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雄雌难辨

    黑暗中的一条了无人烟的昏暗小巷,乱七八糟地摆放着几个纸皮箱,此时正上演着一幕人世间最肮脏的事。舒榒駑襻。请记住本站

    女人凄厉的叫声几乎响遍整条巷子,却绝望地发现上的男人越加亢奋,双眸像狼一样发着绿色的光。

    “救命……救……唔唔。”女人被那臭烘烘的大手堵住了嘴巴,双目瞪大,左右狠狠地不停地摇头,却惹得男人的大手猛地抓向她最敏感的部位。

    “小美人,今晚就从了哥我吧,一定让你十分满意。”男人裂开黄黄的牙齿一笑,便一把撕烂了女人的衣服。

    女人雪白的子在暗沉的灯光下盈盈发白,像一枚最美艳的雪玉,男人桎梏的大手强压着她,任由她双目无神地发出绝望的神色,急不可耐地拉开了裤链。

    正当男人准备俯下子一尝那温香美玉时,他的后突然传来一个悠哉至极的沙哑声音,把他吓得几乎瘫软下来。

    “这种货色也看得上眼,爷只能说你的眼光欠调教。”

    修长笔直的双腿熟练地从纸箱那里一跃而下,男子的耳钻在昏暗的灯光下耀眼至极,他一步一步地走到男人和女人面前,唇角渐渐勾起一个耀眼的微笑。

    女人死潭般的双眸因为男子的声音瞬时爆发出夺目的光彩,被捂住的小嘴口齿不清地咬道:“就…救…我。”

    男人压着女人的大手有所松动,一只手害怕地拉起裤子,却在看见只是一个年纪约二十多岁的小子时,那色胆又提上来了,他虎吼道:“臭小子,少多管闲事,滚开。”

    “好啊。”男子从上随手抽出一个散发着金属暗光的小东西,随意把玩着,笑容越加邪肆,“你先滚给我看看,爷我还真没见识过真人滚地。”

    滴,敬酒不喝喝罚酒。

    男人愤怒得起,女人却适时地挣扎起来,男人怒不可歇,大手一掌扇向女人的脸,女人只觉得耳朵嗡嗡直响,便完全失去了力气,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动。

    男人这一掌,将她扇得完全没有反抗能力了。

    男人从地上起,彪壮的子宛如一座巨塔一样,瞬步冲到男子面前,像极了一只凶狠的恶狼。

    “臭小子,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代价。”砂锅大的拳头快狠准地直奔男子好看的下颚,男子手掌飞快地一反,一把散发着金属冰凉的小枪就精准地抵在男人的右口处。

    “啧啧,不要动,这东西可不长眼。”男子轻轻一笑,下颚的弧线轻轻扬起,在如水的月光下俊美至极,“你说你的拳头快,还是我的宝贝快?”

    “宝贝”一词被男子说的绵长悠远,宛如人般的耳语,却让男人吓得浑冒汗起来。

    杀意,赤果果的杀意!

    “砰。”男子抬手,向上空发了一弹,马上吓得男人双手抱头,双腿颤抖着跪倒在地上。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英雄饶命啊。”

    似乎被男人这样无耻胆小的举动取悦了,男子的唇弯的极长,像极了一弯月牙,他俯下子,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被吓到了?”

    “英雄?”

    男人抬头,惊喜又不解地看向男子,以为他其实是在耍弄他的,却被男子的笑容嫣然迷住了。

    好美,精致如花的唇,精致如画的脸,精致如柳的眉,简直比女人还好看。

    正当男人沉迷在那样的笑容时,男子的唇角露出诡异的弧度,修长笔直的腿像一根铁柱一样,迅猛地扫向男人呆愣着的脸,将那彪壮的体狠狠地一脚踹向墙边。

    力度劲猛至极!

    男人像失了线的风筝一样,狠狠地撞向墙边,另一脚又迅速无比地补上来,一脚踩碎了他的手腕。

    沿着粗糙的地面狠狠地碾着那肥胖的手,男子青葱般的左手轻轻摊向男人,“你没事吧?”

    靠,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狼。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水,如果男人还不知道面前的男子意图,那他实在可以去死了。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这样对我?”男人恶狠狠地瞪着男子,似乎想将他千刀万剐。

    男子悠闲地收回手,凉凉地说道,“我管你是谁。”

    “不过既然你不知道自己是谁,那我就帮你回忆一下吧。”精致的脸灿若光华,男子单手提起男人的衣领,拳头对准那偌大的脑袋就是狠狠一拳。

    男人只觉得头要爆开来,双目一黑,便晕过去了。

    这么彪壮的体居然这么纤弱,男子皱了皱眉头,右手再狠狠地补多一拳,便倏地松了手,任由男人“啪”地一声摔在地上。

    将仿真玩具枪和录音笔放回自己的牛仔裤口袋,男子扭头看了看远处的女人。

    白色的帆布鞋在昏暗的巷子里白的发亮,那修长笔直的腿便缓缓地走到躺在地上像死尸一样的女人面前。

    眼皮肿的厉害,女人挣扎着睁开双眸,面前的男子宛如神邸,像踩着筋斗云来的孙悟空,披着月光的光华,来接他的新娘一样。

    滚滚的泪不自觉地从栗雪的眼眶里涌出,是这个人,是这个人救了她。

    伸脚踢了踢面前的女人,见她一动不动地躺着流泪,男子皱了皱眉头,嘀咕道:“真倒霉,救的家伙居然是个残废。”

    “喂,你没事吧?”蹲下子探了探栗雪的鼻息,男子毫无怜香惜玉之心抓起了她摇了摇,“不用怕了,那豆腐渣被我打趴了。”

    听到这话,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栗雪倏地挣开男子的手,冲向他的怀抱,趴在那瘦削的肩膀上一耸一耸地哭了起来。

    “谢谢……谢谢你。”

    似乎冷硬的心被这样的温暖感动了,男子温柔起来,轻轻抬起栗雪的脸,俊美至极的脸露出了一个比太阳还耀眼的笑容。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雄雌难辨的脸在如水的月光下近乎完美,优雅的下颚弧线,直好看的鼻梁,唇色适中的唇线,让栗雪惊艳地看着男子不敢眨眼,生怕这是黄粱一梦。

    他,这个上天派来拯救她的神一般的男子,会将是她的一生的良伴吗?

    只是,这张脸,怎么这么熟悉?

    “既然你没事了,那我走了。”男子垂眸,看了看手上的劳力士,“十分钟三十秒后,你就可以打110叫警察来,带你回家。”

    露出一个连天地月也为之失色的笑容,将栗雪电得愣愣的,男子便毫不留恋地起,月光映在那修长的背影上,仿佛蒙了一层淡黄的金纱。

    熟悉的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栗雪瞪大了眼睛,一副巨大的画报袭上脑海里,他,他,不就是……

    洛晨!

    ------题外话------

    嘿嘿,开新文,希望大家看文愉快!下载本书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