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那是鸟叫的

    可惜的是,梦龙的灵魂力量有限,而且由于没有能量补充,**也不能长时间淬炼,否则压榨潜力,体会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又过去一刻钟,梦龙体一阵摇晃,动作再也无法维持下去。意识也返回体,退去这种境界。

    突然停下来,梦龙脸色瞬间苍白,大汗淋漓,双手抱头,显然是用脑过度,无法自持。

    这是晶晶已经停下来,看到梦龙这种状况,赶紧上前扶住,梦龙这才没有摔倒。

    “梦龙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没事,只是锻炼过度,你扶我坐下,我休息会。”梦龙难受的说道,随即体再无一丝力气。

    晶晶也没什么主意,只得按梦龙说的,找了一块凉的草地,让他坐下。

    过了许久,梦龙张开眼睛,一道精芒从中出,双眼透出一股威严,如人间帝王一般。这时梦龙感觉中一口郁结之气,憋在心中,非常难受。突然一跃而起,体骤然拔高一丈,拳头紧握,仰天大吼,黑色的头发随风飞扬,状若神魔。虽然梦龙的躯体于天地比起来是那样渺小,但是此时你看他,便会觉得,他就是天地,就是主宰。这是一种气势,一种威严,灵魂化龙使梦龙自然而然带有一股不可侵犯的威压,看起来尊贵无比。

    从空中落下,梦龙还沉溺于这种感觉,此时小丫头也被这声大吼惊呆了,看着神魔一般的梦龙,晶晶内心深处震撼无比,因为此时的梦龙仿佛一条沉睡之中的巨龙,只要有人触犯他的威严,他就会醒来将其撕碎。

    一时周围静谧无比,只余下回声在林中回

    咕咕,咕咕……

    听到奇怪的声音,晶晶眨巴眨巴眼,回过神来,正好看到梦龙尴尬的表

    梦龙那个悔啊,多么好的装的机会啊。肚子偏偏这个时候不争气,你丫叫就叫吧,还叫的这么响,这不丢人么,刚刚树立的光辉无敌形象,就这么被你丫破坏了,阿弥陀佛啊,祖龙保佑啊,千万别让她听出来是肚子叫啊。

    “梦龙哥哥,这是什么声音啊,我刚刚一时没听清楚?”小丫头迷惑的问道,小巧玲珑的鼻子微微皱起,很是迷茫的样子。

    “咳咳,应该是一只鸟叫的吧。”梦龙抬起头看着天空道:“咳咳,这鸟叫的真是难听啊。”

    “真的是鸟叫么,的确很难听。”晶晶一时没听出来,只得认同,不过还是很迷茫,压根没听过鸟叫出这声音的。

    “嗯,是鸟,绝对是,晶晶啊,今天太阳很好啊,风和丽,很好,咳咳,很好啊。”梦龙继续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信口胡诌。

    “可是今天分明是天啊,没出太阳。”小丫头抬起头,看着天道。

    “没有太阳么,咳咳,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修炼起来一高兴,居然把星星看成太阳那丫了。”梦龙看晶晶又有接话的趋势,赶紧接着说:“晶晶啊,这都出来一中午了,该饿了吧,回去吧,吃完饭药浴修炼。”

    “嗯,我也饿了,那就回去吧。”虽然还想再问,但是肚子的确饿了,晶晶就没有再问下去。

    梦龙庆幸的抹了一把汗,好险啊,差点露馅。

    回去的路上,梦龙迈着轻快地步伐,嘴里吹着口哨,晶晶在后面跟着,精致如陶瓷一般的娃娃脸上,眉头微微皱着,好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突然她眼睛一亮,嘴角迅速露出一个弧度。

    “梦龙哥哥,我想起来了,刚刚那不是鸟叫的声音,是肚子在叫”,小丫头兴奋道,一副期待梦龙表扬的表

    正走在前面的梦龙,老脸一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心中念道:“靠,感你丫半天就想这事,忽悠半天,还是被发现了,汗”。嘴里却说道:“咳咳,晶晶真聪明,这都被你听出来了,嗯嗯,修炼一上午有进步啊,继续努力,我看好你哟。”

    小丫头听到梦龙夸奖她,但是还是有点迷茫,听出来是肚子叫,跟修炼有进步有什么关系么?

    走回客栈,已经是吃饭的时间。楼下坐满了吃饭的人,梦龙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点了一桌饭菜,要知道,锻体期间,对人体消耗很大,需要大量的能量补充,鸡鱼蛋是顿顿必吃的,而且多多益善,当然如果有天才地宝补充体力的话,还能渐渐改善体质,不过显然不是梦龙能消费的起的。

    旁边记菜的伙计听着一个个菜名从梦龙嘴里报出来,喜滋滋的想道:“这俩也是有钱的主啊,两个小孩点这么多菜,嘿嘿,小费估计也不少啊。”

    没过多大会,菜就上来了。已经饿的不行的梦龙和晶晶,谁也没跟谁客气,迅速开动。一番狼吞虎咽之后,一桌饭菜只剩下残渣。俩人意犹未尽的抹了抹嘴,端起茶杯,一口茶喝下去,同时嘘了一声,摸着小肚子,明显是吃饱喝足了。

    这时俩人才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吃饭的人这么多,周围为啥这么安静呢?直到俩人扭头看去,才发现,客栈的人,上到掌柜,下到伙计,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那眼神仿佛是在看两头人形猪。

    梦龙低下头看看桌子上七八个空着的盘子,顿时明白了,小脸一红。

    这时门口突然一阵乱,打破了客栈的平静。

    一个七尺大汉手提着一个大概十二三岁的少年,棍子不要钱的打在上,一边打,一边辱骂。

    少年衣着褴褛,甚至盖不住子,鞋子破了两个洞,露出两个大脚趾,满是污泥的双手冻得通红。棍棒一次次落在他的上,但是他好像感觉不到,一声不吭只是双手抓紧包子,用力忘嘴里塞,眼神冰冷,仿佛吃的不是包子,而是仇人的血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梦龙心中默默叹道。从他的眼神中,梦龙看到的不是求生的渴望,而是强烈的仇恨,显然这少年经历过一场巨大的变故,让他对仇人的仇恨已经超过对自己的生命的珍惜。应该是灭门之仇吧,又是一场人间惨剧啊。

    不过梦龙也没想去管什么闲事,充什么好汉,自己现在还无自保之力,能少一事,便少一事。

    正打算结账回房药浴,少年上突然掉下一块牌子,眼神冷漠的少年此时有了神采,扑上那块牌子。奈何大汉抓的紧,少年嘴里塞满了包子,只是一直看向牌子,嘴里呜呜叫着。

    梦龙猛然间站起,双目一凝,这是他当年送给一个救命恩人的信物,那是他被仇家追杀,深受重伤,被一上山打柴的朱姓樵夫所救。伤好后,他损耗功力,将樵夫全筋骨洗练,使其成为蜕凡巅峰,岁虽不是高手,但在一个小城里也足以称霸了。走的时候,梦龙更是留下一块信物,如若哪天遇到无法解决的事,就去梦龙宫找他。为何现在这块牌子会落在一个落魄少年手里,难道他是朱家人,被灭门的就是朱家?

    想到这里,梦龙终于走上前去,一定要把事弄清楚。

    没做他想,梦龙一把抓住大汗的手,冷冷说道:“放了他,包子钱我双倍给你。”同时抓住的手微微用力。

    大汗感觉到手的巨力,知道梦龙不是一般人,又得到了双倍的包子钱,也不敢再加为难。悻悻的说了句:“算你小子运气好,别再让我抓住你。”便转离开了。

    “你可是姓朱?”待大汉走了,梦龙转道。

    少年瞳孔一缩,脸上露出惊恐的表。“不,我不姓朱。”少年惊道。

    梦龙暗道:“就你这反应,是人都知道你丫姓朱,不过这样便说明他是朱家后人,恐怕朱家真是出了大祸了,唉。”

    “你不用害怕,我如果要杀你,刚才就不会救你,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朱荣与你什么关系?”

    少年听到梦龙的话,亦知道梦龙不是仇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叫朱尔旦,北通人士,朱荣正是曾祖,难道你认识他?”

    “你家也算是大户,为你如此落魄。而且北通离这很远,你来此干什么,放心,我是梦龙宫人,与给你这牌子的人认识,故而也知道这块牌子。”梦龙捡起牌子,递给朱尔旦问道。

    少年本就受伤不轻,加上天寒地冻,长途跋涉且营养供应不足,又被大汉毒打一顿,全靠一股意念支撑着他。可是听到梦龙自称梦龙宫的人,仿佛找到了什么依靠,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梦龙一把抓住要摔倒的朱尔旦,叫上晶晶,结了饭钱,二人便将朱尔旦了带回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无上龙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