是隶属于风云传媒这个国际传媒老大吗?

    那她拒绝的,不就是!

    似乎看出了叶露露的惊恐,洛晨漫不经心地在叶露露的心房插上一刀,粲然一笑道:“叶小姐,和你想得一样,你拒绝了西娱的合作,相当于拒绝了一个在风云传媒上宣传的机会!”

    听到洛晨的话,巨大的后悔顿时像影一般笼罩着叶露露。

    作为超级明星,她其实处在一个二三线的尴尬地位,而唯一对她这种二三线的超级明星有吸引力的,只有那传媒中的龙头老大,风云传媒!

    那雄厚的财政,那巨大的曝光率,那无人可撼动的人气,那制作精美的超级大片,那一线超级明星云集的风云传媒,就是让人迈向成功的通行证。

    而她这个傻,就这样硬生生地拒绝了这个成功的通行证!

    看着叶露露前所未有的失态样子,邹林宇和陈真真相互苦笑了一下,看来,今天冰点的男主角是非洛晨莫属了。

    打出风云传媒这张王牌,他们还有什么本事跟别人叫板?

    对叶露露这么失态的样子感到十分好笑,洛晨抱起手,露出了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叶小姐,现在你对和我合作,有兴趣吗?”

    听到洛晨最后一句话,回过神来的何文相当无语,洛晨这人摆明车马就是——

    得人饶处不饶人!

    人家叶露露都后悔成这样了,她怎么忍心在别人伤口上撒盐?

    看着那个抱手得瑟浅笑的男子,殷暖阳微微失了神,英俊的脸越发眷恋起来。

    她,仍然那么耀眼!

    正当叶露露耐不住那巨大的惑正要点头时,会议室的门却适时开了,众人错愕地站起,失声地喊了出来。

    “啊——”

    门外,无视众人的错愕,一道低沉磁的男声在空旷的会议室里尤为清越——

    “我来晚了,错过什么了吗?”下载本书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