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准龙九重天

    漂泊大雨如银幕一般落下,使这片天地无限苍茫,一个渺小的形踽踽独行。

    梦龙步履蹒跚,冰凉的雨水浇透他的衣服,漆黑的长发散乱的粘在脸上。豆点大小的雨滴打在脸上,能够保持清醒,特别是还在鲜血直流的伤口,每一次牵动都会疼的嘴角抽搐。

    鲜血流出,还没来的滴落,就被雨水冲走,淡红色的雨水落下,被冲刷的越来越淡,流向远方,没有留下一丝血腥气,让在后面追捕的执法者无法确定他的位置。

    尽管此时受伤很重,可是他不敢停下,因为一旦停下来,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继续走下去,所以他必须找一个足够远而且安全隐蔽的地方躲起来,安心养伤。

    这场雨下了很久,依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梦龙全上下已经没有一丝力气,意识也变得渐渐模糊。他努力的抬起头,想看看向前方哪有可以避雨的地方,至少不能晕倒在这大雨之中。可是雨实在太大了,像是一条悬挂在面前的银白屏幕,所以他只能看清楚一丈之内的东西,之外的东西都看的很模糊不清,这样想找到藏之所就很困难了。

    抬头看着前方的梦龙没有留意到脚下的一棵参天大树的树根露在外面,当他艰难的迈起步子的时候,正巧绊在树根上。

    梦龙重伤的体突然失去平衡,倒在泥泞雨水之中。他挣扎按着地面,着想要站起来,可是不只是他实在太虚弱,还是地面太滑,砰地一声,他又摔倒在地上。冰凉的的地面贴着他的脸,让他有些清醒,他潜意识中觉得到自己不能倒在这里,于是一次次试着站起来,可是他却始终无力挪动体。过了一会,终于他耗尽了全部的力气,连手指无法抬起,残存的最后一丝潜意识也渐渐失去,晕倒在漂泊大雨之中。

    ……

    “呃,这是哪?”,仿佛是沉睡了很久,梦龙终于悠悠醒来。此时天色大亮,阳光明媚,一道光通过窗户照在他的脸上。梦龙伸出手想挡住阳光,看看这到底是哪,可是手臂刚刚抬起,一股疼痛感传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在晕倒前受重伤。可是感受到下柔软的感觉,以及上盖着的被子,以及手上的伤口被包扎住,他知道这不是他晕倒的地方,而是躺在一张上,很显然是有人在他晕倒的时候救了他。

    “小子,你醒了?不要乱动,你上的伤太重了,我遇到你的时候,你躺在大雨中已经昏迷了。虽然我帮你清理了一遍,可是也需要安心静样几才能下走路。”一个粗犷豪放的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小子梦龙,多谢大叔救命之恩。”梦龙体不能动弹,也无法起看看说话的人,可是他听得出是一个中年男,便称呼其为大叔。

    “大叔?哈哈,叫的好,我喜欢,被你这么一叫仿佛年轻了很多”这中年男子听到梦龙这样的称呼,似乎非常开心,笑着说道。

    “梦龙小子,你是被人追杀吧,伤成这样还能活下来,你的体质非同一般啊。”男子接着说道。

    “大叔过奖了,我并非什么特殊体质,只是比较强悍罢了。”梦龙听到男子的话,就明白对方不是一般人,因为不到一定的层次,根本不会知道特殊体质,对方独自一人居住在树林的深处,与世隔绝,倒像是一位隐居山林的高手,只不过他看不出来对方的境界,想来应该低不了。所以言语之间也带了一丝戒备,因为他上的一些秘密很可能会被对方看出来,而现在他没有一点自保之力。

    “呵呵,那你修炼的功法等级不低啊,不过这都不管我什么事,我只是顺手救你罢了,并不会打探你的**。”中年人感觉出梦龙的戒心,轻笑说道:“好了,你重伤刚醒,不宜多说话,好好休息吧,这几天你就先待在我这里,我去给你弄些吃的,等伤养好了再离去。”

    中年男子说完,不待梦龙说些什么,就起出屋离去。

    “这男子全龙气不漏,气势平淡,可是行走间却不带有一点声响,到底是何方高手,难道也是一位准龙绝世强者?”梦龙心中想道,上次他遇到黑苍宇也是这样,疑惑之下向黑苍宇问了一下,那时候他才知道那不是真龙。

    原来半龙和真龙之间还存在一个过渡境界,称作准龙境,准龙九重,一重一登天,唯有成就准龙强者,才有竞逐真龙的机会。不过当今世上准龙强者,哪怕是一只手的数也没有,当然这不算上隐世强者。准龙强者已经具备真龙一定的手段,平时龙气不漏,气势不显,犹如一个普通凡人一般,这是一种返璞归真的境界。

    而关于准龙强者到底有多强大,黑苍宇并没有告诉梦龙,这些对他来说还太过遥远,过早知道,反而会让他好高骛远,有害无益。

    很快两天过去了,这两天男子会按时送些果子过来,并没有什么饭菜,也许他隐居在此,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因为到了他这种境界食物已经毫无意义,甚至带来的杂质对体有害,只要有龙气存在,他就不会有饥饿感。

    两个人也时不时的会说些话,梦龙告诉对方一些当今天下的局势,看得出来男子已经有很漫长的岁月没有离开这了,连天下七大势力都不知道,只是知道执法府和龙渊的存在。同时梦龙旁敲侧击的把大世将现的消息说出来,想看看男子有什么反应,可是对方依旧面色不变,仿佛哪怕大世来临也与他无关。

    “也是,对于这等强者,只要真龙不现世,天下之大自可纵横,不需要顾虑什么,哪怕是执法府和龙渊与之也必须平等相交。”

    通过这两天的交流,梦龙受益很深,男子话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梦龙在说,可是他随意的一句话仿佛都蕴含至理,直指本质,让梦龙恍然大悟,如醍醐灌顶一般。而梦龙也趁机有意的提出一些前世他没能理解的一些问题,而男子总是能以最简单明了的话语解释清楚。梦龙也知道自己的这些把戏瞒不了对方,可是男子也许将他看做是一个有前途的后生晚辈,并不吝啬赐教。

    “呵呵,有趣的小子。”男子走出屋子的时候笑道:“只是后天六层的小子,却问一些关于半龙强者才能领悟的道理,看来他是想替他师傅问的,好一个有有义的小子,却是一块璞玉,就是体制太过一般,不过他这倒是强悍,恢复力惊人,才两天的时间,就已经能够下走路了。”

    又是三天一晃而过,梦龙已经完全康复,连断裂的经脉都愈合,让男子啧啧称奇,感慨其体质之强更胜很多特殊体质,实在是不可思议。梦龙也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逗留过长时间,虽然聆听大道这种机会可遇而不可求,但是没有足够的资源提供,修为跟不上去,一切都是枉然的。也许男子有足够的资源带在上,可是别说对方给不给他,就算是给,他也不会要,那不是他的道。

    强者之强不仅体现在修为上,更体现在心态上,正所谓强者不受嗟来之食,每一份力量都要靠自己去获取,而不能抱有不劳而获的想法。所以他抓紧时间,丝毫不再拐弯抹角掩饰自己要对方讲解一些疑惑的目的,将所有的不明之处噼里啪啦倒出来,甚至连修炼祖龙诀的一些不解之处也谨慎含糊的提了一下,而男子也很有耐心的以梦龙能够理解的方式讲述自己的看法,并提出祖龙诀的详细内视之法,足见准龙对大道理解之深,连真龙功法都能参悟。

    这让梦龙心里非常感激,两人非亲非故,男子更是救了他一命,且这几天一直在照顾他,而今更是倾囊相授,一点都不避讳。要知道在祖龙大陆是非常注重师承的,向除师门之外的人请教修炼,别人都不会理睬甚至引发冲突。所以像男子这样毫不在意这些规矩,反而会以一反三,深层次的给梦龙剖析的人,实在是世所罕见,而且还是一名准龙强者。

    救命之恩加上授业之恩,梦龙欠的恩可就大了,虽然对方为半龙强者,根本不会要他这小小的后天境去回报什么,可是他自己却不能知恩不报。现在他实力还弱,只能深深的记在心里,可是他坚信自己有一天会屹立巅峰,达到甚至超越准龙境界。

重要声明:小说《无上龙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