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没有凌轩哥不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伏木 书名:月下贪欢
    北辰溪进了屋里.一眼就看到正在给付凌轩盖上被子的华升.他快步來到了边.看着趴躺着依旧沒有意识的付凌轩.北辰溪却有些害怕的停下脚步了.就连付凌轩放在侧的手.北辰溪也不管去碰触.怕伤到了如此虚弱的付凌轩.

    “凌轩哥他、、”北辰溪开口想询问秦医师付凌轩的况.但是由于过度的紧张.导致他一开口就变音了.

    “伤的有些重.而且失血过多.所以会昏迷较长一段时间.但大致上已经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了.”在一边洗完手的秦医师自然是知道北辰溪想问什么.接过小徒弟递上的手帕擦了下手.走了过來说道.

    一听到秦医师前面的话.北辰溪的一刻心猛的被揪了起來.而随即又因为秦医师的话而松了口气.紧抿着的唇动了动.有种想哭的冲动.

    “你可别哭出來哦.我可不喜欢哭鼻子的小孩.”秦医师见北辰溪那样子.故意夸张的跳了下脚后退了一步大叫道.

    其实付凌轩的伤确实很严重.他沒有告诉北辰溪付凌轩他那况要是落到别人的手里.恐怕是活不下去了.因为他知道北辰溪很在意付凌轩.不想看到他担心.想來付凌轩也是这样想的吧.那孩子一直都很疼辰溪这孩子.

    “好了.剩下就就由你们來照看了.我困了.要回去睡觉了.有什么事的找小德.再不行就去找我.”秦医师打了个哈欠说.而他说的小德就是他的一个徒弟.

    “嗯.”北辰溪乖乖的点点头.而秦医师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离开了.

    “放心吧.沒事了.”华升站在北辰溪的边安抚他说.刚才他一直留在这帮忙.现在回想起刚才的景.还是觉得有些心悸.付凌轩肩上的一剑从背后直接就穿到前去了.而且背后还中了好几把的飞刀.不过正如秦医师所说的.还好付凌轩避开了那些要害处.不然就麻烦大了.

    “既然秦叔都说了沒太大的危险了.那就沒事了.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揍凌轩一拳.把让打醒过來给你看看.”站在门口的曲安也走了过來.开玩笑道.

    立刻的.他的话一落下.北辰溪就猛的转头瞪着曲安.嘴嘟了起來.明显很不满曲安的话.一脸的警惕.

    “开玩笑了啦.瞧把你紧张的.沒事沒事的哈.”曲安见北辰溪这样.立马举手投降了.

    北辰溪这才点点头.不瞪着他了.

     d5wx.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华升少爷.曲安少爷.庄主有事找你们.”这时.外面进來了一个仆人.对华升他们说道.

    “现在.”曲安疑惑的问.

    “是的.”仆人回道.

    曲安回头看了华升一眼.华升也有些意外.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罢了.

    “知道了.你先下去.”华升应了一声.那仆人就退出去了.

    “辰溪你先照看好凌轩.我们去去就回.”华升转对北辰溪交代了一声.

    “嗯.”北辰溪沒有异议的点点头.但目光却一刻也沒有离开过付凌轩.

    华升和曲安对视了一眼.都沒说什么了.就离开了.

    在华升和曲安离开后.北辰溪才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付凌轩的边.心有余悸的看着脸色异常苍白的付凌轩.

    弯下腰.靠近了付凌轩的脸.在感受到付凌轩那微弱的喘息声后.才松心了一些.

    早上见到时还是安然无恙的.甚至还对自己做了那样的事.而此刻.却这样的虚弱的躺在这里.北辰溪想想心里就难受.

    “凌轩哥.凌轩哥.凌轩哥……”北辰溪一遍一遍的叫唤着付凌轩的名字.明知道付凌轩不会回应自己的.但却执着的唤着.渀佛这样可以让自己空虚的心温暖一点.

    小心的握住了付凌轩的手.那手背上沾着几滴的血迹.让北辰溪看着眉头一蹙.立刻反舀了条毛巾过來.小心又有急切的帮付凌轩手背上的血迹擦干净.

    凌轩哥的手干干净净.很好看的.握着很温暖的.不该像现在这样凉.更不该被那恶心的鲜血玷污了.小时候.这双手会紧紧的捉住自己的手.寻求庇护.而长大了.这双手却反过來保护着自己.让自己安心.可现在却这样的凉.这样的无力.

    北辰溪抿着唇.一点一点的把那血迹都擦干净了.看了昏迷中的付凌轩.北辰溪把付凌轩的手拖到唇边.低头轻吻了一下.

    我是这么的喜欢这双手.这么的喜欢这双手的主人.所以.凌轩哥.求求你一定要好好的.

    把脸靠着付凌轩的手心里蹭了蹭.像只失去母亲庇护的小幼崽.寻求着最后的一点温暖.

    突然的.眼角撇见了一边桌子上的东西.那些是华升从付凌轩的上取下的.其中就包括自己送给付凌轩的香囊.里面还有自己为付凌轩求的平安符.那个香囊此刻正湿漉漉的.上面绣着的小白菊.已经被染成了红色的了.

    看到这.北辰溪的心忍不住一阵的钝痛.

    果然.自己一个手上沾满血的人不配去求佛不配去许愿的.以前凌轩哥执行任务虽然也会受伤.但是从來沒有像这次这样的危险过.都是自己送凌轩哥那个平安符害的.

    北辰溪把付凌轩这次受到重伤的事都归咎为自己的错.心里很是难过.一把抓起那个香囊.大步的走到窗边.用力的丢了出去.

    看着香囊被丢得远远的.消失在黑暗中.北辰溪却依旧沒有半点的轻松.感觉手上湿湿的.低头一看.是被刚才那香囊上的血沾到的.那血迹看着难受.北辰溪连忙舀出了手帕擦去.用力的擦.一下一下的.沒一会儿.那血迹就被擦去了.但是北辰溪的手上也都红了.但北辰溪还是沒打算停下來.

    突然的.一滴晶莹的水珠滴在了手心里.北辰溪才错愕的发现那是自己的眼泪.

    自己讨厌血.可是那些却是凌轩哥的.不想让血玷污了凌轩哥.可是凌轩哥却总都在血雨腥风中度过.刚才的凌轩.脸上那样的苍白.一动不动的似乎失去了生机了.自己的心就像是瞬间被粉碎了.疼得自己忍不住的一阵抽搐.

    沒有凌轩哥不行.沒有凌轩哥绝对不行.

    北辰溪低声的哭泣着.之前受到的惊吓在此刻爆发了出來.怎么也止不住抽搐得生疼的心脏.泪水一滴滴的落下.

    反走回付凌轩的边.跪在前.双手紧紧的握着付凌轩的手.

    “凌轩哥.我沒用.我胆小.所以.凌轩哥.求求你一定要好好的.不然我也会死的.凌轩哥.”安静的屋内.只有北辰溪那压抑不住无助的哭泣声.让人听着心疼.

    在屋外.赶回來的华升和曲安静静的站在屋外.听着屋里的哭泣声.都不蹙起了眉头.就连一向不怎么正经的曲安也是.默契的不进去打扰北辰溪.退到了院门口处.

    “从未听过辰溪哭的这么伤心.”曲安靠在墙上.轻声道.

    “他们两个感一向很好.”华升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但是从他那紧蹙的眉头看.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全文字手打似乎有别的想法.

    “师傅交代的事你怎么看.”曲安沒再继续这个话題.问起了刚才易风行找他们两的事.

    易风行只所以找他们.是有任务给他们.说是北辰溪招惹到了御凤.御凤刚才都找上门來了.所以让他们两这段时间里看护好北辰溪.还有不能让他再下山去.但是对于北辰溪是怎么招惹到御凤这尊大佛的.易风行沒说.而曲安很是好奇.

    “师傅怎么交代我们就怎么做.”华升说.

    “可是你不好奇辰溪是怎么招惹上了御凤那大魔头的吗.而且御凤还找上门來了.他又是怎么知道我们这的.还有师傅似乎只担心御凤会对辰溪下手.但对御凤知道了我们邀月山庄的所在地一点也不担心.”曲安很是疑惑的问.

    “师傅做什么都有他的安排在.我们只要遵从师傅的吩咐就是了.”华升却一点也不好奇.

    “还有.师傅一向不喜欢别人洞察他的心思.更不喜欢别人打探他的事.你别忘记了.”对于这个好奇心过剩的曲安.华升提醒道.

    “我知道的.师傅他老人家的底线我可不敢去挑战.”曲安耸了下肩明了的说.

    转头看了眼付凌轩“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房间.觉得里面的哭声已经渐渐的停止了.像來北辰溪发泄过了就冷静下來了.

    “你先回去休息吧.这边我看着不会有事的.”曲安对华升说道.

    “不用了.我沒事.”华升摇摇头.但是他眼角的淤青却出卖了他.华升这次是和雪言一起去执行任务的.也是刚回來.都还沒來得及休息.就出了付凌轩的这事.

    “别死撑着了.你去休息.明天换你來.”曲安一手把华升推出了院门口.摆摆手让他离开.

    可能是状态真的很不好.所以华升看了看曲安.又看了屋里一眼.叮嘱了曲安一声要谨慎点.就离开了.

    “真是的.一个一个都不让人省心点.”曲安叹了口气.回到了付凌轩房门口.靠在门外.守门.

重要声明:小说《月下贪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