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男”扮女装

    快,快怂恿老大,不然我们两个就得冲锋陷阵了!

    接到费小翔打来的眼色,安童对上洛晨投过来的询问,非常懂事地狠狠点头,忙不急地劝道:“其实我觉得翔哥的话非常有道理,老大你想,那**欺负伤害老大你妈妈,谁能比你亲手捉住她的罪证更来得让你兴奋?没有,没有吧,所以,支持你!”

    其实费小翔和安童打得是什么主意,洛晨明白,但她也有自己的考量!

    费小翔和安童无论怎么打扮,就凭那丑的要死的头发和那扁到不行的材,扮女人的可信度为零!这样就会很容易穿帮,失了捉谭晶丑闻这个良机。舒榒駑襻。请记住本站

    而她就不一样,省了时间,而且手和脑袋都比那两个家伙灵活,出了什么事,即使要跑,也跑得比较容易。

    但是唯一麻烦的是,如果中途遇上狗仔队,她就处于两难的状态,不能让人看出她是洛晨,也不能让人知道洛晨进了牛郎店!

    做,还是不做呢?

    十指交握地思量了一下,洛晨眯了眯眼,一丝精芒从双眸侧偏出去,即使有风险,也绝对不能错失这个让谭晶败名裂的机会!

    压低鸭嘴帽,带上宽大的墨镜遮住半边脸,洛晨下了车,费小翔和安童鬼鬼祟祟地观察四周环境,紧跟其上。

    ……

    当洛晨重新出现在费小翔和安童面前时,两人的眼珠几乎快要掉出来了,从头到脚,从左到右,从前到后,一丝一毫也不放过地紧盯洛晨,嘴角几乎要流出口水来。

    斜遮睫毛的深褐色刘海,小波浪的漂亮长卷发,精致秀逸的五官,白皙通透的肌肤,甚至比玉女明星甄虹漪还要美上几分。

    美丽的浑圆在紧的裙子下饱满丰盈,微露锁骨的红色连衣短裙从小腿处开叉到大腿,露出纤细光滑的大腿,那盈盈一握的腰肢被束的设计勾勒出来,像极了一个高挑艳丽的洋娃娃。

    费小翔伸手到洛晨面前,色地问道:“老大,这个假是什么做的,效果这么好,我摸一下。”

    说着那双咸猪手已经袭向了洛晨的部。

    洛晨抱着手,挑了挑眉道:“想死,摸摸看!”

    洛晨语气很深,笑容很险恶,让费小翔讪讪地收回手,邪恶的眼神却不时流连在那丰盈上,露出龌蹉的笑容。

    接过费小翔手中的微型摄像机,洛晨将墨镜往后一抛,“到车上等我,随时等待我的命令!”

    费小翔看着洛晨左耳边的耳钻格外注目,高声提醒道:“老大,你的耳钻啊——”

    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洛晨褪下耳钻,将它随意地扣在裙子的腰侧,居然忘了这个东西!

    耳钻在昏暗的灯光下一闪一闪,神秘至极——

    当洛晨出现在“男色”时,响亮的摇滚乐震天撼地,全部人都舞动着子狂欢着,却依旧没有挡住她的光芒四

    就像耀眼的夜明珠,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的夜空一样。

    酒保呆愣地看着那集妩媚纯洁于一的美人儿,扭着柔软无骨的姿款款地向他走来,手里的动作霎时停止了。

    那漂亮的唇线一弯,不知为什么在酒保心里就像流星划过天际一样美丽。洛晨托着下巴,兀自轻吐气道:“来一杯血腥玛丽。”

    血腥玛丽是一种调出来的鸡尾酒,如它的名字一样,血一般的鲜红,宛如半夜中吸血鬼吸干了活人的鲜血,在唇边沾上了一点血迹一样。

    血腥玛丽被好看的手轻轻握住,洛晨缓缓地将它抿进那涂了大红唇膏的小嘴里。

    血红的酒顺着那迷人的下颚曲线,缓缓地流进喉咙里。

    “叮——”酒保吞了一口口水,仿佛听到酒滴在洛晨喉咙里的声音。

    惑的嗓音缓缓道:“请问谭晶,谭小姐在哪里?”

    酒保双目痴迷地看着洛晨,指着远处一个异常隐蔽的角落,“在那边!”

    推开面前的血腥玛丽,洛晨勾唇道:“谢谢。”

    在高档如“男色”的俱乐部里,店里由酒保到牛郎是要记住常客的名字的,但行内规定时,不许向任何人透露客人的秘密。

    因为早前曾经拍过一个关于牛郎的故事,洛晨非常了解这个行业规则,所以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她出动了最有效的武器——美色!

    事实证明,非常有效!

    在一众色狼的目光中,洛晨回眸一笑,款款地走到谭晶所在的角落,余光却不小心瞥到男人的手已经透过那薄得几乎透明的裙摆,摸上了谭晶的大腿,并有继续上延的迹象。

    两人调笑,目中无人地**——

    洛晨含笑缓缓地走近,藏在裙子底下的手快速抽出,迅速地按下了抓拍键,将倚在男人上的谭晶的媚态完全捕捉住——

    “咔嚓,咔嚓……”

    连续十几张,左侧脸,正脸,右侧脸,几乎一眼就能让人看出这是谭家小姐。

    得到自己需要的照片后,洛晨敏捷地将微型摄像机重新粘回到自己的大腿上,用开叉的裙摆遮住。

    谭晶双眸带着强烈敌意地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女人,燃起了妒忌的心理,那女人太好看了,好看得几乎没有谁可以媲美,让她有很大的危机感。

    事实证明,女人的第六感是正确的!

    洛晨在谭晶的冷眼旁观中,揪起了谭晶看上的那个牛郎的衣领,对上他的眼睛,轻声说道:“我要你。”

    赤果果的抢人!

    虽然行业不许,但隐蔽的角落几乎没人,所以没人注意到这一幕,更加没人来管。

    “至于这个老女人。”洛晨瞥了谭晶一眼,向男人温声提议道,“我给钱你打发走!”

    男人愕然地站起来,简直不相信老天对他这么好!

    谭晶在洛晨的鄙视目光中终于耐不住气了,她一把站了起来,挡在男人前,“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以为。”洛晨媚眼扫了一眼谭晶,气死人不偿命地轻声说道,“我是比你年轻的女人。”

    女人最害怕就是别人提到她的年龄的,虽然谭晶不老,但在洛晨面前就显老了,所以谭晶的反应由可而知。

    被这样的回答气得牙齿发抖,谭晶大红指甲的手指怒指门外,大声叫道:“谁稀罕你的臭钱,滚!”

    “该滚的是你,没看到他的眼神吗?”洛晨悠悠地倚在沙发上,笑了笑道。

    谭晶顺眼看去,刚刚还夸奖她体和脸蛋的男人,此时正痴迷期盼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王八蛋!”狠狠地捶了几拳边那个见色忘义的男人,谭晶瞪了洛晨一眼,绕过她准备离开,却被洛晨险地伸出来的美腿“啪”地一声绊倒了——

    “啊——”谭晶痛得惊呼出声,但远远还不止。

    高跟鞋一脚踩上谭晶的手,洛晨冷笑一声,狠狠地在地上碾了碾,马上让谭晶痛得冷汗直冒,硬撑着抬头,谭晶撂下狠话:“你知不知道我——”

    “不知道。”洛晨勾唇,更加用力地碾了一下高跟鞋下的手,谭晶的手马上又红又肿,像极了一只猪蹄。

    谭晶痛得说不出话来,咬紧下唇准备说几句软话道歉,却眼尖地看见踩着她的手的修长大腿上,竟然亮晶晶地粘着一个东西,闪着红光——

    微型摄像机!

    ------题外话------

    今天写多了几百字,嘿嘿~明天是男女主滴对手戏,别错过哇~

    ps:晕,今天好不容易写好滴,居然忘了保存,呜呜,好惨,再写了一遍~下载本书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