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他不是你要得起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伏木 书名:月下贪欢
    k";k";

    “易庄主好耳力.”易风行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有人轻笑一声说道.下一刻门被人由外推开.一个小的男子先行走了进來.警惕的看了房间一圈.然后就退开.在他的后有一抹红色的影走了进來.那男子脸上的面具遮去了他的面目.但是却能从他那悠哉的步伐里看出.他对自己來到了易风行这个高手的地盘沒什么压力.

    “怎么.易庄主不欢迎本宫主么.”御凤大大方方的走了进來.就像是在自家的一样.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慵懒的靠在那看着易风行.在看到易风行那明显不怎么欢迎他的样子.轻笑了一声说道.

    “不知御凤宫主深夜到访有何指教.”对于御凤的到來并沒有表现出太多的意外和担忧.易风行很快就恢复了冷然的神色.对于御凤的放肆易风行也沒计较.一脸平静的说.

    “听说邀月山庄向來神秘.一时好奇.就过來瞧瞧.”御凤说是这么说.但明显是说一做一.压根就沒兴趣看看周围.

    “有话直说.”易风行微微蹙眉.随即直截了当的道.他自然是看得出御凤不是单纯的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來看看.这个年纪轻轻却在江湖顶尖高手排行榜上能和自己匹敌的御凤.现在竟然敢到自己的地盘上.那嚣张的气势易风行很不喜欢.但早就对他的心狠手辣有所了解.所以多少留了点心.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他易风行面对御凤会畏缩.他的手可不会输给御凤.

    而对于御凤的到來.易风行多少也可以猜到一些.一部分原因肯定是因为自己派付凌轩刺杀戴高的事.但这不是主要的原因.戴高只是御凤手下的一颗棋子罢了.毁了可惜.但还不值得御凤亲自出马为他.最主要的恐怕就是之前付凌轩和北辰溪带回來的报了.

    “易庄主还真是冷淡啊.跟辰溪小娃娃一点也不像.”修长的手指敲点着扶手.御凤有些不满的感叹说.

    一听到御凤说道北辰溪的名字.易风行的眉头一下子就蹙了起來了.紧盯着御凤.冷冷的道:“有什么事你就直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好吧.说來.事也是简单.就是跟你理理你的人伤我了的手下的事.”御凤一手揉了揉脖子.之后才又重新看向易风行.算是有些正经下來了.

    “我邀月山庄是做什么买卖的.我想御凤宫主应该知道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只是完成任务而已.”易风行听了御凤的话.一脸冷然的样子沒半点波动.转漫步走到御凤的对面.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淡然的说道.沒半点理亏的样子.

    一边的随风警惕的看着御凤和小知.跟在易风行的边.手放在腰上的剑柄上.随时准备.

    “这个本宫主自然是知道的.易庄主要拿谁的财消谁的灾那都是你的事.本宫主也沒兴趣知道.不过你要是消灾消到本宫主头上的话.本宫主可就沒那么大的度量了.”御凤懒懒的开口道.那不痛不痒的口气却听着就让人觉得压力甚大.

    “那你想怎么样.”易风行说.

    “沒什么啊.只是想告诉易庄主.有事可以知道.但有些事却是不可以知道.而知道了.也不能乱说.不然的话、、”御凤用着告诫的口吻说道.而下一刻一手扬起.在他边的桌子应声而起.御凤手掌轻轻一拍.桌子就直接往易风行那飞撞去了.

    一直戒备着的随风立刻抬手去挡那桌子.但是就算他双手都运起内力去阻拦了.还是沒办法击退那桌子.对面的御凤唇边扬起了一抹冷笑.手缓缓的抬起.再加了一掌.随风就被那内力冲的往后昂去.

    在他后的易风行立刻起一手拉住随风.一手运气抵挡.一掌打出.立刻将那桌子了回去.

    御凤边的小知一看.就要上前帮忙.但御凤已经抢先一步.同样也起.一掌击向那桌子.而对面的易风行也同时发力.一掌反击了过去.结果‘啪’的一声.那桌子被御凤和易风行的两股强劲的内力夹击.瞬间炸开了.

    “易庄主好手.”御凤拍拍手笑笑的道.就像刚才发生的那一幕都不关他的事一样.

    “该做的我自然知道怎么做.就不劳御凤宫主多费心了.”易风行放开了随风.背手于后.冷冷的说道.

    “我就知道易庄主是个聪明人.跟聪明人谈事.果然很爽快.”御凤笑了起來.随即又道:“既然易庄主这么爽快.御凤想再跟易庄主讨个人.”

    易风行看着御凤.沒有回答.

    “其实只是你的一个小徒弟罢了.似乎叫北辰溪的.我要他.”御凤把易风行的沉默当成许.就开口说道.

    “他不是你要得起的.”易风行一听到御凤要的竟然是北辰溪.心里有些错愕.本以为御凤要的是付凌轩.毕竟刚才付凌轩刺杀了他的一个得力手下.但沒想到的是御凤要的竟然是北辰溪.也不知道御凤是怎么知道了北辰溪的.易风行后的手瞬间握紧.冷着声告诫道.

    “嗯.看起來我似乎要了个很了不起的人呢.不过也是.小娃娃那么可.本宫主可是相当的喜欢.要不易庄主开个价怎么样.”御凤倒是沒想到易风行会这样看中北辰溪.心里不有几分好奇.继而挑衅般的说道.

    易风行什么也沒说.只是静静的看着御凤.但从他上散发出來的强大杀气却直截了当的替他回答了.

    气氛瞬间变的压抑敏感起來.随风一手握剑柄.就等易风行的一声令下了.而御凤边的小知也是一脸的戒备.也就只有御凤依旧还在那吊儿郎当的样子了.

    “好吧.看來易庄主似乎真的不愿让手呢.那就算了.等我下次再遇见小娃娃的时候.再问他愿不愿意跟我走吧.”对峙了一会儿后.见易风行沒半点松口的意思.御凤就只好耸了下肩放弃了跟易风行谈价的事了.不过对于北辰溪.他还是沒打算放弃.

    “你要是敢碰辰儿一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易风行冷着声警告道.对其他的事易风行都可以无所谓.但唯独北辰溪.他绝对不会让人对北辰溪出手的.敢出手就得有能力承受他的所有怒气.

    “那还得看小娃娃的意思呢.”御凤并沒有因为易风行的警告而打消他的念头.反而继续挑衅道.

    而他的话音刚落.易风行的一掌已经打过來了.御凤一侧就躲开了.下一刻易风行又一掌已经再次的上來了.御凤一掌对撞上.脚尖一点地.就已经退出了房间了.而易风行随即也跟了出去.

    “我劝你最好不要触及我的底线.”沒有再出手.易风行下最后的警告.

    御凤站在易风行的对面.被易风行打了两掌心里有些不爽.但是他沒有贸然的出手.这次來的主要目的已经谈成了.其他的事可以以后再说.之前就和顾天炎那样的高手交过手.现在再和与自己不相上下的高手交手.那实在是太吃亏了.这事御凤才不会干呢.

    算了.反正在顾天炎那已经出了口气了.这里就这样算了.

    想起被自己打伤的顾天炎.御凤的眉眼就忍不住扬了起來.

    “好吧好吧.今天就到这吧.希望易庄主不要忘你刚才的话.”御凤拍拍有些凌乱的红装.不打算再闹了.提醒了一声后.就飞离开了.而他的手下小知.也随之而去.

    “真不知他是怎么寻上來的.”随风看着他们两离去的影.恨恨的说.

    易风行不语.这点他不在意.就算被御凤知道了.但自己手上同样有魔宫的下落和把柄.相对与亦正亦邪的邀月山庄來说.想來江湖人士更想将魔宫铲除.所以御凤不会轻易的把事捅破的.

    现在易风行更在意的是北辰溪.也不知道北辰溪是怎么招惹上了御凤了.看御凤那样.似乎还沒死心.若不注意的话.恐怕会对北辰溪出手.

    “照看好辰儿.这段时间不能让辰儿出山庄半步.”易风行吩咐道.

    “是.”随风应了一声.

    而在付凌轩的院子里.等待着结果的北辰溪根本就不知道易风行那边发生的事.他现在全心想着的只有付凌轩.双眼紧紧的盯着付凌轩的房门.祈祷着秦医师能快些从里面出來.然后笑着对自己说付凌轩他沒事.

    在他边陪伴着的是曲安.他一直都搂着北辰溪的肩膀.给他依靠.只是看着北辰溪这样.他心里也不好受.

    雪言已经离开了.可能是因为之前她也是刚执行完任务劳累了.也可能是因为受到的刺激太大.出來后沒多久.就哭晕过去了.被闻讯赶來的易采衣送回她的房间去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周围静悄悄的.偶尔几声传來的几声虫鸣.听着也觉得有些烦躁不安.

    终于.在过了将近一个多时辰后.门终于是被打开了.秦医师的一个徒弟走了出來.

    “辰溪少爷.师傅说可以进去看凌轩少爷了.”那个小徒弟说.

    而他的话音刚落.北辰溪已经飞奔过去了.那速度连曲安看着都觉得眼花.随后不摇了摇头.心想着刚才北辰溪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一听到关于付凌轩的事.他就立刻提神了.果然北辰溪很在意付凌轩.

重要声明:小说《月下贪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