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霸王硬上弓

    在“男色”最忌讳的就是照相与带摄像机,明显这个女人并不是单纯地来寻欢作乐的。舒榒駑襻。请记住本站

    谭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不管洛晨踩住她肿起来的手,高声大喊起来:“这个女人带了微型摄像机!”

    微型摄像机惊动了保镖的听觉,很快,十几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从四周的角落涌了出来,团团包围着洛晨!

    该死!居然失手让谭晶发现了她的摄像机!看着将要冲上来的彪壮男人,洛晨举起双手,陪着笑脸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见黑衣人犹豫地互相看了看对方,洛晨迅速地撕烂长到小腿的裙子,敏捷地一跃而起,对着最前面的三个人的脸抬脚狠狠地扫过去。

    “啪,啪,啪——”

    面前的三个男人被狠狠地踢飞出去,洛晨一拳击倒一个冲上来的保镖,顺势冲出了包围圈,向舞场奔去。

    舞场里人流很多,却全部不约而同地为奔跑过来的洛晨让开路,让她毫无阻碍地径直奔向男色最里面的走廊。

    保镖紧跟着洛晨,却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让出来给洛晨逃跑的路不见了,舞场的人重新恢复狂欢,不时侧挡住,增加保镖追赶的难度。

    一手拨开一个人,跑一小段路,再拨开一个人,再追一小段路,保镖们全部被困在舞场里出不去,气喘吁吁地在心里咒骂道。

    靠,王八蛋,这群摆明因为那个女人漂亮而放水的大色鬼!

    想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保镖主任对着话筒命令道:“走廊的人注意,走廊人的注意,一个穿着红色短裙,非常漂亮的女人跑进了走廊,她上带有摄像机,将她捉住搜出摄像机!”

    整齐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响起,将跑到走廊尽头的洛晨入了死巷。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洛晨暗暗地咒骂了一声,抬头看着面前尽头这间写着“1314”的包厢,毫不迟疑地拉开锁,子一闪,躲了进去。

    包厢里的视线很暗,几乎看不清真切,洛晨舒了口气,对着门一股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平复着自己的气息。

    一阵浓郁的气息刺激着洛晨的鼻尖,房间有人!

    这念头在脑里一闪,洛晨便反地弹起子,漂亮的双眸认真地四处巡视,终于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发现了一个颀长的影——

    “一个一个搜,瞧瞧那娘们在哪个包厢!”门外,传来了保镖们整齐的声音,“是,搜!”

    靠!

    随着推门声“吱”地一声响起,洛晨顾不上什么,动作利索地地向男人扑了过去,将他压在下,然后抱着男人的头在那偌大的沙发上翻了个,变成了标准的男上女下的暧昧。

    耳钻在那剧烈的动作下,轻轻地在裙子上跳跃了两下。

    黑暗里,男人眼睛很漂亮,像熠熠生辉的星辰一样,在蔚蓝的星空淡淡的。

    “放开我——”清隽的男声淡淡地响起,男人撑起自己的体,不让自己压在女人上,却被洛晨用力地一把压下了头。

    捧着男人的脸,洛晨轻轻勾起了唇,摩挲在男人的侧脸,惑地温声说道:“帮我。”

    “我没兴趣。”

    颀长的姿准备起,却被洛晨重新拉回去,洛晨掐着男人的喉咙,恐吓道:“不帮我,我就掐死你。”

    “放开。”男人清隽的声音已经有了淡淡的怒意,却任由洛晨捧着他的脸。

    “这里有人——”随着一个彪壮的男声响起,“啪”地一声包厢的灯亮了。

    随着保镖走进来,洛晨毫不迟疑地用力将男人整个抱紧,让那修长的四肢死死地覆盖着自己,然后她微微昂起精致的脸,将温的唇瓣贴上了他冰冷的唇。

    唇上突如其来地传来柔软与温,让男人错愕地瞪大了眼睛,任由那像毒蛇一样卷着自己舌尖的小舌,轻轻又灵活地缠绕着自己,颀长的子僵硬得一动不动——

    冰凉的小舌,灵活得像曼妙的蛇姿一样,一寸一寸地撩拨着他清冷的心。

    血腥玛丽的味道!

    这是,什么感觉?

    “嗯,嗯,嗯啊——”洛晨媚的呻吟声不高不低,却刚刚好可以传入闯进来的保镖们的耳里。

    他们面面相觑,完全不知该做任何反应。

    看着保镖伫立在那里观看她的活宫,洛晨翻了一下白眼,手绕到男人的腰际,用尖锐的指甲狠狠地掐了他一下。

    男人吃痛地皱起了眉,微微动了动腰际,想离开洛晨的魔掌,却被洛晨顺势搂住他的头,她离开他的舌,轻声吟道:“嗯啊,嗯,亲的不要,有人。”

    “靠。”保镖经理收了视线,向后挥手,保镖便向来时一样,浩浩地离开了,一个保镖还好心地顺便关上了灯。

    包厢里,顿时只剩昏暗,还有男人淡淡的喘息与女人吐气如兰的呼吸声。

    见保镖没有去而复返的迹象,洛晨将上的男人一脚踢开后,便飞快地弹跳起来,然后狠狠地用手臂使劲擦着自己的唇,但男人的气息似乎久散不去,依旧炙地包围着她!

    妈的,亏大了!

    压抑住自己想狂揍面前这个男人的冲动,洛晨转,准备离开,却被一只骨节修长的大手握住了白皙的手腕——

    男人的手指温度很低,冰冰凉凉的,骨节很修长,像极了那种非常适合弹钢琴的手,此时,那桎梏的力度正不重不轻地握紧洛晨的手腕。

    黑暗中,洛晨看不清男人的神色,只听见那清越的男声淡淡地响起,不带一丝一毫的**与暧昧,但说出来的话,却让洛晨咬牙切齿的。

    “我要你。”

    冷笑了一下,洛晨没有甩开男人的手,异常平静地问道:“要我什么?要我给钱,还是要我善后?”

    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男人似乎思索了一下,黑暗中洛晨看不清他的神色,脑海里却无端地依稀勾勒出男人轻轻蹙起了眉,表淡然而严肃的样子。

    “我要你整个人。”

    “妈的,你去死。”听见这明显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洛晨一把甩开男人的手,愤怒地对着男人的脸一拳揍过去,男人在黑暗中毫无防备,就这样被狠狠地打中了——

    “砰!”

    洛晨力度很足,这力度足以揍飞一个大汉,却仅仅让男人连闷哼也没有地松了手,向后倒去。

    “欠扁。”淡淡地收回手,洛晨头也不回地迅速拉开包厢门离开,浓郁的百合清香缓缓地消散在空气当中。

    ------题外话------

    咳咳,写到转折了,哇咔咔,这样乃们懂了吧~

    至于楠竹,咳咳,乃们到后面会发现,这个清冷滴家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下载本书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